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〇八章 家事
  雨季到来。

  沈溪督造的湖广夷陵州至武昌府马口段江堤,以及环洞庭湖湖堤,已进入收尾阶段,他没有在堤岸上多作停留,准备启程前往江西,督造长江中游九江段江堤,同时修缮鄱阳湖堤岸。

  这种事沈溪头年里已经做过一次,不过上次他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西南地区的叛乱打乱他的行程,这次他再次前往江西,除了督造江堤、湖堤,视察防汛事务外,同时还会将惠娘和李衿送到南昌府。

  此前在沈溪帮助下,惠娘顺利拿下袁州府萍乡以及饶州府德兴大批山地,又在江西各府县建立起商业网络,如今生意已上了轨道。

  但惠娘毕竟离开儿子已有一年半时间,心中无比挂念,在这种情况下,沈溪让惠娘和李衿先回广东一趟,把地方上的生意整顿一下,随后让惠娘到南京城定居,遥控指挥粤、赣等地商会事宜。

  原本惠娘想留在沈溪身边,但沈溪知道惠娘身份尴尬,做什么都藏头露尾,每天日子都过得不开心。沈溪宁愿惠娘暂时移居南京城,等年底时再决定让惠娘到南昌府,还是继续留在南京城等候他差事变更。

  沈溪返回武昌府城是六月二十三,回到总督府衙门,又好像久别重逢,全家老小都来迎接。

  周氏之前一直跟沈溪说及陆曦儿和尹文进门的事情,这次过来,旧事重提。

  陆曦儿和尹文因为避忌,没有出来迎接,沈溪明白,这是让两个小丫头做好入门的准备。

  在民间,这是基本的规矩,就算是青梅竹马的恋人,在确定婚事后也需要尽量避免见面,这既是为守礼也是创造夫妻间的新鲜感,但沈溪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作用。

  沈溪道:“娘,这次我去江西是为公事,走的会急一些,最多在家里停留一日,明天一大清早我便会上路,很多事根本来不及办,等回来后再说吧……小文和曦儿一直都在家里,在我心中,早就当她们是沈家人!”

  周氏有些不满:“又不是让你娶妻,不过是纳妾而已,走走过场,今晚一起送进你的房门就是!你去江西,可以把两个丫头带在身边,正好路上有人服侍,否则你连个贴己人都没有,让为娘怎么放心?”

  沈溪有些不耐烦了:“娘,我出行不是一次两次,连带兵出征都有好几回了,身边什么时候能带女眷?你别操心了,什么事等我回来之后再说!”

  沈溪肯定无法带陆曦儿和尹文上路,因为一同去江西的还有惠娘。就算惠娘不与沈溪同路,可到了南昌府城后,惠娘会小住几日,之后才动身南下,沈溪无法在陆曦儿和惠娘间两边跑。

  谢韵儿帮忙说项:“娘,现在汛期已至,地方上都在抓紧时间修建堤坝,相公要亲临一线督促,身边带着内眷始终不方便,不如等相公回来后……”

  “拖拖拖,就知道拖,也不看看两个丫头都多少岁了?同样大的君儿现在已经抱孩子了,难道真要把黄花大闺女拖成黄脸婆?你个憨娃儿,忘了你孙姨对你的好,现在她就这么一个孩子,你不知道多疼惜一些?你们可是青梅竹马啊!”

  周氏虽然怪责沈溪,但语气却软了下去,显然她也知道一些事不能勉强,不再跟沈溪计较。

  在周氏眼中,沈溪的差事大于天,她怕沈溪办不好差被朝廷责罚,那她之前所有的荣光都不复存在,说白了她就是对沈溪的官职非常在意。

  ……

  ……

  沈溪难得回来,家里乱成一团,好在府里人手充足,倒没影响沈溪和几个妻妾相处。

  谢韵儿先去梳洗,第一个陪沈溪。夫妻恩爱一番后,谢韵儿起来装扮自己,不想让人看出她进房前后有什么变化。

  沈溪没多少疲累的感觉,虽然上了堤岸看起来很辛苦,但实则只是走走看看,不需做什么力气活,如今下了堤坝只是皮肤晒黑了些。

  “……相公最好带个人同行。黛儿或者是君儿都可以,如果相公不想因私废公,那就带小山或者是绿儿她们过去……对了,相公不在这些日子,绿儿已经嫁人,还是娘给牵的线……”

  谢韵儿有很多家长里短的事情要跟沈溪诉说,但因沈溪公务很忙,平时很少在家里待着,之前又在堤坝上停留近一个月,以至于她少有机会跟沈溪说话。

  沈溪摇头:“韵儿,我知道最近对你的关怀不够,以后想办法多补偿吧……如果我要带人去江西,首先想到的也会是你,有你在身边打点,什么都能称心如意!”

  “相公莫要开玩笑了,家里还需要妾身打理哩!”谢韵儿笑着说道。

  沈溪躺在床上,想起身抱谢韵儿,却被妻子轻巧避开。

  沈溪知道谢韵儿穿戴整齐后不想再有什么荒唐举动,当下道:“之后我还要去黛儿、君儿房里,你不觉得吃味么?”

  “有什么好吃味的?黛儿这几天总提及相公,她肚子没见起色,相公应多留意她些才是!”谢韵儿提醒道。

  沈溪问道:“总是顾虑别人,你也该想想自己的事情……入门这些年咱们聚少离多,到现在才为为夫生下一个儿子,人丁总是单薄了些,沈家可需要有人继承香火,不管是黛儿、君儿,还是你,都应该更努力……”

  “相公,这大白天的,您也没个羞臊,让妾身怎么说才好?”说完,谢韵儿过来帮沈溪穿衣。

  沈溪毛手毛脚,谢韵儿虽然有些嗔怪,但未推开丈夫,嘴里道:“相公早些过去陪陪黛儿和君儿,她们年纪小,心里早盼着跟相公独处,以慰相思之苦。相公去江西不必挂心家里,现在咱们一家人到了武昌府,一切步入正轨,不会再有糟心事烦忧……”

  沈溪想了想,不由哑然失笑,他知道谢韵儿所说乃是沈家之事,当下感慨一句:“这会儿六哥大概快回宁化县城了,之前我已看过本届进士名单,他未考取进士,不过以他的年岁那是迟早的事情。就算只是举人,对我们沈家地位的提升也大有助益,现在沈家在宁化县的日子应该好过不少……”

  在大明朝,家里出了举人,好处不止一丁半点,其中一个优惠就是不用交税,很多平民会带着土地人丁来投,轻轻松松就可以过上好日子。但朝廷也发现如此弊端,会对举人家里田亩数量进行审核,但现在沈家已是一门两举人,且有一名进士在朝为官,很多事情已可跳出法律框架。

  就算沈溪自己以及沈明钧夫妇不在宁化县,有沈明新夫妇在,有沈元这个活招牌,沈家祠堂还是能保持香火鼎盛,沈家在宁化县地位只会越来越高。

  ……

  ……

  沈溪陪完林黛和谢恒奴,当晚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饭。

  吃过丰盛的晚餐,沈明钧夫妇归家,沈溪选择在林黛房中过夜,补偿这位青梅竹马经年没有丈夫陪伴身边的苦楚。

  林黛虽然还是一副小姑娘性子,但到了现在她的性格也有所收敛,至少不会再没事就在人前甩脸色,到了房里也不会跟沈溪诉苦,在家里面她言行举止显得更得体,俨然一副官宦夫人的派头。

  “……你去江西,是因为那边有你记挂的人吗?”沈溪跟林黛缠绵一番后,林黛突然问了一句。

  沈溪原本已经准备安歇,闻言不由问道:“你怎么会这么想?”这个问题让他有些尴尬,就好像自己的秘密暴露一般。

  林黛撅着嘴道:“或许是我多心了吧,我总觉得你在外面有人,不然不会总避着我们,之前我跟姐姐说,姐姐却不让我多想!”

  沈溪听到这话一阵无奈,摇头道:“听你姐姐的话,不要胡思乱想,我此番去江西,最多一个月就回来,我会时常给家里写信。你放心,这次团聚,一两年内不太可能分开,我尽量让你早些怀孕,免得你天天思想开小差!”

  “哼,就知道偏心!”

  林黛嘴上抱怨,不过听到沈溪尽量让她怀孕,心情好了许多,陪着沈溪睡下。但她身上亵衣裹得严严实实,这也是沈溪之前就发现的情况,就算床第间,林黛也不肯将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都解下来,让沈溪稍微有些扫兴。

  沈溪蹙眉道:“这天气炎热,别总裹着身子,把亵衣脱了吧!”

  林黛撅着嘴道:“不行不行,娘说了,我身子寒弱,这是之前一直不能怀孕的主要原因,现在是夏天,更需要好好保养。喂,晚上记得给我盖被子,你小时候可喜欢踢被子了……”

  半大丫头突然间进入到一种姐姐教训弟弟的口吻,这让沈溪有些不适应。他没好气地道:“做什么事都要量力而为,你自己怕热,就别穿这么多衣服,冬天不让自己受寒就好,至于夏天……裹着肚皮就行!”

  可无论沈溪怎么劝说,林黛都不理会,我行我素,让他一阵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