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〇四章 代出头
  朱厚照因为杨子器的事情生了一肚子闷气,午朝结束,便匆忙带着刘瑾和张苑出宫去了。

  此番皇帝出宫,并不是去见李兴为他找的女人。

  朱厚照喜新厌旧,身边女人换了又换,一个女人但凡被他临幸两次,基本上就不会再碰,因为李兴给他找来的女人姿色只能说是中上,距离绝色有一段距离,朱厚照难以提起太大的兴趣。

  这次熊孩子出宫的目的,是去陆羽茶庄找钟夫人,名义上是品尝钟夫人亲手泡制的茶水,其实是要去见见佳人,试着跟钟夫人增进感情。

  总的来说,就是去泡妞。

  当朱厚照抵达陆羽茶庄时,茶楼正好有几桌客人需要招呼,钟夫人没有到雅间来表演茶艺。

  朱厚照倒是有些耐心,守在茶楼二楼雅间靠窗的位置,一个人欣赏风景。至于刘瑾和张苑,只能侍立旁边,而侍卫要么守在雅间外,要么在茶庄外巡视,暗地里还有不少厂卫人员提供保护。

  等了小半个时辰,朱厚照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对刘瑾道:“刘管家,本公子在这里等了些时候了,到现在依然不见人影……你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她被什么人或者什么事缠住了?”

  刘瑾领命而去,过了盏茶工夫带着钟夫人回来。

  跟之前朱厚照每次见到钟夫人都直面相对不同,这次钟夫人蒙着面纱出来,刚进雅间就躲进屏风后面。

  朱厚照之前的不快一扫而空,笑呵呵问道:“夫人为何迟迟不至?难道对本公子有些厌烦了?”

  屏风后传出钟夫人曼妙的声音:“朱公子到敝舍饮茶,乃小妇人之荣幸,小妇人何曾有赶客之意?只是朱公子醉翁之意似乎不在茶水,小妇人不知如何面对……”

  朱厚照听到后脸色顿时不好看了,旁边张苑见状厉声喝道:“大胆!竟敢这么说话,可知……”

  随着朱厚照登基,张苑作为皇帝身边的红人,慢慢失去平常心,变得飞扬跋扈。这次跟着朱厚照出来,自以为受到器重,狐假虎威想喝斥一番耍耍威风,却不知朱厚照并不想在钟夫人面前泄露身份。

  朱厚照清了清嗓子:“嗯嗯,张管事,这里没你什么事,你先出去,本公子有些话要跟钟夫人说……”

  张苑非常意外,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被赶出门外,等他怏怏不乐出了雅间门口,听到朱厚照用彬彬有礼的态度说话:

  “……夫人见谅,本公子家仆平时缺乏管教,唐突夫人您了……”

  张苑小声嘀咕:“真是活见鬼,陛下有何想法?竟然会对一个民妇如此客气,什么时候陛下转性了?”

  ……

  ……

  朱厚照是个话唠,说个不停,钟夫人许久才回应一句,显然持有一定戒备心理。

  钟夫人这样经常出来迎客,甚至带着迎来送往心态的女子,自然能看明白朱厚照光顾茶庄为的是什么。

  喝茶不是目的,主要是为了她这个人。

  朱厚照见钟夫人似乎不太上心,不由道:“夫人如果有什么为难事,可以请本公子出面……本公子在京城有些势力,不介意帮帮人!”

  之前钟夫人一直缄默不语,听到这话,不由好奇问道:“朱公子怎么知道小妇人遇到了难题?而且确信你能帮到忙?”

  朱厚照一听有戏,心想还真让我蒙对了,原来你不理不睬,真的是遇到了难题。想我是什么身份?天下间的事情就没我管不着的,如果我能帮钟夫人,让她感恩于我,那我岂不是能抱得美人归?

  想到这里,朱厚照内心带着几分激动道:“夫人有什么事,只管说来听听,在下必定竭力相帮!”

  钟夫人迟疑一下,似乎找不到更好的办法,这才道:“小妇人的确有事想求助于朱公子。”

  “请说请说!”

  朱厚照已经快抓耳挠腮了,就算不站在赢得美人芳心的角度,他也想帮别人做事,体会一下做皇帝的价值,在人前露一回脸。

  钟夫人道:“小妇人夫家,还有外弟,因得罪朝中权贵,遭诬陷下狱。小妇人走动不少关系,仍未能将事情化解,不知朱公子可否代为奔走?因此权贵在朝中势力庞大,只怕会为朱公子带来些麻烦!”

  朱厚照这才知道原来钟夫人有丈夫,而且连带表弟一起被某个权贵陷害下狱。

  如果换作一般人,这会儿已经打退堂鼓了。

  一个有丈夫的女人意味着难以追求,就算能抱得美人归也麻烦多多,而且还要跟朝中权贵斗,得不偿失,但朱厚照偏偏不信邪。他婚姻观念不强,要得到心仪的女人,可不管人家是不是已婚,他属于那种任性而自我的人。

  朱厚照拍着胸脯道:“什么权贵,你只管说,本公子一定能帮上你的忙!”

  钟夫人没想到眼前的小公子把话说得这么满,迟疑地道:“此权贵乃当朝国舅,如今皇帝陛下的亲舅舅,建昌侯是也……”

  “啊?”

  朱厚照得知这情况,着实惊讶一下。

  钟夫人以为朱厚照打退堂鼓,不由道:“若朱公子为难的话,这件事就当小妇人未曾提过!”

  “不是不是,夫人你别误会,本公子只是好奇,你怎么会得罪建昌侯?难道你跟他们有什么宿怨?”

  朱厚照不由好奇问道。

  朱厚照早就听说过张延龄种种不好的传闻,但从未亲自见证过。

  钟夫人艳名传遍京城,张延龄哪能不知道?张延龄上门见过钟夫人,为之倾倒,想得到这女人,但钟夫人怎肯轻易就范?张延龄便设计将钟夫人的丈夫,还有钟夫人的表弟下狱,以此来要挟钟夫人就范。

  朱厚照不知道,他要泡的妞被他舅舅看上了。

  钟夫人不清楚朱厚照的身份,她听朱厚照问及详情,以为没什么机会,便不想把事情说得太明白,只是道:“是一些不打紧的事情,公子既然为难,那就罢了!”

  “不行!”

  朱厚照态度很坚决,“本公子都已经放出话来了,你不用本公子帮忙,那就是看不起人。这样吧,本公子先不问你情由……你夫君和你外弟现在关押何处?”

  钟夫人道:“顺天府衙!”

  朱厚照皱眉:“居然直接关进顺天府了?那事情可不小……这样,本公子修书一封,递到顺天府尹案头,让他把你丈夫和外弟给放了,拿纸笔来!”

  钟夫人一听有些傻眼,这位小公子神经未免太过大条,居然一开口就说给顺天府尹去信,还说一封信就可以把人放了,她当然不信。

  刘瑾上前,笑问:“怎么,夫人不信我家公子有这能力?”

  钟夫人对朱厚照这样的黄口小儿自然信不过,但刘瑾老成持重,之前出手阔绰,言辞稳重,足见刘瑾是有能力之人,钟夫人迟疑一下,这才道:“那小妇人亲自去为公子准备文房四宝!”

  ……

  ……

  朱厚照为了彰显自己身为皇帝的特权,连事情情由都不问,拿起笔便要写,但下笔时才感到为难。

  怎么写是个大问题!

  钟夫人此时已经从屏风后转出来,望着朱厚照,她想知道朱厚照写的是什么东西,朱厚照抬头看着她,四目相对,钟夫人俏脸一红,赶紧将目光避开。

  朱厚照问道:“没问一句,夫人相公如何称呼?”

  刘瑾笑着说道:“公子,既然钟夫人随夫姓,自然是钟当家!”

  “哪里用得着你来废话!”

  朱厚照喝斥一句,随后拿笔随便在纸上写了两句,“现在本公子命令你们把国舅陷害的人给放了,否则就治你们的罪,你们看着办吧!”

  写完,他拿出自己随身印章,在上面盖上印玺,因为宝印没出现在纸张上,他知道自己写的东西未必管用,当下打量刘瑾:

  “刘管家,你带着本公子的信,去一趟顺天府,把人接出来送到茶庄,本公子在这里品茶等候……没问题吧?”

  刘瑾一听,这是个好差事,先让顺天府的人看到皇帝对他的宠信,回头又可以从钟夫人这里捞上一笔,何乐而不为?

  刘瑾笑着应承:“是,公子,老奴这就去!”他兴高采烈拿着书信去了,跟之前稳重的模样大相径庭,钟夫人感到有些诧异。

  钟夫人心道:“我真是鬼迷心窍,居然会相信这些人的鬼话……”

  “这位年轻的朱公子看似不凡,但或许只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权贵子弟,他有什么本事能从顺天府救人?难道以为他的父辈认识顺天府某个官员,就能做出如此嚣张的事情来?”

  “唉,就算你父亲是顺天府尹也无用,因为连顺天府尹本人也不敢得罪国舅!”

  想到这里,钟夫人内心被一股绝望的情绪笼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