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三九六章 恨
  沈溪回到卧房,惠娘和李衿正在整理床铺,等候他归来。

  二女见到沈溪的神色,便知自己的相公被什么事烦扰,惠娘问道:“老爷,可有烦心事?若是老爷要去处置什么事情,妾身跟衿儿自行回去便可……”

  “事情跟你们无关!”

  沈溪抬头看向惠娘,神色中多了几分柔情,摇头道,“是朝中的烦心事,今日我刚回来,总要抽出时间陪陪你们!”

  惠娘勉强一笑:“老爷,您如今春秋正盛,将来团聚的时光多的是,何必急于一时?妾身和衿儿早就明白自己的身份和处境,从来不敢奢求什么,如今能得到老爷垂青,已经是此生无憾!”

  沈溪轻叹口气,道:“既如此,今日你和衿儿便先回去,我尚有要事处置,明日你们再过来……”

  尽管感觉到惠娘和李衿目光中的失望之色,但沈溪还是狠了狠心,说了一句。

  惠娘点头道:“老爷,妾身这就收拾……”

  惠娘正要换上来时的一身男装行头,沈溪突然站起身,将手按在她肩膀上,道:“深夜离开,始终不便,而且我也不放心。你们留在这里安睡,等天明后再走也不迟。我今日应该不回来了!”

  ……

  ……

  沈溪跟惠娘和李衿稍微温存后,这才离开卧房,进到侧院的书房。

  他点燃烛台,将纸笔拿出,准备草拟一份奏本,内容说起来不过是为高集求情。

  当他拿起笔,一时竟然不知该如何着墨,闭上眼,心中所想不是旁人,竟然是高宁氏。虽然他对高集和高宁氏充满憎恶,但依然掩盖不了心头一种异样情绪蔓延,这促使他来到书房。

  “大人,人已经安顿好了!”云柳来到沈溪书房门前,行礼后说了一句。

  “嗯!”

  沈溪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云柳似乎看出沈溪要写奏本,显得很不甘,问道:“大人,难道您真要为高家上书求情?”

  沈溪道:“以个人恩怨而论,我不该涉及高家之事,无论高家兴衰荣辱,都跟我无关。”

  “但此案定案,并非因为朝廷追查出事情真相,而是因为我的位置很关键,以及维护朝廷的名声,才不得不做出妥协。若我不上书为高家说情,会被人看作我以当前身份裹挟朝廷……”

  云柳郁郁不乐:“但大人为高家说话,岂非打自己的脸?朝中诸公对大人会做何想?”

  沈溪摇头:“是非曲直,已非问题关键,这奏本我怎么都得上,而我上书后,朝廷必然会采纳,因为他们正在等我这样一份上书。”

  “目前朝廷诸公,同情高集的人多,支持我的人少。我可以什么都不顾,眼睁睁看着高家被诛灭九族,但这只会让我跟朝中大臣们的隔阂加深……就算我为未来的前程着想,也不能袖手旁观!”

  云柳恨恨地道:“那大人这段时间蒙受的屈辱该如何发泄?大人因此事,在朝中广受非议,甚至有人将案情泄露于世人所知,民间对大人有诸多非议,到如今仍旧有许多人认定大人做下这案子。大人难道置之不理吗?”

  沈溪脸色变得阴沉起来,但他什么话都没说,仍旧如之前所言,拿起笔将他上书朝廷、为高集求情的内容写下,写完后站起身,走到云柳身前,将奏本交在她手上。云柳神色一片茫然,她不知道沈溪为什么执意要写这样一份奏本。

  “大人,您这样做,实在太过委屈求全!卑职替您不值啊!”云柳道。

  沈溪没说什么,径直往门外去了,云柳非常惊讶,跟在沈溪身后出门,当她发现沈溪要往总督府大门外走去时,似乎明白什么,跟随沈溪一路出了总督府大门,侍卫们此时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几名侍卫见沈溪要出行,连忙吆喝过来保护,沈溪摆摆手道:“将马牵过来,你们不用跟着!”

  众侍卫赶紧照办,等马匹过来,沈溪翻身上马,策马扬鞭往远处去了,云柳想去追赶却发现来不及了。

  沈溪去的地方,正是之前他吩咐云柳安顿高宁氏的所在,距离总督府衙门两条街的一处官宅,等沈溪下马,闻声出来的熙儿好奇打量神色阴晴不定的沈溪。

  沈溪没跟熙儿说话,直接往里面走。

  熙儿跟上问道:“大人,您怎么来了?”

  沈溪一抬手,示意熙儿不要跟着,熙儿顿在原地有些彷徨,就在她无所适从时,云柳骑马急匆匆赶到。

  熙儿看了一眼已经进房的沈溪,这才回身问云柳:“姐姐,大人这是怎么了?”

  云柳摇头道:“妹妹,别去打搅大人,大人心中充满怨恨,只有将这股恨宣泄出来,大人的心才能定下,切不可打搅……”

  ……

  ……

  沈溪心中满是愤恨,很多事他都不想做,但大势却逼迫他不得不去做,但心中的郁闷已经郁积到一定的程度,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出来。到后来他发现,只有亲自到这里来一趟,才能将心中的怨气化解。

  沈溪绝对不是一个圣人!

  他从来没有以做一个圣人为人生目标,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会有七情六欲,会恋栈权位,会去追求酒色财气,他从没有想过压抑自己内心,很多时候他不做,并不是因为惧怕违背社会道德观念,而是他觉得没有必要。

  但这一次,他内心的恨,驱使他做了一件事……这件事既然决定要做,他就没有想过会后悔。

  高宁氏来求沈溪时,就已料到会是怎样的结果,所以当她再次见到沈溪时,没有感觉丝毫意外,相反她已做好一切准备,甚至当沈溪红着眼看着她时,她一个字都没说,她知道沈溪下一步要做什么,而自己应该怎么做。

  沈溪什么话都没说,只是走到高宁氏的面前,高宁氏微微抬起头看向沈溪,呼吸瞬间变得急促,此时她刚沐浴过,虽然衣衫完整,但披散在肩膀上的秀发,使得她看起来别具魅力。

  沈溪走上前,高宁氏没有退缩,而是抬起高傲的头,一如她第一次见到沈溪时的模样,就好像一个从来都不服输的女人。她闭上眼,尽管呼吸不畅,但仍旧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她在等沈溪采取主动。

  此时的沈溪不需做任何解释,他将高宁氏拦腰抱起,此时他展现出来的力量,让高宁氏无从挣扎,而真正不能挣扎的其实是她内心。

  当沈溪将高宁氏用一种很不礼貌,甚至是不体贴的方式“抛”到床上时,高宁氏睁开眼,望向沈溪的目光中带着一股斗气的神色。

  沈溪没有解自己的衣衫,而是冷冷打量高宁氏……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在这件事上,他不会采取主动,一切全看高宁氏的“表现”。

  高宁氏也明白自己的处境,立即伸出手,帮助沈溪宽衣解带。

  “希望大人能信守承诺……”

  高宁氏说出的这句话,是二人间唯一需要说的一句,她想提醒沈溪,得到就必须要有付出。

  高宁氏相信沈溪会信守承诺,以她对沈溪人品的了解,相信自己内心做出的判断是正确的。

  而沈溪也的确是先写过奏本后才过来,他要做什么,不需要高宁氏提醒,此时他非常霸道,强健而有力,让高宁氏几乎喘不上气来。

  一切发生得很突然,如果换作普通女子,必然承受不了眼前这种压力,甚至会大喊大叫,不知所措。

  不过高宁氏却是一个稳重和睿智的女人,她一直觉得自己可以驾驭一切,唯独在面临沈溪时,让她明白人上有人,她无论再聪明,面对沈溪却处处碰壁,无计可施。

  但等沈溪真正得到她的一刹那,高宁氏嘴角露出一抹不经意的微笑,这抹笑容那么自然详和,就好像什么东西终于让她得逞一般。

  此时的高宁氏,没有任何阴谋诡计,这种得逞,仅仅是她在心理上觉得自己完全征服了沈溪,用自己最基本的女人本色让沈溪为之倾倒。

  这或许是她第一次见到沈溪时就有的感觉,她喜欢那种世人都听从她号令的成就感,喜欢指点江山叱咤风云的男人为她折服,喜欢那种在权势面前耀武扬威的感觉……

  她心中一直存在一个魔鬼,这魔鬼驱使她做了许多错事,但今天这件事,她永远也不会后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