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九一章 初体验
  有刘瑾安排宫外游玩行程,朱厚照突然发现自己出宫轻松许多。

  不管走到哪儿,吃喝用度都有人打点,想要什么东西,只需要皱皱眉头,就会有人为他安排好一切,这种感觉朱厚照以前从来没有过,感觉无比新奇和享受。

  等到了刘瑾安排的宅院,看到里面花花草草,感觉这里好像自己在皇宫外的家,有一种不同于皇宫的温馨。

  三进院的四合院结构,在京城算是不错的宅院,但令朱厚照有些失望的是,进到宅院后并未展现他理想中美女环绕的场面。

  朱厚照皱眉问道:“刘公公,你不是说已经安排好了吗?人呢?”

  到了私下的场合,他不顾之前对称呼上所做出的安排,直接称呼刘瑾为“刘公公”,似乎在提醒刘瑾,别以为自封个管家就能得到朕的宠幸,首先还是要你能有办事的能力!

  刘瑾道:“陛下,您不必心急,这不未到晌午么?原本以为陛下要先在城中游玩一段时间,便让教坊司的人先将女子装扮好,漂漂亮亮送到您面前……陛下先请到里面休息!”

  朱厚照微微点头,心中稍微带着几分不满。

  到了大厅,便见有丫鬟和下人正在收拾屋子,朱厚照目光全盯在那些丫鬟的面容上,在发现这些丫鬟姿色非常差劲时,显得有几分失望,一屁股坐到中间的案桌后,马上有人为他奉上香茗。

  朱厚照原本带着些许不满,喝了一口茶后,登时觉得齿颊留香,心情不由好了许多。他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茶?味道倒是不错,似乎比之宫里的建宁贡茶都要好!”

  刘瑾笑道:“陛下,这不是福建武夷山的贡茶,乃是西湖畔的一种茶叶,名之为龙井……”

  在大明,虽然龙井茶已开始崭露头角,但并非以贡茶的面貌出现,再加上朱厚照本身对于茶叶没什么研究,当刘瑾说出龙井茶时,他其实什么都不懂,却装出一副行家里手的样子点了点头:“茶确实是好茶!”

  刘瑾笑着补充:“不但茶是好茶,这冲泡茶水之人,也深得茶圣之真传,在这茶道之上可说是个中高手,不知陛下是否要亲自鉴赏一下?”

  朱厚照蹙眉:“茶道?那是什么东西?”以他的年岁,虽然有全天下最好的老师授业,但一些较为偏门的学问他还是无从知晓,刘瑾道:“陛下请稍候,老奴这就去将人请来!”

  ……

  ……

  刘瑾去了不多时,便将人带到,却见是个二十三四岁娴静的妇人,脸若银盘,眼同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行止间带着一股优雅自在,身上虽然穿的是粗布衣衫,但在朱厚照看来却别有韵味,而此女的容貌更是让朱厚照一见倾心。

  妇人进来后,朱厚照的眼睛便挪不开了,刘瑾将妇人请到朱厚照身边,朱厚照站起身来想动手动脚,但那妇人却警觉地后退一步,适当地保持距离。

  “妾身见过朱公子!”

  妇人的一句话,令朱厚照六神归位,当下笑道:“好,好,见过见过,姑娘你可真是貌美如花啊!”

  意乱情迷下,朱厚照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随随便便的两句荤话竟脱口而出,丝毫不顾自己的身份,但在那妇人看来,眼前不过是个轻薄的孩子罢了,因此倒也没有恼羞成怒。

  刘瑾道:“朱公子,这位钟夫人,乃是京城陆羽茶庄的当家人,在京城很多人喜欢她所冲泡的茶水!”

  “陆羽?朕……我知道,就是茶圣嘛,这位钟夫人难道是茶圣后人?”朱厚照为了泡妞,居然也卖弄起自己肚子里那点为数不多的墨水。

  钟夫人显得很拘谨:“妾身的确为陆羽传人,不过非血脉相传,仅仅只是继承一些茶道上的学问……”

  京城茶庄,为了招揽顾客,自然要给自己寻个响亮点儿的名头,而茶圣陆羽是很多人愿意攀关系的对象,朱厚照可不知道“陆羽传人”不过是托词,当下信以为真,心想:“我靠,眼前这位可是陆羽传人,想来非常厉害,加之既美貌又多才多艺,我可要好好见识一下!”

  刘瑾道:“夫人请坐!”

  钟夫人这才走到单独为她准备好的案桌前,顺带将后面小厮所带的竹篓打开,拿出一整套冲茶工具来,全都是茶壶、茶碗、漏网等等,并非朱厚照平日里所见到的瓷具。

  那小厮拿着剩下的工具往院子里去,开始生火,朱厚照道:“夫人要冲茶,原来这般麻烦,还要现生火?那在用水和用茶上有何考究……”

  钟夫人道:“妾身的茶是自己带来的,至于用水,则是用京城玉泉山的泉水,不知朱公子可有曾品尝过我们陆羽茶庄的茶水?”

  “刚刚喝了一杯,是你冲泡出来的吧?哈哈,很好很好!”朱厚照仍旧一脸猪哥样,只是因为他年岁太小,就算身上衣着再华丽,依然难以引起钟夫人的注意。

  钟夫人不再说什么,跪坐在软垫上准备冲茶,此时热水尚未上来,已着手对茶叶进行处理。

  朱厚照坐回座位上,至于什么教坊司的美女,完全被抛诸脑后,他现在就想知道这位仪态万千的钟夫人是怎么冲泡茶水的。

  但见钟夫人先将茶叶分拣出来,放在茶碗中,品尝了一下茶叶的味道,随即才对其做出一番筛选,朱厚照问道:“刘管家,她在做什么?”

  刘瑾道:“回朱公子的话,老奴也不太清楚,要不您亲自问问钟夫人?”

  朱厚照先打量钟夫人一眼,但见美人儿正在认真分拣茶叶,他这才招招手,示意让刘瑾把耳朵凑过去,问道:“刘瑾,人你从哪里找来的?之后……朕是否可以临幸她?”

  刘瑾怔了怔,道:“陛下,此女乃京城陆羽茶庄的女掌柜,平时都在纱帐后冲泡茶叶,京城很多名门子弟都对她趋之若鹜,只是她不理不睬,您若是……将人强行留下,怕是有碍情面,毕竟人是老奴用银子请来的,花了几十两银子她才肯来……若陛下需要美人,之后教坊司的美人便会送来……”

  朱厚照听到这话,不由搓着手,显出一副急不可耐的模样,越是得不到的,他越是觉得弥足珍贵,很多时候他的性格便是如此,甚至男人的性格便是如此。

  “刘公公,如果朕一会儿对她……用强的,你觉得怎样?”朱厚照低声问道。

  刘瑾有些惊讶,他不知道为什么朱厚照会对一个民间女子如此感兴趣,他想说什么,但想到自己说多错多,还不如别乱发言,免得出了什么事情,被朝廷追究责任。

  这也是刘瑾跟李兴的最大区别,李兴做事不顾法度,做坏事可以到丧尽天良的地步,而刘瑾虽然也做坏事,但懂得把握尺寸,讲究动脑子,而不是一味硬来。

  刘瑾道:“陛下,先品茶后,再做定夺如何?陛下身边从来不缺美女,若是陛下将她当作一般美女,怕是以后就享受不到美味的茶茗,还不如……慢慢来,若是能俘获钟夫人的芳心,那时陛下不但可以得到美人儿,还能一直享受香茗,可谓一举两得!”

  朱厚照长这么大,从来都没有谈情说爱过,之前不管是在东宫强上还是当上皇帝后张苑送来的宫女以及李兴在宫外选送的女人,对于这些女子的名字他一概不过问,更别说是培养感情了。

  但一个少年对女人的感觉不单单是最直接的生理需求,还有情感上的需要,刘瑾说的东西非常符合朱厚照的心意。

  朱厚照长这么大,临幸过的女人不少,但没有一个跟他有感情,如今难得遇到一个欣赏的女人,虽然年岁上说大了一些,但正好可以满足他对女人某些方面的幻想,尤其他自小生长在皇宫,缺乏母亲直接的关爱,有一定恋母情结,年岁大一些的女人,对他来说还是有足够的魅力。

  “好,刘公公言之有理,朕就准备这么做了!哈哈!”朱厚照想到自己可以不用身份和武力得到眼前的女人,而是用培养感情的方式俘获芳心,内心难免激动,这对他来说是一次从未经历过的体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