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一七章 地方日常
  钱宁获得朱厚照的信任,之后朱厚照几次出宫,都带着钱宁,逐渐地钱宁成为皇帝身边说得上话的人物,地位跟以前大不相同。

  厂卫里消息灵通人士很多,得知钱宁得到皇帝宠信后,都过来巴结,送上厚礼,钱宁将其中大部分礼物转呈刘瑾。

  钱宁做了刘瑾身边一条听话的狗,这时候刘瑾也终于迈出他在皇宫中的第二步……朱厚照下旨,刘瑾以御马监监督太监身份执领三千营。

  三千营以骑兵为主,分作五司,是京军三大营之一。三大营中,五军营习营阵,三千营习巡哨,神机营习火器,当皇帝御驾亲征时,三大营护卫左右,为作战主力,如此一来,意味着刘瑾拥有了军权。

  不过,尽管刘瑾执领三千营,但在宫中地位仍逊于萧敬等人,他没有进入司礼监,奏本票拟以及厂卫事务都无权参与,不过随着朱厚照宠信日益增加,刘瑾开始掌握实权,三千营到手算是为他争夺权柄奠定坚实的基础。

  正当刘瑾在京城小有成就,开始向权力核心发起冲刺时,沈溪已由陆路到江西,督导地方防汛事务,忙碌异常。

  沈溪到江西省治所在的南昌府城,只短暂停留四天,期间除了与三司衙门接洽,安排防洪事宜,便是与惠娘和李衿一起协调商会事务,等一切处置妥当便安排人送两女回广东,随后他直接前往南康府,亲临一线督导鄱阳湖防汛。

  江西都指挥使司指挥使王禾,带着兵马跟随沈溪身边。

  沈溪从西南领兵归来后,地方各级衙门对沈溪的工作无条件配合,要钱粮给钱粮,要人给人,现在谁都知道沈溪属于惹不起的大人物,湖广和江西两省无人敢给沈溪制造麻烦。

  七月初六,沈溪在星子西南湖岸视察鄱阳湖水文情况。

  “……大人,今年长江以及彭蠡沿岸没有大的灾情,您可以放心回南昌,江堤和湖岸自有人接手,星子、都昌等地官府已表态,人在堤在!从目前观察到的情况看,各地堤坝都修筑得极为牢靠,大人任期内不会出事!”

  王禾一脸自信,向沈溪建议。

  沈溪横了他一眼,问道:“你现在已在考虑本官任期满后的事情了?”

  王禾笑着道:“大人,江西和湖广地界的老百姓,谁不希望您多停留几年?有您在,风调雨顺,今年眼看又是一个丰收年,地方上山匪水盗绝迹,可谓国泰民安。但大人始终要回朝,如今新皇登基,听闻大人曾是陛下东宫时的讲官,想来大人回朝之期已为时不远!”

  沈溪看着烟波浩渺的鄱阳湖,无奈摇头:“你真以为朝堂是什么好地方?且不说伴君如伴虎,仅仅是朝中各种纷争就让人穷于应付,我可不像陷入无穷无尽的党争中去。”

  “湖广和江西虽远离朝廷中枢,但也少了诸多掣肘,可以方便我施政。只要把防汛工作做好,未来几年本官便不用担心税赋,然后安心发展经济。但若是盲目乐观,但凡哪个地方的江堤、湖堤溃口,本官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好名声就算坏掉了!”

  王禾赔笑:“大人言笑,这几年大江和彭蠡还算温驯,上一次溃口……还是几年前的事情!”

  沈溪道:“本官一任总督至少三年,谁敢保证不会出事?宣南康知府前来一见,本官有事跟他交待……”

  ……

  ……

  沈溪“恶名”远播,他说要见谁,那这个人很可能要倒霉,不过南康知府董思宗虽然畏惧沈溪“灾星”之名,却不敢推辞,赶紧带着府衙的人见沈溪,在湖岸营区中军大帐内见到沈溪。

  董思宗四十许间,在大明正四品官员中已经算是非常年轻,他对沈溪不敢有丝毫怠慢,到了帅案前恭敬行礼,道:“大人自章江而下,到南康府已有数日,却不知彭蠡南康一段可有弊端?下官也好督促手下紧急修补……”

  沈溪打量董思宗,颔首道:“以往几处容易溃堤的地方,本官已亲自查看过,堤坝修筑得非常结实,董知府治理有方,值得嘉奖!”

  董思宗在来见沈溪前,已经做好挨训的思想准备,却未料沈溪不但没加训斥,还提出表扬,当下赶紧道:“全靠大人提点,下官不敢居功!”

  “嗯!”

  沈溪再次点了点头,道,“今年入夏以来浔阳江三次大汛过去,大江、大湖沿岸均未发生决堤现象,说明各级官府的工作还是卓有成效的。不过现在依然是汛期,防洪工作不得懈怠,本官离开南康府后,沿湖堤岸的修补和加固工作,本官想请董知府亲自负责,不知你……”

  董思宗一听有些发愁,心想,就知道沈大人来没好事,这不,刚表扬我两句,就安排我看守维护江堤,这是多遭罪的事情!

  尽管心里非常不情愿亲自负责江堤,但他却不得不装出欣然的模样,恭敬行礼:“大人安排,下官一定尽心竭力!”

  “嗯!”

  沈溪拿出一份文本,交给董思宗,“这里是本官总结的问题,你看过后,让下面的人按照要求修堤,若缺少钱粮,一是由总督府衙门拨付,再就是江西布政使司衙门出一部分,最后若还有不足,则需要你自己想办法,发动地方士绅的力量……”

  “今年完成一次大的修缮,未来十年到二十年应该都不成问题,让地方士绅对他们自己的生命财产负责……决口后,损失最大的还是他们!”

  董思宗连忙应承下来,随后他想请沈溪回南康府城星子县城好好招待,沈溪却直接回绝,道:

  “本官明早便会启程北上,有长岭、青山前往九江府治所在的德化县城,这里的事情就交给董知府你了!”

  董思宗道:“是,沈大人您放心去便是,防汛之事地方上年年都在做,下官虽不精于此道,但有经验的老河工有不少,必不会让大人失望。以后大人有何提点,只管来信,下官必当照办!”

  ……

  ……

  随后,沈溪又亲自向环鄱阳湖的饶州府去信,安排好防汛工作,这才准备动身,沿着庐山东麓北上九江。

  王禾得知消息,再次求见沈溪。

  “……大人,您何必急着走呢?就算南康府这段湖岸您查看无误,不还有别的地段?大人您这一走,末将想再聆听您的教诲就不易了!”

  王禾依依不舍,毕竟沈溪刚带着他立下大功,朝廷虽有所赏赐,但毕竟不是北方九边对蒙元余孽作战,除了受封龙虎将军外,也就获得世袭的卫指挥使加衔,也就是说,他的儿孙可以世袭卫指挥使职务,但距离封爵尚有不小差距。

  沈溪一边收拾东西,一边侧头问道:“王将军想聆听何教诲?”

  王禾急切地道:“当然是大人到西北履职时,能带上末将,让末将可以时刻听从大人调令,跟鞑靼人作战!”

  王禾知道沈溪要走留不住,便把自己的希望说出来。

  沈溪有些诧异:“你从哪里听到本官会到西北任职?如今三边和宣大一线皆无战事,就算有也轮不到本官领兵……相较而言,本官还是喜欢留在南方当太平官,王将军这愿望看来短时间内无法实现了!”

  王禾叹道:“大人实在太过谦逊,谁都知道大人在军事方面的才华,您领兵打了大小战役十数次,无一败绩,就算以一敌十也都取得胜利,若是西北遇险,朝廷能不派大人前去坐镇?”

  “下官听说,陛下登基后已多次问询大人的事情,想必距离大人征调回京的日子已为期不远……”

  沈溪笑了笑,道:“看来朝廷动向地方上议论不少嘛!”

  王禾笑呵呵道:“真的假的不清楚,但有些事下官却明白,那就是朝廷肯定要征调大人回京,有本事的人,当然应该出现在最需要的地方,而大人的本事,足以在朝中做个部堂,让大明所有地方官都能得享您的福荫,而非留在地方……”

  沈溪没好气地看了王禾一眼:“行了行了,好听的话你不必多说,本官有多大能耐,自己最清楚。”

  “这次北上九江,你跟本官一道去,九江张知府刚调任南京,新知府尚未到任,地方上防汛工作一片混乱,你跟本官前往,要有吃苦的思想准备……本官在九江府大概会停留半个月,你不是想聆听教诲吗?到时候别厌烦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