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三九章 良苦用心
  沈溪调任西北,最初连信任沈溪有加的朱厚照都没提出来,但经由马文升、刘大夏几人商议,再将奏本呈奏内阁,突然间这件事就十拿九稳了。

  连沈溪自己都没想到,他就这么轻易地从两省总督上被拿下来,到西北去当三边总督,而之前他一直认为,朝中那些大臣不会轻易调动他的职务,尤其是在新皇登基这个多事之秋。

  等刘健和李东阳的票拟呈奏司礼监,萧敬感觉几分意外,他盯住奏本看了半天,没敢直接朱批,而是去乾清宫请示朱厚照,以体现他对朱厚照的尊重。

  朱厚照昨日在宫里的“秦楼”玩了一个通宵,被人叫起来整个人依然昏昏欲睡,可当他听到关于三边总督人选时,眼睛瞪得大大的。

  “……吏部和兵部怎么说?内阁票拟是什么?萧公公,你不会已经提前帮朕做主了吧?”朱厚照咄咄逼人地问道。

  萧敬赶紧回答:“陛下,老奴哪里敢擅作主张?这可是涉及西北防务之大事……兵部所拟定人选,乃总督江西、湖广两省军务的沈溪沈大人,吏部附议,奏本呈奏内阁,内阁做出票拟,刘阁老和李阁老赞同兵部所议,沈大人于年底前往西北赴任……”

  朱厚照眉开眼笑地道:“真没想到,这次刘少傅和李大学士居然这么爽快就答应下来了……刘尚书提议的好,让沈卿家去西北,再合适不过……其实朕之前也这么想的,只是没说出来罢了。”

  “萧公公,你乃司礼监掌印,这件事你如何看待?”

  仅仅从朱厚照眉飞色舞的表情萧敬便能得到一个清晰的答案……皇帝和大臣都同意的事情,他若提出反对意见就是给自己找不痛快。

  萧敬赶紧道:“回陛下,老奴也认为此议大善!沈大人曾在西北建功,当初京师之战,老奴亲眼看到沈大人的勃勃英姿,叹为观止。献俘之事,让整个京城的百姓都对沈大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如此旷世奇才,不调任西北,实在是朝廷的巨大损失!”

  听到萧敬对沈溪的溢美之词,朱厚照显得很得意,道:“那可不,也不看看是谁赏识的人……沈先生是朕的先生,他教授朕历史、军事和政治等谋略,朕可以说是他的得意门生!”

  萧敬怔了怔。

  自古以来,都是臣子以作天子门生自豪,而眼前的小皇帝居然以身为一名臣子的学生而感觉无比光荣,让萧敬大开眼界。

  在萧敬看来,朱厚照属于那种眼高于顶的皇帝,从来都不会对谁表示钦佩之意,唯独在对待沈溪的态度上,朱厚照从来都是出言恭谨,言语间满是恭维,这说明小皇帝对沈溪真的很佩服。

  朱厚照拿过奏本,详细看过,脸上挂着得瑟的笑容,最后拿起朱笔,准备朱批,但一时间又确定怎么写,他迟疑地抬起头来,看着萧敬问道:“萧公公,你认为朕应该如何写这份票拟?”

  萧敬迟疑了一下,道:“陛下只需准允便可,至于如何朱批,那是陛下之事,老奴不敢随便发表意见!”

  朱厚照满意点头,拿起朱笔,先在上面画了一个大大的圆圈,再写了个“恩准”,便当是将此事坐实,他将奏本交给萧敬,道:

  “这件事既然这么定下来了,马上去办,沈卿家往西北履任的时候,让他顺带回一趟京城,朕许久没见过他,准备跟他见见面,好好熟络一番,君臣间有许多话要说说,涉及大明政务,朕想多问问他的意见……照此办理吧!拟写敕令的事情,交由翰苑……”

  “是,陛下!”

  萧敬没有添加自己的意见,完全听从皇帝和朝臣的意思行事便可,以他想来,沈溪确实是三边总督的最佳人选。

  这年头,就算那些妒贤嫉能之人,也知道沈溪有真才实干。

  如果沈溪没什么才能,不会次次领军都取得大捷,以至于后来沈溪在西南再取得成绩时,朝臣们都习以为常,根本没有太当回事。而若别人有了这样的成绩,必然在朝中引起极大的轰动。

  ……

  ……

  萧敬将奏本发还兵部和翰林院,由翰林院拟定敕令和官牒,让沈溪收到敕令后立即办理卸任两省总督之事宜,北上京城,面见皇帝领旨后再出发往西北。

  至于新任湖广、江西总督,朝廷会择机派出,但绝对不会再以一人兼领两处督抚事务。

  沈溪当初之所以可以一人占湖广和江西两个大省的总督之位,那是因为沈溪对鞑靼之战中功劳太大,如果以普通总督之位安置,会让人觉得朝廷赏罚不公。

  现在沈溪调任三边总督,这差事在大明可说是军队最高职位之一,甚至跟五军都督府都督张懋和兵部尚书刘大夏都可以形成分庭抗礼之势,对沈溪算是一种“提拔”,因而不必再用别人来兼领湖广和江西的差事,可以分派两人去。

  两个巡抚就能解决的问题,完全不需要朝廷再委派总督。

  刘大夏得知朝廷作出批复后,马上去见马文升,马文升好像早就料到这个结果一样,让刘大夏去见谢迁,听听谢迁的意见。

  马文升在送刘大夏出门时嘱咐:“……时雍,你一定要提醒沈溪,若他在西北出现什么差池,可不像在西南平叛时有办法兜回来。西北的水太浑,以你我在西北履职的经验来看,那些王公贵胄对人明里暗里各有一套,若沈溪得罪这些人,怕是无法全身而退!”

  刘大夏点头:“以沈家郎的性格,还真应该提醒他一下,他行事不够沉稳,许多时候太过激进,就怕他去了西北没几日,就考虑出征草原。以他的自负,怕是鞑靼人根本就不放在他眼中!”

  马文升叹道:“以他在战场上无往不利的表现,让他收心养性怕是有些难度,就看他能否摆正心态。这件事你只能提醒,真正可以劝动他的人是谢于乔,你要特别跟于乔说明其中利害关系!”

  刘大夏带着马文升的善意提醒,亲自上谢府求见,可惜这次没碰到谢丕。

  “……说是年底前到任,但以如今西北的情况看,沈家郎越早过去越好!”谢府书房,刘大夏把事情详细介绍了一遍。

  谢迁神色淡漠:“朝廷诏令已发出去了?”

  刘大夏摇头:“翰林院正在草诏,估摸今夜便可成卷,明日诏令就可发出。于乔,沈家郎可是你举荐的,对他你有何嘱咐?”

  谢迁冷笑道:“你问老夫?刘尚书,你这话算是问错人了!举荐沈溪小儿的人是你,作出批复的是内阁和陛下,跟老夫有关系吗?沈溪小儿去西北,哪次没有你在背后怂恿?现在应该是你对他多加嘱咐,可没老夫什么事情!”

  一退六二五,谢迁当这件事跟他全无关系,这让刘大夏多少有些无语。

  不过以刘大夏对谢迁的了解,大概能猜出什么。他长长地舒了口气,无奈地道:

  “于乔,之前我去见过马尚书,以马尚书之意,沈溪去西北,一定要守住本心,不可冒进,步步为营为宜……他在朝中崛起,始终跟你的提拔和信任有关,这件事最好是由你去提醒他!”

  谢迁脸色不善,恼火地道:“要说你们去说,老夫可不做此等事,若他在西北有什么差池,责任还要落到老夫身上不成?”

  “沈溪小儿为官数年,该怎么做他自己心里清楚,老夫可不想事事都为他编排好,他也不需要旁人为他安排……此番朝廷调用,完全是看重他的能力,若是因老夫举荐或者如何,那他根本没必要去西北!”

  刘大夏听到这话,便知道谢迁已不可能提点沈溪。

  仔细想想刘大夏就明白了:“于乔一定是怪责我等让沈溪在外官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他一直想让沈溪在翰苑体系有所发展,可内阁如今为刘少傅和李大学士控制,沈溪入阁的机会极为渺茫,于乔有苦说不出……为沈溪前程考虑,他宁可改变之前的想法,让沈溪去西北,进一步靠近中枢……谢于乔也算是用心良苦!”

  如果是外人,见谢迁不肯提点沈溪,一定会觉得谢迁不想跟沈溪有所牵连,或者是对沈溪缺乏负责任的态度。

  刘大夏却是跟谢迁几十年的老朋友,对其脾性最是了解,哪怕谢迁不想提点沈溪,他也能理解谢迁的一片苦心。

  之前赞同沈溪去西北,乃是谢迁为让沈溪重新进入权力核心而做出的忍让和妥协,谢迁可是一心想让沈溪进入内阁接他的班的。

  刘大夏道:“于乔,你不肯说,那我就代替你去给他写封信,让他知道去西北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到底我两次履职此差事,对其中诀窍有一些了解。”

  “沈溪不同于我,毕竟不是以朝廷部堂兼任西北,要长期留在三边,面临的压力更大,得罪的人……或许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