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一三章 找人不容易
  钱宁怎么都想不到,自己走了狗屎运,晚上出来巡逻都能遇到贵人。

  虽然钱宁是锦衣卫百户,地位不低,但在京城这种地方,一个锦衣卫百户实在微不足道,身边只有一群看起来耀武扬威的手下,在市井间可以吃霸王餐,收点保护费,甚至遇到案子从中捞取好处。

  但他跟大明权力核心间没有一丝一毫的联系。

  钱能当初再有能力,最终不过只是个守备太监,在宫中时也只是御用监太监,而李兴现在是内官监掌印太监,专司负责皇宫器物采购,如今又奉旨督造皇陵,可以说是风头无二的人物。

  钱宁是个善于钻营的小人物,当初他巴结上钱能,成为钱能义子,才混到今天的地位,他见到李兴后恨不能直接拜李兴为干爷爷,现在李兴说有差事交给他办,他抱着肝脑涂地的心思听从调遣。

  到了距离皇帐较远的一个帐篷内,李兴打量钱宁,问道:“贤侄,不会打扰你的公事吧?”

  钱宁笑道:“叔叔多虑了,侄儿出来巡夜,不过是心血来潮,怕有宵小冲撞圣驾……并非公事!”

  这边李兴以尊长自居,钱宁自然乐意以侄儿的身份跟李兴说话,如此才显得更亲近些。一个故去的阉人,就算生前再有本事,那也是过眼云烟,如今李兴在锦衣卫中没什么靠山,亟需上头有人为他撑腰。

  李兴皱眉:“你小子做事尽心尽力,没人委派你差事,你居然主动出来巡夜……这么做陛下看不到,又有何意义?”

  钱宁显得忠肝义胆,拍着胸脯道:“叔叔此言差矣,侄儿做这些不是为了给谁看,只是想尽自己忠君报国之心!”

  “说的好!”

  李兴称赞道,“有贤侄这样忠心之人守护陛下,奸邪之徒焉敢犯上……不过今日咱家可能就要先坏一下你的忠君之心,有件比较棘手的事情差遣你去做!”

  钱宁一听,生怕机会被别人抢走,赶紧道:“叔叔请言,侄儿就算赴汤蹈火,也必帮叔叔完成!”

  李兴满意点头,笑道:“是这样的,京城市井间有一妇人,颇有姿色,此妇人开了一间茶庄,名字是……具体名字咱家不记得了,只知道此妇人夫家姓钟,你且将其找来,便当是完成差事!”

  钱宁本以为李兴有什么重要事情交给他去做,听到后才知道是让他去找人,是什么开茶庄的妇人,他压根儿没听说过,让他就这么回京城去找,跟大海捞针差不多。

  李兴见钱宁脸色凝滞,顿时板起脸来:“怎么,这差事不愿做?”

  钱宁道:“差事就算再难侄儿也必当完成,只是……不知叔叔为何要找寻此妇人?莫不是她……跟叔叔有何过节?”

  李兴不想说得太过明白,因为对他而言,钱宁始终是个外人,不愿对其轻易吐露关于皇帝喜欢民间女子的机密事,但一个太监去找女人,说出去话很难听,于是他拍了拍钱宁的肩膀,委婉地道:

  “有些话你不该问,问了咱家也不能告诉你……现在只提醒你一点,是某位贵人要咱家找的,你可明白?”

  “贵人?”钱宁琢磨了一下,见李兴已往帐门而去,不由几步追上,问道,“侄儿知道规矩,叔叔不肯说,其中必有隐情。那侄儿这就去了,但若侥幸找到此女子,不知如何交给叔叔?”

  李兴看了钱宁一眼,有些诧异:“你真要帮咱家找此妇人?”

  钱宁有些尴尬了:“叔叔作何有此一问?侄儿早就仰慕叔叔,今日能为叔叔做事,乃是毕生修来的福气,只要叔叔说个地点,便是绑也要将人绑来!”

  李兴郑重地道:“或许届时你还真需要把人绑来,且此事绝对不能跟外人道,说出去……可是掉脑袋的事情!”

  听到这话,钱宁脸上露出懔色,李兴临出帐门前再次提醒:“把人找到后,直接送去皇陵,必须要在明天入夜前把人带来,那时咱家会派人跟你接洽!”

  说完,李兴匆忙而去。

  李兴压根儿就没指望钱宁能找到人,所以他要赶紧回去想办法安排替代的解决办法,他总觉得张苑的建议很不靠谱。

  李兴走远后,钱宁一脸为难,等出了营帐跟自己手底下的锦衣卫见面,那些人都好奇地看着他,不知道上司去做了什么。

  钱宁道:“现在,你们跟我去找个人……京城一个开茶庄的女人,夫家姓钟,你们有谁听说过?”

  跟钱宁出来巡夜的锦衣卫有二三十人,大都是五大三粗的汉子,平时就算喝茶也是在路边摊,什么茶庄茶楼的那是给高雅之士准备,跟这些人不搭边。一名小旗道:“钱百户,瞧您这话说的,我们这些人是喝茶的命么?问什么酒肆,或许还知道一二……”

  钱宁顿时一脸懊恼,心想:“突然要找个来历不明的钟夫人,也不说明谁要找,只说是跟某位贵人有关……”

  “李公公平时接触的贵人有谁?这位钟夫人,难道是皇亲国戚?既然身份尊贵,那让我去找做什么?直接下道旨意便可把人找来!”

  手下有人问道:“钱百户,您到底怎么了?突然要找什么钟夫人,她欠着您银子还是碍您什么事?或者是个俏丽的小寡妇,钱百户想要勾搭不成?哈哈!”

  钱宁突然打量说话之人,问道:“你说什么?”

  那人以为钱宁生气了,缩了缩脑袋,嗫嚅道:“百户大人,小的不过是开个玩笑,这大夏天的出来巡夜,好生没趣味,是时候回营了吧?”

  钱宁琢磨一下,道:“你刚才说,勾搭俏丽的小寡妇……这就对了,这位钟夫人必然有几分姿色,李公公找寻她的目的或许是因为其姿色出众……李公公嘴里的贵人,难道是当今陛……”

  钱宁正要说下去,见所有人都在看着他,当即喝斥:“看什么看?快去准备快马,你们安排几个人跟我回京城一趟办差……这是内官监李公公交待下来的差事,若做好了以后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做不好出人头地机会就没了!”

  可是钱宁手底下的人没一个愿意听他的,都觉得自己的长官没事找事。

  钱宁匆忙赶回驻扎的营地准备回京时,那些个锦衣卫还在那儿议论:“跟着这位钱百户,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跟了他一年多时间,没事就折腾我们,他立功心切,攀龙附凤,别拿我们跑腿啊……”

  ……

  ……

  钱宁带着期望回京城。

  他要找到钟夫人跟李兴复命,认定这是他人生中最大的机遇。

  如果能把握好,那就可以飞黄腾达,就算跟预想中的不一样,不能得到皇帝宠信,也能得到李兴的信任,将来可以有一个背景强大的靠山。

  但要在偌大的京城找个人,可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钱宁连夜赶路,清晨城门开放后便进城,在城里打听一上午,也没有找到这位钟夫人任何线索。

  此时距离李兴要求的复命时间,只剩下半天时间,而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他还要把人送到施家台泰陵,钱宁感觉自己肩头的压力越来越沉。

  从昨夜到现在他不吃不喝,也没有休息,已经累得眼冒金星,而他手底下跟他回来的几名属下也是叫苦连天。

  钱宁睁着布满血丝的眼睛道:“这么找寻下去不是个办法,你们先到路边找家茶楼去问问,顺带进去吃点点心,我回府一趟!”

  几名锦衣卫一听这话,心中更加不满,钱宁打着办公事的名义私自回家,还让他们继续瞎折腾,没人想听他的。

  此时钱宁却不管不顾,马不停蹄往自家宅院赶去。

  却说这钱宁虽然是锦衣卫百户,有一点权势,但因他是太监义子,在京城士子中根本没有地位,他的家不过是个小四合院,就这还是他从钱能的遗产中分得,他娶进门的娇妻到如今不过一年时间。

  钱宁的妻子是京城军户之女,平时在家中没有地位,由于家境贫寒家务基本都是由她一手包办。

  有一点钱宁非常自豪,那就是他的妻子姿色绝佳。这次在找不到钟夫人的情况下,他心中有个魔鬼在呼唤,未必需要把那钟夫人找来,只要把自己的娇妻献上,或许事情就成了,而且送上自己的娇妻,似乎比送那位钟夫人更管用。

  他带着这心思回到家,一把抓起正在屋子里做刺绣的妻子。

  “相公,您这是作何?”

  妻子姓韩,原本家中准备把她嫁入书香门第,但因兄长犯事,需要锦衣卫打通关节,韩家不得已将钱韩氏嫁给钱宁。

  钱宁道:“我如今有个大麻烦,带你走一趟。你跟我过去,若是能行,你便帮我这忙,若是不行,你也能安然无恙回来……”

  钱韩氏听说自己的丈夫遇到难事,抱着出嫁从夫的心理,根本就没多想。她正要跟随丈夫出门,钱宁却道:“如此太过匆忙,你且先沐浴过,换上过门时的新衣,再随我前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