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二六章 阉党
  谢迁喜欢见缝插针发表政见,好像是文官集团和皇帝之间的润滑剂,他的存在,就是为了转移话题,通过插科打诨让场面不再尴尬。

  谢迁提出年号问题后,朝臣明显感觉紧张气氛缓和许多,小皇帝紧皱的眉头随之舒缓开来,显然正在考虑这个问题。

  你不是说自己没权力吗?那现在一件大事就摆在你的面前,确定年号,这件事尽可由你来确定!

  到底行不行,不行的话让翰林院再更改,如果你同意,那你别再说自己什么事都管不了。

  在场朝臣都觉得谢迁这一招高明,一些人猜想:“谢于乔到底是急中生智,还是误打误撞,早有图谋?”

  朱厚照想了半天,一时间没个主意,自然而然侧头看向刘瑾。刘瑾迎上朱厚照的目光,马上知道皇帝的意思,立即使了个眼色,好似点头首肯,朱厚照这才释然微微一笑,心中有了定计。

  这一切看似做得隐蔽,却根本逃不过刘健和李东阳等人的眼睛,只是目前君臣关系紧张,不便发作。

  朱厚照道:“既如此,明年的年号就定为正德吧……刘少傅,你还有别的事情吗?没有特别要紧的事情,朕想回去休息了!现在你见到朕,总不会再说什么朕每天都辍朝吧?”

  刘健道:“陛下,朝廷最近有很多事情发生,不仅地方有灾害,而且涉及民生以及军机必须由陛下做主!”

  朱厚照好歹感受到一丝身为帝王的尊严,当下道:“行,有什么事尽管说,但朕最多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等香烧完朕便离开,所以请诸位爱卿抓紧时间!”

  说完,朱厚照真让人在玉阶前点上一炷香,等着朝臣请示问题。

  刘健和李东阳等人俱都皱眉,不过是他们自己要求皇帝临朝的,现在大家各退一步,朱厚照没发脾气,他们也不能横加指责,如此方可阻止君臣间的矛盾加大……刘健终于感受到来自少年天子朱厚照的沉重压力。

  听了几件事情,朱厚照道:“……行了,朕就先处置朝事至此,秋粮入库后,调拨多少钱粮至西北,户部再呈递奏本……哦对了,西南那边接连平息叛乱和边患,难道不需要调拨钱粮过去?”

  满朝文武许久都没听过西南那边的事情,好像沈溪出去带兵打仗就万事大吉,可以不管不顾。

  刘健道:“回陛下,西南并无钱粮调度计划!地方上也未对朝廷提出申请!”

  朱厚照有些生气:“看看西南,同样一场大战下来,损耗不小,但沈卿家却自给自足,连军粮和犒赏都自行解决!再看西北,有没有战事都会跟朝廷要这要那,朝廷每年在西北耗费上百万两银子……”

  刘健打断了朱厚照的话:“回陛下,西南与西北毕竟不可同日而语,西南地区王化已久,周边藩属皆臣服大明,不若北方鞑靼乃蒙元余孽,志存恢复昔日荣光,随时可南下染指京师,自然不可相同对待!”

  朱厚照摆摆手:“行了,行了,朕不想再听了,时间已到,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以后每次朝会,都要在半个时辰内完成,到时候朕会让人计时,每旬逢四九……还有二七便休息,初一、十五也要休息……就这样吧!”

  说完,朱厚照完全不顾满朝文武大臣的意见,站起身撩开腿便走,很多大臣做出恭送的状态,刘健和李东阳等人脸色则非常尴尬。

  朱厚照的身影消失在殿门口,许多文官脸上满是愤怒,但他们不敢对皇帝发气,只能把怒火宣泄到“僭越”出现在乾清宫的刘瑾身上,出宫时基本都在议论如何才能打击大有死灰复燃迹象的“阉党”。

  ……

  ……

  朱厚照回到寝宫,脸上的神情轻松中带着几分释怀,冲着刘瑾道:“很好,这次朕很满意,刘公公,你做得不错!”

  刘瑾突然被皇帝点名表扬,有些意外,因为之前在朝堂上他根本没做什么事,完全是朱厚照自己个人发挥……就算刘健和李东阳控制了朝廷,但二人未在乾清宫给朱厚照多大难堪,尤其是在朱厚照把君臣矛盾挑明后。

  当然这其中也有谢迁出来转圜的功劳。

  刘瑾笑道:“陛下,老奴一切都是为了陛下……如今朝议已结束,是否……该下了老奴司礼监的差事?”

  刘瑾虽然非常想进入司礼监,但他懂得分寸,照理之前的说法,这次事情结束朱厚照就会将他司礼监太监的位子褫夺。

  朱厚照从不把承诺放在心上,摆摆手,无所谓地道:“没事,这差事你先当着,反正司礼监那边你又不管事,以后只管跟着朕参加朝议便是,朕有什么事可以问问你。如果现在给你把职务下了,回头又再安上,太过折腾……你现在先领着御马监的差事,朕出宫需要可完全信任之人在身边保护!”

  刘瑾笑盈盈应承下来,心里乐开花。

  朱厚照又道:“哦对了,刘公公,之前朕在朝议时问过西南的事情,但最近好像根本没有看到过任何与西南有关的奏本,你回头去一趟司礼监,看看那里是否有相关奏本,若是没有,你再去趟通政使司,那边所有奏本都有记录,你为朕整理好。”

  “朕对沈先生的事情很感兴趣,回头朕准备微服私访,走遍大江南北,西南是必须去的地方……”

  刘瑾一听,之前因兼任司礼监和御马监太监的好心情突然没了,心想:“就算沈溪小儿不在京城,可陛下对他还是非常看重!”但他不敢怠慢,赶紧应承:“是,陛下,老奴这就去司礼监和通政使司,将相关奏本拿来,供陛下御览!”

  ……

  ……

  刘瑾突然间成为司礼监太监,虽然只是秉笔太监,在所有秉笔太监中居于最末,但没有人敢轻视。

  通常而言,司礼监设掌印太监一名,秉笔太监六名,随堂太监两名,另有提督太监一名,但除掌印太监和提督太监数量确定,秉笔太监和随堂太监在不同时期人数是不定的,只要能保证司礼监正常运转便可。

  就算刘瑾在秉笔太监中居于最末,但别人可不敢把他当作末位者看待,因为就算首席秉笔太监戴义现在也成了刘瑾的应声虫。

  刘瑾原本接触不到实权,可这次朱厚照想知道沈溪的消息,安排他去司礼监和通政使司衙门提奏本,他到了梦寐以求的司礼监,随堂太监和秉笔太监都前来向他恭贺。

  刘瑾一脸严肃:“咱家只是奉皇命前来办差,诸位公公配合一下便是,咱家可不想破坏司礼监的清静!”

  刘瑾如此大张旗鼓只是为了摆谱,这会儿别说在场几名秉笔太监和随堂太监,就算掌印太监萧敬也要给他三分面子,谁都知道他是皇帝跟前第一红人,现在萧敬不得皇帝宠信,司礼监掌印太监的位子随时都会换人。

  戴义道:“刘公公需要办什么差事,只管吩咐下来,让咱家帮您办好便可,哪里能劳动您的大驾?来人,去为刘公公准备座椅!”

  “诶!不必了!咱家奉皇命办差,如果偷懒的话,回去怎生跟陛下交待?你们几个,先将司礼监内存放的关于西南的奏本呈递上来,誊录本也可,回头咱家还要去一趟通政使司……”

  “诸位,陛下关心国事,你们做事可要明白分寸!”

  刘瑾适时提醒在场的司礼监同僚,做事要心向皇帝,不能向着那些文官。

  就在在场太监觉得刘瑾不近人情时,刘瑾突然一摆手,道:“来人,将陛下的赏赐抬上来!”

  众太监听到这话,登时眼睛瞪大了。

  但见几名太监抬着几口箱子进来,虽然箱子不大,但重量却不轻,打开一看,里面装着的全都是铜钱,几箱子下来至少也有数百贯。

  刘瑾道:“陛下感念诸位辛苦,这是你们应得的赏赐,如果以后做事做得好,陛下自然还会有赏赐。若朝廷有什么大事,故意隐瞒不报……哼哼,那时别说赏赐了,脑袋都要搬家,谁来说情也是徒劳!”

  刘瑾如此恩威并济一番,在场太监虽然有心怀不满者,但大多数还是见钱眼开,没有谁会跟银子过不去。

  一个个都过来行礼谢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