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四五章 宫市
  中秋过后是重阳,随着重阳也远去,京城天气一天比一天凉,如今朱厚照出宫都裹着厚重的衣服。

  这天朱厚照从宫里出来,来到刘瑾新为他准备的宅院,看着那些教坊司送来的女人,不禁意兴阑珊。

  刘瑾看出来,朱厚照好了伤疤忘了痛,又蠢蠢欲动准备“干票大的”。

  朱厚照问道:“刘管家、钱护院,这几天你们有没有留意顺天府的情况?之前那件事平息没有?好些日子都没见他们的奏本,也不知道顺天府是不是在干活……之前给了三天时间,根本没个结果,这事不了了之了?”

  刘瑾道:“回陛下,之前奴婢前去询问,他们说已捉拿一批嫌犯,正在抓紧时间审讯……现在三法司盯得很紧,陛下放心,相信案子很快就会有结果。”

  朱厚照皱眉:“最好赶紧把案子结了,老在那儿拖着,搞得本公子最近做什么都没兴致……对了,钱护院,之前让你找几个女人回来,有着落没有?”

  钱宁脸上满是苦涩:“公子,这……这段时间京城风声太紧,街上到处都是五城兵马司的关卡,小巷上也到处都有衙差,不好做事啊!一旦出问题,怕是有人会跟之前的案子联系起来……”

  “胆小鬼,都是胆小鬼!看看你们的样子,一个个脑满肠肥,就不能干一点让本公子眼前一亮的事情?今天我就不住这儿了,回宫去,宫外还没宫里有趣呢……刘管家,之前不是说你有安排吗?人呢?”朱厚照突然对刘瑾道。

  刘瑾心说,您老人家什么时候让我安排了,不都是让钱宁想办法吗?

  但现在朱厚照明显在跟他为难,刘瑾只能恭谨地道:“公子,等过几日,风声没那么紧了,老奴一定为您安排妥当!”

  说着,刘瑾瞪了钱宁一眼,意思是让钱宁赶紧去做事,免得被皇帝盯上随便乱咬人。

  钱宁识趣告退,朱厚照气呼呼往外走去。出了门口,朱厚照犹自在抱怨:“之前写信给沈先生,到现在还没回信,真让人着急……朕还想找机会跟他一道去西北呢!”

  这句话立即引起刘瑾的警觉,皇帝这是准备寻找机会开溜啊!

  以刘瑾对朱厚照的了解,这是个喜欢冒险、寻求刺激的皇帝,对打仗之事特别热衷,加上沈溪领军以来还没输过,所以特别希望到沈溪军中,亲自体验那种浴血疆场马革裹尸的感觉。

  对此,刘瑾决定无论如何,都要阻止沈溪跟朱厚照见面,为此不惜一切代价。

  ……

  ……

  回到皇宫中,朱厚照信步往撷芳殿“宫市”而去。

  所谓宫市,并非传统意义上为宫里太监采办货物而专门设置的市集,却是刘瑾仿宫外市井风貌,在宫中建立的“商业街”。

  在这里,太监和宫女各司其责,有的充作商贩,有的扮作顾客,营造出一种热闹的景象。

  好在这条商业街白天不营业,只是在晚上开张,不然的话,恐怕会引起大臣们的强烈抗议。

  宫市服务之人,并不单单是朱厚照。

  为增加宫市的真实性和实用性,刘瑾做出安排,让太监和宫女将手头没用的东西拿出来贩卖,而那些有需要的宫女和太监,可以用铜钱或银子来买,再加上刘瑾找人从宫外弄了不少好东西进宫,参与贩卖,宫市现在已做得有模有样。

  宫里很多东西都稀缺,原本一些商品不可能出现在宫闱,尤其是一些佛像、观音像等挂件,这些东西原本禁止带入宫中,可是太监和宫女没有后代,平时又无法出宫门,令他们对宗教信仰的东西很推崇,买的时候根本就不还价,刘瑾利用宫市好好发了一笔财。

  宫外没人要的小玩意儿,拿到宫里就能成为天价商品,刘瑾借助宫市做起了生意。

  朱厚照对于宫里的买卖根本不上心,说到底他才是“大股东”,毕竟刘瑾赚了银子大部分都留给朱厚照挥霍。

  刘瑾对朱厚照,几乎是毫无保留地投资,回报就是朱厚照的信任和倚重,从眼前的情况看,他的投入和回报成正比。

  朱厚照到了宫市,那些太监和宫女明知道这位就是皇帝,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各做各的。

  等朱厚照进入建起不久的二层小楼,他们才松了口气。

  这栋二层小楼是宫市的精华所在,采用市面上刚流行不久的水泥和用水泥提前浇筑好的预制板,由御马监、内官监、御用监自工部征用熟练工匠,一个月就完工……这就是宫里秦楼之所。

  秦楼内,大多数姑娘都是宫女所扮,服务对象只有一个……皇帝朱厚照。

  至于太监则充作龟奴,负责给姑娘端茶递水。得到朱厚照宠幸并记得住名字的姑娘,在这秦楼中过上好日子,但大多数人都被朱厚照临幸过一次便丢弃一边。

  朱厚照进了秦楼,秦楼“大当家”张苑笑着迎上前,一甩拂尘,行礼道:“客官,您总算来了!”

  因为之前朱厚照出宫去了,张苑以为今天皇帝不会来了,所以没安排接待事项,此时突然见到朱厚照,却要装出一切准备妥当的模样。

  不过要准备的事情其实不多,除了姑娘外,再就是膳食和酒水,全都是现成的,根本不需张苑担心。

  朱厚照显得有些不耐烦:“出宫没什么意思,便来这里光顾一下……把你们最好的姑娘叫出来,如果侍候得好,本公子重重有赏!”

  自打宫中建立起宫市,尤其是秦楼立起来后,为秦楼挑选美女,便成为张苑和刘瑾不得不去做的事情。

  在宫中选拔宫女,张苑的门路可要比刘瑾宽广多了。

  毕竟这几年张苑都在宫中,而且他还是皇帝身边的常侍,宫里那些老宫女都在拼命巴结。相反刘瑾这个人太过精明,什么都要算计,反而不为老宫女所喜,如今张苑成为秦楼管事,越发受宫女欢迎。

  那些老宫女想方设法为秦楼找寻美女,宫中原本就跟刑部和教坊司有联络,于是有了美女,先送到浣衣局,然后再将人从浣衣局里提出来,做一些简单培训,便送到宫里的秦楼。

  这一个多月下来,朱厚照对于秦楼的运作模式很满意,因为他在这里的确得到最好的享受。

  当天为朱厚照准备的美人儿,是张苑早前便安排好的,其中两人是李兴从宫外找来,加上宫里老宫女找来的两人,应该足以满足皇帝所需。

  之前李兴没掌握到诀窍,每次为朱厚照找寻女子,都是从民间找一些身家清白的黄花闺女,但后来发现朱厚照不好这口,选择面便宽了。

  到如今,李兴在掌握朱厚照喜好上,对刘瑾实现了反超。

  因为李兴在外办差,有整个南直隶的资源,他要求地方上的豪绅富贾挑选合适的女人,不用在意出身,二十多岁的妇人最好,甚至生过孩子的都要。如此一来,李兴为朱厚照挑选出不少“美女”。

  朱厚照最初热衷出宫找刺激,但后来发现留在宫里得到的享受反而更好,慢慢地对出宫之事就不那么热衷了。

  当然,这也跟之前他擅闯官员府邸掳劫民女被官府调查有关,不敢轻举妄动。

  在为朱厚照挑选女人这件事上,几位受朱厚照器重的太监间,展开了一场竞争,现如今刘瑾落于下风。

  但在为皇帝办事上,刘瑾却技高一筹,因为他有脑子,能跟文官斗,反观张苑却没什么文化,有点小聪明却不是针对文官,而是用来应付皇帝,这一点让朱厚照不喜。

  ……

  ……

  朱厚照左拥右抱,注意力全放在身边两名女子身上。

  二女均为二十四、五岁左右,都曾是富贾家中的妾侍,没有地位,完全是因为少女时姿色出众被富贾买回去,稍微年长些便为富贾厌弃,正好李兴跟他们要人,便将人送来,却不知这恰好满足了皇帝的需求。

  这些女子比朱厚照年岁大许多,或许是朱厚照缺乏母爱,他对这种年龄大、成过婚的女人特别感兴趣,当他抱着两个女子,感受香喷喷柔弱无骨的娇躯在他怀中瑟瑟发抖时,便有一种成就感。

  “……张掌柜,还等什么?快为本公子斟酒,本公子到你这里光顾,你要招待好,不然本公子可不给你赏钱!”

  朱厚照完全进入角色扮演游戏中,把自己当作客人。

  但这里从上到下都不敢把朱厚照当作普通人,在朱厚照怀中的两名女子也知道这就是皇帝,她们明白自己的处境,即便朱厚照抱着她们,时而在她们脸上磨蹭,时而手在她们身上不老实,也不敢露出任何不敬之色。

  张苑不用亲自斟酒,自然有专门的宫女负责。而此时,前面的舞台上,几名宫女正在表演凌波舞,玉笛、琵琶、筚篥等乐声,让人沉醉。

  没过多久,朱厚照便有了醉意,翻身将怀中一名女子按在地上,刘瑾识相出了屋门,至于屋子里的女人,却一个都不能出来。

  **************

  PS:天子感冒发烧,这几天身体严重不舒服,更新不正常请原谅!弱弱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