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〇二章 为官不易
  沈家阖家团聚,在沈溪看来是让人高兴的事情。

  但随着谢韵儿、周氏等人陆续将陆曦儿和尹文的事情拿出来说,沈溪的心情就不是那么好了。

  之后几天,光是周氏就来找沈溪说了几次关于纳尹文和陆曦儿进门的事情,沈家上下似乎认为顺理成章的事情,沈溪却迟迟没去做,让家里人着急起来。

  作为沈溪的枕边人,谢韵儿大概能体会沈溪的心情,也就没再提这件事,周氏却是那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女人,一次说了沈溪不听,她感觉面子受损,就来找沈溪说第二次,一再找沈溪谈话,就怕这件事办不成。

  如此一来,沈溪不胜其扰,只能暂时避开,尽量少留在总督府,白天都在城南的工业园区内打发时间,搞搞科研发明,偶尔晚上会到惠娘和李衿那里过夜。

  惠娘见沈溪每次过来都有些心不在焉,稍微旁敲侧击便知道是怎么回事,她清楚沈溪的苦衷,更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女儿,但她只能装鸵鸟,在沈溪面前装出一副不明就里的样子。

  到最后,沈溪看出惠娘心中所想,不想让惠娘为难,这天晚上沈溪过来时,特地支开李衿,准备跟惠娘谈谈陆曦儿的事情。

  沈溪道:“惠娘,这几天到底是什么情况,你大概知道了,如今曦儿的年岁不小,家里跟我谈及纳她进门的事情,但这件事我不会擅自做决定……你怎么看?”

  惠娘聪慧无比,她看出沈溪为难,道:“老爷的意思,是要将她纳进门?”

  沈溪轻叹:“如果是对你负责的态度,我最好是将她嫁出去,如此方是对你的交待。但我跟曦儿始终青梅竹马,如果就此将人送走,她生活得不幸福,我心中会很难过……”

  沈溪说话时,默默观察惠娘的反应,他自然看出惠娘的犹豫……此时惠娘也没想明白到底应该怎么处置跟女儿的关系,她既不想陆曦儿嫁给沈溪,又知道陆曦儿除了沈家别无去处。

  “……在沈家人眼中,你已经不在了,留在武昌府或许会让你备受煎熬。如果你想回广东,或者去南昌,亦或者回京城,都由着你,这件事由你决定!”

  惠娘看着沈溪,问道:“老爷,你是要将妾身打发走吗?曦儿的事情,妾身一切听从老爷安排,老爷怎生做都可以。妾身一辈子都不可能跟曦儿相认,老爷看她孤苦无依,尽管收她在身边好了。妾身不想让她一辈子落寞寡欢,郁郁而终……”

  沈溪道:“你一定很好奇我是怎么想的。其实我从来都没想将那丫头送走,只是现在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置这段关系。”

  “不过请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们母女为难,就算我将来真纳她进门,也不会让你们母女相见,即便我让你进沈家门,也会通过另一种途径……很多事现在看起来是那么残忍,唉!”

  惠娘显得无比落寞,以至于李衿回来后,她依然处于一种失魂落魄的状态,沈溪没有过多关切惠娘的心情,他知道惠娘会自我调节。

  或许对于这时代一个普通女人来说,遇到如此大的人生打击,会寻死觅活,但他知道惠娘不会如此,有时候他觉得这女人更像是后世的女人,独立自主,内心强大,总是能够迈过艰难险阻,给人惊喜。

  ……

  ……

  除了陆曦儿的事情稍微麻烦些,沈溪在武昌府的日子大致还算清静。

  三军返回武昌府不久,朝廷犒赏旨意相继下发,此番跟随沈溪出征的将士,都有不同程度赏赐,沈溪自己也收获颇丰。

  六月初二,布政使司衙门派人来跟沈溪接洽犒赏的具体事宜,主要涉及钱粮和土地问题,湖广地方要赏赐出去的土地多达七千亩,主要是在武昌府周边,有许多是需要开垦的荒地,少部分是现成的熟地,具体情况要沈溪跟地方官府洽谈。

  “沈大人,真是恭喜了,听闻陛下为您在京城准备了一百亩上好的田地,这可是笔丰厚的赏赐!您立下这么大的功劳,快要封侯了吧?恭喜恭喜!”

  “沈尚书现在于湖广地方,声望甚隆,士绅都想跟您亲近一下,却不知尚书大人是否赏脸!”

  “沈大人,小小心意不成敬意,都是些地方上的土特产,算不得什么好东西,请您笑纳!”

  ……前来恭贺的人很多,不亲自来但找人给沈溪送礼的人更多。

  随着沈溪在西南六省地位稳固,所有人都寻着由头前来巴结,光是送的礼物就将总督衙门的前院给塞满了。

  跟以前不同,沈溪这次没让人把礼物退回去,他准备将礼物核算一下,当作是对军中有功将士的犒赏,否则他一时凑不出那么多银钱来。

  沈溪有些小郁闷:“打仗的时候让我自行筹集粮草军饷,现在打仗结束,除了官衔和赏赐的土地外,还要让我自行筹集犒赏,当个总督真他娘的累!”

  苏敬杨得知朝廷犒赏公文已经下来,当天亲自到总督府催问,同时向沈溪“恭喜”。

  苏敬杨看到满院子的礼物,眼睛都直了,道:“大人,您这里收到的礼物可真不少,虽然末将回来时,地方上送了些,但跟您这一比……咳咳,末将怎能跟您相比呢?”

  沈溪打量苏敬杨,摇头道:“不用羡慕,回头你就把这些礼物通通带回去,给下面的将士分一分……”

  “朝廷给的军功赏赐不少,但涉及钱粮,一概交由本官筹措,你以为当个总督容易么?以前本官不想收礼,现在不收都不行,否则连给将士赏赐的银钱都凑不齐。王将军那边可有信?他已返回南昌府了?”

  苏敬杨笑道:“人应该回去了,大人之后不会还要去南昌府走一趟吧?”

  沈溪道:“怎么都得去一次,不过应该会等盛夏过去,这汛期到来,湖广、江西洞庭湖和鄱阳湖以及大江两岸的堤坝需要加固,接下来要从你们都指挥使司衙门征调一批人上堤坝,到时你可别推搪!”

  苏敬杨笑呵呵道:“大人说的哪里话?末将自然会听从您的号令。大人或许不知,末将跟着您打仗回来,下面那些兔崽子已经闹疯了,个个都想继续跟着大人您建功立业,现在就算是大人您放个屁那些兔崽子也当是香的……”

  “嘿嘿,玩笑玩笑,大人切莫动怒,只要末将去跟下面的人一说,别说征调几个兔崽子上堤坝,就算不给银子让他们干苦力也乐意!”

  沈溪无奈道:“大明暂时没战事了,就算他们想打仗,也没地方给他们打。西北边患据说已平息,不过鞑靼人不太安份,一切要看今年秋天后。这次给你的任务,是找三千名军士,再征调五千民夫,跟我上堤坝,从西向东,可能一个月都不会下来!”

  苏敬杨一听就怂了,苦着脸说道:“大人,您不是开玩笑吧?一下子就抽调八千人,这……口粮可不好管,还有工钱的问题……”

  沈溪笑道:“你之前不是说不给银子,也能找到人么?”

  苏敬杨稍微有些尴尬,苦笑道:“大人,话是这么说,但有些时候……一点银子不给,有些说不过去!今年自入夏来雨水正常,江水看起来还算平静,照理说应该不会闹大灾,要不……少征调些人,或者把差事派给下面府县衙门,大人您何必亲自上堤坝?如今西南六省百姓可都仰仗您哪!”

  言语间苏敬杨对沈溪非常恭维,沈溪却道:“有些事还是亲自抓的好,之前你做了一百件有功的事情,或许就是一件没做好便会被别人抓住不放。”

  “南方这些年几乎每年都闹灾,今年先将两湖和大江沿岸的堤坝加固,为未来几年粮食丰收打下基础。如果本官来日有什么事要处置,或者有什么仗要打,好像去年一样,哪里有时间管这些?你不想看着湖广和江西两地老百姓被江水肆虐民不聊生吧?”

  苏敬杨笑着点头,心里却不知在琢磨什么。

  沈溪看着江防图纸,一个人在那儿念叨:“……这年头还算好,江水两岸植被没怎么被破坏,水灾主要集中在北方的黄河,谁叫那儿地上悬河两岸却沃野千里?不过这年头堤坝质量可真不怎么样……如果淹了武昌府,可能我自己都要遭殃!”

  苏敬杨好奇地问道:“大人,您说什么?”

  沈溪看了苏敬杨一眼,转过头道:“当我什么都没说……你先回去吧,顺带叫些人来,把这些大箱小箱的东西抬到都指挥使司衙门,至于调动兵丁和民夫的事情交给你办,两天内把人手准备好,工具筹集齐全。给下面说,一个月五钱银子,管吃饱,本官不会亏待他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