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六一章 请诛奸贼
  戴义跟萧敬性格相似,应对文臣时态度都太过恭顺,再加上他没有萧敬那种临机决断的能力,以至于在刘健、李东阳面前战战兢兢,越发显得怯弱无能。

  这也是刘健推举戴义出来担当司礼监掌印太监的主要原因,由戴义执掌司礼监,就算是皇帝的心腹,也无法做到掌控全局,朝廷大小事情还是会操纵在刘健和李东阳手上,甚至比萧敬掌权还要自在。

  戴义赶紧回乾清宫请示朱厚照,让朱厚照传户部尚书韩文等联名上疏弹劾刘瑾等太监的首要人物进宫。

  刘健则跟李东阳等人一起往乾清宫而去,没到乾清宫正殿,便见戴义一路小跑出来。

  戴义见到刘健后,上前行礼:“刘少傅,陛下已按照您的吩咐,传韩尚书等人进宫,不知您还有何要求?”

  刘健和李东阳相视一望,刘健捻了把颌下的胡须,道:“不必了,我等这就去面圣。陛下可在里面?”

  戴义点头:“陛下正在恭候,诸位大人要进去的话,不必传报,只管进去便是。”

  刘健颔首:“妥。”

  说完,这些人没再理会戴义,直接走到乾清宫大殿门口,殿门外已有太监恭候,此时大殿上一片灯火通明,刘健等人知晓,皇帝已在里面准备好迎接事宜。

  因为已经是十月天,换作后世西历就是接近年底,夜晚极为寒冷,等刘健等人到后殿门才开启。刘健往里面看了一眼,确定没有之前韩文弹劾的那些太监在殿内,只有朱厚照和几名不起眼的太监、宫女,才带着几位文臣进入乾清宫。

  “臣等参见陛下。”刘健一上来便给朱厚照一个下马威,不等朱厚照说什么,直接便躬身行礼。

  在大明君臣礼数中,不需行跪礼,大臣朝见皇帝不过是拱手行礼,此时所有人都带着上朝用的笏板,毕竟他们之前离开奉天殿后便未离开宫门,就等着君臣二度相见。

  朱厚照看这架势,突然有些心虚……身边没人帮他,他不过是个十五岁的少年,缺乏应对危机的经验,心想:

  “这些大臣来势汹汹,若父皇遇到这种情况,不知会以何种方式应对?如果我应付不好的话,他们不会将朕的皇位给剥夺了吧?”

  朱厚照对群臣的胆怯,源自于他对自己帝位的不确定。

  以前熊孩子可没认为自己皇位不稳,但随着他当皇帝以来处处受挫,文臣擅权,让他心中有了极大的忧患意识。他想起沈溪讲的历史上皇帝被诸如霍光、曹操、桓温、宇文护等权臣废掉后的悲惨下场,便不寒而栗。

  朱厚照原本站着,见大臣们到来,坐回龙椅上问道:“诸位卿家平身,在朕面前你们不必多礼。朕听闻诸位爱卿在午门外跪了多时,心中不忍,请大家到乾清宫来叙话。来人,准备几个火盆,今日外面起风,天寒地冻,让诸位爱卿烤火取暖。”

  就算朱厚照表现出极大的诚意,刘健等人也不会轻易直起身来,如此对朱厚照的压力却更大了……

  刘健弓着身子道:“陛下,老臣今日前来,是有事劝谏,请陛下收回成命。”

  朱厚照话音颤抖,问道:“收回……何成命?”

  刘健道:“陛下之前要以刘瑾为司礼监掌印太监,请陛下收回成命!”

  刘健并没直接提出让萧敬回归原来的职位,主要是他知道这次事件便是由萧敬主动请辞引起,如果现在执意要萧敬复职,而萧敬为成全皇帝继续选择引退的话,那他们“收回成命”的进谏不会有任何结果,不如直接请朱厚照收回对刘瑾的人事安排。

  朱厚照咳嗽两声,看着刘健,点头道:“刘少傅,您的话朕觉得有几分道理,诸位卿家还有什么事情要说吗?”

  刘健没想到进言会如此顺利,之前他并没有打算要置刘瑾等人于死地,到底外臣进言内侍过失,还直接让皇帝杀掉身边宠信之人,这对皇帝的压迫未免太过,刘健觉得这么做太过咄咄逼人。

  但因这件事如此顺利便得到朱厚照认可,他反而没有成就感。

  就这么便说通,皇帝不再提刘瑾执掌司礼监之事了?那若将来某一天皇帝再提出,而那时我等已经不在朝堂,又当如何?

  刘健心中突然生出要彻底清除隐患的想法,但关于诛杀刘瑾、张苑等人的话,他没直接提出来,不想跟朱厚照的矛盾进一步激化。

  朱厚照问道:“刘少傅,朕已准你所请,还有别的事情吗?没有的话,诸位爱卿回去休息吧。时候不早了,外面寒风瑟瑟,刺骨冰凉。朕体谅诸位爱卿一片苦心,希望将来继续尽心辅佐朕,为打造一个盛世王朝而努力!”

  此时此刻,朱厚照说话非常软弱,语气中带着几分哀求。

  虽然刘健没说什么,可李东阳也想到留着刘瑾和张苑等人迟早是个祸害,见刘健不肯直言,便主动站出来说道:“陛下,之前朝臣上疏弹劾刘瑾等奸宦之奏本,不知陛下当如何批复?”

  朱厚照的脸色瞬间变成死灰色,应着烛火,他眉头紧皱,神色惊慌中带着几分委屈,问道:“李先生,您看……其实刘瑾等内官,伴朕长大,照顾朕的起居尽心尽力,没有必要到诛杀他们这般严重的地步吧?”

  李东阳毫不退缩:“这些内监不思皇恩,诱惑陛下出宫游玩,令陛下荒驰朝政,并且在宫中建立市集扰乱朝纲,如此奸臣贼子,陛下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这话在文臣听来没有错,但入朱厚照之耳却字字诛心。

  说白了,朱厚照出宫游玩,包括在宫里建立市集等,并不是刘瑾和张苑等人主导,而是因他这个皇帝有这方面的需求,内监才会帮他安排,很多事都是他自己想出来的。现在李东阳指责刘瑾等内侍,其实就是在打朱厚照的脸。

  朱厚照一张小脸此时已从死灰色变得有些涨红,有些羞愤难当了。

  朱厚照心想:“母后让我隐忍,说父皇当初忍了多年才有后来的成就,可到底父皇也是在当太子的时候忍,做皇帝后就没再隐忍了啊!现在我已经是皇帝了,还让我什么事都听大臣的,甚至他们要杀我身边人,这也能忍?”

  就在朱厚照骑虎难下时,戴义匆忙进来,奏请道:“陛下,韩尚书等人已在外恭候。”

  “这么快?”

  朱厚照没想到朝臣来得如此快,他略一思索,才想明白这些人应该就守在大明门外,为刘健、李东阳等人声援,现在得到进宫的御旨,他们方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入宫。

  虽然朱厚照不想面对更多朝臣,但现在他跟李东阳正在僵持中,新的官员到来或许能稍微减轻眼前的尴尬。

  朱厚照手一抬,道:“请诸位臣工进来。”

  “是,陛下。”

  戴义此时完全就是个传声筒,他没有临机处置的能力,就算在朱厚照跟前,也不能出谋划策。

  等戴义出去将韩文等人请进来,朱厚照才知道来的不止韩文这么个刺头,还有都察院和六科的御史言官,这些人平时就喜欢在朝堂上多嘴多舌。

  同时,礼部尚书张升和刑部尚书闵圭也一并进宫,只有吏部、兵部和工部尚书不在。

  在这件事上,马文升、刘大夏选择中立,而工部尚书李鐩则因出京监督泰陵修建,再加上跟李兴有一定关系,不方便表态。

  韩文一进来,尚未上前行礼,直接从怀里掏出一份奏本,跪地请命:“陛下,老臣有本奏!”

  朱厚照这下更是不知所措。

  一个跪地的韩文,比站着的李东阳给他的压力都大,他这时才回想起来:“坏了,坏了,最先提出来要杀刘瑾和张苑等内监之人,便是韩文这老匹夫,现在让他进来,不是要了我的命吗?”

  朱厚照道:“韩尚书起来说话吧,朕……”

  他本来想说两句话圆场,韩文却不给他这机会,厉声喝道:“陛下,老臣罗列刘瑾等逆贼四大罪状,条条都是死罪,请陛下恩准,将这些奸臣诛杀。另外将内监中的败类驱赶出宫,从此之后不再允许他们回到京城,以正视听!”

  朱厚照皱眉,嘴上嘀咕道:“四大罪?有这么多吗?”

  朱厚照完全成了迷茫的孩子,不知怎么面对一群来势汹汹的大臣,心里在想:“如果有人能在旁帮我出谋划策就好了,但现在刘瑾已被列为必杀之‘罪人’,而沈先生刚去了西北也帮不上忙,我该怎么办?”

  偏偏这时候戴义以为朱厚照没听清楚,凑过来重复一遍:“陛下,您可有听到?韩尚书上奏,请诛杀刘瑾等逆贼。”

  就算朱厚照对刘健和韩文等人没辙,但对戴义这样的内监还是有足够的威严,他恶狠狠地瞪了戴义一眼,似在怪责戴义多嘴多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