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九八章 代沟
  朱厚照接受过沈溪开明思想教育,在对待外夷上态度更鲜明,不觉得闭关锁国是战胜外夷的最好方法。

  在对蒙古的政策方针上,朱厚照具有这个时代的人没有的眼光,这跟之前沈溪在课堂上评论汉、唐、宋历史,讲对外贸易促进国内经济发展,讲战争是政治和经济的延续,讲通过经济影响并控制周边国家民生不战而胜等,让朱厚照大开眼界。

  刘健、李东阳等大臣听到朱厚照的“谬论”后却很惊讶,刘健出列奏禀:“陛下,老臣以为,开关之事万万不可!”

  朱厚照顿时皱起眉头:“为何不可?开关贸易,可以让蒙古人老老实实,暂时不会进犯我边境,通过跟他们贸易,我们可以引进牛、羊、马和各种珍贵的中草药,对大明百姓算是好事,怎就万万不可?”

  “刘少傅,我警告你哦,你别有事没事总跟朕对着干,这对你没有好处!朕觉得开关贸易互通有无非常有必要,诸位爱卿以为如何啊?”

  在朱厚照看来,跟鞑靼人通关贸易非常合理,根本没必要阻碍,他觉得刘健不答应,纯粹是为了跟他较劲儿,所以顿时没了好态度。

  熊孩子不知道,大明是在驱逐鞑子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对草原部族充满了警惕,从来不会跟鞑子进行贸易,除非某些年景鞑子犯边很厉害,朝廷应接不暇,于是双方和谈,朝廷答应开放边关口岸贸易,等过几年边陲城塞修建完毕,兵马重新整顿好,又将贸易口岸关闭……

  大明在战争获胜的情况下,开边境口岸贸易,这种事自大明开国以来从未发生过,在很多老臣看来,开关意味着丧权辱国,绝对不能接受。

  刘健不等在场大臣表态,直接反驳:“陛下,若开放关口与狄夷做买卖,会令狄夷从我大明获得盐、铁、铜等重要物资,他们会利用这些东西打造兵器,修建城塞,与朝廷对抗,因而绝对不能开放买卖,此事太祖太宗皆有明训!“

  朱厚照皱眉:“什么打造兵器修建城塞……鞑子平时是筑城跟我大明对抗吗?明明是靠他们优势的骑兵!”

  “如果怕鞑子得到铜、铁打造兵刃,大可明文规定禁止交易这些东西,直接阻止做买卖算几个意思?”

  “鞑子可都是养牛羊的,皮革多得很,北方士兵过冬需要这些东西吧?制造马鞍也需要这个吧?我们大明不是严重缺马吗,可以跟他们交易嘛,让鞑子将马匹卖给我们!”

  “还有就是牛羊,这可是好东西,朕听说为保护耕牛,市面上基本吃不到牛肉,如果能将草原上的牛贩卖到中原来,那我们大明百姓,不就既有牛耕田,又有牛肉可吃?这是利国利民的好事……”

  朱厚照在那儿侃侃而谈,在场大臣听得目瞪口呆,他们的思维完全跟不上朱厚照考虑问题的节奏。

  朱厚照思想开明,所想问题都具有时代进步性,而在场老臣,就算博古通今见多识广,也接受不了这种跟狄夷贸易取长补短的方式,在他们看来,泱泱中华地大物博,什么东西没有?岂能跟蛮夷相提并论?还说什么互通有无,简直是笑话!

  在场大臣议论纷纷,他们都觉得朱厚照的思想不可理喻,朱厚照左顾右盼,发现自己的建议不为朝臣接受,而且……他似乎有些压不住场子!

  大臣们在朝堂上失仪,自行讨论已不是一次两次,朱厚照没有什么好办法能制止大家说话。还是刘健清了清嗓子,轻轻咳嗽一声,场面才安静下来。

  刘健出列说道:“陛下,开关互市买卖,切不可实施,狄夷非王化之民,其所作所为为世人不容,其提出开放买卖实为图谋不轨,或许因此而派出细作到我大明刺探情报,对我边疆防务做出调查……请陛下务必收回成命!”

  “请陛下收回成命!”

  满朝大臣俱都跪下请命。

  朱厚照看到眼前的场面,脑袋一阵发懵,心想:“不对啊,明明我觉得正确的事情,为什么到了刘少傅和朝臣这里,就变成行不通了?难道是我思考的方向不对?可明明对国家对百姓都有益啊!”

  “不对不对,这些人肯定是故意跟我作对,不用说都是出自刘少傅指使,我算是看出来了,凡是我说的事情,无论有没有实际意义,对民生有没有帮助,刘少傅都觉得是在瞎胡闹,他这是诚心要在大臣面前打压我的威信,哼哼!”

  熊孩子可不懂什么叫代沟,更不懂个体思想差异,只是片面认为刘健和大臣们这么做是无理取闹,心中羞恼交加,对文官的积怨迅速加深,以至于已经无法用理性的方式思考刘健等人这么做的初衷。

  ……

  ……

  朝堂上讨论的两件事,其一是关于皇陵工期延误,其二是开放边境口岸进行贸易。

  看起来朱厚照一胜一负,其实他二者皆败,因为派人去调查工期延误这件事,原则上来讲不用跟皇帝请示,工部和户部就有权派人,这也是刘健不让李东阳跟朱厚照争执的主要原因。

  争论赢了皇帝派人,不争论就自己派人,其实二者没太大的差别,刘健不觉得派人去调查皇陵工期延误一事属于僭越,只是工部和户部例行公事罢了。

  出了乾清宫,李东阳气恼地问道:“陛下这是怎么了?为何一再提出要开放边关跟鞑靼人贸易?难道陛下不怕蒙元余孽图谋不轨?”

  刘健板起脸说道:“估摸陛下是不满事事由内阁和司礼监做决定,才会故意如此提议……好在有太后约束和管教他,想必日后等他年长就会明白事理。我等做好自己的事情便可,不要多事!”

  世人都知道刘健和李东阳擅权,将少年天子的权力架空。

  但刘健和李东阳自己却不这么想,他二人觉得现在一切都是按照规矩办事,内阁负责票拟,司礼监负责朱批,他们觉得自己的票拟屡屡被采纳,是因为张皇后对萧敬做出一些交待,以至于二人对于自己的擅权没有清醒的认知。

  刘健甚至觉得,现在朝堂上很多事可能都是张皇后通过司礼监做主,已开始防备后宫干政的事情。

  ……

  ……

  散朝后,朱厚照回到乾清宫后庑,依然气愤难当,觉得自己受了奇耻大辱。

  “气死朕了,气死朕了!”

  朱厚照到后庑就一直摔摔打打,暴跳如雷,但在周边服侍的太监看来,皇帝不过是在耍小孩子脾气罢了。

  只有刘瑾上前热心询问:“陛下因何事生气?”

  朱厚照厉声道:“都是刘健那老匹夫,没事就跟朕作对,朕觉得利国利民的事情他居然反对,弄到最后还让众大臣请命让朕收回成命,这天下到底是姓朱还是姓刘?”

  刘瑾赶紧道:“陛下,这话您可不能乱说……就算刘少傅有做得不对的地方,您也应该担待些,到底……那是先皇委任的顾命大臣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