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六五章 犹豫
  朱厚照看到沈溪的信函,就好像看到希望,这是沈溪给他的“锦囊妙计”,就算只是几个字,在他看来也是弥足珍贵。

  朱厚照心想:“先不管张苑为什么能得到沈先生的信函,单就从这信函的内容来说,好像很深奥,到底沈先生是什么意思?看来沈先生是要帮我,但我却不理解这话是何意……谁能帮到我呢?”

  朱厚照左思右想,突然想到自己身边其实有个“军师”,那就是已经被他判了死罪,正跪在乾清宫寝殿外等着领死的刘瑾。于是他大声问道:“刘公公还在后边跪着等见朕?”

  小拧子道:“是啊,陛下,人就在寝殿外边,哀求奴婢进来通禀,说想见陛下最后一面。”

  朱厚照想了想,道:“那就让刘公公一个人进来,记得,剩下两位别进来烦朕。朕当刘公公是他们的代表……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朕总不能不给他们交待后事的机会。你去传话,让刘瑾来见朕!”

  “是。”

  小拧子不敢违背,站起来便往乾清宫后殿而去。

  不多时,刘瑾跟着小拧子来到乾清宫正殿。

  见到朱厚照,刘瑾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跪下来磕头,每一下都磕得无比响亮,好像是故意要让朱厚照听到,一边磕头一边哭诉:“陛下,老奴来跟您道别……”

  朱厚照很无奈,从龙椅上站起来,背过身去,不敢去跟刘瑾面对,仰头叹息:“刘公公,不是朕不帮你,实在是朕无能为力……你知道内阁以及六部大臣对朕的压力有多大,现在朕要保证朝堂稳固,必须要弃车保帅。”

  “你既然对朕忠心,那就替朕全一次名节,将来朕掌权后,会为你平反昭雪,风光大葬,让你死而无憾。”

  刘瑾心想:“人都死了,还说什么死而无憾……再说了,我连个儿子都没有,你就算给我风光大葬,我也得不到好处啊。”于是放声大哭:“陛下,老奴对您一片忠心,若陛下要杀老奴,老奴不会有怨言,只是……老奴心中放不下陛下,想见陛下一面。”

  朱厚照心中一阵难过,转过身来,看向跪在前面玉阶下的刘瑾,道:“那你抬起头来,见见朕,看到朕的模样后,心愿也就了了……可以安心去死。”

  刘瑾不敢抬头,一直跪着不断磕头,不过声音没之前那么响了,因为他额头已然鲜血淋漓。

  “你为何不抬头看朕?”朱厚照问道。

  刘瑾道:“陛下,老奴是奴才,怎敢跟您对视?老奴只有在平时伺候您的时候,稍稍抬头看一下陛下的模样,老奴自打服侍陛下开始,便未曾记下陛下的模样,老奴心中有愧……”

  没记住朱厚照的脸,这说法非常荒唐,刘瑾是在打感情牌,说明他忠心,就算陪伴朱厚照身边也不敢好好打量,以至于到现在都没记住皇帝的模样。

  朱厚照闭上眼:“刘瑾,朕知道你忠心,但这有什么用?”说着,他转过身继续用后背对着刘瑾,道:

  “记不得朕的模样,那就不用记了,你死后别来找朕,朕这辈子对不起你,如果你下辈子有本事,找个好人家投胎,不行的话就投胎去爪哇国,别在中土了……”

  “我听沈先生说,这大明之外,除了爪哇国还有什么波斯、奥斯曼,以及西洋的英吉利、佛郎机、神圣罗马帝国什么的,去这些地方不错,跟孟婆要汤喝的时候,记得跟牛头、马面说清楚。”

  刘瑾听到这话,人都傻住了,这就是皇帝对臣子表达信任和体谅的方式?

  朱厚照说完后,心里还在嘀咕:“这老家伙,知道自己是冤死的,若他死后做鬼要来找朕,或者是下辈子投胎来找朕算账,那就不好了……最好让他彻底断了心思,去爪哇国投胎算了。”

  刘瑾见此情况,意识到自己必死无疑,一颗心急速下沉……因为皇帝已不打算救他,而一心舍弃,这时他突然想到什么,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急声问道:“陛下,老奴听闻,三边总制沈大人给陛下写了一封信?”

  朱厚照转过身,惊讶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说完,发现刘瑾正抬头盯着自己……刘瑾也意识到自己跟皇帝对了眼,吓得赶紧低下头。

  朱厚照微微皱眉,“哦对了,你跟张苑一起在外面跪着,他求生欲望强烈,应该跟你商议了一下……你想说什么?”

  刘瑾赶紧道:“陛下,老奴领会沈大人的意思……那八个字是想告诉陛下,陛下皇位非常稳固,而且昨夜韩尚书进了两份奏本,如果陛下选择其一而舍另一,便可以对天下人有交待。”

  “什么择其一舍另一?你说清楚点儿!”朱厚照问道。

  刘瑾有些为难,如今他是为朱厚照想办法赖账,但此举无异于干涉朝政,为自己开脱。不过这会儿他已经没心思考虑别的,一心挽救自己的性命,急促地道:

  “陛下,是这样的,韩尚书同时上了两份奏本,您只批准了其中一份,另一份……若不按照第一份朱批,那不就说得过去了吗?”

  朱厚照想了想,眼前一亮,道:“还真是这样,不过……朕昨日已经答应朝臣,岂能出尔反尔!刘瑾,你好大的胆子,你不是说忠心耿耿,可以为朕去死吗?我现在看你好像没有为朕去死的意思,反而是想办法给自己开脱?”

  刘瑾赶紧磕头:“陛下,老奴并无此意。”

  朱厚照咬了咬牙,道:“算了,朕跟你计较没什么意义,你先退下,朕想想这件事……现在不想见到你。”

  刘瑾可不想就这么走,他直接跪着爬到朱厚照面前,扯着皇袍的下摆哭诉:“陛下,老奴舍不得您啊,老奴还想服侍您几十年,看您迎娶皇后生下太子,老奴还想做您的忠臣,见证陛下缔造一个盛世王朝……呜呜呜……”

  知道自己要被杀了,刘瑾顾不得什么颜面,几年前朱祐樘和张皇后没杀他,但这次刘健和韩文等人似乎不会放过他。

  朱厚照一脚将刘瑾踢开,道:“刘瑾,朕已经对你说了,不是朕要杀你,是那些文臣要杀你,如果你不甘心投胎而想做恶鬼,那你找那些人报仇,别找朕,朕可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你出去吧,朕不是一定要杀你,你还有生还的希望……”

  刘瑾还要上前扯朱厚照的裤腿,朱厚照厉声道:“来人,将他拖出去!”

  外面进来几名太监,上来拉住刘瑾,将嚎啕大哭的刘瑾往乾清宫殿外拉去。

  等人离开,朱厚照眉头紧皱,低下头再次展开沈溪的信看了又看,最后无奈地叹了口气,道:“看来这皇帝不是那么好当的,连个人都保不住……刘瑾哭了这么久,真让人里窝火。朕以后怎么面对身边人?朕亲近谁谁就被杀,那以后还有人敢对朕表忠心吗?”

  就在朱厚照心中茫然时,戴义进来道:“陛下,刘少傅让老奴前来提醒陛下,午朝时间到了。”

  朱厚照勃然大怒:“什么时间到了?现在明明距离午时还有一段时间……朕已经答应他了,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一定要让朕早一点杀掉身边人,是吗?”

  喊完这话,朱厚照感觉心里一阵畅快,暗道:“还是当个强硬的皇帝爽,但这样刘少傅等人不让我做皇帝怎么办?”

  “不对不对,沈先生说了,我的皇位稳固……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沈先生是想说,没有人能撼动我的皇位?”

  “啊!对了对了,父皇就我这一个儿子,如果刘少傅要安排别人来当皇帝,他不就成了读书人口中的乱臣贼子?到那时,谁会听他的?就算他想,那些武将,还有沈先生这样的三边总制也不肯答应吧?还有两位舅舅以及英国公,兵权可是在皇亲国戚和勋贵手上啊!”

  想到这里,朱厚照脸上有了喜色。

  戴义没看懂朱厚照为什么会一会儿愤怒一会儿笑,小心翼翼地问道:“那陛下……朝会何时开始,老奴也好去跟诸位大人通传。”

  朱厚照一摆手:“不必等了,就现在吧,跟文华殿候的那些大臣说,要他们来乾清宫,朕要在这里商议事情!”

  戴义急匆匆去了,这让朱厚照异常恼火,心想:“怪不得刘少傅和韩尚书那些人不想杀掉戴义,原来这是个趋炎附势的小人,以前对朕忠心耿耿,现在却一心帮文官做事,是觉得朕失势,甘心当那些文官的走狗吧?”

  “这老家伙,一点忠孝仁义都不讲,亏当初刘公公举荐他,现在他反而落井下石,丝毫报答恩人的心思都没有……要是他当了司礼监掌印,还不得事事都听那些文官的?”

  想到这里,朱厚照心中更加生气。

  之前他不是很体谅刘瑾,但想到自己跟刘健等文官的矛盾,再想到沈溪给他说的撑腰的话,让朱厚照觉得自己当皇帝应该硬气一些。

  沈溪只是简单的八个字,就影响到他对整个事件的态度。

  在大臣到来前,朱厚照心想:“我这么改变计划,不会被天下人耻笑吧?要不我再想想,跟那些老臣商议一下,不让刘瑾当司礼监太监算了,留下他一条狗命。朕干脆来个罪己诏,当是检讨一下自己的罪过。既不能对身边人赶尽杀绝,也不能得罪刘少傅他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