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〇五章 翻手为云
  刘瑾带着书函往顺天府衙去了,朱厚照则留下来继续跟钟夫人闲话家常,顺带品尝由钟夫人亲手泡制的茶水。m.。

  因为钟夫人心中牵挂丈夫和表弟的事情,有些心不在焉,冲泡的茶水大失水准,但朱厚照却没品出不妥。

  就如同钟夫人所言,熊孩子醉翁之意不在酒,到陆羽茶庄来只是为泡妞,勾搭的还是有夫之妇,至于茶水什么味道根本不在他的思考范围内,他喜欢钟夫人身上具有的独特韵味,倾心之下觉得什么都好。

  “……夫人不必担心,有本公子家仆前去顺天府衙,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将问题解决,你只管放心便是,到天黑前人必然能回来!”朱厚照察觉到钟夫人魂不守舍,一脸自信地安慰道。

  钟夫人脸上遮着轻纱,掩盖花容玉貌,跪坐在朱厚照对面。听了朱厚照安慰的话语,再看到他洋洋自得的样子,钟夫人心中更加不解,不知眼前少年哪里来的自信?

  恰在此时,楼下一名侍卫匆忙上楼,很快到了雅间门口。

  朱厚照板着脸问道:“什么事慌慌张张?没见到本公子正在会客?”

  “陛……公子,刘管家刚找人传话回来,说是顺天府已答应放人,人稍后就会送回来,让公子先放宽心!”侍卫赶紧说道。

  “啊?”

  钟夫人一直在晃神,听到这话,神色中带着极大的惊讶,看了朱厚照一眼,不由蹙眉。

  朱厚照笑道:“怎么样,夫人?本公子已经说过,只要书函送去,顺天府不放人也要放!”

  钟夫人对朱厚照和那侍卫的话将信将疑,心想:“不会是人没救出来,故意派人回来编个说辞,骗我的吧?但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为了面子?还是为了从我这里骗取银钱?甚至骗色?不行,我一定要防备些!”

  虽然钟夫人打从心眼儿里不信,但还是起身客客气气行礼:“多谢朱公子相帮!”

  朱厚照自以为帮了钟夫人大忙,按捺不住心头的兴奋,趁着去搀扶钟夫人的机会,准备动手动脚,但钟夫人早就有所防备,见朱厚照伸手来扶,连忙后退一步巧妙避开,让扑了个空的朱厚照有些不好意思。

  “夫人请坐……坐下来说话,之后你们夫妻就该团聚了,真期望见到这一幕啊!”朱厚照挠挠头,好像个不开窍的少年,笑呵呵道。

  钟夫人打量朱厚照,心头有些不耐烦了,但现在情况不明她不便赶客,不过接下来对朱厚照仍旧没什么好脸色,只是跪坐在那儿,好似在想事情,其实只是敷衍了事。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楼下终于传来马车停车的声音,刘瑾的声音老远传来:“公子,公子,老奴已完成您的交托,把人带回来了……”

  说着话,刘瑾一路小跑到了楼上,出现在雅间门前。刘瑾人既然回来了,一切都会水落石出,钟夫人匆忙下楼去看个究竟。

  等到了茶庄门前,钟夫人见到自己遍体鳞伤的丈夫和表弟,不由掩面而泣。不过众目睽睽之下她顾着体面,没有做出过激的举动。朱厚照跟着下了楼,在一旁笑呵呵地道:“一家团聚,好事啊!”

  朱厚照说话间,目光落在钟夫人的丈夫身上,只见此人四十来岁,明显比钟夫人苍老许多,而钟夫人的表弟不过二十许间,二人身上都带着伤,看来在牢狱中朝不保夕,受了很多苦,显得很沧桑。

  朱厚照对钟夫人笑道:“夫人,你现在不必担心了吧?”

  脸上有些青肿的中年男子走过来,对钟夫人道:“夫人,为夫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钟夫人此时对朱厚照再无怀疑,立即恭恭敬敬行礼,“妾身谢朱公子仗义相助……当家的,正是这位朱公子出面,才让顺天府放人!”

  钟姓男子对朱厚照的能力显得十分敬畏,执礼甚恭,朱厚照一脸得意,一摆手,显得无所谓道:

  “本公子只是举手之劳罢了,时候不早,本公子想上楼好好品尝一下钟夫人的茶艺……钟夫人,请吧!”

  朱厚照说时候不早时,大家都以为他要走,等听到朱厚照要上楼继续品茶,钟夫人非常意外,此时人家夫妻团聚,照理说朱厚照该有点儿眼色,让人家夫妻一叙别情,结果他却不打算让姓钟的一家好过,施与恩惠,想的却是更大的回报。

  钟姓男子道:“夫人,既然朱公子相邀,你先好好接待,不要怠慢贵客!为夫先进去换过衣衫!”

  钟夫人见丈夫脸上巴结的神色,不由带着几分失望,普通人家都是女人主内,而现在她的丈夫却让她主外,钟夫人内心带着一抹不甘,就好像丈夫主动推她出来不守妇道一般。

  ……

  ……

  上楼后,朱厚照得寸进尺,明知道钟夫人丈夫就在后院,却好似懵然未知,趁着钟夫人冲茶时,几次把手伸过去。

  钟夫人若非躲得及时,一双纤手已被朱厚照触碰好几回了。

  钟夫人只能引导话题:“朱公子,您今日帮了小妇人大忙,小妇人无以为报,以后您可经常来茶庄品茶,小妇人会尽心招待,不收茶资。只是您现在得罪之人,乃当朝国舅……您还是应当小心,早些回去安排……”

  朱厚照笑道:“诶,夫人过虑了,国舅那边……好说,如果他知道是本公子出面,只会退避三舍,你放心就好!这件事到此为止,国舅绝对不会再出面做什么事情,他以后再来纠缠,只管跟本公子说,本公子会替你解决麻烦!”

  钟夫人原本好心提醒,听到这话,不由带着几分惊愕,眼前的小公子完全是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口吻,行事不拘成法,一封信送过去就连顺天府衙都要给面子,她心中对朱厚照的身份来历产生极大的怀疑。

  恰在此时,张苑进来说道:“公子,您该动身回府了!再不回,怕是府门就要关闭!”

  钟夫人好奇地问道:“朱公子府上不会为您留门?”

  朱厚照不满地说:“别听下人胡言乱语,本公子自己的府邸,当然是几时回去都行,今曰本公子想跟钟夫人你多谈论些茶道上的事情。钟夫人,你是哪里人?家里可有什么亲眷?夫家还有什么人……”

  说是要谈论茶道,但朱厚照三句话不离钟夫人本身,如此一来钟夫人回答不好,不回答也不好,非常尴尬。

  刘瑾推着张苑到了雅间外面,张苑不满地抗议:“刘公公,你这是作何?不知道宫门即将关闭吗?”

  因为张苑是东宫常侍,在宫中地位卓然,看不起回宫不久的刘瑾,说话间语气不太好。

  刘瑾不屑地说:“张公公在宫里这么多年,怎么连起码的眼色都没有?现在陛下正是兴头上,你进去打搅,那不是自找麻烦吗?”

  “就算宫门关闭又如何?现在陛下带着侍卫出来,回去时大不了把宫门叫开,或者陛下干脆不回去了……”

  “你以为陛下出宫一次,就是专程过来品茶,跟这位钟夫人说几句话么?晚上如果不给陛下安排一些赏心悦目的节目,陛下岂非败兴而归?”

  张苑很气愤,差点就要跟刘瑾争吵,他浑然不知刘瑾是在提点他,而不是在害他。现在的张苑只知道一件事,自己在小皇帝面前的地位,被眼前这个莫名其妙从江南回来的老太监威胁了。

  ……

  ……

  朱厚照在雅间停留一个多时辰,一直到天完全黑后,才依依不舍离开,这还是钟夫人下了逐客令不得不走的结果。

  “夫人真是客气,回头在下还会过来品茶,到时候希望夫人能尽心招待!”朱厚照一副自来熟的模样,丝毫不见外。

  下得楼来,但见之前的钟姓男子正在大堂等候,见到朱厚照,那男子上前来见礼,满脸是笑:

  “朱公子,不知贱内招待如何?您大驾光临,以后只管多来光顾,店里不会收您的银子,以后便当是朋友……”

  钟夫人对朱厚照的纠缠已不厌其烦,她没想到自己的丈夫会对这年轻公子哥如此客气。

  钟夫人瞪了丈夫一眼,而此时钟姓男子根本没留意自己夫人的眼色。

  朱厚照则笑道:“好说,好说,在下以后会经常过来,钟当家,钟夫人,本公子这就告辞了,哈哈……今天能认识你们,真是荣幸啊!”

  朱厚照已经是没话找话,钟姓男子一脸谄媚的笑容:“朱公子说的哪里话,是鄙人三生有幸能认识朱公子您才是!”

  言笑间,钟姓男子亲自送朱厚照出门,钟夫人顾着脸面没有出门相送。

  等人出了门,钟夫人对着自己的表弟喝问:“怎么回事?你们是怎么离开顺天府衙的?”

  年轻男子道:“表姐,我和姐夫也不知是何情况,只是在牢房里见到衙门的差役过来,打开枷锁,说是有贵人帮忙疏通关节,让我二人可以出狱……表姐,你不知道这几日,我和姐夫受了多少苦……”

  他原本想诉苦,但见钟夫人脸色不善,剩下的话生生咽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