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二四章 君王不朝
  朱厚照在掌控绝对权力上得不到突破,便在吃喝玩乐上做文章。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在享乐上朱厚照就是个天才,以前尚是东宫太子时想玩什么玩不到都会想方设法,更何况如今无人管教?

  出宫已是家常便饭,甚至朱厚照偶尔还会在宫外歇宿两三天才回来,辍朝已不是一天两天,而是接连好几天,到后来那些大臣想见到皇帝一面都难。

  之后朱厚照感到厌烦,刘瑾想出一个好点子,那就是将好吃好玩的东西搬到宫里,免除了他出宫的疲累。

  这件事朱厚照全权委托刘瑾去做,刘瑾本来就擅于此道,加上他身边还有一堆人巴结和逢迎,很快宫里就变得乌烟瘴气。

  刘健和李东阳等大臣得知情况,准备好好教训一下小皇帝,让他知道创业难守业更难的道理。

  刘健和李东阳将谢迁、张懋、马文升、刘大夏、张升等大臣叫到文华殿,趁着当天午朝面圣不得,做出安排,商议如何让新皇“改邪归正”。

  李东阳作为主持人做开场白:“……自陛下登基以来,除国丧时,少有临朝听政,近来更是变本加厉,多日辍朝,甚至缘由都不告之,宫中盛传陛下连续出宫,几到夜不归宿的地步。”

  “诸位都是先皇临终托孤之臣,现如今陛下如此胡闹,诸位有何看法?”

  张懋蹙眉道:“宾之,这种事你可莫道听途说,若真有此等事,当由内阁进言太后,怎能由我等私下商议?”

  张懋是只老狐狸,他知道参加这样的聚会犯禁。皇帝不在,重臣私下串联,商议怎么教训皇帝,传出去对名声有损,回头皇帝知晓了也会拿这说事,就算暂时不会,等皇帝羽翼丰满后也不会放过。

  李东阳道:“张老公爷,这件事已涉及大明国祚安定,难道你我为人臣子,能放任不顾吗?”

  张懋笑着摆摆手,意思是这种事跟我没多大关系,你们自行商议就是。

  李东阳看着谢迁,问道:“谢尚书这几日都在家中养病,不知是否听到宫中之事?”

  论老谋深算和处事圆滑,朝中无出谢迁之右者,他有些好奇地问道:“怎么了,宾之,陛下这些日子都辍朝吗?老夫病体违和,多日未曾上朝,竟不知此事,诸位同僚如何看待?”

  谢迁不想牵扯进这种事。

  无论劝谏皇帝,还是跟张太后告状,都是得罪人的事情,这大明天下到底姓朱,就算皇帝再胡闹,也没有为非作歹到天怒人怨,现在朝政牢牢把控在刘健和李东阳之手,谢迁可不认为朱厚照出宫游玩能让大明亡国。

  李东阳脸色漆黑,主动表明态度:“我等必须向太后进言,让太后劝诫陛下,必要时我等臣子当跪谏!”

  礼部尚书张升有些迟疑:“李大学士,如今陛下出宫只是传言,若就此跪谏,是否……太过小题大做?其实只要陛下回朝听政便可,这辍朝多日,有些事不便处置,若陛下回心转意,别的事……暂且放放为宜!”

  朝廷上下谁都不傻,之前梁储被刘健和李东阳当做出头鸟,在皇帝那里闹了好大的难堪,现在刘健和李东阳明显又要拿在场大臣当枪使,通过跪谏的方式让皇帝回归朝政……说白了就是给皇帝施压,让皇帝不能对朝政放任不管,老老实实回来当傀儡。

  在场都是在官场厮混数十年的老臣,都很清楚现在的形势,不想牵扯进这次朝廷的纷争中,因为无论最后皇帝和内阁谁得势,他们都没有实际的好处,日子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

  刘健见张升出面表态只是劝说朱厚照回朝,而不做其他规劝,于是开口道:“老朽听闻,陛下将宫外人等召集至宫中,于撷芳殿暂居。这些人白天休息,到了晚上在撷芳殿形成街市,喧嚣异常……你们认为,陛下如此是明君所为?”

  在场朝臣平时不在宫里办差,听到这消息非常惊讶。

  刘大夏问道:“刘少傅可有亲自求证此事?”

  刘健道:“这还用得着求证?你们出了文华殿,走几步路便到撷芳殿,看过便知……老朽现在只想对太后进言,请太后规劝陛下,若不成我等唯有跪谏陛下一途,诸位同僚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众大臣不由面面相觑。

  皇帝把街市开到皇宫来了,听起来就很荒唐,没人站出来反对刘健,于是相约去看撷芳殿的情况,再做定夺。

  ……

  ……

  当日,坤宁宫。

  众大臣到坤宁宫来求见张太后,提出新皇辍朝、离宫、宫内开市集等种种荒唐胡闹的行为,跪请张太后规劝新皇,规行矩步。

  张太后没什么主见,求助地看向侍立身旁的萧敬,萧敬脸上满是尴尬之色。

  这会儿萧敬正为手中朱批大权暗中跟朱厚照相斗,没有底气为张太后出谋献策。

  刘健进言:“太后在上,陛下已辍朝多日,朝堂内积压奏本无数,中枢和地方政务得不到妥善处置,天子不闻百姓事,上令不得下效,长此以往国将不国。请太后以国祚为上,规劝陛下,让陛下早日归朝……将撷芳殿集市撤出宫门!”

  张太后非常为难:“刘少傅,本宫乃妇道人家,关于陛下之事,你们该去找陛下当面陈情,为何要到本宫这里来?先皇安排你们担任顾命大臣,就是希望你们好好提点陛下,如今他行事荒唐,你们要尽到为人师长的责任啊!”

  对儿子那些胡闹事,张太后其实是知道的,但却没有阻止,甚至有意纵容,让朱厚照玩心愈大。

  刘健等人来找张太后,显然找错了人。

  张太后压根儿不想劝儿子,因为她觉得儿子把胡闹的地方从宫外换到宫内,再如何折腾总归没有出宫门,安全方面更有保证,她一直认为刘瑾出了个好主意,现在刘健却说要将宫市撤走,意味着儿子将来还要出宫游玩,她更担心。

  刘健道:“先皇临终托付,希望陛下勤奋好学,知人善用,做盛世明君,但如今陛下不但辍朝,连早晚两课也荒驰多时,经筵日讲更无一次……我等臣子多日未曾面圣,无法将心中之意上达天听,请太后明鉴……”

  张太后点头:“本宫也知诸位卿家辛苦,这样吧,等皇上来向本宫请安时,本宫会跟他好好说说,让他不得再如此胡闹。自明日开始,他不会再缺席朝会,至于具体情况,你们在朝会上见到他时再跟他提及,如何?”

  刘健跟李东阳对视一眼……总算是看明白了,张太后根本就不管事,作为一个母亲,张太后在这种事上心向着儿子,就算他们说再多,也是徒劳。

  知道朱厚照来日会上朝,刘健不再坚持,他知道这么多朝臣来逼迫先皇遗孀不是什么好事。

  刘健跪拜叩谢:“谨遵太后懿旨!”

  其余大臣没有谁主动站出来说话,觐见张太后结束,各怀心思散去。

  谢迁准备回去后便继续称病不出,短时间内不再回朝。刘大夏心情有些烦闷,几步跟上谢迁,问道:

  “于乔,你近来身体可有好转?几次投递拜帖,都未曾得见,今日看于乔身体似乎已无大碍,愈合有望!”

  谢迁斜着看了刘大夏一眼:“多谢刘尚书关心,之前老夫病症已基本痊愈,但……咳咳,只是不知为何又患上咳嗽之症,一咳起来就没完没了……”

  刘大夏看着谢迁蹩脚的演技,不由皱眉,他回首看了马文升一眼,但马文升走得慢悠悠的,根本没过来跟谢迁搭茬的打算,当下轻叹:“那就预祝于乔你早日身体康复……时候不早,我去兵部处理公务!”说完,便径直而去。

  谢迁看着刘大夏的背影,叹息一声,慢悠悠往宫门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