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六四章 最后的对策
  清晨,紫禁城处在一片寂静中。

  朱厚照酣睡不起,此时朝臣已经在准备当日午朝事宜。

  这次不是大朝会,与会之人基本都是昨日参与跪谏或者联名上书之人,这些人在文华殿内等候上朝。

  文渊阁内等候上朝的大臣地位就要高多了,除了内阁首辅大学士刘健外,还有次辅李东阳、翰林学士礼部侍郎王华和户部尚书韩文。

  几人在文渊阁内商议之事,正是推举由谁出来担任司礼监掌印太监。

  除了保留萧敬的提议之外,还有提拔戴义,或者是其余司礼监秉笔太监,或者从二十四监别的监衙征调的想法。

  韩文显得很气恼:“只要不是刘瑾和张苑那些无耻小人掌司礼监,老夫都不会有何意见,这些事原本也轮不到老夫来管。”

  李东阳看了韩文一眼,目光中带着几分促狭,似乎在说,既然轮不到你管,你昨日上书那么积极,非要将刘瑾、张苑、李兴和魏彬置于死地?

  刘健谨慎地道:“陛下能从大局出发,诛杀奸佞宦官,再提拔贤能之人出来主持司礼监事务,善莫大焉。今日能留下萧公公固然是好,若不然,便以戴公公进补掌司礼监也未尝不可……”

  刘健对昨日戴义的表现非常“满意”,一方面是戴义传话的能力,另外一方面就是戴义的碌碌无为。

  李东阳望着刘健,微微点头。

  昨天夜里他跟刘健商议过,二人对于这次事情有着基本判断,关于举荐谁,二人商议过,总的来说就是朝中除了萧敬外,别人在能力或者声望上都有所不足,就数戴义合适。

  戴义这个人容易驾驭,换作别人可就说不准了。

  韩文笑了笑,道:“既然刘少傅觉得如此合适,那便按照刘少傅说的来,老夫先去跟同僚商议,刘少傅和宾之好好休息,稍后乾清宫再见,今日非要看那几个阉狗下狱问罪不可……”

  ……

  ……

  韩文忙着去跟一同联名上书的大臣面授机宜,主要是传达刘健的意思。

  而在乾清宫寝殿,朱厚照刚刚睡醒,整个人显得困倦不堪。恰在此时,戴义过来通禀,说是翰林院有人求见。

  朱厚照道:“翰林院的人?难道不是刘瑾和张苑他们?还是说这几位尚不知昨夜刘少傅他们进宫之事?”

  戴义显得很迷茫:“陛下,老奴不知。”

  朱厚照对戴义一向都不满意,因为这人能力低得可怕。

  睡了一觉的熊孩子,精神好了些,起身整理好衣服,顾不上梳洗,道:“翰林院到底谁来了?”

  戴义道:“是焦学士和李学士。”

  朱厚照回想一下才记起,一拍脑门儿:“朕想起来了,昨日朕曾让刘公公去找焦芳和李杰,让他二人帮朕草拟诏书……现在他们不会已拟好了吧?唉!这事情变化真快,就算现在草拟好了又有何用?到头来终归用不上……”

  “算了,宣焦芳和李杰觐见吧。朕从昨日开始,就没一人站在朕这边,朕想听听他二人的看法。”

  朱厚照没顾得上吃东西,在几名太监陪同下往前面的乾清宫正殿去了……皇帝在身体没有问题的情况下,会见大臣必须在乾清宫正殿这种威严的场合。

  焦芳和李杰来得正合适,朱厚照身边缺人助阵,同时需要问明一些事情。朱厚照在路上心想:“这两位是刘瑾找来的,应该跟刘少傅和韩尚书不是一伙的!如果他们能给我提供什么建议的话,我倒是可以参考一下。现在我只有指望他们了。”

  到了乾清宫,焦芳和李杰已恭候多时。

  见到朱厚照过来,二人行礼问安,朱厚照稍微抬手:“二位卿家不必多礼,朕昨日有一些事情让你们做,但现在……似乎用不上了,昨日刘公公跟你们交待过吗?”

  焦芳和李杰对视一眼,他们属于被刘健和李东阳嫌弃的大臣,在翰林体系中素来不得宠,但二人都有在东宫担任讲官或者为朱厚照进行日讲的经历,说起来都算得上是朱厚照的“先生”,只是跟朱厚照的关系不那么亲密罢了。

  至于昨日皇宫跪谏之事,二人没有出席。

  焦芳行礼:“陛下不知今日当如何处置司礼监掌印更迭之事?”

  朱厚照虽然问出问题,却不怎么想说话,因为他觉得自己要把身边的左右手刘瑾和张苑给杀掉,这是丢人现眼的事情。他板着脸道:“这件事,两位卿家不必多问,朕自然有决断。朕现在想知道你们的看法……如果朕想保住刘公公和张公公的性命,该用什么方法?”

  焦芳和李杰对视一眼。

  虽然朱厚照没说明昨日文官午门跪谏的结果是什么,但他们从朱厚照的只言片语中猜到,朱厚照应该是在刘健和韩文等人面前妥协了,答应遵照奏本内容杀掉刘瑾、张苑、李兴和魏彬,并且将另外四名经常跟随朱厚照出宫或者是帮朱厚照建立宫市的太监赶出宫门。

  焦芳道:“臣以为刘公公等人固然有错,但未必有罪,且罪不至死!”

  直到此时,朱厚照第一次听到有人为刘瑾等人说情,顿时有种找到知己的感觉,立即道:“朕也知道刘公公几个罪不至死,但你们总要说出对策来,朕之前已经在奏本上写下朱批,现在必须按照奏本来做……如果朕出尔反尔的话,那以后朕威望何在?”

  焦芳和李杰虽然也想帮刘瑾等人说话,但他们发现此时再说什么似乎已经迟了。

  他二人原本就不得刘健欣赏,在朝中基本是混日子,现在如果能得到皇帝赏识,那将是他们入阁的最佳机会,否则一辈子都没有希望。

  作为翰苑出身的大臣,没有机会入阁那是很懊恼的事情,毕竟翰林院、詹事府和礼部都属于清水衙门,手上实权不多,就等着一朝进入内阁,成为大明宰辅,这才是留在翰苑为官目的所在。

  焦芳不知该如何回答,李杰也为难了:“若陛下已朱批,除非能得到大臣的求情和谅解,否则……”

  剩下的话,李杰说下去了。

  朱厚照非常失望:“否则他们就死定了,是吗?你们说这些话,朕都知道,可朕如何能得到大臣们的体谅?他们现在为达目的,已经不择手段了。”

  焦芳和李杰低着头不敢言语。

  朱厚照没好气地道:“行了,你们既然也没对策,朕不勉强。这次你们做事也算妥当,但可惜朕无法对你们进行嘉奖和提拔,以后再说吧。”

  因为不能救刘瑾和张苑等人,朱厚照显得很懊恼,不想再跟李兴和焦芳说什么。

  ……

  ……

  焦芳和李兴退出殿外,朱厚照坐在龙案前,对着昨日反复看过的两份奏本,毫无头绪。

  熊孩子嘀咕道:“难道朕真的要杀掉刘瑾和张苑几个?要论错,这些人没错,全是朕要求他们那么做的!朕就这么杀了他们,简直是不仁不义!”

  就在熊孩子心情极端恶劣时,戴义又进来了,道:“陛下,刘公公、张公公和魏公公三人,跪在乾清宫寝殿外,说是要跟陛下道别。”

  听到这消息,朱厚照无奈地闭上眼睛,道:“他们还是知道了……道什么别啊,是朕害了他们,朕无颜见他们……”

  戴义道:“陛下,您不见他们一面么?”

  朱厚照点头道:“朕还见他们作何?实在没意义,让他们跪着吧,估摸到午朝时,就要将他们交给刑部,以之前上疏中所列条款为他们定罪,估摸怎么都活不了了。”

  戴义带着几分惧怕离开乾清宫正殿。

  此时朱厚照局促不安,心中郁闷不知如何排遣,恰在此时,一名太监走了过来,道:“陛下,这里有您一封信。”

  朱厚照顿时有些恼火,打量此人一眼,不是旁人正是以前帮了他不少忙,最近却被他冷落的前东宫太监小拧子。

  小拧子跟朱厚照岁数相当,以前朱厚照出宫时还让小拧子在撷芳殿假扮他,之后朱厚照知道小拧子暗中向张皇后和孝宗皇帝通风报信,便有意疏远了。

  “谁给你的信?谁有胆子让你转交信给朕?”朱厚照怒气冲冲道。

  小拧子跪在地上,将信举起来,道:“是沈大人。”

  “什么沈大人?啊……你是说沈先生?”朱厚照顿时反应过来,朝堂上他关心的姓沈的大臣,其实只有沈溪一人。

  小拧子回道:“正是。”

  朱厚照惊喜异常,将那封信拿了过来,满心以为里面沈溪给他写了长篇计划,可当他打开后,里面寥寥几个字,让他大失所望:“……皇位稳固奏疏舍一……”

  朱厚照瞪大眼仔细看了下,侧头质问小拧子:“你这小子,不会拿朕开涮吧?这是沈先生的笔迹吗?还有,他不是已经离开京城,怎会给你信函?”

  小拧子道:“是张苑张公公将这封信交给奴才的,奴才不知。”

  “张苑?”

  朱厚照更加不理解了,张苑怎么会有沈溪的信函。

  虽然说是沈溪所写,但朱厚照心中带有极大的怀疑,开始琢磨这几个字背后的含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