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五一章 最信任之人
  朱厚照有很多话想跟沈溪说,但因见面的地方太过尴尬,加之提前没做准备,以至于见面后不知该谈什么。

  沈溪没准备在这里停留太久,这所宅院已具备朱厚照在历史上大行其道的豹房雏形,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沈溪不觉得跟朱厚照促膝长谈会对自己西北之行有什么帮助,他当晚还要去拜见谢迁、刘大夏等人,只能将重点说过,就准备起身离开。

  当沈溪说出别意时,朱厚照依依不舍道:“先生这就要走?是否……太过仓促了些?朕还有很多心里话想跟先生说,但……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如果先生能在京城多留几日便好了。”

  沈溪道:“陛下勤政,方能成为名留青史的圣明君主,若只是现在这样混日子,或许会在史书上留下坏名声。臣到京城,不过是跟陛下交待一些事情,将来陛下执政之路该如何走,一切都要看陛下自己……臣到西北后,会以密折和书信的方式将西北情况告知陛下。臣告退。”

  说完,沈溪便站起身来。

  朱厚照抓住沈溪的手,半天不舍得松开,其实他此时想跟沈溪说一些事,之前他一直指望沈溪帮他跟刘健和李东阳相斗,现在沈溪离开,意味着他又要孤身奋战。

  沈溪是故意不给朱厚照留机会,因为他知道,自己身为文官,无法帮朱厚照撼动整个文官集团,只有刘瑾这样行事卑鄙、无所不用其极的小人,才能去跟刘健和李东阳等人相斗,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

  注定改变不了的事情,沈溪不会勉强。

  朱厚照送沈溪来到外面的院子,此时已经快到亥时,刘瑾提着个灯笼走过来,钱宁跟随其后。

  朱厚照笑道:“沈先生,忘了给你介绍了……刘公公就不用多说了,这位是钱宁,锦衣卫百户,做事得体,朕很信任他。”

  沈溪打量钱宁一眼,他之前便已猜出此人身份,现在不过是得到验证罢了,心里不由带着几分感慨,历史上该出现的人,陆续现身朱厚照身边,改变一两个小环节根本无法阻止历史潮流滚滚向前。

  沈溪道:“陛下身边之人,臣就不多过问了,只要陛下能任人唯贤,便可以做圣君明主。”

  沈溪说这话的时候,刘瑾大为不屑,他可不认为自己是什么贤能之人,认定沈溪有意在针对他,心想:“姓沈的小子,咱家大人有大量,就不跟你一般见识了。就算陛下以前和现在都宠信你,不代表将来会继续宠信你,不信咱们走着瞧!”

  因为这个时候朱厚照尚未真正掌权,沈溪又是能帮到朱厚照的重要人物,刘瑾暂且把沈溪当作“盟友”,至于将来他掌权后如何对待沈溪则另说。

  刘瑾不会容许朝中有人能撼动他在皇帝心目中的地位,任何比他更得宠之人,都会成为他的眼中钉肉中刺。

  钱宁因身份低微,根本不敢上前来见礼,心中对沈溪还是非常钦佩的,这也是大明军中人士的普遍想法……谁能为大明建功立业,谁就应该得到推崇和赞扬,而沈溪在大明军中已成为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峰。

  锦衣卫说白了也是侍卫上直军中的一员,钱宁这个百户其实质也是武将,对沈溪可以用高山仰止来形容。

  ……

  ……

  沈溪离开后,朱厚照非常郁闷,回到大厅坐下后便在那儿发呆,连后院的女人都不想去碰了。

  刘瑾和钱宁侍立旁边,刘瑾试探地问道:“陛下,不知沈大人对您说了什么,让您心情不佳?”

  朱厚照道:“沈先生说的话,朕没觉得如何,就算他教训朕几句,也是为人师者应该做的事情。他没有迎合朕的想法,刚正不阿,确实是人中楷模……”

  刘瑾心里非常嫉妒,朝中那些人教训朱厚照,包括张皇后在内,都会被朱厚照当作仇敌对待,唯独沈溪出言教训,居然会让皇帝信服,这让他十分郁闷。

  朱厚照又道:“沈先生仓促进城,旋即就要离开,朕对此不甚满意。他分明是不想让朕跟他一起去西北,他到任三边总督后,便有建功立业的机会,鞑靼人出兵犯我边境,他说是去防守,但朕敢保证,不出两三个月,他就会跟鞑子交战……他是不想让朕出京城犯险,虽忠心可嘉,但朕不能赞同!”

  最开始朱厚照所说的话,让刘瑾觉得皇帝对沈溪心生不满,暗自幸灾乐祸。但听到后来,朱厚照却主动帮沈溪解释,刘瑾听了好像吃苍蝇一般恶心。尤其让人难受的是,他还只能迎合朱厚照的意思说话:“陛下,沈大人一片苦心,全都是为您好啊!”

  朱厚照扁扁嘴:“朕不用你来提醒,不过沈先生总算帮朕出了个主意,如何才能获得朝政控制权……”

  这句话顿时引起刘瑾极大的兴趣,在他看来,当前的局面几乎陷入死局,不相信沈溪能有什么好主意,于是问道:“陛下,沈大人如何建议的?”

  朱厚照打量刘瑾一眼,道:“这件事,或许需要你帮忙……沈先生对朕说,想要掌权,最重要的是先将萧公公司礼监掌印的位子拿下来,再将其安置于京师皇庄,由朕赡养,如此既不令萧公公彻底失势,也会让他感受皇家的恩德。如此,母后也能赞同。”

  刘瑾有些失望:“陛下,这件事怕是没那么容易吧?太后怎会赞同此事?”

  “最开始朕也是这么想的,但沈先生的话很有道理,他说以前母后不同意,是因为她没意识到文官擅权带来的危害,现在萧公公空有忠心,但所做之事已伤害到朕的切身利益,母后不可能坐视不理。”

  朱厚照按照沈溪的意思,继续说道,“而且,沈先生提出一个很好的想法,让朕亲自去跟萧公公说,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萧公公主动提出引退的意愿,如此一来,无论是母后,还是朝中那些大臣,都不会有意见。到时候司礼监掌印太监的位子,就需要朕身边信任之人担当。”

  刘瑾听到这里,不由想道:“还是姓沈的小子高明,如此一来,很多事都可迎刃而解,我之前为何没有想到呢?”

  朱厚照道:“其实沈先生说的对,朕当皇帝已快一年了,是时候亲自执政,这会儿让萧公公退下去时机刚刚好。就算刘少傅等人不理解,朕也能让他们妥协,萧公公的顾命大臣的使命就此结束,朕会好好安顿他,如果以后有需要,随时都可以请他出山……”

  刘瑾想了想,不由皱眉:“姓沈的小子让萧敬这个老匹夫留在京城,怕是有什么用意吧?”

  虽然隐隐有些担心,但想到自己有可能接替萧敬成为司礼监掌印太监,刘瑾便觉得自己的光明前途就要到来了。

  朱厚照看着刘瑾:“朕在想,到底是让你去接替萧公公,还是让张苑或者戴义去?还有就是以前曾在东宫供职的老太监……真让人为难啊!”

  刘瑾原本满心期待,此时就好像被一盆冷水当头浇了下来,他本想假模假样在朱厚照面前举荐张苑和戴义,但想到司礼监掌印太监地位尊崇,便不舍得装样子,怕朱厚照真会按照他的话来安排。

  钱宁察觉到刘瑾的微妙心态,主动覥着脸道:“陛下,微臣看来,刘公公体贴上意,担当此重任最为恰当。”

  这话说出来,非但没得到刘瑾的认同,反而让他极度厌烦。刘瑾知道,朱厚照性格叛逆,别人给他规划好路线,反而不会接受。

  刘瑾趁着朱厚照没斥责前,便先开口:“钱百户,话不能如此说,咱家身为陛下奴仆,只会尽心辅佐陛下,再说以咱家能力,尚不足以胜任司礼监掌印之职,反而戴公公作为首席秉笔太监,最适合接替这个位置。”

  钱宁意识到自己的马屁可能拍到马蹄上了,赶紧唯唯诺诺应是。

  朱厚照听了刘瑾的话,脸色稍微好看了些,道:“话是这么说,但戴公公能力如何,朕早就看在眼里,此人在司礼监当个首席秉笔太监都不能胜任,更别说是掌印太监了……”

  “这件事回头再说吧,先不要忙着下结论。哦对了,明早沈先生离开京城,刘公公,你去准备好东西,朕会亲自为沈先生践行……朕明日卯时出宫,在安定门设饯别宴,你要好好安排……”

  刘瑾听到朱厚照的嘱咐,对沈溪越发嫉恨。

  但想到能当司礼监掌印太监,其他什么事也就不在乎了,刘瑾非常希望沈溪能在朱厚照面前说他两句好话。

  “沈溪这小子,虽然平时碍眼,惹人厌烦,但关键时候还是有点儿用处,这次若咱家能如意当上司礼监掌印之职,就前事不计,不跟他一般计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