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五九九章 金井出水
  朱厚照想要获得权力,短时间内看来不可能,他不知道谁能帮到他,而且此时他犹自沉溺于出宫找乐子的兴趣中不能自拔,就算心有不满,却不会发作出来,刘瑾就算想兴风作浪也是无能为力。

  不过刘瑾已将朱厚照对文臣的怨怼看在眼里,开始筹划一些事情,试图得到朱厚照进一步宠信。

  此时京城城北施家台泰陵修建之所,发生一件大事,那就是泰陵玄宫修建时,在筑金井过程中发现地下水喷涌,“水孔如巨杯,仰喷不止”,这正是之前泰陵工期延误的主要原因。

  金井在陵墓中,尤其是大型皇家陵墓中,属于核心所在,这里是停放棺木的地方,也就是地下玄宫点穴的位置。

  监工太监李兴、新宁伯谭佑、工部左侍郎李鐩在得知这件事后,并未立即上奏朝廷。

  因为泰陵金井出水,这在历代帝王陵寝修建中属大忌,一旦出现玄宫金井出水,严重时甚至需要改换皇陵地址,之前的修造等于白费功夫。关键在于地下水渗透出来,长年累月会将皇陵地下玄宫结构浸染,基座泡软皇陵要不了多久就会坍塌,甚至彻底毁去。

  因此时泰陵的主体玄宫基本已快要完工,突然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几名监工都有些不知所措。

  工期拖延事小,如果泰陵选址重修,那意味着朝廷不但白费钱粮,甚至会让孝宗棺椁无法尽快入土为安,这不是几名监工能承担责任的。

  虽然朝议上,朱厚照否决了派人查看泰陵修造延误工期一事,但刘健和李东阳还是决定派出特使前往查看,此人便是吏部主事杨子器。

  杨子器并非奉皇命,按照刘健和李东阳指示,以私人身份悄悄前往泰陵查看。当他听说泰陵金井出水后,亲自潜入泰陵地宫查看情况,出来后却不是以私人身份回朝,而是马上写奏本送往内阁。

  他知道这件事关系重大,如果皇陵选址不当,破坏风水事小,破坏皇陵的稳定事大,如果大明皇陵出了什么问题,会涉及很多人的身家性命。

  ……

  ……

  朱厚照在睡梦中被人叫醒,迷迷糊糊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这几天他隔三差五就会出宫游玩,身体都快拖垮了,晚上正是好好休息恢复精神的时候,一起床便对吵醒他的张苑发了一通脾气。

  “……你个死东西,叫醒朕作何?难道天塌下来了?”朱厚照就差对张苑拳打脚踢了。

  张苑一脸委屈:“陛下,几位阁老来了,说是有重要事情奏禀,人已经在乾清宫正殿外,您若不去接见,怕是不合适!”

  朱厚照皱眉:“他们来做什么?不知道朕已经休息了吗?还是说真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为朕穿衣……”

  朱厚照穿好衣服来到乾清宫正殿,在龙椅上坐下时兀自打哈欠,刘健和谢迁匆忙而来,因当日非李东阳值夜,因此没看到他露面。

  “刘少傅,谢阁老,这么晚来找朕,可是边疆有紧急战报送达?”

  朱厚照虽然被人打扰清梦,但想到可能有战争,自己有机会御驾亲征,眼神中带着些许期待。

  对别人来说,不想听到关于战争的任何消息,而朱厚照则跟普通人的想法不同,他恨不得自己的国家天天打仗,那时候他就可以领军出征当个大将军,而不是在朝堂上当皇帝,这是一个个人英雄主义色彩浓郁的皇帝。

  刘健道:“陛下,并非涉及边疆战事,老臣前来所说之事,跟先皇皇陵修造有关!”

  “什么?”

  朱厚照满心的期望化作泡影,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难看,“刘少傅,这种事不涉及国家安危,您以后能否挑个时间再来?明天早晨说迟了吗?你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谢阁老,你也是,就算刘少傅想来,你可以劝说他一下嘛,扰人清梦算什么事!”

  刘健和谢迁对视一眼,熊孩子能力不大脾气却不小。

  刘健道:“陛下,这是吏部主事杨子器从施家台送过来的奏本,他禀奏泰陵玄宫金井之内,有井水冒出,特地请旨陛下另行改换泰陵选址……”

  朱厚照皱着眉头看了二人一眼,没有多说话,让萧敬把奏本拿过来,斜眼瞟了一下,根本没看几个字,便抬起头瞪着刘健和谢迁:“不过是有井水溢出,现在泰陵玄宫修建已进入尾声,把泉眼给堵上不就行了?作何要改地址,重新修陵寝,让先皇的棺椁在宫里再多放几个月吗?”

  “这……”

  刘健看了谢迁一眼,但见谢迁面无表情缄默不言,心里为难,只得硬着头皮道:“陛下,金井出水乃皇陵修建大忌,此事不可轻慢,若为后人所知,会说陛下不孝,影响陛下声名。再者说了,皇陵选址涉及大明千秋基业,如果选址不当,恐影响陛下您的运程……”

  朱厚照不满:“什么运程不运程的,朕龙精虎猛,不在乎这些……咳咳,这件事谢阁老怎么看?”

  谢迁原本只是轮值守夜,他没想到会牵涉进这么闹心的事情,听到朱厚照的问话,他迟疑了一下,心里琢磨开了:

  “陛下明显不想皇陵改址,先皇棺椁如今还停放在乾清宫侧殿,怕是陛下早就想让先皇入土为安了……”

  谢迁老奸巨猾,很多时候他脑子一转就会想出两边不得罪的主意,当即道:

  “回陛下,老臣以为,这件事当细查后再做决定为宜,如今只是吏部主事奏禀此事,他如何看到,又是以何原因上奏,不得而知,若陛下派人去查看,确有其事的话再行议定不迟……从京城到施家台不过一日行程,若是快马加鞭的话,怕是一日就可打一个来回……”

  朱厚照恍然:“谢阁老言之有理!不过朕之前没派人去调查,怎么这个杨子器闲着没事干,非要去泰陵看一看?刘少傅,是你派去的人?”

  刘健一时间不知怎么回答,此时承认不是,不承认也不是,不承认就等于害杨子器,不知该怎么说。

  倒是萧敬眼力劲儿十足,道:“陛下,现在计较这些纯属徒劳,不如早些查清泰陵内是否有金井出水的状况!”

  朱厚照皱皱眉头:“也行,那就派人去查吧!谢阁老,这件事麻烦你走一趟,你意下如何?”

  谢迁一听马上回绝:“陛下,泰陵虽不远,但旅途颠簸,还是应该找年轻力壮的臣子,以骑马一日内往返为宜,老臣怕是身体不能支撑……”

  朱厚照皱眉:“你不行?那派谁去?刘少傅,你可有好的人选?”

  这会儿刘健其实也不知让谁去,心想,我现在提出人选,不代表此人跟我是一派?为陛下所不喜?当下硬着头皮道:“老臣明日亲自去走一遭便是!”

  朱厚照一听,怔了怔,随即点头:“刘少傅为朝廷社稷,劳苦功高,那此事就劳烦刘少傅了。现在没别的事了吧?朕要回去休息了!”

  本来是捅破天的大事,但在朱厚照这里却好似微不足道,刘健非常恼火,他在出乾清宫时甚至瞪了谢迁一眼,觉得谢迁说话不顾时间和场合,居然在这种事上做出模棱两可的回答,捅出娄子后又不肯前去泰陵,害得他亲自走一趟。

  ……

  ……

  第二日一大清早,朱厚照还没起床,张苑又过来叨扰清梦。

  朱厚照大发雷霆:“他娘的,又是谁来打扰朕休息?信不信朕宰了这群不开眼的家伙?”

  张苑一脸委屈:“陛下,来的还是刘少傅和谢大学士,不过此番连李大学士也一并来了!”

  一听是三位阁臣亲临,朱厚照顿时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他带着起床气到了乾清宫正殿,此时内阁三人组还在殿门口说事,朱厚照在龙椅上一坐下,便以哀求的语气道:

  “我说三位阁老,你们能体谅一下朕的辛苦吗?睡一晚被你们吵醒两次,朕休不休息了?你们不是想看着朕身体被活活拖垮吧?”

  刘健清了清嗓子,他很想说,你被吵醒两次,我们还一宿没睡呢。

  刘健道:“陛下,此番乃工部左侍郎李鐩上书朝廷,驳斥吏部主事杨子器的奏折,说泰陵金井内并无水涌出……”

  朱厚照怒道:“好个杨子器,没事跑去泰陵游山玩水?朕可没派他去监工,他现在僭越上奏也就罢了,现在证明事情居然是无中生有,来人啊,速去将杨子器捉拿下狱,朕倒要看看他背后有谁在指使!”

  皇帝这一怒,指派杨子器去调查的刘健和李东阳便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若是为杨子器求情,现在无法确定泰陵内的具体情况,说多错多,但若不求情,杨子器毕竟是他们派出去的,不能眼睁睁看着杨子器下大狱。

  谢迁此时站出来说话:“陛下,此时一动不如一静,偏听偏信非善举,还是先派人彻查,把事情搞清楚才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