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一五章 皇帝的喜好
  钱宁原本要巴结的对象是李兴,但误打误撞,因遇到魏彬而得以进见刘瑾,且把人带到刘瑾面前。

  刘瑾最担心的是钱宁绑来的是钟夫人,可当他见到钱宁带来的女人,心里松了口气,脸上带着笑容问道:

  “这就是钟夫人?”

  钱韩氏有些摸不着头脑,她到现在依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眼前突然出现两个阴阳怪气的老男人,当即带着几分惧怕望向自己的丈夫,但可惜钱宁全部心思都在巴结刘瑾上,根本不顾妻子的死活。

  钱宁看出刘瑾认识钟夫人,赶紧跪下来:“刘公公见谅,卑职曾试着找寻钟夫人,但奈何时间太过仓促,并未寻到,只能……临时找来此女……”

  钱宁不敢说这女人是自己的妻子,只说这是他临时找来替代钟夫人的女人。刘瑾的目光没离开钱韩氏的面庞,最后满意点头:“倒是个相貌不俗的妇人。”

  钱韩氏被夹在中间,不敢说什么,只是用无辜的眼神望着丈夫,却见丈夫在两个老男人面前卑躬屈膝,便知道不可能有人帮她。

  “刘公公,这妇人确实不错,不如……”

  旁边魏彬用试探的语气道。

  刘瑾微笑着点头,之前他就在为给朱厚照准备助兴节目而烦恼,现在钱宁相当于帮他解决一个大麻烦,当即道:“钱百户,既然你把人带来了,先不忙送走……咱家将她留下,你不会反对吧?”

  钱宁连忙道:“刘公公只管将人带走便是!”

  刘瑾再次点头,对魏彬打了个眼色,魏彬立即上前对那女子道:“走吧,这位夫人……”

  钱韩氏目光中满含羞怯,不断回头打量钱宁,希望自己的丈夫能在关键时候拯救自己,可惜钱宁将她当成升官发财的筹码,看都不看她一眼。

  刘瑾道:“钱百户,这件事你做得很好,若今日之事……一切顺利,回京后咱家少不得提点你!你且先回去,只管等好消息便是!”

  这话让钱宁深感意外,他没想到自己就这么被赶走,甚至连妻子被送去何处都不知晓,看情况刘瑾没有把人送还的打算。

  就在钱宁左右为难时,刘瑾已出了帐门,他赶紧跟出来,刘瑾脚步不停,让两名太监送钱韩氏往朱厚照寝帐而去。

  看到这一幕,钱宁反而定下神来,心想:“我猜的没错,这营中真正有资格享用女人的,除了陛下没谁了。若她可以得到陛下垂青,刘公公必然会提拔我,那我距离出头之日为期不远了……”

  以钱宁的人品,根本就不在乎妻子的感受,甚至觉得只要能让自己升迁,把娇妻送出去理所当然。

  人渣一个!

  ……

  ……

  刘瑾带着钱韩氏到了朱厚照寝帐外。

  此时朱厚照正在发脾气,因为当天刘瑾给他准备的只是两名教坊司的歌女,没能满足他对女人的幻想。

  “陛下,刘公公来了!”张苑进来奏禀。

  朱厚照直接将茶杯摔到地上,厉声喝道:“狗奴才,这个时候才露面,说为朕准备好了,就这么应付朕的吗?让他进来!”

  张苑出了寝帐,阴测测地对刘瑾道:“刘公公,陛下让你进去,咱家提醒你一句,陛下现在可在气头上!”

  说着,张苑看了刘瑾身后的妇人一眼。

  虽然此时黑灯瞎火,但以张苑的审美眼光,不觉得这女人有何特别之处,当即等着看刘瑾的笑话。在张苑看来,刘瑾带这妇人来纯属找骂,恨不能看到刘瑾被朱厚照下令拉出去打板子。

  刘瑾没多废话,直接让两名太监带着钱韩氏进到朱厚照的寝帐。刘瑾刚进去,朱厚照便把桌上的茶壶往他身上丢。

  刘瑾赶紧伸出手接过,不顾里面洒出来的滚烫的热水,小心意地把茶壶放好,关切问道:“陛下,您这是怎么了?”

  朱厚照怒道:“狗东西,你还知道过来啊!说好了为朕准备节目,这就是你准备的?两个黄毛丫头,一点儿味道都没有,朕稀罕这种女人?”

  刘瑾笑道:“陛下,老奴这不给您带了美人来么?”

  说着,刘瑾一转身,让身后的妇人过来。

  因为刘瑾怕人知道朱厚照在孝宗下葬时临幸民间女子,所以特意找了黑色的斗篷给钱韩氏套上。

  钱韩氏进入皇帝行在,根本不知这是何处,以她一个民间妇人的见识,压根儿就不知眼前穿着黄色蟒袍的年轻男子便是大明皇帝。

  朱厚照将目光落在钱韩氏身上,钱韩氏吓得赶紧将头挪开,娇躯瑟瑟发抖。

  朱厚照走过去,将钱韩氏头上的斗篷摘下,见到妇人俊俏的模样后,朱厚照眼睛亮了,直勾勾地怎么都挪不开。

  “有趣,有趣!”

  朱厚照看了半晌,伸手就要去抚摸钱韩氏的面颊。

  钱韩氏伸手便要去推,但朱厚照是男子,一把将钱韩氏的纤手抓住,往自己怀里一扯,钱韩氏一头栽倒在他怀中。

  “啊!?”

  钱韩氏大惊失色,“你……你要作何?”

  朱厚照将钱韩氏死死地抱住,笑着问道:“刘公公,你没告诉她朕的身份?”

  刘瑾陪笑道:“陛下,老奴怎会将您的身份轻易泄露?陛下先享用美人,老奴暂且告退!”

  钱韩氏欲哭无泪,从刘瑾与朱厚照的对话中,她隐约揣测出眼前年轻男子的身份,可她不能确定,依然想办法逃脱,但回头一想是自己的丈夫亲自将她送到这儿来的,便觉得逃无可逃,一时间心如死灰。

  朱厚照哈哈大笑:“行,你先退下,这里暂不需要你,朕自行来赏玩美人!美人儿,朕来了!”

  说着,朱厚照已经直接吻到钱韩氏俏脸上。

  钱韩氏用力挣扎,玉手在朱厚照的脖子上抓了一下。

  刘瑾大惊失色,正要上前帮忙,朱厚照却来了兴致,直接将眼前的女人按倒在地,同时手一挥,大喝道:

  “出去出去,朕不需要你帮忙,哦对了,没有朕的吩咐,谁都不准进来!这两个小丫头一并带走,没意思……”

  刘瑾唯唯诺诺,对两名教坊司的歌姬招招手,两名歌姬如蒙大赦,赶紧跟着刘瑾一起出了皇帐。

  刘瑾不是很放心,怕钱韩氏挣扎猛烈冲撞皇帝,守在大帐门口,盯着里面的动静。

  张苑一直在外面等着看好戏,见刘瑾带着两名歌姬出来,而之前带进帐的女人不见影踪,便觉得事情不太对劲,又见刘瑾神色诡异,当即问道:“刘公公,你这是作何?”

  刘瑾瞥了张苑一眼,道:“里面有敬献给陛下的民间女子,若是冲撞龙体,这责任你能担当?”

  张苑冷笑不已:“刘公公的胆子真不小,居然敢从民间带女子进皇帝行在,若是被太后知晓……”

  “少说废话!”

  刘瑾怒道,“事情泄露出去,你的罪责也不小。过来盯着,若是陛下有什么损伤,唯你是问!”

  这会儿刘瑾完全以上位者的姿态命令张苑。

  张苑怒从心头起,正要跟刘瑾争吵,突然发现自己没什么底气……现在刘瑾已经做了御马监监督太监,在宫里地位急速攀升,就算是皇帝的宠信程度上,刘瑾也在他之上,这让张苑感觉自己的地位岌岌可危。

  就在二人僵持不下,有可能吵骂乃至大打出手时,突然听皇帐里面传来“啊”的男子惊呼声,将僵局打破。

  刘瑾和张苑大惊失色,同时掀开帘子往里冲,进到里面,才发现朱厚照自个儿把桌子掀翻了,并非是那女子反抗。

  “进来作甚?出去!说了这里不需要你们,谁再进来别怪被朕惩罚!”朱厚照说完,马上又看向钱韩氏,笑嘻嘻地道,“美人儿,你现在逃不了了,朕这就过来……”

  刘瑾和张苑这才退出帐门。

  到此时,张苑仍旧不解,不明白为什么朱厚照会对一个民间妇人感兴趣。以他的想法,男人都应该对那种十三四岁的丫头感兴趣,至少他是正常男人时,就想着什么时候能得到这样的黄花大闺女,而不是那些已经熟透了的妇人。

  刘瑾道:“陛下临幸过后,尽快把人送走,不能让这女人跟陛下过夜。你先在这里看着,咱家还有些事,要不了多久便回来!”

  张苑本想出言拒绝,但留在皇帐外待命本身就是他的差事,就算满肚子火气,也无从推辞。

  见刘瑾离开,张苑还在生闷气,感觉自己被人当枪使,心里极不痛快。

  等刘瑾走远,他忍不住掀开帘子偷看,过了一会儿终于明白过来:“陛下年纪轻轻,对那些少女不感兴趣,反倒是对有风韵的妇人有兴致。”

  “前已有钟夫人,现在又不知从何处找来个妇人,都是二十多岁的年纪,应该是有夫之妇,谁想竟是这种女人最得陛下喜爱。”

  “我可要记牢了,回头陛下再出宫,我也试着找这种女人,如此才能得到陛下的赏识和器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