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一九章 分忧
  朱厚照于乾清宫接见王华和梁储后,火冒三丈,回到寝宫便大发雷霆,见到东西就往地上摔。

  张苑赶紧上前安慰:“陛下切勿动怒,龙体为重!”

  朱厚照道:“什么龙体为重,朕现在都快被那些大臣给气死了……朕的江山,爱让谁来当内阁大臣就让谁来当,凭什么由刘少傅他们决定?张苑,你说朕现在应该一个阁臣都不添加,还是索性多加几个,气死他们?”

  张苑突然被问这么重要的问题,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迟疑半晌后才说道:

  “陛下,以奴婢看来,您就一个都别加,无论加多少都是翰苑之臣,跟刘少傅他们砸断骨头连着筋!”

  朱厚照细细一琢磨,点头道:“这话倒也有几分道理,你且去把刘瑾和戴义给朕叫来,朕准备问问他们的意见!”

  张苑的观点,被朱厚照接受,这让他非常高兴,在出殿门去找刘瑾和戴义时,再次细细思索这个问题,最后得意地想:“就算刘瑾来了,最多说的话跟我相仿,不过拾人牙慧,陛下必定知道谁更有本事!”

  张苑志得意满,去将刘瑾和戴义都叫来。

  朱厚照问出相同的问题,其实此时他心里已经有了想法,但希望多听些有建设性的意见。

  戴义看了张苑一眼,迟疑地道:“不知陛下属意如何?”

  朱厚照没好气地道:“你管朕怎么想?朕就算想出一百个主意,也跟问你们问题无关,你们只管回答朕的问题便是!”

  戴义这下为难了,最后支支吾吾道:“其实朝中增加一两个阁臣人选,也未尝不可!”

  朱厚照勃然大怒:“好你个戴义,你是跟刘少傅他们一伙的,是吧?到底谁养活你?刘瑾,你觉得呢?”

  刘瑾被直呼名字,也知道皇帝这会儿非常愤怒,回答问题必须小心谨慎,但他却笑呵呵道:“陛下,其实……戴公公说得没错!”

  “好你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

  朱厚照抄起桌上的茶壶就往刘瑾身上掷去,刘瑾没接住,茶壶掉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张苑这会儿心里乐开花,上前去将茶壶残骸捡起来,小心翼翼地放到一边。

  刘瑾续道:“陛下还未听老奴说完呢!”

  朱厚照已经坐到自己的寝榻上,喝道:“你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就去喂马,朕不稀罕不能帮朕分忧之人!”

  刘瑾正色道:“陛下是否想过,刘少傅等人属意的内阁人选究竟是何人?”

  朱厚照皱眉道:“还能是谁?不是梁储,就是王华,又或者杨廷和和王鏊,这些人都是朕在东宫时的讲官,意思很明显,让朕学先皇,将这些东宫讲官提拔起来,日后辅佐朕治理江山……但在朕看来,这些人跟刘少傅一个鼻孔出气,就算让他们入阁,也不会替朕做事!”

  刘瑾叹道:“陛下说错了,其实刘少傅属意之人只有一个,便是如今已在内阁轮值,甚至可作票拟的王华王侍郎!”

  朱厚照皱了皱眉头,他不太明白其中内情,因为翰林院一次举荐四个人,他以为这四个人都可以入阁,谁知刘瑾却说其中三人都是幌子,他琢磨了一下,已没有之前那么愤怒,摆手道:“说下去!”

  刘瑾神色更加自然,笑道:“陛下试想一下,无论刘少傅等人属意谁,必然是从这四人当中来挑选,这四人跟刘少傅也有亲疏远近之分……这四人中,谁跟刘少傅关系最远?”

  “朕哪里知道?你别卖关子了,信不信朕揍你?”朱厚照最怕动脑子,立即喝斥。

  刘瑾正色道:“是梁储和杨廷和,这二人中,梁储不与刘少傅等人同流合污,平日在翰苑中仅做草诏之事,而杨廷和年轻气盛,素为刘少傅不喜……在刘少傅心目中,只有王侍郎才是最合适的人选,若陛下不选王侍郎,也不选另外三人,再额外增加几名人选……不知会如何?”

  朱厚照喜欢聪明人,尤其刘瑾把内阁首辅刘健和几名候选人的关系分析得头头是道,不由提起兴趣,听了刘瑾最后的话,眼前一亮,脸上涌现一抹坏笑,问道:“增加几人?倒是有趣,却不知能增加谁?”

  刘瑾陪笑:“陛下,其实不就是看谁跟刘少傅的关系更疏远吗?纵观朝堂,出自翰苑且跟刘少傅有积怨的,大有人在……”

  朱厚照马上眉开眼笑:“朕想起来了,还有沈先生呢!哈哈,如果让沈先生入阁,那刘少傅还不得头疼死?”

  听到朱厚照对沈溪的称呼,刘瑾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不见,有些紧张地道:“陛下,暂且不能调沈总督进京,到底他还在南方……远水解不了近渴啊!”

  朱厚照道:“哪怕再山长水远,也不过一道诏书的事情,沈先生回京用不了一个月吧?回来后,既能帮朕对付刘少傅,还能……嗯嗯,其实有利无害!朕之前就有意要征调沈先生回京!怎么,你觉得不合适?”

  刘瑾颇为头疼,对于斗朝中那些文官,刘瑾有几分自信,但提到沈溪,刘瑾想想都不寒而栗。

  他暗自嘀咕:“我疯了才让沈溪回京?这小子谋略惊人,就算他能将姓刘和姓李的两个老匹夫斗倒,与我有何好处?凭空出现一个更厉害的对手……论心眼儿,我可玩不过他!”

  张苑一听要调沈溪回来,赶紧帮腔:“陛下,奴婢认为沈大人颇有能耐,进入内阁后,应该能起到浑水摸鱼的作用……嘿嘿,您看……”

  “有道理,有道理!”

  朱厚照眉开眼笑,指着张苑连连点头,就差大加赞扬了。

  刘瑾赶紧说道:“陛下请三思而后行。沈总督再跟刘少傅不对付,毕竟也是翰苑出身,且当初沈总督会试时,李大学士是他的主考官,听闻李大学士对沈总督称赞有加……”

  这个时候,刘瑾巴不得说沈溪跟刘健和李东阳是一伙的,让朱厚照就此断掉让沈溪入阁的心思。

  朱厚照皱眉:“刘公公,你这就有所不知了,沈先生当初参加会试,李大学士确实是他的座师,但沈先生做官后,却跟谢阁老走得近,李大学士对他可没有提携之恩。之前朝中,刘少傅和李大学士不止一次在父皇面前说沈先生的坏话,这些事朕记得清清楚楚。”

  “沈先生跟朕关系一向不错,他回京后,一定会倾尽全力帮助朕,而不是为刘少傅和李大学士出力……”

  刘瑾听到这些话,无比惊讶,暗忖:“坏了坏了,为何陛下对沈溪那小子如此器重?难道就因沈溪当了几天东宫讲官?哦对了,我记起来了,之前陛下尚是东宫太子时,跟我去南方,后来不辞而别,说是要逆江水而上游历天下,不会是去找沈溪那小子吧?”

  “刘公公,你有听朕说话吗?”朱厚照见刘瑾沉默不语,不由问道。

  因为之前是刘瑾提出找别人入阁,跟刘健和李东阳对着干,这主意非常符合朱厚照的心意,因而对刘瑾的意见多了几分重视,居然主动询问。

  刘瑾赶紧组织语言:“回陛下,老奴正在思索此事。按照陛下所言,沈总督回京自无不可,但就怕沈总督年轻,资历浅薄,怕是在内阁中……无法跟刘少傅和李大学士这样的老臣相抗衡。”

  “陛下不妨设想一下,沈总督入朝不过六七年,多在地方统兵,在朝中没什么势力,进了内阁却非首辅,所做票拟还是要过刘少傅和李大学士之手,他们若不同意,沈总督也不能提出反对,只能按照刘少傅和李大学士的意见走……到底沈总督要为将来的仕途着想!”

  朱厚照稍微琢磨了一下,神色中稍微有些不满:“你说得也有道理,那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既然沈先生不合适,你总得提出几个合适的人选出来!”

  刘瑾道:“以老臣所知,如今在京翰苑之臣,有资历者不在少数,其中有太常寺卿李杰李学士,有焦芳焦学士,都为刘少傅疏远。此二人均为老臣,为官多年,且在翰苑中门生故旧遍布,陛下何不考虑此二人入阁?”

  朱厚照蹙眉思考,嘴上嘀咕个不停:“李杰和焦芳?他们也给朕当过先生,学问是不错,但二人……似乎脾气都有些执拗……”

  刘瑾赶紧道:“陛下,有能力者方有脾气,陛下应知人善用,而不是为了他的脾气就不用……如今要找人牵制刘少傅和李大学士,不同流合污、有着铮铮傲骨之人不正是陛下所需要的吗?”

  朱厚照想了想,点头表示同意。

  “就算你说得有几分道理,但李学士和焦学士如今都不在翰苑所呈候选人之列,朕如何方可让他们加入名单中?”

  刘瑾道:“还是要请梁储梁学士!翰苑中,梁学士为人公正,若陛下明确提出要增加候选人,梁学士必不会跟陛下为难!”

  朱厚照终于打定主意:“好,那就这么定了!”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