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一八章 便宜行事
  

  京师,紫禁城,渊阁。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刘健和李东阳刚参加完朝会,朝堂没什么大事,朱厚照昏昏沉沉像个供奉的泥菩萨,什么都不干涉,以至于所有事情都由内阁做主。

  朝堂无人争锋,刘健和李东阳处置起朝政来大刀阔斧,毫无阻碍……如今官当政,无人对他们的权威形成挑战。

  刘健在办公桌后坐下,等值事太监奉茶水,跟李东阳谈论了一会儿政务,涉及由内阁做出票拟的几桩较为重要的决策,发现效果颇为不错。

  刘健满意点头:“如今看来,朝堂未必需要你我,也可正常运转。之前一直想将德辉调入内阁,惜先皇在世时未能成行,眼下正是跟陛下提及的最佳良机!此事,便由宾之你去翰苑安排联名奏,由你我提出来始终不太合适……”

  关于王华入阁一事,孝宗生前刘健、李东阳一直在提,可到孝宗过世都没下,朱祐樘最满意的是内阁三大学士的组合,也是刘健、李东阳和谢迁,现在新皇登基,刘健感觉朝堂已稳如磐石,便想让王华承担更多的责任,他和李东阳对朝事都有所懈怠,希望多点儿时间休息。

  李东阳道:“稍后我便安排梁学士等人疏朝廷,一次提出多名人选,请陛下定夺!”

  “嗯!”

  刘健点头,“在德辉外,复以梁学士、济之和介夫为候选人,单以能力论,唯德辉可以胜任!”

  李东阳微微一笑:“既如此,德辉入阁之事便如此处置,但是否需要跟于乔商议?”

  刘健摇头:“这些日子于乔去了一趟泰陵,随后又称病不出。既如此便让他多休息几日,待德辉入阁,朝事没那么繁忙,于乔也能省心些!之后户部有宣府钱粮调度奏本,你先给德辉看过,让他拟个条子出来,待老夫审后再行奏……”

  李东阳明知如此轻率便定下内阁人选,是视朝廷法度如无物,但以他和刘健都认为如此做并无不妥。

  皇帝年少不懂得如何挑选内阁人选,由自己二人全权负责,至于一下子推出梁储、王鏊、杨廷和和王华四个人,只是障眼法,着眼点其实全部在王华身,其余三人都只是陪太子读书。

  至于谢迁的意见,二人不想节外生枝,直接选择忽视。

  随后这件事便由李东阳传到梁储那里,由梁储等人向朝廷请示。奏本从通政使司衙门很快送到内阁,由刘健亲自做出“酌情拟定人选”的票拟,便送到司礼监。

  按照刘健和李东阳的设想,只要萧敬朱批定夺,这件事便落实了,根本无需惊动小皇帝。

  但事关重大,萧敬没敢自行确定,便去向张太后请示,张太后委决不下,觉得应该把事情告知朱厚照,由朱厚照亲自决定。

  朱厚照在又一此夜不归宿后,第二天一大清早回到乾清宫,终于得知此事,时间距离午朝只剩下不到半个时辰。

  ……

  ……

  “什么意思?朕才出去一日,宫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内阁三位辅政大臣不是好好的吗,为什么要凭空增加一人?王华王先生入阁是谁准允的?”

  朱厚照连串发问,萧敬根本回答不出来。

  萧敬非常为难,因为现在内阁独大,刘健和李东阳步步紧逼,之前孝宗朝都没决定的事情,现在仓促间便做出决定,其实是欺负朱厚照刚登基什么都不懂。

  而朱厚照虽然年幼,也知道内阁无小事,多出一个大学士,意味着今后他会增条一个对手。

  他现在只是暂时将跟官争斗的心思放下,专心吃喝玩乐,而不是说他不在乎,准备永久性地将权力让给官。

  萧敬这边涨红着脸回答不出来,刘瑾倒是在旁插话了:“陛下切勿动怒,这件事不是还有商量的余地吗?”

  “陛下若认为不妥,直接在奏本否决便是!”

  萧敬这才意识到朱厚照可以选择拒绝,而他作为司礼监掌印太监,必须要站在皇帝的立场想问题,当即出言附和:“陛下,刘公公说的是!”

  朱厚照怒视萧敬:“萧公公,你怎么执领司礼监的?为什么现在大小事务都由内阁决定,你做什么的?这件事朕先表明态度,先皇当初做出不增加内阁人选的决定,在朕这里照样管用,谁想擅自更改……没门!”

  刘瑾赶紧劝道:“陛下请勿动气,保重龙体啊……”

  这话听起来好心好意,但其实是火浇油,刘瑾见到萧敬不得皇帝宠信,内心早乐开了花。

  司礼监掌印太监之职关系重大,很多人都在觊觎这个位置,刘瑾也不例外,当然他也知道以自己的资历不太可能拿下这个职务,但现在他是皇帝身边最得宠的太监,有所觊觎也属正常。

  萧敬问道:“陛下,此奏本如何朱批?”

  朱厚照一把将萧敬手的奏本夺过去,拿起桌的朱笔,在奏本画了一个大大的叉,意思是说这件事不被准允。

  朱厚照将奏本掷到萧敬怀里:“这么回,朕今日很累了,不想参加朝议,事情交由你去办,若做不好的话,萧公公……别说朕为难你。先皇安排你当朕的左右手,但朕怎么看你都是在帮内阁做事,从来不考虑朕的意见!”

  萧敬一阵汗颜,他知道自己一旦得不到皇帝的宠信,迟早要从司礼监掌印太监的位子退下来。

  若是换了别人,一定会恋栈权位,但萧敬不同,他巴不得早点从司礼监掌印太监这个碍眼的差事下来,他平时所受压力非常大,早已心力交瘁,更希望平平安安颐养天年,而不是夹在各方势力间,喘不过气来。

  ……

  ……

  到了午,朝议行将开始时,刘健已暗地里告知王华,让他做好入阁的准备,结果到了奉天殿才知道午朝取消。

  众大臣回各自衙门的时候,李东阳恼火地道:“若是一两次也罢了,现在是天天罢朝,十日倒有六七日不朝,这算怎么个说法?难道陛下对朝事不管不问了吗?”

  王华忍不住看了李东阳一眼,心想一边让陛下不管朝事,一边又在意陛下是否参加午朝,估摸陛下是不想理会烦心事,于是道:“李大学士何必挂怀?陛下初登基,贪玩胡闹了些,可以理解……”

  “理解什么,德辉,我且问你,陛下登基后有几次参加经筵日讲?又有几次召翰苑之臣坐而论道?”李东阳问了一句。

  这下王华自己也回答不来了,因为一次都没有!朱厚照登基后便不再学习,一众东宫讲官早被他抛在一边,现在除了睡觉是出宫游玩,偶尔参加一次朝会还打瞌睡,什么事都不管不问。

  刘健问道:“宾之,你之前见过萧公公,他可有说及德辉入阁之事?”

  李东阳恼火地道:“这也正是我生气的地方……之前见到萧公公,他匆忙避开,我前追问他也一概不理会,怕是事情没那么顺利!”

  刘健想了想,道:“既然朝会见不到陛下,便让梁学士前去觐见,当面提及此事。德辉,之后你跟梁学士一起去,别说是老夫和宾之的意思,你探探陛下的口风,若陛下无意增加内阁人选,让梁学士多奏请一下,或者……之后老夫跟宾之疏乞老,总归要将你送进内阁……”

  王华感激地道:“多谢两位阁老提拔,只是……在下学问和能力或许有所不足!”

  刘健用坚定的口吻道:“德辉,你在内阁帮忙票拟已有多时,你进内阁,我和宾之……还有于乔都放心,这件事利国利民,要跟陛下多多陈述利害关系,陛下年轻气盛,只能恳请他变通!”

  李东阳不由摇头叹气,显然对去找朱厚照陈情不太看好。

  刘健再嘱咐道:“听宫里人说,陛下登基后,数度出宫,如今不知太后意下如何,若此事在陛下那里行不通,便去奏请太后,由太后做主或许更为妥当,太后如今对朝事多有关心……”

  刘健和李东阳都懂后宫不得干政的道理,但为了让王华顺利入阁,他们管不了那么多了。

  李东阳道:“或许,我再去一趟于乔府,让于乔出来说事……怕是于乔如今已有乞老归田的想法!”

  王华惊讶地看着刘健和李东阳,心想:“听两位阁老的意思,是要让谢阁老主动提出致仕,由我替代!如此……真的妥当?”

  本书来自  http:////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