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二三章 安排
  

  朱厚照将萧敬从司礼监掌印太监位置上拉下来想法没有实现,就算张太后同意,内阁那边也通不过。

  司礼监掌印太监乃是关乎大明兴衰的职务,刘健和李东阳清楚他们之所以能得势,靠的就是萧敬的妥协和纵容,萧敬这个职务可以说得到多重保险,哪怕朱厚照再不满,一时间也拿萧敬没办法。

  如今朱厚照得到刘瑾支持,在朝堂上依然处处受制于人,非常生气,跟张太后发了一通脾气后,便抛下一切,出宫游玩去了。

  与此同时,沈溪正在江西九江府督导长江沿岸防汛工作。

  京城那边朱厚照不停地折腾,沈溪却没能跟朝廷中枢产生一丝一毫的纠葛,在他看来,这是好事,正好避开宦官与文官集团对抗的漩涡。

  进入七月后,长江防汛进入尾声。

  这一年长江流域虽然下了几场大雨,但没有形成规模,江水始终在警戒线左右徘徊,沈溪趁机将长江中下游江岸以及洞庭湖、鄱阳湖湖岸等地段进行加固,保证未来很长时间内两省都不会遭遇大面积水患。

  ……

  ……

  七月二十四,沈溪在九江府城等到新任知府郑昊履职,便准备动身返回武昌府。

  当晚,郑昊安顿好家眷后,第一时间求见沈溪。

  郑昊是成化二十年进士,福建长乐人,跟沈溪是“同乡”。

  郑昊如今已五十多岁,之前因父母病故而回家守制,如今再度出山担任九江知府,在沈溪看来,是吏部尚书马文升故意安排,以便辅佐他办差。

  沈溪跟郑昊见过面,互相恭维一番,没有请托送礼,沈溪当着郑昊的面定下归期,却是七月二十六,也就是说沈溪在九江府再停留一日便会离开。

  当天沈溪没喝酒,回到官驿自己的房间内,云柳和熙儿带着北方的情报过来。

  沈溪简单洗过脸,便坐下倾听云柳汇报。

  “……刘瑾回到京城后,得到陛下信任,除进入御马监担任监督太监外,还顺利执掌三千营,在宫中地位急速擢升……内阁有意增加阁臣人选,但上奏后奏本留中,暂时没了下文……有传言陛下多次出宫游玩,但不知去处,故要么是陛下行事低调,要么传言失实……”

  云柳所提都是京城的最新情况,是沈溪特意安排去调查的。

  身为一个封疆大吏,调查京师的情况原本不那么合适,但沈溪也清楚地知道一件事,如果自己无法掌握京城的最新情况,是对自己和家庭的严重不负责任,他要做到掌控自己命运,就必须要审时度势,根据时局变化做出应对。

  沈溪听得很仔细,其中很多情况都在他的预测范围内,在他看来,刘瑾回到京城后,估摸要用一年左右的时间攫取权力,真正得势要等他进入司礼监后。

  云柳突然道:“……大人,南宁府高集的案子,刚刚有了结果……”

  “哦?”沈溪之前神色一直波澜不惊,听到这话,他眉头一挑,忍不住看了云柳一眼,问道,“朝廷如何判的?”

  云柳回答:“原本定的是诛三族……但在大人上疏为高集求情后,高家所有人遣返原籍,只是高宁氏……不知所踪!”

  “嗯!”

  沈溪点头,“高集的案子,到此为止吧,以后我不想再听到关于高家案子的任何消息,高宁氏在官府户籍中已勾去,至于她是北上找寻家眷,将来躲起来过日子,又或者是去找什么人帮她复仇,那是她自己的事,我对高家已算仁至义尽!”

  “是!”云柳恭敬行礼。

  沈溪又道:“京城现如今是多事之秋,再派人打探,主要围绕刘瑾和陛下出宫这两件事,但切记不得惊扰圣驾。”

  “陛下应该在城东东四牌楼附近晃荡,那边花街柳巷众多……”

  “至于宫里的情况,多关注宫内职司衙门人员调动,这些几乎都是公开的讯息,调查清楚后以最快速度传到我的案头……”

  “定个期限吧,事情发生,最迟半个月我必须知道,从江水沿岸到京城,快马用不了半个月,况且我们还有飞鸽传书等手段!”

  “是,大人!”

  云柳对调查情报显得很自信。

  沈溪再道:“你们先回房休息,这两天就要动身回武昌府……随着汛期结束,今年应该没什么大事了,我在武昌府终于可以安安生生过几天好日子,希望接下来几年生活都不要有大的变动……”

  云柳看着沈溪,想提醒他很有可能会被皇帝调回京城,但想了想没说出口。

  “有什么事么?”

  沈溪见云柳神色不对,便知道她有想法。

  云柳道:“大人,如今官场都在风传,说陛下可能征调您回京,就连六部也有这方面的传闻……大人难道不想回京一展抱负?”

  沈溪摇摇头:“云柳,你记住了,京城从来都不是官员施展抱负的舞台,想当好官,最好是在地方,福泽一方……京城官场水太深,一个个势力犬牙交错,稍有不甚就可能万劫不复。”

  “我暂时没有做部堂甚至阁臣的打算,以我的资历在外多打拼几年,这对我帮助最大……倒不是积攒资历,而是沉淀别人对我的看法,直到世人不再认为我年轻气盛,我的向上空间才不会被堵塞。否则,最好还是留在地方为宜!”

  云柳低下头,她没有评价沈溪这番说辞,但沈溪看得出来,她很希望自己能回京大展宏图。

  “回房休息吧!”

  沈溪道,“随着今年防汛工作结束,整个夏季湖广和江西都风调雨顺,今年秋收丰收已成定局,地面上会太平许久。不过今年多了新作物,需要抓紧时间育种和改良,我回到武昌府后或许会忙一段时间,之后借助民间的力量,将新作物逐步推广到北方,等过个几年,大明百姓便不会饿肚子了!”

  云柳行礼:“是,大人,卑职这就去安排……”

  ……

  ……

  京城,朱厚照尝试撤换萧敬不得后,便天天沉迷逸乐,似乎要用这种方式来麻痹自己。

  刘瑾不敢再在朱厚照面前耍小聪明,他懂得把握分寸,虽然之前他提出的建议没有迎来好结果,但毕竟让他将三千营以及戴义统领的东厂掌握手中,如此一来他在皇宫中的话语权再次增添。

  七月底,朱厚照大婚事项已准备得差不多了,遴选出来的淑女已悉数呈送张太后处,因为朱厚照对这件事不是很关心,所有事项皆由张太后定夺。

  这天朱厚照出来玩乐,忽然觉得一阵腻味,叹道:“刘管家,张账房,本公子出宫多次了,每次都在这狭小的居所内,感觉很乏味。那钟夫人警惕性太高,始终不肯赴约,好生无趣……你们觉得朕应该以何种方式玩乐,才能更尽兴?”

  刘瑾想说什么,发现有外人在场,当即一摆手,让人离开后才道:“公子,要不将人送进宫中,让陛下在宫内……玩乐?”

  “这主意不错,但乾清宫就那么大,若是把人送进宫中,怕是那些阁老、尚书知道后会说朕胡闹,朕该将这些人安顿在何处?”朱厚照再问。

  刘瑾笑道:“陛下,不是还有东宫么?东宫如今已闲置下来,距离陛下您的太子出生……尚有时日,不妨先将宫外戏子和乐师、舞姬送到撷芳殿,陛下从此后免得劳顿,可以直接在宫中游玩……甚至可找人在宫中摆摊子,建立街市,陛下不出宫门便能感受到京城市井之风……”

  朱厚照一听眉开眼笑,鼓掌道:“这个主意好,刘公公,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有什么需要尽管跟御用监的人说,让内府那边多调拨些银两,就说朕有需要!哦对了,宫里一定要开几家像样的秦楼,里面的姑娘姿色必须出众,而且最好天天轮换,人你都从宫外找寻……”

  朱厚照想到自己足不出宫便可以享乐,有种在自己家中做贼的感觉,顿时神清气爽,看刘瑾也越发顺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