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九五章 不速之客
  沈溪带着云柳到了总督衙门后堂,只见一名身着黑色斗篷的女子从门外走进来,娉婷施礼,显得极有分寸。当她将头罩摘下后,露出花容月貌,正是之前诬告沈溪对她有强占罪行的高宁氏。

  沈溪来到中间的座位坐下,端起面前茶几上的茶杯,轻轻抿了两口,揶揄道:“高夫人?真是稀客,你不是已跨进鬼门关了吗?难道本官眼花了,还能见到死人?”

  此时高宁氏风尘仆仆,显然一路追赶甚急,至于她今日为什么会出现在总督府,沈溪能猜到她的目的。

  高宁氏神色淡然,再次行礼:“沈大人言笑!”

  云柳厉声喝问:“言笑?你面前的是当今左都御史兼兵部尚书、湖广和江西两省总督以及西南五省兵马提调,你一介民妇,为何不给大人下跪磕头?”

  面对云柳的质问,高宁氏淡漠地回应:“小妇人已死过一次,这尘世间的繁文缛节对我而言真的重要?沈大人,您应该知道小妇人来此的目的吧?”

  云柳看向沈溪,她也在揣摩高宁氏因何会来总督府觐见。沈溪却好像早就料到一样,问道:“你是想让本官为南宁知府高集上书求情?求陛下对他网开一面?”

  “正是如此!”

  高宁氏显得非常冷静,脸上显现一抹凄哀的表情,“大人功成名就,在朝中无人可撼动,新皇登基后更是如此。若大人肯为家公上书求情,朝中何人不称颂大人宽宏大量?称赞您不计前嫌的宽大胸怀和高尚品格?”

  沈溪之前还很严肃,听到这话后忍不住笑出声来,诘问:“所以你认为,本官会自己打自己一嘴巴,去为高集求情?”

  “你可有想过,若本官求情的话,朝中人会怎么想?他们岂不认为本官做贼心虚?你以为本官会做这样没意义的事情?”

  “本官明白,高集其实很无辜,因为始作俑者不是他,而是高夫人你……正是你心胸狭窄,为出一口气居然置朝廷法度于不顾,恣意诬陷本官,现在居然还想让本官帮助高家,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么?”

  “况且现在高夫人你在官籍中已经是死人一个,本官若要杀你,谁人知晓乃本官所为?”

  高宁氏凄惨地笑道:“大人若要泄心头之恨,只管杀了小妇人便是,小妇人可以俯首领死,只是如同大人所言,高家乃被小妇人连累,小妇人无颜面对,此来就是想以自己一人之命,换高家上下的命!”

  后堂静默下来。

  沈溪冷冷地看着高宁氏,缄口不言,高宁氏勇敢地与沈溪对视,也不说话,至于云柳则站在旁边不敢插嘴。

  此时云柳终于想明白一件事,之前沈溪所说能救高家之人,正是他本人。

  因为就算高集在地方上有纳贿行为,也罪不至死,最多革职查办,稍微花些银子上下打点一番就能转为削官为民,但高集于大战前诬陷领军的兵部尚书沈溪,这罪名几乎跟里通外夷差不多,朝廷若要追究,最轻都是个流放抄家的罪名,更有可能则是诛灭九族的大罪。

  只要沈溪上书为高集求情,说明高集的诬告并未影响对交趾一战,表明高集无通夷之心,高集和高家才能得以保全。

  除此之外,就算外戚张鹤龄和张延龄兄弟为高集说话,也无济于事,因为现在真正执掌中枢大权的是内阁首辅刘健和次辅李东阳,他们不会受国舅影响破坏朝廷法度。

  诬告之事,只有被诬告之人才有权开口求情!

  高宁氏用高傲和强硬的口吻道:“沈大人,您真的要见死不救?就算您再恨,也是恨小妇人,您知道高家乃是被小妇人所害,你为何还要为难他们?”

  沈溪呷了口茶,道:“高夫人这话问得好,到底为何,就连本官都无从回答,先要问你为何要诬陷本官才是!”

  “或许你恨本官打你,但毕竟是你犯错在先。现在本官不跟你计较这些,甚至不杀你,已经算是网开一面……”

  云柳在旁已经听不下去了,请示道:“大人,是否将此女驱逐出总督府?或者干脆将她交给朝廷,交有司决断?”

  高宁氏冲着一身男装的云柳撒气:“你是谁?连沈大人都没决定的事情,你便敢在这里大发谬论,你以为自己有几个脑袋?”

  说完,她看着沈溪,神色稍微有些回避,语气转而变得柔和,“大人,不知可否单独与您说句话?”

  沈溪打量高宁氏一眼,道:“事无不可对人言,高夫人有什么话,直说便是!”

  高宁氏看了看沈溪,又看看云柳,眉角间露出一抹古怪的神色,道:“既然大人不想让麾下回避,想来是怕小妇人行刺于您……不过小妇人真没那胆量,不信的话,大人可当场验证!”

  说着,高宁氏解开自己的衣带,先将斗篷解下,随即将外衣敞开,外衣自然散落在地上,显露出里面穿着的白色单衣。

  可惜这单衣将她身体裹得严严实实,除了显露曼妙的身材,没什么春光外泄。

  沈溪打量高宁氏,眯了眯眼睛,什么话都没说。

  高宁氏又侧头看了云柳一眼,此时云柳目光没有任何回避,相反她在仔细观察高宁氏身上是否藏有兵器,防备高宁氏行刺。

  到此时,高宁氏终于明白沈溪肯定不会让云柳出去,于是对沈溪说道:“沈大人,小妇人明白您对小妇人的恨,对高家的恨,小妇人自知无法赎罪,如果您肯为高家请命,小妇人愿意为奴为婢,侍奉沈大人左右,以赎之前诬告大人之罪!”

  当高宁氏说出这番话后,低下头,在沈溪面前缓缓跪下,甚至连身子也一并屈下,将头贴在地面,此时她神色中已经看不到之前的高傲和不甘。

  云柳喝斥:“你这时还想获得大人宽宥,太痴心妄想了吧?”

  高宁氏道:“我到沈大人跟前来,就未曾想过平安无事离开,要么沈大人能宽宥我高家,让我丈夫和孩子可以平安无事,要么妾身就死在这里,让大人息怒,以换取大人原谅,可以为我高家说一句话。”

  “至于大人还有何惩罚方式,能让大人对我这样一个满身罪孽的人放下仇恨,我都可以为大人做出奉献……”

  高宁氏说完这番话,头贴在地上,一动不动。她为高家求情之心非常恳切,也是她明白,现在唯一能救高家的人便是沈溪,其余人不可能为高家说话,即便说了,也徒劳无功。

  就算是沈溪,也无法让高集和高家之人彻底免罪,但至少可以让高家满门留下一条命,不至于就此土崩瓦解成为天下人的笑柄。

  此时云柳也在看沈溪,想知道沈溪做出怎样的决定。

  “大人!”

  云柳单膝跪地,同样做出请示之状。

  沈溪站起身,没回答什么,直接走向后堂门口,口中吩咐:“先将此罪妇安顿城中民宅,派人看管好,本官之后再行处置!”

  云柳行礼:“是,大人!”

  沈溪态度模棱两可离开后堂,云柳上去想将高宁氏扶起来,高宁氏却自行站起,瞪着云柳道:“现在大人让你安顿我,如果你敢对我无礼,我死也不会放过你!”

  云柳不屑地道:“你究竟哪里来的底气?居然敢到大人面前呼喝?大人就算杀了你也不为过……如果你敢有不轨之企图,我不用大人指示,现在就杀了你!”

  “有本事,你试试看!”

  高宁氏跟云柳卯上了,气势汹汹往门口去,但还没等她走出门,就被迎面而来的熙儿一把按住,她想呼喝又怕惊动人,此时云柳对熙儿做个手势,熙儿才放手,二人跟在高宁氏身后,护送她出了总督衙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