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九七章 只是交易
  长夜漫漫,这天夜里对沈溪而言,注定与普通时不同。

  但他不会为自己所作所为后悔,因为沈溪知道,自己心中有魔鬼,心魔不知何时潜伏在心底,如今正生根发芽,比如说对权力的渴望,对美色的贪恋,又或者对一切美好事物的占有欲。

  高宁氏就是催发他心魔的罪魁祸首!

  高宁氏没有任何挣扎,一切都很主动,高宁氏在绣榻上对沈溪的恭谨和谦卑,甚至超过平时曲意逢迎的惠娘和李衿。

  沈溪没有想到,当高宁氏放下心中戒备后,对他能做到如此地步,如果不是沈溪知道高宁氏已无路可走,他甚至怀疑这个不甘寂寞的女人孕育着巨大的阴谋,想让他身败名裂。可是沈溪知道,当这一夜结束,他不会留高宁氏在身边,就算高宁氏要污蔑他,也不会有证人。

  而且,这次并非是他强迫高宁氏,单纯只是一次交易,交易内容还是高宁氏自己提出并且主动促成,甚至她无法保证沈溪是否会履行承诺。

  “大人……”

  当一切平息,高宁氏想钻进沈溪怀中,沈溪没让她得逞。

  沈溪从绣榻上下来,开始穿衣,整理衣衫,而此时满脸潮红横卧床上的高宁氏却是一片茫然。

  “大人难道什么都不想说,就这么一走了之?”高宁氏语气中带有几分怨怼,问了一句。

  正是月初星月无光时,沈溪借助微弱的光亮看着高宁氏,此时高宁氏脸上带着的神情极为复杂,连一向善于揣摩人心的沈溪都无法解读这神色。

  沈溪道:“明日我会让人送你走,至于建昌侯和江栎唯的事情,你不必担心,高家虽然落罪,但最多削籍为民……如果你想继续控诉我,也由着你,以前我确实没做过,现在我既然做了,却也不会回避……”

  高宁氏脸上带着几分凄恻的笑容,道:“之前大人没做过的时候,妾身说出来,很多人相信。但现在大人做了,妾身再说,就不会再有任何人相信了。而且妾身还要维持自己在高家的地位,如何能跟家中人承认这事?大人分明是在取笑妾身……”

  对于自己面临的处境,高宁氏比沈溪更加清楚。

  “是妾身不自量力,为出胸中一口恶气恣意污蔑大人,让大人在朝中为难。以大人的权势,完全可以调兵镇压我们高家,为何大人没有这么做?”高宁氏带着几分不解问道。

  沈溪摇了摇头,道:“我做事,不需要对你解释!”

  “大人真是好气度,如果妾身晚出生几年,就算为奴为婢,也会坚持留在大人身边,因为以大人的才华,还有为人处世的态度,在这世上确实无可挑剔。若大人生逢乱世,必为枭雄,可惜大人生在太平年景……但这无碍大人在朝堂崛起,就算大人在朝中处处树敌,仍旧可无往而不利……这世上有谁人能做到?”

  高宁氏说出这番话时,语气中没有丝毫嘲讽之色,应该是肺腑之言。

  沈溪冷声道:“但可惜,若是我早生个几年,也绝对不会留你这样的女人在身边!你太过危险,而且工于心计……”

  “哈哈,大人以为妾身愿意工于心计吗?大人不是女子,不知女子在这世道中的痛苦,女子一切都要依从于夫家,就算再有能力,才华横溢,仍旧无法跻身朝堂,只能在家中相夫教子……可是,女子同样有抱负,有志向,不是吗?若大人身为女子,是否甘心为命运左右,而不轰轰烈烈大干一场?”

  高宁氏望着沈溪,似乎很希望得到沈溪的认同,因为她遇到的真正敌手,只是沈溪而已。

  她试图去征服沈溪,但事实却是,她被沈溪征服。

  沈溪道:“我不是女子,所以我不会做如此设想,或许再过几百年,会达成你的梦想吧。好了,言尽于此,明日你离开后,要过怎样的生活,你自己安排吧!”

  说完,沈溪便要离开,但高宁氏连忙从绣榻上下来,衣服都顾不上穿,直接跪在地上,拉住沈溪的衣襟,用哀求的语气道:

  “大人,您别送走妾身,可以吗?妾身在高家,已经是个死人,大人知晓,锦衣卫镇抚江栎唯要送妾身去京城,将妾身送给建昌侯。妾身之前一念之差,一心扳倒大人,出心中一口恶气。”

  “如今大人既然已得到妾身,为何不将妾身留在身边,哪怕让妾身做个外宅,无名无分,妾身也心甘情愿……”

  沈溪回头看了高宁氏一眼,目光中带着冷漠,直接将高宁氏的手甩开,尽管高宁氏想再上前抱住沈溪的腿,却一把扑空,沈溪再无停留,步伐坚定地出了房门。

  站在门前,沈溪回头说了一句:“就算你心中有再多不甘,在这时代,也只能隐忍,否则就会被视为异类。如果你想继续报复我,随时欢迎,但想让我收留你,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又会闯下弥天大祸!”

  此时沈溪再不理会高宁氏,这一切已成为过眼云烟,从这一刻起,沈溪不会再见高宁氏。

  一次交易,从开始到最后,只是一夜罢了。

  ……

  ……

  京城,乾清宫。

  朝中大臣正在奏禀事情,朱厚照坐在龙椅上打瞌睡,无论大臣说什么他都是左耳进右耳出,甚至当天谈论的重点是什么,他都漠不关心,他关心的只有李兴给他弄来怎样的美女,又或者出宫后刘瑾安排什么好玩的事情。

  李东阳在礼部奏事后,补充道:“陛下,大行皇帝安葬刻不容缓,如今泰陵修建延期,当派人前去调查才是!”

  朱厚照神色恍惚,没有作答,刘健看出些端倪,喝问:“陛下……不知陛下对此有何看法?”

  朱厚照被这一声大喝惊醒,回过神来,问道:“什么事?”

  在场大臣不由面面相觑,感情说了半天都是对牛弹琴,皇帝压根儿就没听进去,那这朝会的意义又何在?

  刘健耐着性子道:“回陛下,泰陵玄宫修建工程,原本定在五月中旬正式完工,但如今工期将尽,但监工奏禀延期,不知是否派人前去查看情况?”

  朱厚照故作思考一番,然后道:“工期拖延,只要时日耽误不多,也就那么回事吧。朕不觉得需要派人查看,那边修建皇陵有很多人,出了什么问题难道不知奏报?刘少傅真是大惊小怪,这件事先就这样……不必再议了!”

  朱厚照显得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好像他老爹陵墓的修建跟他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一样。

  李东阳性格耿直,正要说什么,却被刘健阻止,李东阳不解地打量刘健一眼,未再多言。

  随即是兵部奏事。

  兵部左侍郎熊绣上前道:“陛下,兵部得西北战报,说蒙古国师亦思马因在攻打我边陲不得后,上书朝廷,请朝廷开边疆几个关口与之贸易,派来的特使已经快到宣府,不知是否准允其使节进京?”

  之前朱厚照还一副没精打采的模样,但听到蒙古派出使节后,顿时瞪大了眼睛,问道:“什么特使?到宣府了么?距离京城应该不远了吧……”

  等他反应过来,环视殿下那些文臣武将,忽然感觉自己有些激动过头了,尴尬地咳嗽一声,又道:

  “嗯,朕也是关心西北军事,既然蒙古派来使节,朕觉得应该让他们进京!他们说的什么通商,朕觉得有其必要,互通有无是一件好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