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六六章 强硬
  紫禁城,乾清宫。

  以刘健为代表的众多大臣,出现在乾清宫,他们当日参加朝会的目的有两个:其一是让皇帝兑现昨日诺言,将刘瑾、张苑等人诛杀,再将马永成等太监送出皇宫,永不召还;其二是请皇帝指定司礼监掌印太监人选,如果不是萧敬留任,基本上就是由司礼监首席秉笔太监戴义进补。

  朱厚照坐在龙椅上,看着玉阶下自动排成两行的大臣。

  之前负责带领文臣联名上书的韩文,正在滔滔不绝列举刘瑾等人罪状。

  罗列出来的四大罪状中,除结党营私和贪污腐败外,还有就是扰乱朝堂和宫内不检两条。

  结党营私和贪污腐败是太监的通病,没有太监不贪污腐败,也没有太监不结党营私,不然不会有那么多干儿子。

  至于扰乱公堂……其实直到这个时候,刘瑾尚未获得可以撼动朝堂的权力,只是表现出一定威胁,如今被安上罪名,属于“防患于未然”,不需要你行差踏错,只需罪名听起来合情合理就行了。

  而最后一条“宫内不检”,听起来好像是生活作风不检点,但其实指的是帮皇帝吃喝玩乐。

  刘瑾等人必杀的理由正是“宫内不检”这一条,在文官们看来,让新皇沉迷逸乐就是奸佞所为,罪该万死。

  刘健站在右边队列的最前面,他没有说话,等着韩文将罪名罗列清楚。

  左边队列第一位的李东阳,作为刘健的发声筒,待会儿将由他出列“纠正”朱厚照的错误,防止小皇帝再为刘瑾等人求情。

  等韩文终于将四大罪状列明,将奏本重新呈递,道:“请陛下朱批,将刘瑾、张苑等奸贼交由刑部法办,以正视听。”

  所有大臣都俯首行礼做请示的姿势,表明共同进退的态度。朱厚照着恼地喝问:“诸位卿家,你们非要将朕身边几名常侍置于死地,是吗?”

  听到朱厚照这番话,很多人意识到,小皇帝还没有死心,要不然言辞为何如此强硬?他们没有心思考虑缘由,他们尚不知此时朱厚照多了一道最大的凭仗——如果你们敢让我退位,那你们就是自己厌弃的那种乱臣贼子,你们有本事就让我逊位啊!

  在有恃无恐的情况下,朱厚照说话语气没有昨日那么软弱,质问中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威严。

  韩文坚定地道:“陛下,您一定要诛除这些奸贼!”

  朱厚照冷笑不已,问道:“如果朕说,朕不想杀这几人,当如何?”

  “啊?”

  在场文官非常吃惊,昨日说得好好的事情,怎么到现在突然变卦了?

  难道皇帝思考一夜,认为刘瑾等人不该杀,连尊严和信义都不准备遵守了吗?

  李东阳立即出列,质疑道:“陛下,您如此说乃出尔反尔,昨日陛下已御笔朱批定下此案。”

  朱厚照将龙案上的奏本拿起来,用力掷到前面的地上,厉声喝问:“你们看看,可是这份奏本?”

  刘健等人都低下头去看,李东阳小跑上前,代表众文臣将奏本捡了起来。

  李东阳打开奏本,仔细一看,确定这份是韩文昨日联名众多文官上疏的那份,但这份奏本朱厚照根本没有朱批过,真正朱批的是昨日韩文进奏的第二份奏本。

  李东阳立即出言提醒:“陛下,昨日朱批的奏本并非这一份。”

  朱厚照不屑地道:“此乃韩尚书等人联名上奏,朕没有朱批,这是事实,就算昨日朕写过什么,但做不得准,李大学士现在手上的这份奏本便是证明!诸位卿家,如果没别的事情,你们可以退下了!”

  在场文官都有种吃了哑巴亏的感觉,朱厚照这种抵赖的方式简直无可挑剔。

  谁让你们呈奏两份奏本的?

  现在朕朱批一份,留下一份不批,回头朕想抵赖,拿出没批的那份,白纸黑字,根本没有朱批的印记,你们想强迫朕朱批不成?

  如此一来,昨日众多文官的跪谏,到现在完全成了笑话,而朱厚照不拿自己的承诺当回事,让在场文官非常羞愤。

  就连一些原本不打算卷入事件中的中立派,诸如马文升、刘大夏等人,在这件事上也准备倒戈,向皇帝据理力争。

  但现在怎么反驳朱厚照成为了问题,因为他们没想到皇帝会反悔,也就没将昨日朱批过的奏本带回去,现在朱厚照将这份奏本丢出来,而昨日那份奏本到了何处,根本没人知晓,现在找不到那份朱批过的奏本,等于空口无凭。

  刘健实在忍不住,出列提醒道:“陛下,您已经应允,如今却在朝会上公然抵赖,此非圣明君主所为。”

  朱厚照突然一拍桌子,怒道:“刘少傅,朕敬重你,称呼你一声刘先生……先皇对你恩重如山,而在先皇仙游后,你把持朝政,排除异己,甚至连朕身边服侍的忠心耿耿的太监,你都要害死。”

  “朕知道,今日之事完全是由你一手主导,却让韩尚书打头阵,而现在你还站出来指责朕……朕这皇帝在你眼里算什么?你有本事就让朕逊位,你能成功,朕算你有本事,否则朕当政一天,就不会听你的。”

  “当然,刘少傅可以当权臣,学那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少在朕面前装忠臣,朕不觉得你现在所为乃是忠耿之臣所为!”

  尽管刘健知道熊孩子胡闹,但听到指向如此明确的斥责之言,一时间气愤难当,忍不住剧烈咳嗽。

  李东阳赶紧过去劝说刘健消怒。

  韩文作为事件领头人,突然被朱厚照指责是刘健帮凶,心里不乐意了,走上前跪地道:“陛下,老臣昨日跪谏乃是自愿,陛下切不可玷污刘少傅清白。”

  朱厚照道:“朕不管你和你身边那些大臣是不是被人利用,朕认为你们所列四大罪状,都很牵强,你们说四名太监结党营私,但说来说去就是他们四个人间结党营私,你们怎不说明他们跟朝中哪位官员结党?既然只是他们四个人结党,还一次都要被诛杀,感情什么都是你们说了算,说他们结党就结党,朕还觉得你们结党呢……一起前来跪谏,一起联名上书,一起来朝堂上与朕为难!”

  “你们说那几个太监手脚不干净,有敛财之举,你们倒是拿出证据来啊,他们连子嗣都没有,贪财何用?你们先找到证据再说话。你们说说,他们是在宫外有自己的府邸?还是养了什么人给他们敛财?你们一个个就知道空口说白话,证据拿出来啊!”

  “说四名太监扰乱朝堂,朕敢问一句,他们中除了刘瑾跟朕出席过朝会,其余人几时到朝堂上来过?就算刘瑾到了朝会上,也未曾说过一句话,而且他是以司礼监秉笔太监身份到朝堂,难道于理不合?如果说太监不能在朝堂上说话,那平时萧公公和戴公公等人,说的话不少,他们是不是更加扰乱朝堂?”

  “至于什么宫内不检,哼哼,他们在宫里的情况,你们知道吗?朕觉得他们的行为很检点,从来不会惹朕生气,如果你们觉得他们哪里做得不对,那就是认为朕做得不对,你们是在指责朕,朕乃九五之尊,乃大明皇帝,说一不二,如果你们真的觉得朕做的不好,也不能迁怒几个不相干的太监,你们这是昏聩无能的表现!”

  朱厚照几乎一口气将韩文为几名太监定的“四大罪行”全部给反驳了。

  韩文被朱厚照这一番驳斥说得哑口无言。

  最后,韩文反应过来,今天被小皇帝给唬住了,心想:“岂有此理,老夫在官场上这么多年,从来没如此羞辱过,今天就不信邪了。”

  韩文又拿出昨日的一套,高喊道:“陛下,您如此出尔反尔,乃是置朝廷规矩于不顾,老臣枉费先皇信任,如今不能好好辅佐您,只能以死来劝谏……”

  说着,韩文就想往乾清宫的盘龙柱上撞。

  这招寻死的方式,对那些好说话的皇帝,自然有效,就算不好说话的皇帝,也不想因为跟文臣闹别扭而被人抨击,毕竟让朝臣在朝堂上以死相谏,那是丢人现眼的事情。

  不想此时朱厚照却冷笑一声,大声道:“韩尚书,朕之前敬你是先皇遗臣,对你有几分敬重,现在朕却觉得你根本是不可理喻。朕已经将你列出的‘四大罪行’全给驳斥了,你不跟朕说理,却以死来吓唬朕,这已经不是在劝谏,而是在要挟。”

  “既然你觉得朕身边四名太监该死,那就继续跟朕辩论,如果说不过就寻死寻活……这天下间的人都在朕面前撒泼耍赖,那朕是不是什么事都不用做了?”

  韩文羞愤难当,此时他发现自己连一头撞死都不会得到皇帝的怜悯,这才是让他悲哀的地方。

  朱厚照道:“要死的,就在这里直接找柱子撞死得了,朕不想劝,朕是皇帝,所有的事情都应该由朕做主,而不是你们这些大臣,朕才是大明的当家人,谁不服?”

  这话说出来,在场没人驳斥朱厚照,因为朱厚照所说无可指责。

  朱厚照再道:“如果你们觉得朕这几条罪状驳斥的不对,可以出来说,如果你们能说服朕,朕可以让四名太监去死。朝堂是讲求法度的地方,既然现在无法证明他们有罪,那就必须要依法办事!”

  *************

  PS:天子重感冒,从前天开始便全身酸痛,昏昏欲睡,更新不正常,请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