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二九章 入调之议
  朱厚照让刘瑾调了些西南的奏本过来,详细调查一下沈溪在地方的动向,那些原本不知道的事情,逐渐在他脑中形成脉络。

  “……原来沈先生在西南做了这么多事,立下如此大的功劳,但朝廷对他似乎没什么表彰,战事结束就将沈先生调回两省总督的位子,一点儿提拔都没有,真让人心寒啊!”

  朱厚照说到这儿,脸上满是唏嘘的表情,为沈溪抱不平。

  刘瑾赶紧道:“陛下,沈大人所做乃份内之事,陛下不能心寒,否则……陛下是在责怪自己……”

  “哈哈!”

  朱厚照听了不由莞尔,摇头道,“你看朕,都忘了自己是皇帝了……朕替沈先生叫屈,不是说朕这个皇帝没当好吗?”

  “刘公公,你的提醒有道理,这样吧,朕准备跟朝臣商议一下,对沈先生做出嘉奖。从西北到京师,再到西南,沈先生都立下汗马功劳,调回京城当个兵部尚书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刘瑾苦着脸道:“陛下要让沈大人担任兵部尚书,却不知如今兵部的刘尚书……作何调遣?”

  “呃?这个,让朕考虑一下……”

  朱厚照扶额思索后,笃定地说道:“以沈先生的才华,担任兵部尚书绰绰有余,大不了让马尚书告老还乡,不是有很多奏本都弹劾他年老昏聩吗?让刘尚书担任吏部尚书,这样把空出来的兵部尚书之职交给沈先生……嗯,这样安排应该没什么问题!”

  刘瑾心想:“沈溪那小子若是回到京城,我岂不是凭白多了一个强大的对手?不行不行,我不能给自己找麻烦,这次我得跟朝堂上的文官一道,阻止沈溪回京城!”

  刘瑾道:“陛下万万不可,沈大人虽立下赫赫战功,但无六部履职的经历,如今就算兵部熊侍郎的资历也远在他之上,陛下如此提拔,朝廷上下必齐声反对,那时陛下或许会陷入进退维谷之境地……”

  刘瑾非常聪明,他不说自己反对,而是说这样做会让朝官不满,引起君臣间的对立。

  果然,朱厚照听到后皱起眉头:“又是那些文臣,朕做什么他们都不满意,现在要调个人回京任职都不行?”

  “刘瑾,有什么办法能让他们同意?或者你来说说看,沈先生回京后当个什么差事好?只要沈先生人能回到京城,就会为朕出谋划策,朕非常需要沈先生这样的大才辅佐!”

  刘瑾听到这话,更不肯帮朱厚照想办法调沈溪回京,当下道:

  “陛下,如今确实不是调沈大人回京任职的好时机,不妨再等一段时间,毕竟沈大人在京城的敌对者不在少数,这些人可都是阁老、尚书级别的存在,绝对不会轻易答应沈大人回京任兵部尚书……”

  “那侍郎呢?在六部谋个侍郎的差事应该不难吧?兵部侍郎……想必不错!”朱厚照又问道。

  刘瑾认真地回答:“陛下,以大明典制,地方总督出缺,多以侍郎挂右都御史出任。沈大人如今在地方已挂左都御史兼兵部尚书衔,级别远在侍郎之上,若调回京担任侍郎,等同降职,在沈大人无过错的情况下如此做,恐怕会惹来非议!”

  朱厚照有些恼火:“这样不行,那样也不行,朕就不信了,朝廷就没法给沈先生安排合适的差事?朕到底是不是皇帝?”

  刘瑾跪下道:“陛下请息怒……将来总会有机会的,陛下何必急于一时?以老奴想来,只要获得刘少傅和李大学士支持,便是让沈大人回京担当六部尚书,或者入阁都没问题,但这需要时间!”

  朱厚照嘀咕道:“让朕去说服刘少傅和李大学士?简直比登天还难,朕可不想去触霉头!唉,既然沈先生暂时不能回京,那朕便给沈先生写信,看看他的意见,但书函不能走官驿,必须以私人渠道……至于送信的事情,刘公公,朕交给你了,你帮朕完成!”

  刘瑾尽管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但是没办法,只能恭敬领命,毕竟现在朱厚照对沈溪推崇备至,如果不识相说沈溪的坏话,肯定引发皇帝的反感,进而影响前程,还不如先顺从再想办法暗中搞破坏。

  ……

  ……

  就在朱厚照与刘瑾商议如何才能调沈溪回京时,吏部也在对沈溪进行评议。

  马文升准备提请朝廷,将沈溪调南京六部担任兵部侍郎,这也是弘治十七年马文升有此议之后,再一次向朝廷做出提请。

  马文升在吏部主持完议论后,把刘大夏叫到自己府上,闭门协商。

  刘大夏基本赞同马文升的做法,认为南京兵部侍郎是沈溪从外官入调的最好途径。刘大夏道:

  “……如今沈溪从南方调回京城的可能性不大,适逢南京六部缺额严重,若可将沈溪调至南京,可充作人才储备,将来京师有六部侍郎出缺,可调他回京,逐渐以侍郎升尚书,估摸十年到十五年便可完成交接!”

  马文升脸色有些忧虑:“就怕于乔不肯答应!他一心想让沈溪入阁!”

  刘大夏摇头苦笑:“如今于乔连自己在内阁地位都不保,他凭何希望沈溪继承他的衣钵?沈溪的才能,在于济世安民,若能在两京官场历练一番,将来成就不可限量……马尚书以为呢?”

  马文升点头道:“这件事上,我跟时雍的想法一致,若将沈溪留在地方,已不利于他今后的发展,最好是能将他征调回京,可朝中阻力太大,不若先让他去南直隶过度一番……这也算是一种历练吧!”

  刘大夏道:“马尚书难道不担心如此报上去,无法在内阁通过?似乎……朝中很多人都不想沈溪进入两京履职!”

  “事在人为吧!”

  马文升笑了笑,道,“沈溪这几年在外历练已久,只有让他在六部积攒资历,今后才能有更大发展,若是让他在地方继续为官,除了耽误培养人才,还会引发沈溪心头的怨恨,长此以往,对朝廷不利。”

  “若刘少傅不允,我会亲自前去跟他谈,怎么都要让沈溪到南京六部担任要职,如此才是最好的结果!”

  ……

  ……

  马文升以吏部的名义,做出人事调动。

  具体到沈溪身上,便是以左都御史、兵部尚书以及湖广、江西两省总督之身担任南京兵部侍郎,看起来是降职了,却让沈溪从外官往京官发展,马文升和刘大夏在这件事上算是“帮”了沈溪一把。

  只是作为当事者的沈溪不会领情罢了,因为他根本就不想去一个对自己更加制约的环境任职。

  南京小朝廷可不是沈溪的目标,他宁可留在湖广和江西,毕竟这里他已经经营一年多,地方上所有关节均已打通,如今朱厚照刚登基,朝中老臣俱在,沈溪知道在两京官场混不出名堂来,宁可留在地方当封疆大吏,而不愿去两京官场“历练”。

  沈溪这边不情愿,刘健和李东阳也没准备答应。

  在大明,能做到六部侍郎,哪怕只是南京六部侍郎,必然是在官场混了十几年甚至是几十年,资历深厚,并且拥有丰富履历的人物。

  沈溪功劳虽不小,但资历太浅,地方履历不丰(缺乏府县以及地方三司任职经历),属于破格“提升”,就算让沈溪担任封疆大吏都有违规之嫌。只是沈溪的能力摆在那儿,又是孝宗皇帝亲自安排,刘健和李东阳才没有公然反对,但心底一直不以为然。

  现在让沈溪调到南京任兵部侍郎,二人觉得沈溪根本没那资格。就算沈溪有能力,也会在官场掀起一场不小的波澜,于大局不利。

  刘健拿着吏部考核和铨选名册,脸上满是不悦之色,对李东阳道:“这份名册中,部分外官调动不合老夫心意,宾之你拿去看看吧!”

  李东阳接过后瞥了几眼,道:“我之前已仔细看过,也跟吏部有过沟通,大部分官员的铨选无问题,只是少数人的调动尚需勘磨。”

  “尤其是湖广、江赣两省总督沈溪,调南方尚不到两载,又将他调去南京任职怕是不妥,我跟马尚书提过这事,他的意思是要让沈溪多锻炼,在他看来,沈溪已具备出任兵部侍郎的资格!”

  刘健皱眉:“兵部,责不在小,南方安稳全靠南京兵部统筹,将贸然将沈溪调上去,如何确保地方不出问题?”

  李东阳怔了怔,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今大明不管哪里有战乱,都是调沈溪前去平乱,甚至还让沈溪挂兵部尚书衔,现在安排沈溪一个实缺的南京兵部侍郎,却全盘否定沈溪在领兵上的才能,未免有失偏颇。

  但因为是刘健的意见,就算李东阳觉得不妥,还是点头表示同意。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