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二五章 初议正德
  朱厚照被张皇后叫去坤宁宫教训一顿,心里很不爽。

  让朕参加朝议,其实只是坐在一旁看热闹,你们在那儿自说自话,完全不把朕当回事,当朕是透明的。朕想开了干脆不去参加,你们居然到母后这里告状,显得朕有多十恶不赦一般。

  回到乾清宫寝殿,朱厚照将刘瑾和张苑叫来,诉苦一样把事情来由说了,厉声问道:“你等且说说,朕明天应该去参加午朝吗?”

  刘瑾和张苑一时间没回话,最后还是张苑率先反应过来,他抬头看了刘瑾一眼,上前恭敬地道:“陛下,您若是不想去,那就不去……”

  张苑的想法很简单,顺着皇帝的意思便可。朱厚照明显不想去,早点儿迎合免得被刘瑾占得先机。

  朱厚照又打量刘瑾,问道:“刘公公,你怎么看待此事?”

  刘瑾显得很为难,仔细思索一下才道:“陛下,依老奴看来,您不去不行哪!陛下毕竟是九五之尊,朝堂是陛下管理天下万民之所,如果陛下一味躲避,会让人觉得陛下好欺负,大臣们第一次或许找太后娘娘告状,久而久之他们就会习惯没有陛下决策国政……到那时,陛下就真正失去权力了!”

  朱厚照火冒三丈,用力一拍桌子,喝道:“这些大臣越来越无法无天,朕当政不过几个月,他们就把什么权力都掌控手中,还认为朕是那种好逸恶劳的皇帝。难道他们真要逼迫朕逊位才高兴?”

  刘瑾道:“陛下,老奴看来,逼陛下退位朝臣应该没那么大的胆子,毕竟陛下是先皇独苗,没有人能抢夺陛下皇位。他们分明是想将陛下的权力……搁置一边,任何事都由他们做主,还让天下臣民无话可说,以为是陛下懈怠政务所致……”

  “气死朕了!气死朕了!即便是受这样的窝囊气,你认为朕还是应该去,是吗?”朱厚照厉声道。

  刘瑾非常肯定地回答:“不错,陛下必须去,还得堂堂正正去。不去的话,朝臣会以为陛下怕了他们,行事必然更加肆无忌惮……陛下也不希望事情演变到那一步吧?”

  朱厚照涨红着脸,生了半天闷气,最后握紧拳头:“那好,去就去,朕倒要看看,这些人能说什么!实在不行,朕就破罐子破摔,在朝堂上骂他们,让他们知道触怒天子的下场,朕还要写诏书喝斥……不管怎么样,就是要让他们没有好日子过!”

  面对朱厚照这些话,刘瑾不作任何回答,因为他知道小皇帝是在说气话,就算他真打算下旨喝斥朝官,但草拟诏书的依然是文官集团的人,翰林院那帮人宁可罢官,也不会写这种有辱名声的诏谕。

  朱厚照发泄一会儿,才又问道:“刘公公且说,朕去见他们,应该怎么说话?以何种态度对待?”

  “嗯?”

  刘瑾脸上露出为难之色,“陛下,很多事要临场发挥!可惜,老奴……没资格进入乾清宫正殿,参与朝议……”

  按照规矩,只有司礼监太监才能进乾清宫参与朝会,刘瑾就算深得皇帝赏识,也不能列席。

  朱厚照一摆手:“这个容易,暂时把你调进司礼监任职……等朝会结束,朕再将你的职务卸掉,继续做御马监太监!”

  张苑在旁听了干着急,心想:“这不还有我呢……为什么陛下把我遗忘到一边?为什么每次刘瑾总能得到陛下支持,而我说的话即便迎合陛下的想法,也不会采纳?”

  张苑显得非常懊恼,因为无论他做什么,都无法超过刘瑾,处处被压一头。而刘瑾,一步步走来都无比踏实,如今更可以司礼监太监的身份进入乾清宫正殿参与朝政,至于退朝后朱厚照是否会将刘瑾司礼监太监的身份卸掉,还要另说。

  ……

  ……

  司礼监要增加一名太监人选,原本不是轻轻松松一句话就能办到的。可朱厚照这个人最不喜欢守规矩,去请示张太后,得到准允就没有再走流程,没有跟萧敬打招呼,就直接带着刘瑾到了司礼监,当众宣布委任刘瑾为司礼监秉笔太监。

  因为刘瑾御马监监督太监身份未被剥夺,等于说刘瑾同时拥有御马监太监和司礼监太监双重身份,大明开国至今,同时拥有这两重身份的仅刘瑾一人。萧敬明知自己被朱厚照针对,还是硬着头皮讲解规矩:

  “陛下,您不可随便调动司礼监人选……况且司礼监太监和御马监太监,不能同时兼任……”

  朱厚照不以为意地挥了挥手:“朕不过是临时让刘公公进入司礼监,为的是明日能跟朕一起进乾清宫参加朝会……萧公公,你不必紧张,左右不过是个秉笔太监……还是个候补秉笔太监,而且随后便会被卸掉职务,不会影响萧公公的地位……呵呵!”

  萧敬皱着眉头,苦恼地说:“陛下,老奴并非因为这个,实在是……这不符合规矩啊……”

  朱厚照一瞪眼:“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现在朕执掌天下,一切都要根据朕的意思来……朕一言九鼎,现在既然已指定刘瑾入司礼监,你要是不同意,那你自己告老还乡,把位置让出来……”

  或许是意识到这话说得太重,朱厚照马上又补充一句:“萧公公,朕敬重你的为人,但很多事情你不能跟朕对着干,朕现在好心好意跟你商议,如果你不同意,朕只能用一些强硬的手段!”

  萧敬看这架势,朱厚照对刘瑾信任有加,就算是改规矩也在所不惜,只能被迫接受。

  由始至终,刘瑾都只是站在朱厚照身后,没说一句话……刘瑾非常聪明,他如今可是众矢之的,说出任何话都会被人看作是惺惺作态,不如跟在皇帝背后当个哑巴。

  ……

  ……

  翌日,乾清宫朝议。

  昨日前去坤宁宫找张太后诉苦的大臣都来了,除了这些人,还有六部、都察院、五军都督府以及各寺司主要衙门的正副主官,可说文武济济一堂。

  “……陛下连日辍朝,朝中奏本积压众多,如今都已陈列陛下面前,是否由老臣一一为陛下解读,尽快定夺?”刘健上前行礼。

  朱厚照坐在案桌后的龙椅上,身边一左一右分别侍立萧敬、刘瑾。朱厚照随便拿起本奏本,翻看一看,上面密密麻麻的文字让他头疼,根本无法静下心来处理朝政。

  “朕不想看奏本,也不想听刘少傅解说,朕认为有刘少傅和诸位爱卿在,这些事情应该不用朕烦心。之前你们不是一直都这么做的吗?突然间说朕必须要参加朝议,现在朕来了,你们有什么事就直说,不必用这些乱七八糟的奏本烦扰朕!”

  朱厚照说完,将奏本扔到一边,显得很不耐烦。

  对于朱厚照拒不合作的态度,在场文武百官早就有所预料,刘健其实根本不想朱厚照处理奏本,只是想用这种方式让朱厚照回归正途。

  刘健道:“陛下,您登基以来,大明虽国泰民安,但各地发生的事情依然不少,比如半个月前广东地区便遭遇风灾,亟需朝廷赈济。陛下当心存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之心,不应沉迷逸乐!”

  朱厚照怒道:“刘少傅,话别说得这么轻松,朕倒是想管事情,可你们让朕管吗?先皇在世时,朝事就基本由你们负责,朕何时掌握实权了?现在倒好,你们却指责朕不做事……你们倒是给朕一个机会,证明朕是个可以开创盛世的明君啊!”

  朱厚照说出这番话,几乎把君臣间的矛盾公开了。在场文武大臣,虽然明知道朱厚照说的话并太大偏差,但什么都不敢说,因为这涉及君主和权臣的矛盾,如果刘健要跟朱厚照争执,他们只能选择中立。

  刘健摇头轻叹:“陛下岂能作如此儿戏之言?”说着,他抬头看了刘瑾一眼,似乎对刘瑾进入朝堂非常不满。

  就在君臣对峙,气氛异常凝重时,谢迁出列,拿出一份奏本道:“陛下,老臣有本启奏!”

  就算朱厚照在气头上,见到谢迁也只能先忍住这口气,他知道,如果把谢迁也当作敌人,那整个大明朝堂就没有人支持他了。

  朱厚照道:“说!”

  谢迁禀告:“经翰苑群贤多日商议,最后定明年年号为正德,请陛下参详……”

  朱厚照皱起了眉头:“正德,什么正德?之前不是圈定几个年号,已经呈递司礼监了吗?据我所知,这中间可没正德的年号!”

  谢迁恭谨回答:“回陛下,此正德出自《国语》,‘明精意以导之罚,明正德以道之赏’,寓意深远,翰苑几经商议乃做出此议,请陛下定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