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一六章 回报
  钱宁一直在营地外焦急等待,不想赔了夫人又折兵。

  在他看来,自己怎么都要等到一个说法,最好是有人出来给他加官进爵,或者承诺将来对他提拔。

  现在刘瑾只是许了句口头承诺,便将妻子带走,人也不知送到何处,钱宁心里对这件事有些捉摸不定。

  钱宁在彷徨不安中等了一夜,到天明时,刘瑾终于出了营地,他连忙迎上前行礼问候。

  刘瑾瞥了钱宁一眼,问道:“钱百户,你还在这儿作甚?陛下很快就要起驾回宫,速去安排护送事宜!”

  钱宁见刘瑾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以为昨夜送进营地的妻子不合“贵人”心意,连忙道:“刘公公,卑职昨日带来的妇人……”

  刘瑾冷冰冰地问道:“怎的,你想将人带走不成?”

  钱宁一咬牙,将实情和盘托出,想以此来获得刘瑾信任:“刘公公,实不相瞒,昨日卑职送来的女子……乃是内子……”

  “你说什么?”

  刘瑾怎么都未料到那妇人竟然是钱宁的妻子,他先是用“刮目相看”的神色瞅了钱宁一眼,这才凑过来轻声问道,“且问你,那是你的妻,还是你的妾侍?”

  钱宁一脸愁苦地叹息:“刘公公莫要取笑,卑职官职低微,这才刚娶妻,何来妾侍?”

  刘瑾先是咧嘴一笑,突然有种心酸的感觉,迟疑一下,再道:“行,算你有忠君之心,既然你已坦诚,咱家也不瞒你,昨日汝妻送去之所,正是陛下行在。咱家原本想半夜将人送走,但陛下不允,足见陛下对汝妻的喜爱。”

  “事既如此,从今往后汝妻跟你钱家再无任何纠葛,你可明白?”

  “是,是!”

  钱宁忙不迭应声。

  刘瑾的话印证了钱宁内心猜想。

  其实此时钱宁心底很高兴,毕竟自己送进去的女人如愿以偿得到皇帝宠幸,如果让皇帝知道他的一片心意,必然要提拔和重用。

  刘瑾再道:“此乃皇陵,这种事不宜张扬,等回去后,咱家会派人找你。”

  “此事咱家不想告知陛下,免得陛下心怀芥蒂。等陛下厌倦汝妻,要将人送走,咱家自会把人送还给你……若不然,咱家会设法为你找一门续弦。”

  “至于你将来前程,咱家记在心上,但你想短时间内飞黄腾达,实非易事,只需尽心帮咱家做事便可!”

  钱宁赶紧跪在地上磕头:“能为刘公公做事,卑职肝脑涂地在所不惜!”

  “行了,这种场面话少说,咱家要看你的实际表现!”

  刘瑾不耐烦地挥挥手,“赶紧去安排护送事宜,你要是敢把今日的事情说出去,看咱家怎么收拾你!”

  钱宁站起身,陪笑道:“刘公公请放心,卑职就算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将这件事泄露,若是陛下再需要什么女子……卑职可从中帮忙!”

  刘瑾脸上终于显现笑容,指了指钱宁,那讳莫如深的神色好似在说,算你小子识相,咱家看好你!

  ……

  ……

  朱厚照临幸钱韩氏,早晨起来神清气爽。

  在去给张太后请安时,他的精神非常不错,跟张皇后怆然凄楚的神色形成了鲜明对比。

  一个死了丈夫,一个死了老爹,母子二人反应截然不同,张太后没太关注儿子的气色,也没精神跟儿子交谈,早早便打发朱厚照回去。

  此时皇帝仪仗已准备好,朱厚照上銮驾前,特地将刘瑾叫过来赞扬一番。

  “……刘公公,你上来,朕有话对你说!”朱厚照直接将刘瑾留在銮驾上,准备让刘瑾陪同一起回京。

  刘瑾诚惶诚恐,就算跪在銮驾上,那也是莫大的荣耀,别人可没有上銮驾的资格,他高高兴兴跪在那儿,等候朱厚照赏赐。

  但此时朱厚照更关心的是昨日女子的来历,还有刘瑾是否再给他找来相似的女人。

  銮驾起行,轻微颠簸和晃动中,朱厚照笑眯眯地问道:“刘公公,昨日那妇人你是从何找来?”

  刘瑾恭敬地回答:“是老奴从宫外找来,乃是一名……良家妇人,并非出身风尘。不知陛下可还满意?”

  “满意,满意!哈哈,朕非常满意!”

  朱厚照笑眯眯地说道,“这妇人风姿卓越,独具韵味,只是比起那钟夫人,还是稍显逊色了些……不过这样的妇人,多多益善!”

  刘瑾眼珠子骨碌碌一转,抬起头来,脸上满是为难之色:“陛下,关于此妇人来历……有件事,老奴不知当讲不当讲!”

  朱厚照皱眉道:“有什么,直说无妨!”

  刘瑾这才凑过去,低声道;“陛下,这妇人……其实是京中一锦衣卫百户之妻,昨日老奴想为陛下安排节目,却未曾想这荒郊野岭的,根本寻不到人,却是这名锦衣百户回了一趟京城,主动将自己的妻子送与陛下,他怕陛下不肯接受,甚至不让老奴详细说明,但老奴始终觉得……这件事应如实上奏为妥!”

  “哦!”

  朱厚照点了点头,未置可否。

  刘瑾心想:“我现在就把事情说出来,即便回头陛下怪责,那也是钱宁自作主张,跟我没什么关系。如果陛下真要赏赐钱宁,那我在陛下面前为他邀功,他将来还不得对我感恩戴德?这可是里外不吃亏的事情!”

  朱厚照沉吟半天之后才问了一句:“这锦衣百户,姓甚名谁?回头让他来见朕,如此忠心的臣子,朕一定要好好提拔重用才是!“

  刘瑾这才知道朱厚照品味独特,下面将领主动将妻子送上来,他还将其当作忠臣看待,一点正常人的礼仪廉耻之心都没有。

  刘瑾道:“回陛下,此人姓钱名宁,乃已故钱能钱公公之义子,系受钱公公庇荫才得锦衣百户爵禄。陛下要召见,等回京城再见为妥,此事不宜张扬!”

  “嗯!”

  朱厚照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有几分道理,这样吧,回京城后,来日朕出宫一趟,正好见一见钱宁,以后朕出宫的安全可交由他来负责。”

  “朕相信他既然能将妻子送给朕,必然对朕忠心耿耿,遇到贼人来袭,定拼死保护朕的安全!”

  刘瑾笑着应下,心里却在琢磨怎么敲诈钱宁一笔。

  ……

  ……

  朱厚照回到京城是六月二十七下午。

  原本六月二十八这天他要开午朝接见朝臣,但熊孩子却以生病为由罢朝,早早离开皇宫。

  主要是朱厚照对钱韩氏甚为喜欢,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想早点儿享受温柔。

  刘瑾出宫后,将钱宁叫来。

  之前刘瑾虽说明皇帝会在宫外赐见,钱宁一直保持怀疑,不明白为什么皇帝不在禁宫中召见,却要到宫外,等他跟着刘瑾到了地方,才知道皇帝经常出宫寻欢作乐。

  刘瑾提醒道:“进去后可别乱了分寸,若见到汝妻,也莫要相认,现在那已经不是你钱家人!”

  钱宁点头:“刘公公放心,卑职知道如何做!”

  二人尚未进入内院,便听到悦耳的丝竹声,钱宁不敢靠前,刘瑾先入内到朱厚照耳边通禀,这才传召钱宁觐见。

  钱宁低着头进到后院大厅,不敢抬头观察周边的环境,直接跪在地上向朱厚照磕头。

  朱厚照一摆手,示意刘瑾将舞姬、乐师屏退。等人走后,朱厚照问道:“你便是锦衣卫百户钱宁?”

  钱宁激动得声音有些沙哑:“正是微臣!”

  “嗯!”

  朱厚照微微点头,道,“抬起头来,让朕看看!”

  钱宁有些胆怯,但还是依言抬起头来,让朱厚照可以一睹真容。朱厚照见到钱宁略显青涩的容貌,惊讶地问道:“你如今年岁如何?”

  这问题让钱宁一愣,随即正色回道:“回陛下,微臣如今尚未满二十,虚岁十九!”

  朱厚照不由咧嘴一笑:“朕还以为你已经是二十好几的人,没想到你年岁不大,想来你跟着钱公公没几年吧?”

  钱宁如实回道:“陛下,微臣乃云南镇安人,幼年寄鬻养父家中,养父便是钱公公……”

  随着钱宁将自己家世大致说了一遍,朱厚照听到后非常满意:“钱公公生前为朝廷做了不少事情,是有名的忠臣。你既是忠良之后,朕对你很放心。以后朕出入宫门,便由你随同保护!”

  皇帝的贴身侍卫,虽然只是微服出巡时的贴身侍卫,那也有极高的待遇……能经常跟着皇帝,闭关官品和职位高低,没有谁敢轻视。

  钱宁磕头不迭:“微臣必当拼死保护陛下周全……”

  朱厚照微笑点头:“你忠心耿耿勤勉行事,朕便没看错人,以后你归刘公公调遣,若朕有什么事让你去做,也由刘公公转告。”

  “是,谢陛下!”

  钱宁连连磕头。

  朱厚照有些不耐烦了,摆摆手:“行了,你先出去吧,朕要在这里吃酒,你在外看好了,不让任何人接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