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六八章 当首辅了
  乾清宫寝殿,朱厚照正在会见刘瑾、张苑、魏彬等太监。

  朱厚照面前跪着七名太监,除了李兴是在督造施家台泰陵任上被弹劾外,其余几人都在宫中任事。

  朱厚照道:“……朕做这些都是为了你们,朕把你们当作股肱之臣,刘公公在司礼监和御马监任职,高公公负责朕大婚之事……你们别说朕不理解和体谅,以后若是做出什么忤逆朕的事情,别怪朕加倍惩罚你们……”

  刘瑾在几人中最得宠,跪伏着额头触地,哭泣道:“陛下,老奴必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陛下有什么事,老奴为您上刀山下火海……”

  “行了,这些话留着以后说,朕不稀罕听,换新鲜点儿的来,张公公……”朱厚照打量张苑,问道:“你且说说,沈先生那封信是怎么来的……”

  张苑没有刘瑾那么会演,此番死里逃生,刚从惊吓虚脱中缓过神来,跪在地上有气无力地道:

  “陛下,之前刘公公吩咐,让奴婢在安定门设宴为沈……沈先生饯行,结果那天陛下没来,刘公公也没现身,是奴婢亲自送沈……沈先生出的城门。沈先生离开前,留了个锦囊给奴婢,说是危急时使用。奴婢身陷绝境,想到沈先生的话,于是打开锦囊,发现里面的八字箴言……”

  朱厚照眼前一亮,连连点头:“果然不愧是朕的先生,能掐会算,沈先生定然是卜卦预测到有今日之事,所以留下锦囊妙计指点朕。朕越来越觉得,沈先生就是朕的诸葛亮,一定能辅佐朕开创盛世江山。”

  说到这里,朱厚照指着几名太监道:“行了,今日的事情到此为止吧……朕留了你们一条命,但麻烦事随之到来,刘少傅和李大学士,还有吏部马尚书都致仕了,这才是第一批,估摸后面要请辞回乡的大有人在,朝廷上一场风波少不了,朕不能指望你们出来为朕打理朝政,必须得想个办法才行……”

  刘瑾想说什么,欲言又止。

  朱厚照看到刘瑾,扬了扬下巴:“刘公公,有话直接说。”

  刘瑾仍旧跪在地上,道:“陛下,如今翰苑中大多数人都站在刘阁老和李阁老一边,二位阁老致仕后怕是不肯入阁为陛下效力……但还是有人被刘阁老他们疏远,这些人提拔起来后定能尽心尽力帮陛下做事,而不至于行那……党争之事。”

  刘瑾故意把刘健等人跪谏的行为,说成结党营私,以他对朱厚照性格的了解,朱厚照在心中必然是这么想的。

  以前朱厚照不提,那是因为刘健等人在朝中,但现在刘健、李东阳既然致仕,一些事没必要再藏着掖着了。

  朱厚照没听出刘瑾话语中隐含的意思,点头道:“你说的不无道理,刘少傅和李大学士退下来,内阁尚有谢阁老,至于王学士……朕觉得还是不要让他入阁得了,他以前就帮刘少傅和李大学士做事,朕不觉得他有什么能力。”

  “至于旁人,李学士和焦学士真的能胜任吗?还是先看看,先从梁学士等东宫讲官中选择,这些人跟刘少傅关系未必亲近,在朝中也算德才兼备,入阁没什么问题,关键是要谢阁老为朕推荐人选。”

  “随着刘少傅和李大学士致仕,谢阁老现在已经是内阁首辅,他跟沈先生的关系亲近,朕要想办法让沈先生入阁……”

  刘瑾听说朱厚照准备让沈溪入阁,别提有多紧张了,暗自琢磨道:“沈溪这小子实在太有能耐了,少年得志三元及第,在朝几年便立下战功无数,官运亨通,又得前后两任皇帝信任。”

  “之前他留下锦囊只是说了一句话,就让陛下改变态度,同时促使刘健和李东阳两个老匹夫离开朝廷。若是他入阁,有谢迁给他撑腰,我能有好日子过?”

  刘瑾想要说什么,但想到自己刚刚被沈溪救下来,再加上朱厚照现在对沈溪完全是一副盲从的态度,便不敢说什么了。

  ……

  ……

  京城,谢迁府邸。

  谢迁当日没打算入朝,称病不出,留在家里看书。

  谢迁面前摆着份写了一半的奏疏……这是份请辞的奏本,他准备安心回余姚老家当个闲散之人。

  谢迁拿着笔,一边琢磨一边喃喃自语:“在朝当了这么多年官,身心俱疲,不如早些返乡养花弄草,享受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逍遥自在……唉,以后之厚那小子没人管,想必在朝堂上只会混日子,老夫实在顾不上他了。”

  尽管谢迁想让自己开心起来,但想到自己就将离开京城,远离朝廷权力核心,内心还是一阵空落落的。

  恰在此时,门房连门都没敲便匆忙进来,显得非常着急。

  谢迁心情不佳,见此情形立即喝斥:“一点规矩都没有,你可是我谢府的门子,说出去都丢人现眼!”

  那门房道:“老爷,刘尚书来了,好像有紧急朝事相商。”

  谢迁冷笑一声:“想必朝会散了吧?不用说也知道他为何而来,告诉他,老夫正在病中,拒不见客!”

  门房领命而去,过了一会儿,又折返回来,满脸为难:“老爷,刘尚书不肯走,说朝廷发生大事……”

  谢迁怒不可遏:“什么大事也抵不上老夫身体要紧,难道老夫病倒了也要管朝事?”

  门房期期艾艾地道:“刘尚书说,是……刘少傅等人辞官了……”

  “什么?你再说一遍!”

  谢迁霍然起身,瞪着门房喝问。

  门房老老实实地禀告:“老爷,说是刘少傅、李大学士等俱已辞官。”

  谢迁将笔往砚台上一搁,连连摇头:“胡闹,胡闹!说辞官就辞官了?这上疏请辞还有抢着来的?陛下怎么说?”

  门房道:“老爷,您还是亲自问刘尚书吧,刘尚书正在府门外等着,他说了,今日不见到老爷不会走。”

  谢迁没好气地道:“好个刘时雍,就是喜欢给我找麻烦,让他进来吧……算了,我亲自去迎接好了……”

  ……

  ……

  谢迁在谢府门前见到刘大夏。

  刘大夏见了谢迁,顾不上礼数,上来便着急地道:“于乔,朝中发生大事了,刘少傅、李大学士还有马尚书俱已请辞,陛下当场恩准,他们就要离开朝堂回归故里,萧公公今日也要出宫……”

  谢迁听得头都大了,赶忙道:“先慢些,进去再说吧……这都是什么事儿,还让不让人安生了?”

  二人进入谢府,路上刘大夏将之前朝堂上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说给谢迁听。

  谢迁听完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他顾不得想别的,皱眉问道:“陛下意气用事,难道无人劝谏陛下收回成命?”

  刘大夏一脸苦涩:“于乔也知道昨日宫里闹出的那些事情……跪谏没了效果,刘少傅和李大学士请辞,陛下一一恩准,这个节骨眼儿上谁还敢站出来说话?”

  此时二人进入书房,刚刚分宾主坐下。

  谢迁听到刘大夏这番说辞,立即瞪大眼:“你不会站出来说话吗?怎么,刘时雍,你别说担心自己官位不保,连一句公允话都不舍得站出来说……”

  刘大夏没好气地看了谢迁一眼:“在这件事上,我从来就没发表过意见,昨日联名上奏我也未曾署名,怎么现在你倒责怪起我来了?”

  “若是联名上奏的人说话,陛下肯定不会采纳,而你……战功卓著,跟刘少傅等人关系又不是很亲近,你说句话,陛下指不定就应允了。现在刘少傅和李大学士都致仕,朝堂岂不乱成一锅粥?”

  谢迁把自己摆在行将致仕的立场上,气呼呼地说道。

  刘大夏打量谢迁,道:“于乔,这不是还有你么?”

  “我?”

  谢迁突然意识到,如果刘健和李东阳请辞,那他就成为内阁硕果仅存的大学士,自然而然就是首辅了。

  谢迁心想:“我就这么成了首辅?”

  他苦笑着摇了摇头,起身把刘大夏引到桌案前,指着写了小半篇的奏疏道:“你看,老夫正在做请辞的准备,这乞骸骨的上疏我已草拟一半……”

  刘大夏道:“于乔,此时你可千万别出来添乱,朝廷已乱成一锅粥,你若再辞官,那内阁就真的一个人都没了,难道你让奏本直接进司礼监,给现任司礼监掌印刘瑾票拟和朱批?这位可不是萧公公,若其一意孤行,不顾朝廷法度,责任谁来承担?”

  谢迁指了指刘大夏,想破口大骂,却找不到理由,最后气冲冲地道:“谁来承担责任也不该我来担,我不过病休一日,朝廷便发生这么多事情,可不是我造成的……连刘少傅和宾之都退了,我留在朝中算什么事儿?之前上疏我还犹豫,看来得尽快完成。”

  谢迁说完,绕到书桌后面,拿起毛笔便要继续写。

  刘大夏在一旁看着却不阻拦,扁着嘴道:“你写也好,不写也罢,陛下绝对不会准你这份奏疏,不信你上疏看看!”

  谢迁眉头紧锁:“我就不信陛下以两种标准待人,凭什么别人乞骸骨能得准允,我就不行?我倒是要试试看!”

  写了半天,最后谢迁一把将毛笔丢在地上,带着几分懊恼坐回椅子上,此时刘大夏依然气定神闲。

  谢迁道:“亏你沉得住气!”

  刘大夏道:“我来找你,是要跟你商议事情,陛下明摆着要以你为首辅大臣,至于提拔新阁臣人选,估摸也要跟你商议,现在那些内监跟陛下走得近,你不会想陛下身边都是蝇营狗苟之人,或者你辞官后内阁乌烟瘴气吧?”

  谢迁耷拉着头,许久说不出话来。

  “于乔,我看你到了进宫之时,这会儿你不站出来说话,怕是无人跟陛下进言。陛下正在气头上,说话能进他耳之人太少,恰好你就是其中之一。”刘大夏道,“若你进言得当,那一切事情便可迎刃而解,若进言失败,朝堂将来变成什么样子,就不是你我能控制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