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四一章 好日子到头
  

  “呼呼——”

  江上的大风分外凄厉,江边的芦苇荡被劲风吹得向南倾伏一片。

  顶着凛冽的寒风,士兵们排列整齐,翘首观望。前方河堤上,四组官兵正在装填炮弹,江边几个标靶已经被炮火炸得四分五裂。

  沈溪立在一旁,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一天练兵下来,沈溪的确有些疲累了,但他依然强打精神,坚持把最后一轮放炮看完,见又有四个标靶被炸飞,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

  今天从上午辰时开始,火器营便分别进行队列、单兵战术、射击等考核,军中会对每一个士兵的表现进行打分,做下一步筛选。

  练兵目前已进入尾声,如今火器营还剩下一千一百多人,今天过后差不多就只剩下一千人。沈溪不打算在江堤上喝西北风,准备提前回营休息,因为涉及第二日成绩发布,他当晚会留宿营中。

  沈溪叫传令兵吩咐全体官兵解散,便先一步回营,适逢苏敬杨带了两名将领在中军大帐前等候,却是特意为他带来个“好消息”。

  “……大人,朝廷下发公文,征调您回朝,之后您会前往西北担任三边总制!恭喜大人高升!”

  苏敬杨脸上满是恭维之色。

  二十岁不到的少年督抚,眼看就要被征调西北,在大明将领看来最危险也最神圣的西北边陲,调遣兵马跟鞑靼人交战,这是许多将士梦寐以求的事情。

  得知沈溪执掌三边兵马,苏敬杨马上认定自己跟对人了……他将来很有机会跟随沈溪到西北打仗,建功立业,封侯封公。就算一时无法如愿,朝中有沈溪这么一个大靠山,将来在地方也不用担心被人打压。

  沈溪听到这消息,无丝毫喜悦,微微皱眉。

  “大人,这是朝廷公函,请阅览!”

  苏敬杨说着,将公文交给沈溪。

  官牒没到,公文先来了,等于是先发一个通知,让沈溪做好准备。朝廷下发的公文中,只是将沈溪官位调动情况予以说明,并未对沈溪出发前往京城和西北的时间做出规定,具体情况要等兵部调令送达武昌府。

  苏敬杨再道:“大人,恭喜了!”

  沈溪看过公文,随手揣进怀里,往大帐内行去,摇头道:“没什么好恭喜的,寒冬将至,留在武昌府至少不会挨冻,到西北冰天雪地可没那么自在了。苏将军,这次本官去西北,怕是无法带上你……”

  苏敬杨脸上也满是遗憾:“大人往西北,建功立业指日可待,末将想跟随……却要兼顾朝廷差事,湖广一省安危系于末将之身,希望将来有机会在大人帐前效力!”

  说话间,二人到了帅案前,沈溪坐下,正对着苏敬杨:“本官准备跟你借调些人手!”

  苏敬杨一听,便知道沈溪跟他要的是什么人,显然是目前正在受训的“火器营”。苏敬杨脸上先是露出喜色,但随即有些担忧地问道:“大人,您确定朝廷会同意将湖广人马征调北方?”

  沈溪道:“这有什么不能同意的?你派人跟随本官北上,算是沿途护送,又不是什么大事。跟随本官北上的大概为二百人,携带的主要武器是火铳,这是第一批……之前本官在武昌府铸了一百门火炮,回头你想办法送到北方,本官会跟朝廷提请,这是第二批!”

  “第二批护送火炮以及配套炮弹的兵马,大概为八百人,这批人暂时会留在北方……如此算下来,一千人分成两批跟随本官北上,为大明建功立业,岂非善举?”

  苏敬杨笑道:“还是大人思虑周详,派火器营护送您北上,理所当然,可……总归是要有朝廷调令……”

  沈溪道:“你尽管放心,本官会把调令给你。朝廷不会认为本官身边带二百人马就会威胁到京畿安危,况且本官早有打算,这二百将士不会进京城,而是驻扎城北的京营驻地。本官往西北时,会将人马带上。你只管听从号令,不会出错的!”

  苏敬杨原本就对沈溪言听计从,现在沈溪只是带二百人北上,压根儿就不会有什么问题,马上行礼:“一切听从大人吩咐!”

  ……

  ……

  朝廷公文来得太过突然,沈溪有些无所适从,突然间就要北上,这次他没打算将亲眷留在武昌府。

  人会跟着他回京城,至于亲眷是否会跟他去延绥……即便朝廷准允,他也不会带在身边,这涉及出征将士的潜规则,在外督抚一方,始终要将身边亲眷留在京城当“人质”,沈明钧夫妇不会跟他去,儿女也不能随他一起……除此之外,他带几名女眷在身边,朝廷应该不会太过苛责。

  沈溪出任三边总督,一去可能便是三四年,家里老爹老娘还好说,儿女也有人照顾,但妻妾却不能总留在京城,朝廷不会如此不近人情。

  现在沈溪就想争取将谢韵儿等女都带在身边,这样到了西北,也有妻妾作陪。

  沈溪正在闭目想事情,云柳将考核结果带了过来,她刚回军营便听说沈溪被调往西北出任三边总督。跟苏敬杨上来便恭贺不同,云柳不认为沈溪被征调西北是什么好事,她知道沈溪最想远离战场,过那种安静平稳的生活。

  云柳道:“大人,却不知朝廷为何突然征调您往西北?难道朝廷已无人可派?”

  沈溪抬头看着云柳,道:“唯才是举,这是朝廷用人的一贯准则,现在若不用保国公和王巡抚,除了我,还有旁人更合适这差事?”

  云柳迟疑了,回答不出沈溪的问题。

  的确如沈溪所言,论对西北军务的熟悉,沈溪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沈溪在西北建立极大的功勋,却未执掌过西北军政一天,就算曾挂过延绥巡抚的头衔,也未到延绥镇履任,最后被调遣到南方来当总督……

  沈溪道:“还是别胡思乱想了,先把眼前的事情处理妥当再说……首先便是今日考核不能放宽标准,该刷下去的不要留着……我亲手编练的军队,绝不能容纳不合格之将士,认真筛选,等到了西北,关键时候能顶上去才是正理!”

  云柳这才知道沈溪要调火器营北上。

  她提醒道:“大人,您手中无兵部调令,若从湖广带兵北上,朝廷难道不会追究?”

  沈溪端详手中士兵的考核成绩,抬起头应道:“你跟苏指挥使的担心一样,对此你们尽可放心,我会找到由头,将人分做两批征调北上。你跟我同行,斥候的差事还是要交给你……如果觉得太过辛苦,你和熙儿可以留在京城。做了我的女人,不必非要苛刻自己,对此我能理解!”

  云柳行礼:“大人,卑职愿意随您北上,为您效犬马之劳!”

  “嗯!”

  沈溪笑着点头,“具体事情等路上再详谈,这几日暂时不会走,该收拾的东西要收拾妥当,该交托的事情也得交托清楚。不说别的,仅仅是工业园区那一档子事情,我便放心不下,非得处理好才能安心。”

  “西北的差事不必急于一时,我到任西北前,保国公会将这差事当着,就算他无寸功,也不会有什么损失……而且以他的性格,绝对不会主动跟鞑靼人交战!他只要能守住,我就可以把局面扳回来!”

  云柳觉得沈溪太过自信,但她不敢当面指出,因为这会儿沈溪刚被征调,以她想来,沈溪分明是强颜欢笑,根本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欣然。

  沈溪再道:“这趟回京倒挺让我担心。京城形势不同以往,若我进京时,恰逢宦官掌权,那如何离开京城是个问题!这些需要提前派人打探清楚……希望刘少傅和李大学士等人能多坚持几日,至少等我出了京城再崩盘……”

  云柳苦笑道:“大人,您似乎笃定两位阁老斗不过内侍?”

  “现在情况不是明摆着吗?谁得到皇帝支持,谁就能掌控朝廷,现在陛下登基后未能掌权,但羽翼始终会有丰满一天,那时必然想建立一番功业,他所信任之人,也就会顺势在朝中兴风作浪……”沈溪道。

  云柳心想:“大人形容之人情事,为何听起来那么像大人自己作为呢?陛下最信任之人,难道不是大人自己吗?”

  沈溪再道:“云柳,你和熙儿收拾一下,沐浴更衣,等我手头工作处理妥当便会过去!”

  云柳未料到沈溪还有兴致让她和熙儿陪侍,但想到这几日都未曾得到沈溪宠幸,她心中也带有少许期待,随后便带着几分羞涩,匆忙离开中军大帐,往沈溪在营地所建居所而去,那边有云柳这几个月培训的女兵,负责烧水、造饭等事宜。

  女兵作为沈溪策划的情报系统中的一环,不可或缺。

  这批女兵是云柳在湖广和江西边远山区穷苦人家中精挑细选而来,每一个都心灵手巧,悟性奇高,做什么事情都一学就会,目前已过语言关,能用各地方言熟练对话。

  下一步云柳准备让这些女兵学会侦查技巧,补充军中男子在许多方面的不足。

  等中军大帐只剩下沈溪一人时,他轻轻一叹:“没想到,这么快好日子就到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