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九二章 如鱼得水
  钟夫人的茶艺虽然未必很强,但已足够迷惑朱厚照这样对于茶道一窍不通的门外汉。

  等钟夫人将茶水冲泡好,莲步轻移亲自送到朱厚照面前,朱厚照的目光犹自停留在钟夫人羞花闭月的娇颜上,根本没有喝茶的心思。

  钟夫人心里有些不悦,但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温柔提醒:“朱公子,茶已冲好,您此时品尝,水温正合适,稍早或者稍晚都不太合口味……”

  朱厚照如梦初醒,笑着点了点头,伸手将茶水接过,喝下一口,立即出言赞叹:“很好很好,这茶水的味道非常不错,不知道有何讲究?”

  钟夫人问道:“不知朱公子说的讲究,是为何意?”

  “就是这茶水有何门道?比如说什么节令喝最合适,又或者什么体质的人喝起来更有益……”

  朱厚照尽量把自己包装成很有学问的样子,说话时自然而然带上一些深度。

  无可否认,此时的钟夫人确实有些好奇,京中权贵人家子弟,十四五岁时多在学塾读书,面对女子,尤其是陌生女子时可不会表现得如此从容不迫。

  朱厚照见识过钟夫人的茶艺,在亲自品尝号称陆羽传人亲手沏出的茶水后,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以他的身份和地位,原本不需要跟谁谈情说爱,但刘瑾却为他作出指引,让他跃跃欲试依靠个人魅力,先跟钟夫人培养一下感情再说。

  甚至直到这个时候,朱厚照都不知道钟夫人原本就姓钟还是说跟夫家姓,也不知道这女子家庭状况如何,就贸然决定要“追求”对方,体验一把“爱情”的滋味,可以说熊孩子完全被眼前的女人迷住了。

  没人会想到,堂堂皇帝会看上一个民妇,甚至决定跟民妇建立起感情,最后再发生关系。

  “……钟夫人,你茶艺精湛,让人叹为观止,本公子非常欣赏……今日本公子要在这里设宴,不如你留下来……?”朱厚照笑着说道。

  钟夫人听到后没觉得怎样,豪门大户请她到家中表演茶道不是一次两次,她并不想立即回绝朱厚照,只要能赚取银子,留下来表演茶道并不是不行。

  刘瑾听了却有些着急:“我的小祖宗诶,您留下来可不是参加什么宴席,这席上就你一个正主……今日教坊司来的姑娘可不少,你是要在这里临幸女人,还是要跟钟夫人培养感情呐?”

  “若是被钟夫人见到你跟那么多女人来往,她岂非马上就知道你的品性?还怎么对你倾心?”

  刘瑾决定出言提醒:“朱公子,难道您忘了,今日您有重要客人与会,不如先请钟夫人回去,之后有时间再请钟夫人过来小聚,不知您意下如何?”

  “嗯?”

  朱厚照有些发懵,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点头道,“也是,今日客人比较重要,那……”

  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不方便留钟夫人在这里,但他却舍不得送这位会茶道有风韵颇具吸引力的成熟美妇离开。

  朱厚照看了刘瑾一眼,连连使眼色,意思是让刘瑾想办法把这女人留下来,但刘瑾心思玲珑,不敢应承,因为他知道答应的结果,就是促使朱厚照犯错。

  如果刘瑾知道朱厚照已尝试过强抢民女的话,或许会改变主意,但至少现在他还没想过让朱厚照在个人操守上出问题,于是劝谏:“朱公子,还是请钟夫人离开吧!”

  朱厚照不满地打量刘瑾一眼,这才依依不舍道:“也罢,钟夫人,以后本公子会经常来此喝茶饮宴,你所在的陆羽茶庄,本公子也会经常上门光顾,到时候我们一叙别情……”

  言语间,朱厚照显得自己跟钟夫人之间已经有很深的感情,却不知钟夫人对他毫无感觉……谁会没事对一个小屁孩动情的?

  刘瑾见有下人在门外做手势,大概意思是已将美人送至后院,赶紧起身为钟夫人送行。

  刘瑾陪同钟夫人到了外面的院子,钟夫人小声问道:“刘管家,请允许妾身如此称呼您,不知之前那位朱公子,是何来头?”

  刘瑾笑道:“不过是寻常官宦世家子弟罢了,这似乎跟夫人没什么关系吧?”

  钟夫人微微颔首,心想:“这少年真是奇怪,对我毛手毛脚,幸好我见惯场面,否则还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样的人。却不知下次他再请我过来,会对我做什么……嗯,我还是小心些为好!”

  原本就是拿人钱财过来表演茶艺,现在她已经赚到银子,当即告辞离开,没有再多想朱厚照的事情。

  ……

  ……

  刘瑾将人送走,回到正厅,赶紧安排人去后院让教坊司的姑娘就位。

  刘瑾道:“朱公子,您也该移步内舍了!”

  “内舍?”

  朱厚照稍微愣了一下,这才笑道,“也是,看本公子这脑子,今日出来是为寻欢作乐,老留在这里有什么意思?还是闺房中才好……最好是那种布局典雅的卧房,这样才让本公子心情愉悦……”

  “哦对了,刘管家,那位钟夫人离开时可有说过什么?她对本公子印象如何?”

  刘瑾尴尬一笑,道:“陛下,您跟这位钟夫人才初识,她对您能有何评价?您气宇不凡,只要说出您的真实身份,她必然俯首称臣,甚至主动献身侍寝!”

  “哈哈,有趣!有趣!”

  朱厚照大笑道,“被你这一说,本公子真有些后悔之前没直接说明身份。不过既然之前没说明,之后你继续保守秘密,如果靠身份让她屈服,那未免太没劲了,等本公子见到她后,会用一片真心打动她,那才好呢……”

  说着话,朱厚照带着刘瑾和戴义到了卧房前。

  跟刘瑾一路上都在跟朱厚照对话不同,戴义出来后显得很低调,什么话都不说,主要是戴义知道自己不能再招惹是非,已经发生过一次皇帝强抢民女的事件,他就是帮凶,如果这次再发生类似的事情,他难辞其咎。

  到了卧房外,朱厚照对钟夫人的觊觎顿时烟消云散,因为他目光所及,尽是美人。

  由于刘瑾动用关系,而且花了银子,从教坊司请过来的女人,无论从姿色还是才艺上来说,都比李兴找来的女人质量高太多了,虽然这些女子并非黄花闺女,但这却不是朱厚照在意的,以朱厚照的出身,要找到云英未嫁的女子实在太容易了,他根本不在乎这个。

  本身朱厚照没打算跟这些女人有更多来往,只是一夕之欢,在某些事上他根本就不在意,以至于刘瑾白担心了好半天,在看到朱厚照被莺莺燕燕环绕而乐不思蜀时,这才放下心来。

  教坊司送过来的女子,一共十二人,原本都是先饮宴表演歌舞,接下来则是陪酒,吟诗作赋,弹琴献艺,最后才是入闺房共度良宵,甚至很多女子都没做好要进闺房的准备。

  但这位少年郎一上来就不按照常理出牌,直接要进闺房,连表演才艺和陪酒的步骤都省略了。

  刘瑾虽然不是教坊司的直接上司,但因为他是皇帝身边的内侍,对于只是正九品衙门的教坊司而言简直贵不可言,他去教坊司走一趟,教坊司哪里敢违抗他的意思?在送女人来之前,奉銮以及左右韶舞、左右司乐都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可得罪刘公公的客人。因此此次前来赴约的姑娘都很守规矩,跟着朱厚照进房,被熊孩子肆意轻薄。

  刘瑾站在门口,打量房间里面朱厚照跟姑娘胡天黑地,不由暗自冷笑:“什么清高自傲的女子,到了这里,都是秦楼楚馆的婊子……你们能接触到龙气,那是你们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旁边的戴义紧张问道:“刘公公,您找来的这些女人,怕是出身都不那么干净,陛下岂能跟这等女子**?”

  “戴公公,听你的意思,是要请陛下回宫?你别忘了,现在是陛下自己要出来,人也是陛下吩咐让找的,当时你未出言反对,现在咱家将人找来了,莫非你想告状不成?”刘瑾显得有几分气愤。

  戴义明显想息事宁人,赶忙解释:“刘公公此言差矣,你跟咱家乃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谁都逃不掉……这件事怎么都得严守秘密。只是以后可不能再如此了!”

  刘瑾道:“是否如此,那要看陛下的吩咐,若你不答应,只管去跟陛下说,咱家可不跟你废话!哼!”

  得到圣宠的刘瑾,已经开始不把戴义这样只有忠心却昏聩无能的老太监放在眼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