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二一章 得力助手
  刘瑾知道,他想获得核心权力,必须要进入司礼监,取代萧敬的位置,至于跟文官怎么个斗法,他暂时还没想过。

  但刘瑾清楚自己的资历和名望跟萧敬没法比,所以干脆在朱厚照跟前提出个架空萧敬的设想,争取让朱厚照安排他进入司礼监。

  刘瑾继续道:“萧公公毕竟年岁已长,做事圆滑世故,对于内阁一味妥协纵容,以至于陛下大权旁落。但若是将萧公公撤换,不但太后不赞同,内阁那边刘少傅等人也必然会反对,毕竟萧公公是先皇临终托付之臣,只有让萧公公在其位不谋其政,如此才能方便陛下收回大权!”

  朱厚照思考一番,微微颔首:“这话有几分道理,但如何付诸实施?就算将萧公公的朱批大权剥离,谁又能做到跟朕心意相通?”

  刘瑾本想毛遂自荐,但担心朱厚照怀疑他这么说的目的,便举荐道:“老奴以为,张苑张公公跟随陛下多年,最了解陛下心意,若让他进入司礼监,陛下计划或可达成!”

  “张苑?”

  朱厚照略微迟疑,马上摇头,“不行不行,他做事不够妥当,照顾朕还行,但若说处理朝事,他没那能力!”

  “其实,原本安排刘公公入司礼监最合适,但朕身边离不开你出谋划策,而且你现在执掌三千营,随时保护朕的周全,朕轻易不会将你调走。”

  “这样吧,让戴义过来见朕,他原本就在司礼监任职,朕之后便跟母后说,让他执领东厂,顺带将朱批大权拿过来……这件事怎么都得跟母后谈,如果母后不答应,无论朕说什么都没用!”

  刘瑾听到这话非常失望,但他知道皇帝对他的信任与日俱增,对张苑的评价却很低,放心不少。

  “我跟戴义的关系不太好,他是宫里的老人,地位不低,一向看不起我,若他执领东厂,又将朱批大权揽入手中,必然地位急升……此人未必像萧敬那般拘谨,若他以权势压我,又在陛下面前说我的坏话,那该如何?届时岂非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此时刘瑾将宫里所有太监都当成竞争对手,谁得势,谁得到皇帝的信任,谁就是他的敌人,之前他将张苑和李兴当作心腹大患,现在他却将戴义当作最值得重视的对手。

  ……

  ……

  朱厚照将戴义叫来,耳提面命一番。

  因戴义在司礼监中资历深厚,对于朱批之事并不陌生,当他得知朱厚照要重点提拔他时,喜出望外,赶紧跪地表达忠诚。

  朱厚照点头道:“戴公公,你是宫中少有经历三朝的老人,但因种种原因没有得到重用和提拔,那是因为先皇想让你为朕做事,不想让你过早锋芒毕露!”

  这话听在刘瑾耳中,直起鸡皮疙瘩,暗忖:“戴义根本是个昏聩无能之人,这也是他为何资历深厚,还有弹琴和书法的本事,却只能在司礼监中闲置,甚至连东厂诏狱之事都管不着。陛下这般恭维,分明是在给戴义脸上贴金!”

  戴义被朱厚照夸赞两句,人已飘飘然,冲着朱厚照磕头不已。

  朱厚照道:“戴公公,等会儿你随朕去见太后,若太后问及,你便将自己的能力展现出来,虽然让你直接掌管朱批大权朝夕间难以达成,但执领东厂应该十拿九稳!”

  戴义磕头不已:“老奴遵旨!”

  朱厚照带着戴义去了坤宁宫,见到自己的母亲后,他也不说来意,请安后直接道:

  “……太皇太后已迁居永宁宫,朕已命人对永寿宫重新进行修缮,再过一两个月母后便可以搬过去住!”

  张太后心头不喜,毕竟她在坤宁宫住了二十多年,早已有了感情,但她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还是点头道:

  “也好,皇儿,你是时候迎娶皇后,收敛心性了……听人说你最近还是经常出宫,夜不归宿?”

  朱厚照脸色有些难看:“母后,您别听那些奴才瞎说,朕懂得分寸!母后总当朕是个孩子,但朕现在已经是皇帝,很多事可以自己做主。对了母后,今日来找您,是有件事想对您说……让戴义戴公公执掌东厂,您看如何?”

  张太后看了戴义一眼,蹙眉问道:“你怎突然提出此事?难道高公公执掌东厂,出了什么问题吗?”

  此时领东厂的是曾执掌东宫典玺局兼任司礼监秉笔太监的高凤,此人历史上也是八虎之一,但这个时空高凤过早调离东宫,以至于他跟朱厚照的关系不是那么亲近。

  朱厚照道:“母后,朕现在当了皇帝,是否该提拔身边人到司礼监?难道一切都要按照父皇曾经的交托办事?儿臣有个想法,将戴公公在秉笔太监中的位置排到第一位,这样他便可以名正言顺帮助萧公公处置政务……毕竟萧公公已年老体迈,不能什么事都仰仗他!”

  张太后无奈摇头:“皇儿,你想怎样便怎样,这大明天下始终是你的,只要你不荒废朝政,完成你父皇的交托,这些事都由得你来做主。但事情始终得跟内阁以及萧公公商议一下,另外高公公没有做错事,你突然要撤换他,总需要一个理由不是?”

  朱厚照有些不满:“母后,您刚才还说支持朕,怎么现在就跟朕找麻烦?您明知道朕如今跟内阁不合,之前他们提出增加阁臣人选,想跟朕夺权……朕不能容让他们,想办法化解了。安排戴公公领衔秉笔太监并执掌东厂一事,只要母后支持,朕就可以下旨,看朝中谁敢反对!”

  “这……”

  张太后一脸为难,她没多少主见,之前有什么事情都去问萧敬,萧敬虽为人怯懦,但对皇室的忠诚却毋庸置疑,每次给出的建议都很中肯,以至于孝宗病逝后宫里一片太平。

  张太后最后无奈地道:“你要重用戴公公,本宫不反对,但你要让高公公将提督东厂的差事卸掉,总要给出个正当的理由,若你能找到,那母后便答应你!”

  朱厚照一时间不知该给高凤安排个什么差事,左右为难之际,朱厚照突然想到刘瑾足智多谋,当即道:“母后稍等,儿臣先去找人问问,很快便回来!”张太后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朱厚照已经一溜烟跑了。

  ……

  ……

  朱厚照回到乾清宫,马上找到刘瑾和张苑,连同陪他一起返回乾清宫的戴义,展开商议。

  此时张苑才知道皇帝要提拔戴义为司礼监首席秉笔太监兼提督东厂,这让张苑心中充满羡慕和嫉妒。

  但张苑也知道戴义没什么本事,而且之前戴义跟李兴对他都很恭谨,这让他觉得可以压戴义一头,心想:“只要不是姓刘的得势,怎么都好!”

  朱厚照问道:“太后那边说了,要提拔戴公公可以,但必须要给高公公安排个合适的差事,不能让他觉得是降职,受了委屈……你们以为朕给他找个什么差事比较合适?”

  戴义和张苑瞠目结舌,在他们看来,首席秉笔太监、提督东厂这两个差事,论地位在宫里已经仅次于司礼监掌印太监,别的任何差事都无法将高凤安顿好。

  戴义试探地道:“陛下,您不妨将高公公叫来,跟他商议一番?”

  “不可,朕要撤换他,还邀请他来商议,分明是在施压,母后和萧公公一定不会答应。这主意不妥!”朱厚照当即否定。

  刘瑾看了束手无策的张苑和戴义一眼,慢悠悠地走出来:“陛下,以老奴看来,这件事不难解决!”

  “哦!?”

  朱厚照打量刘瑾,笑眯眯地道:“刘公公,朕就知道你最有主意,你且说来听听,怎么安排高公公才合适?”

  刘瑾笑道:“如今朝中最重要的两件差事,其一是泰陵修建,原本安排高公公去合适,但现在毕竟有李公公在那儿,再派高公公去未免有发配之嫌……”

  “嗯!”

  朱厚照点头,再次看向刘瑾,目光中满是期待,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刘瑾已经成为他身边最得力的助手,信任与日俱增。

  刘瑾继续道:“再有一件事情,那就是陛下您的大婚。若是让高公公具体负责此事,全权处理陛下大婚,如此……陛下并未亏待高公公,陛下以为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