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三三章 淘汰
  中秋之后,沈溪开始练兵。

  直到弘治年间,大明督抚都没有规定的佐贰官,只有几名令史、典史辅助工作,如果历史没有变化,一直要到嘉庆、隆庆年间督抚才会有自己直接指挥的标兵,手下有游击将军、坐营官、把总等来管理标兵,传布号令。也是这个时期,总督才逐渐自辟参佐,开置幕府。

  沈溪开历史先河,直接在总督名下设立火器营,其实质便是建立标兵队伍,拥有总督府直属的军队。

  沈溪此番所练火器兵,主力是火枪手和炮手,再配合弓弩兵和长枪兵、盾兵,形成队形严整进退自如的战阵。为了把这支部队打造成精兵,沈溪制定出完善的练兵计划,一切按照后世练兵进行,几天下来就把士兵累得够呛。

  大明军人十有八九都是世袭军户出身,这些人即便不好好练,也能拿到俸禄,自然没什么动力。

  沈溪最初没有什么硬性的要求,只要求进行简单的队列、体能、救护、射击、战术训练。可当训练十天后开始发俸禄,而且要给每个官兵打考核分决定谁会淘汰的时候,士兵们都紧张起来,他们这才意识到沈溪的训练补助不那么好拿的。

  一天三十文,十天下来就是三百文,这笔钱不会拖欠,也没谁克扣,一文钱到手就是一文钱,就算有将官想克扣,也要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堂堂两省总督的钱也敢往荷包里装,那纯属找死。

  士兵们把钱袋拿到手上,感觉沉甸甸的,随即有消息传来,下午便会有一批人淘汰,数量大概在二百左右。

  顿时士兵们紧张起来,一个个生怕自己之前的表现不好,那些自知没有努力的,都巴望着考核标准低一些,或者是别人的表现比自己还差,这样自己就能留在这里继续吃十天补助,不然的话就要收拾铺盖卷回家。

  这可是关系荷包和面子的事情,一旦被淘汰,肯定颜面无存……别人没被淘汰,就你没本事要离营回家,说出去都觉得丢人。

  最后在日落前,考核结果下来了,最终有一百八十名士兵因考核分不及格,被勒令在当天闭营前离开火器营,而他们的遣散费也就是之前所发的三百文。

  同时也有一百人因为考核分优秀,拿到特殊津贴,每人得到一百文的额外奖励,一时间军营里几家欢喜几家愁。

  考核结果刚刚下来,苏敬杨那边就有一堆人过去求情,其中不乏跟苏敬杨关系亲近的士兵,这些人基本都是苏敬杨一手带出来的,希望能通过跟苏敬杨的关系留在营中,其中甚至有在南征中屡立功勋之人。

  苏敬杨没辙,只能去中军大帐找沈溪求情,却吃了闭门羹,沈溪不打算接见他。

  出来通知苏敬杨的,正是沈溪的亲信马九。马九带着几分遗憾道:“苏将军见谅,大人之前已吩咐过,必须按照制定的规矩行事,就连他自己也无权更改结果……苏将军,请回吧!”

  苏敬杨很想闯进帐门见沈溪,但最终还是放弃了……既然沈溪从开始就已经立下规矩,就只能严格执行,否则威信全无,后面不好带兵。

  苏敬杨知道,多说无益,于是回去跟那些前来求情的士兵做出交待,让他们收拾铺盖卷离开营地。

  “……将军,总督大人怎么一点儿情面都不讲?之前南征的时候,我们可都是立过战功的,南宁之战中,在下亲自绞杀两名南蛮,大人之前记过功劳给过赏赐,现在说赶走就赶走,回去之后让我们面子往哪儿搁?”

  “对,一定要找总督大人讨个说法,我们平时都参与训练,哪里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分明是有人为难我们!”

  “我们要找大人评理!”

  ……一个个都有恃无恐,仗着跟沈溪南征立过功劳,向苏敬杨施压,而苏敬杨虽然贵为一省都司,但平时跟士兵称兄道弟惯了,威严不是那么足,有些拉不下脸来。

  恰在此时,几个身影出现在营门口,正是沈溪带着总督府书吏和侍卫到来。

  一群士兵马上围拢上去,却被侍卫阻拦在一边。

  “干什么?总督大人面前也敢聒噪,找死吧?”沈溪的侍卫可不讲道理,拿起火铳便对着面前这些被淘汰的士兵。

  苏敬杨走到沈溪跟前:“大人,下面这些兔崽子不识相,居然说大人考核有不公允之处,大人不必理会,卑职自然能解决!”

  说是让沈溪不用理会,其实苏敬杨还是希望沈溪能给这些士兵一个解释,因为他自己已经无法面对这些人,他觉得这些人在战场上建立过功勋,应该一个都不淘汰,现在这种情况实在有些残酷。

  沈溪看着在场群情激奋的士兵,回头向马九吩咐:“将之前的考核结果张贴出去……迟到、早退和训练不力的扣分项目全部列明,一次扣多少分,一共扣了多少分都有出处。另外阵前脱逃、无故缺席训练者,积分予以清零。这些早在开训前,本督便说明了,现在照章执行,谁敢说自己是被冤枉的?”

  “如果再有谁不满,尽可来找本官,本官亲自给你算算,你到底有没有资格留下来!”

  说完,沈溪上了马车,扬长而去。

  马九则带着人,将公告贴出,虽然不是每个士兵的考核结果都有,但被淘汰的一百八十名士兵,还有获得奖赏的士兵的考核成绩都展示出来,让别人知道这些人哪里优秀,哪里不足,是什么原因导致考核成绩低而被淘汰……

  士兵们围拢上去,不但那些被淘汰的士兵,连那些没被淘汰的士兵也过来凑热闹,苏敬杨看过后破口大骂:

  “你看看你们,被淘汰下去的,哪个没有迟到、早退的情况?更有甚者直接不去训练,这样还想让大人体谅你们?”

  “滚,都给我滚回卫所去,至少现在你们还是我武昌卫的人,若是再不思本分,直接发配南方大山戍边……一个个立了点儿功劳就沾沾自喜,现在大人要的是百里挑一的精兵,要淘汰,自然是先淘汰你们这样疲懒的家伙!”

  在场那些被淘汰的士兵一个个低下头,显得非常羞惭,之前他们还敢耍横,现在成绩活生生摆在哪儿,他们没什么好说了。

  苏敬杨看着后面的士兵喝道:“看什么看,吃完晚饭,有夜训的继续训练,其余巡逻警戒,还有找教书先生学识字的,都赶紧去!大人说过了,这次训练结束,最少都得淘汰一半,可能会从别的卫所挑人过来增补!不好好训练,一律会被淘汰!快去!”

  因为考核制度公开透明,以至于谁都知道自己哪里不足,哪里做得好,士兵们都赶紧各归各位。

  至于那些被淘汰的士兵,听说这次训练淘汰率很高,最后可能大部分都会被淘汰后,心里终于平衡了些,再加上他们也知道自己没资格跟苏敬杨和沈溪叫板,只能灰溜溜去营房收拾行李……因为晚上营地会关门,他们必须得抓紧时间离开。

  士兵们都散去后,苏敬杨不由抹了一把汗,道:“沈大人做事也太特立独行了,说淘汰就淘汰,一点情面都不讲,幸好这次没人出来闹事,否则惹出兵变来,真不知该怎么收场。”

  ……

  ……

  沈溪没有回城,而是绕城去了西南方的工业园区。

  云柳和熙儿此时已等候在工业园区北门附近的六层办公楼顶层,这里是沈溪办公室所在,从这里可以俯瞰整个工业园区。

  随着水泥研制成功并投入工业化生产,如今工业园区已经矗立起一栋栋楼房,当然大多数都是二三层的楼房,沈溪这座办公楼算是最高的建筑。如今园区内所有企业都搬进室内,沈溪提供技术建立的玻璃厂生产出来的玻璃虽然杂质还多,但作为门窗和瓦片使用已经足够了,所以尽管没有电灯,但白天室内亮度并不差。

  云柳和熙儿一方面负责关注京城的情报,另一方面还得监督工业园区的顺利运行,有什么事情及时向沈溪汇报。同时,作为负责训练火器营侦查和斥候项目的考官,她们还得入火器营教授课目,不过二人不会留在营中过夜,每天只是上午进军营,下午便会离开。

  “……大人,这么做是否有些残酷?一次就刷下来近二百人,那接下来不是被刷下来的人更多?那些士兵闹事当如何?”

  云柳站在窗前,向正在观察园区情况的沈溪问道。

  沈溪回道:“只要规矩摆在那儿,士兵们也知道什么是耻辱,明明不如别人还闹事,那就真该死。他们离开火器营,也是士兵,对他们生活没实质影响,只是失去了一个晋升的机会罢了……其实也算不得什么晋升的机会,火器营只是我的设想,朝廷原本就有神机营,我训练的这批人,算是我的标兵,根本得不到朝廷的承认!”

  云柳似懂非懂,但她对沈溪的魄力非常佩服,如果换作她可不敢一次得罪那么多士兵。

  云柳道:“大人,京城又有新动向,据悉陛下曾动议让大人回京,吏部有意让大人入调南京任兵部侍郎,但为内阁否决!”

  沈溪点了点头:“我早料到会如此,刘少傅的意思,是让我在地方上多历练,不会让我涉及两京官场!这也正是我追求的……这件事你不用多想,本官现在不想到两京任职,因为当今陛下登基不久,两京局势远比地方复杂,而且一场大波澜将起,我还是安心在湖广看热闹为好!”

  云柳好奇地问道:“大人总说京中会起波澜,却不知是何波澜?”

  “等着看吧,应该用不了多久,最迟也就在年底这段时间!”沈溪道,“之前刘瑾已进入司礼监,虽然只挂着个司礼监秉笔太监的名头,但他有陛下宠信,除了萧敬外,别人都要看他脸色,很快他就会跟萧敬斗出个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