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〇七章 构想
  朱厚照在京城过着神仙般逍遥的日子,每天不理朝政,自然有朝臣帮忙打理,可以安然在宫外享乐,每次出宫都满意而归。要看书 

  沈溪在南方的日子可就有些艰难了,尤其是入夏后,沈溪亲自上了堤岸,监督长江以及洞庭府堤坝的修建,吃住都在工地上。

  跟随沈溪一起上堤岸的除了荆州府、岳州府、承天府、武昌府等地方官外,还有湖广都指挥使苏敬杨。

  此时苏敬杨,俨然是沈溪的副手,虽然他跟沈溪不用拿铁锨扛沙袋筑堤坝,但每天还是风吹日晒,沈溪走到哪儿他便跟到哪儿。

  半个月下来,沈溪还没觉得怎么样,苏敬杨先撑不住了,在沈溪面前叫苦连天。

  沈溪让苏敬杨先下堤岸休息几天,苏敬杨屁颠屁颠赶回武昌府陪老婆孩子去了,而沈溪则继续留在江堤上。

  岳州府,城陵矶。

  傍晚时分,沈溪结束一天的巡查,因为这几天无雨,长江水位不是很高,沈溪准备回堤岸下官军营区的寝帐休息。

  云柳带着熙儿过来汇报情况,主要是修筑堤坝的钱粮调度问题。

  “……大人,您所预料不差,藩司衙门给了第一批钱粮,后面便一再拖欠,现在堤岸上的将士和民夫都快发不起工钱,米粮也快见底了……”

  云柳做事深得沈溪信任,这次为筹措钱粮东奔西走,其实比沈溪还要累……沈溪在堤岸上只是四处溜达,他存在的意义主要在于振奋士气,有沈溪在,将士和民夫做事更勤快。

  沈溪洗了一把脸,道:“早料到的事情,没什么好稀奇的,不过好在之前的准备还算充分,去年的秋粮和今年的夏粮都已入库,就算后续钱粮供应不上,大可拿总督府库存钱粮顶一顶,把今年汛期熬过去!”

  云柳有些舍不得:“大人,这笔钱粮可是您苦心积攒下来的,如此便用出来……是否值得?”

  沈溪笑道:“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总督府的库存钱粮本就是百姓缴纳,以备不时之需,如今边患及内乱已除,用来修筑堤坝正好,解除湖广以及江赣老百姓的后顾之忧。? ?壹看 书 ”

  “湖广熟天下足,只要湖广和江西不闹水患,大明粮食供应便基本无虞,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

  “我这两省总督也属流官,有三年小考九年大考,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卸职。如果钱粮放在仓库里留给继任者,万一贪墨怎么办?趁着我在这位置上,把钱粮用到急需的地方,再合适不过。况且,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只要风调雨顺,等秋粮丰收库房自然会满上……”

  云柳行礼:“属下这就去安排!”

  云柳将走之际,却被沈溪叫住,道:“要去也不用急于一时,难得过来,熙儿也在,先去沐浴更衣……我从武昌府出来,逆江而上,到现在这个位置在堤岸上停留已有半个月,现在看见一只母蚊子都会心动!”

  “噗哧!”

  云柳这边还未怎样,她身后的熙儿却是直接笑出声来。

  不过熙儿也知道自己笑得不合时宜,赶紧捂住嘴,云柳回首瞪了她一眼,道:“大人这段时间辛苦了,属下和熙儿……这就去为大人准备沐浴的香汤……”

  ……

  ……

  沈溪上堤岸,原本就是有意躲着周氏和惠娘,不再提陆曦儿过门的事情。

  他一个人在堤岸上,身边都是士兵和民夫,平时没什么休闲娱乐,晚上就看书,或者埋首写小说,他知道现在朱厚照登上皇位,或许已不喜欢这些陈词滥调,但放在那儿有备无患总是没错。

  现在云柳和熙儿来到身边,他也就安然享受美人相伴的感觉。

  可是云柳和熙儿势单力孤,什么事情都需要二女筹措,沈溪有些别扭,在云柳和熙儿准备好一切,云柳服侍他沐浴时,沈溪提了一句:“……看来你们有必要培养些人才,帮你们做事!”

  云柳道:“大人之前便提过这事儿,妾身和妹妹已在筹措,只是人手不好征调,不能保证对大人一心一意!”

  沈溪笑道:“我说的不是军中之事,而是平时你们的生活起居。我身边你二人身份最为特殊,你们的能力毋庸置疑,但始终需要帮手,这些帮手不是五大三粗的汉子,而是对你们足够忠诚,能帮你们做事的女子……”

  云柳好似明白什么,问道:“大人是说,让妾身和妹妹多培养几个姐妹?”

  沈溪摇头:“姐妹就不必了,姑且定义为女兵吧。女兵存在的意义,就是负责刺探情报,或者听从你们调遣,在生活上,比如今天这种时候,帮你们烧水送水,不至于你们什么都亲力亲为!”

  “如果能培养出一批有武功,还有一定办事能力的女子,那就更好了!”

  云柳醒悟过来,有些为难道:“大人,妾身和妹妹是以前的生活环境太过艰苦,才练就现在的本事,若是再培养这样一批人,怕是短时间内无法达成!”

  沈溪轻抚云柳俏丽的面庞,笑道:“我没说让你们一步完成,可逐步施行,先培养一些女兵,跟随你们出入,暗地里再收养一批小女孩,慢慢培养成才。我明白欲速则不达的道理,时间有的是,你们能在十年八载内,培养出这么一支力量,而且能保持完整的后续培养机制,能进行新老更替,那就更好了!”

  沈溪点拨得如此详细,云柳彻底明白过来,点头道:“大人提醒的是,妾身回头就跟妹妹实行……”

  “嗯!”

  沈溪点了点头,道,“要选拔培养这么一批人,不但需要时间,还需要钱粮保证,你们可以在市井间慢慢找寻,孤儿为好,培养的地点你们自己选,暂时不用跟我汇报,按照你们自己的方式去做。”

  “至于经费问题,我已经为你们考虑过了,先批给你一万两银子,以后不够的话再跟我要。我需要一支不同于男兵的力量,人不必太多,但必须要能做男兵不能做的事情……”

  沈溪说得很多,云柳听得异常仔细,最后一一应承下来。熙儿不太懂这些,听得云里雾里,回头云柳会提点她。

  ……

  ……

  一夜风雨。

  沈溪于营帐中跟云柳和熙儿恩爱缠绵时,湖广之地普降雨水。

  沈溪于床第之事平息后,起身穿衣到帐门前看了看,确定雨势不是很大后,这才安心下来。不过这会儿他还无法确定长江以及各支流上游的情况,整个长江流域都是一个整体,江水泛滥不是因为某一个地区暴雨形成,沈溪清楚这道理,担心洪水来得太过猛烈。

  “大人,外面风雨交加,您还是早些回去歇着吧!”云柳过来为沈溪披上外衣,而她自己却只是一身小衣在身。

  沈溪笑着将云柳揽在怀中,如此一来让她半个身子钻进外衣里,低头笑道:“我上堤已经半个月,这还是第一场像样的雨水。我本以为今年南方要闹旱灾,看这情况别说是干旱,别是一场大汛就好!幸好修建堤坝及时……”

  云柳恭维道:“大人一心为民,实乃万民之福!”

  沈溪笑道:“奉承话不必多言,我做这些,只是问心无愧罢了。回头我要去江赣一趟,督促长江和鄱阳湖堤岸修建,到时候你和熙儿跟我一起去!”

  “是,大人!”

  云柳知道沈溪出公差,而且点名让她和熙儿作陪,便知道沈溪已彻底将她当作自己人,无比欣慰。

  沈溪仰头看了看天色,道:“看这天气,估计雨水一时停不了,但就算江水泛滥,始终只是两岸百姓受苦……北方一场空前的大风浪怕是要开始了。”

  “到现在为止我都不知道,将刘瑾送回去是否正确!听闻这家伙已得陛下宠信,现在正带着陛下在宫外胡天黑地!”

  “嗯?”

  云柳没听明白沈溪的意思。

  沈溪笑了笑,道:“这些苦水,我本不该对你倒,或许是心中憋得太久吧。”

  “湖广和江赣之地,虽然有些小风浪,也有波折,但始终山高皇帝远,我在这里甘之若饴……”

  “未来几年我都没打算回京,就算陛下征调,我也努力会想办法推辞。所以你培养女军的事情,可以尽快实施,希望在两年内能出成绩!”

  “等再过几年,我可能会到外地当官,官品应该跟现在相当,只负责一地军政。麻烦事总少不了你!”

  云柳依偎在沈溪怀中,用情郎的胸怀为自己遮风挡雨,道:“大人走到何处,妾身和妹妹便跟到何处!”

  “好!”

  沈溪满意地点了点头,“你姐妹以后跟在我身边,我会尽心对待,至于几时能进宅门,我不敢做出保证,不过在官府户籍上,你们已是我沈家之人,我不会让你们受苦!将来有个依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