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一二章 送上门的帮手
  朱厚照在营地果真享尽温柔。

  按照规矩来说,皇帝出巡,尤其涉及丧礼和祭天仪式时,都不能接触女人,但朱厚照可不管那么多,他出来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参加孝宗的葬礼,而是为了玩乐。

  白天游山玩水自然少不了,晚上胡天黑地也少不得。

  刘瑾的安排要比李兴周到得多,老早就在京城为朱厚照挑选好女人,这些女人不是什么良家妇女,全是从教坊司精心选拔出来,这些女人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换上太监的衣服,天刚黑就被刘瑾送入朱厚照寝帐中。

  李兴千辛万苦,终于在下属帮助下找到两名姿色还算看得过眼的丫鬟带到营地,进去奏禀的时候,才知道朱厚照已就寝。

  张苑守候在朱厚照的寝帐前,见到李兴过来,他摇头道:“李公公请回吧,陛下现在不希望人打扰,你应该明白事理,有事明天再说吧!”

  张苑拿着个拂尘,一脸厌弃的模样。李兴却不以为意,覥着脸上前问道:“那陛下之前的安排……”

  “不管有什么安排都已是过去的事情……你觉得咱家不知道吗?陛下让你去准备美人,结果你姗姗来迟,现在陛下已就寝,没怪责你便是好的!至于陛下身边是否有美人相伴,不用咱家提醒你吧?”

  “李公公,你做事不让人省心哪,亏陛下那么信任你,知道陛下要来,你居然没有做任何准备,你是诚心让陛下对你失去信任?”

  张苑用阴阳怪气的语气道。

  李兴这才意识到有别人为朱厚照找来美女,他仔细思索一番,忽然想起之前刘瑾脸上那得意的笑容,感觉自己行事慢了竞争对手一步。

  不过李兴没有气馁,因为面前还有个张苑,他赶紧将手伸进兜里,取出一件东西直接塞入张苑怀里,以恭维的口吻道:

  “张公公提醒的是,怪咱家思虑不周,未准备妥当。幸亏陛下跟前有张公公侍奉,以后有事请多多提点一下……”

  张苑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东西,发现是几片束在一起的金叶子,当下揣进兜里,不动声色道:

  “提点你?李公公说错了吧,咱家是什么人,您又是什么人?您乃是陛下面前的红人,咱家做事不得当,没女人进献给陛下,如何当得起提点二字?”

  李兴知道自己近来得意忘形,没好好贿赂朱厚照身边亲近之人,也就是张苑,当即赔笑道:

  “张公公的话太过见外,咱家之所以得到陛下宠信,还不是张公公您提携的结果?这不,咱家一直在宫外做事,没时间好好报答张公公,之后会精心准备一份厚礼送上。”

  “这还差不多!”

  张苑毫不客气,直接笑纳。

  李兴继续陪笑:“张公公,您乃东宫常侍,陛下身边最信任之人,有什么事还需您多多提点,如今刘公公……似乎深得陛下器重,您看……”

  李兴不敢直接在张苑面前说刘瑾的坏话,但他料想刘瑾得势,张苑地位受到威胁,必然心生不满。

  果然,张苑听到这话后带着几分愤怒道:“他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个流放出宫的老货,回来后竟敢跟咱家在陛下面前争宠……”

  “也就是咱家在宫外没人照应,否则的话……”

  张苑说这话,其实是提醒李兴应该团结一致枪口对准刘瑾,李兴赶紧笑道:“之前咱家见到刘公公,也觉得刘公公嚣张跋扈。张公公,若是您觉得在宫外没什么帮手,不妨由咱家代为出力……咱携起手来,通力合作,您看如何?”

  “你肯帮咱家?”张苑笑看李兴。

  李兴赶忙表态:“张公公这是说的哪里话?咱家能得到陛下赏识,原本就是靠张公公提携,以后咱家的前途,还要靠张公公您啊……”

  张苑欣慰不已,点头后凑过去,低声道:“李公公,你是自己人,咱家提醒你一句,刘瑾可不好对付,他在京城从教坊司直接挑选女人敬献给陛下,那些女人是什么姿色,你或许不懂,但咱家……三十多岁才净身,长得如何看得比你明白。”

  “今日刘瑾已送了女人进入陛下寝帐,你短时间内不可能找到更有姿色的女人,现在你只有一天时间,若是明天晚上你还找不到得体的女人献上,恐怕……你没什么机会再得到圣宠了!”

  李兴这才知道刘瑾是从何处找来的女人,顿时感觉肩头那沉甸甸的压力,道:“张公公提醒的是,但教坊司的女子……都是经过专门培养的,才艺双全,可不是普通女子能比拟,咱家该从何处找来与之媲美的女子?”

  张苑眯眼看着李兴,道:“这里人多嘴杂,借一步说话……”

  李兴有些好奇,指了指皇帐,问道:“张公公不需要随时听候差遣?”

  张苑摇摇头:“陛下临幸时不需奴才在旁伺候,这不,你看连刘瑾都不在……好了,到旁边说话就是!”

  因李兴并非皇帝身边人,只是因缘巧合才得到朱厚照赏识,对于皇帝的习惯一无所知。此时李兴脸上露出受教的神色,暗自将张苑所说的话记下来,免得日后出错。

  到了一边,张苑才道:“陛下之前出宫,对一夫家姓钟的妇人非常喜好,甚至收敛心性,几次前往茶庄品茶,那茶庄的名字……似乎是陆羽茶庄,你若是能将此女找来,陛下必然欣慰,到时候你便可重获陛下信任!”

  李兴听了大吃一惊,问道:“张公公,您没说错吧?让咱家到京城去找个什么茶庄的女人?这一去一回怕是要一天时间,再加上找寻……”

  张苑怒道:“那你的意思是不想去咯?”

  李兴赶紧解释:“咱家绝无此意,只是找人……怕是太过麻烦,咱家的人都在皇陵,哪里有多余的人手去京城慢慢打探?张公公可还有其它线索提供?说出来,或许能帮忙快速找到人!”

  张苑心想,我对京城人生地不熟,出了宫都是跟着陛下和刘瑾走,哪里知道陆羽茶庄具体在什么地方?

  他有些不耐烦了:“该提醒的我已经说过了,你自己想办法,或者你去找更合陛下心意的女人,咱家能提点你的也就这么多……至于你要送咱家的东西,别忘了,以后咱家有什么好事记得你,否则……你自己掂量着办!”

  李兴被张苑这一提点,反而更觉困难,他带着几分失落到了营地外,手底下的人赶紧迎过来,其中一人问道:“李公公,可是要将人送进去?”

  李兴憋了一肚子的火,怒道:“送什么送?草包丫头也想得圣宠?滚!”

  手底下的人不知李兴为什么生这么大的气,但不敢询问,只能匆忙赶着马车离开皇帝行在所在营地。

  人走之后,李兴一个人在那儿发愁,他不知道以什么方式去京城抢人。

  恰在此时,远处有巡逻兵马过来,见到李兴,马上下来一人,从此人身上的麒麟服来看,乃是锦衣卫百户。黑夜中李兴看不清楚此人容貌,他不想惹麻烦,便想早些回去安排人到京城找寻钟夫人。

  但那锦衣卫百户却主动迎上前来,老远便恭敬行礼:“卑职见过李公公!”

  李兴到底是皇帝钦命的皇陵督造监工,地位很高,面对锦衣卫百户的问候表现出一定的傲慢,以高高在上的姿态询问:“你是何人?”

  那人笑盈盈回道:“卑职钱宁,乃钱公公义子,以前李公公您曾去义父府上拜会,那时曾交谈过,李公公不记得了?”

  李兴皱眉,险些问出“哪个钱公公”。

  之前宫中得势的钱姓太监不少,其中以钱氏四兄弟为代表。

  四兄弟都是女真人,同在宫中当差,以老大御马监太监钱喜和老三御用监太监钱能最为著名,不过钱喜得势已是成化年间的事情,距离现在有二三十年了,李兴在四兄弟中仅拜访过排行第三的钱能,那是几年前的事情。

  钱能得成化帝宠信,曾在云南担任镇守太监十二年,贪赃枉法无恶不做,名臣王恕上疏朝廷,成化帝将钱能调回南京任守备太监。

  后来钱能客居京师,于弘治十七年病逝。

  跟一般太监晚景凄凉不同,钱能到晚年也得圣宠,因他对幼年时的孝宗有一定恩惠,以至于孝宗对钱能很照顾,甚至钱能死后孝宗将钱能几名义子分别调入锦衣卫和边军中任职,世袭罔替。

  李兴迟疑地问道:“你是钱能钱公公的义子?”

  钱宁笑道:“李公公记起来了?正是卑职,卑职一向对李公公您敬慕有加……今日李公公前来向陛下奏禀皇陵修建之事?”

  李兴打量钱宁,微微皱眉,心想:“这小子倒是机灵,我正愁派人去京师找那个什么钟夫人没有门路,你小子主动送上门来,还是锦衣卫百户,手底下有人,那就当你运气好!”

  想到这里,李兴笑道:“来此地做什么不便细说,不过今日与贤侄见面,倒是有缘……咱家这里有件差事,正好派你去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