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六九章 你退我进
  谢迁百感交集,正不知该如何应对眼前之事,突然门房又到了书房门口。

  谢迁瞥了门口一眼,问道:“何事?”

  门房回道:“老爷,宫里来人了。”

  谢迁神色略微错愕,刘大夏轻捻颌下胡须,道:“于乔,定是陛下召你入宫,若你此时提出乞老归田,怕是朝堂无人主政,这稳固的江山也会出现极大的变数……你一定要三思而后行。”

  谢迁脸色漆黑,他没有看刘大夏,凝眉思索,正要跨步出去迎接宫中来使,却突然想起什么,回头将之前写的乞骸骨奏本给捡了起来。

  刘大夏没有多言,二人一起到了府门口,见到宫里来人。

  随后谢迁回后院换上朝服,进宫面圣,刘大夏也回兵部做安排。

  ……

  ……

  乾清宫内,朱厚照正襟危坐,这是他掌权以来第一次接见朝臣,且还是谢迁这样素有名望的内阁大臣。

  朱厚照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尽量拉拢,让谢迁帮自己做事,让朝堂不至于出现分崩离析的状况。

  但以大明政治体系来说,就算内阁三名大学士都请辞,也不至于出大乱子,军队牢牢地掌控在皇帝和勋贵手中,六部和各寺司衙门各司其责,人才多的是,朝堂离了谁都能正常运转。

  “……谢先生,朕一向敬重您的为人,您在朝兢兢业业多年,朕也听过您的经筵日讲,算是您的学生,以后朝廷的事情还要多仰仗先生……”

  到了众叛亲离的地步,朱厚照的嘴巴很甜,他知道,再拿出应对刘健和李东阳的态度,那他就要彻底成孤家寡人了,而且站在他的角度,他更喜欢谢迁这样善于察言观色、进退有据的大臣。

  刘健和李东阳为人处世一丝不苟,仿佛严厉的尊长,让人一看就心里发怵。谢迁的性格很随和,随时笑眯眯的,做事更为圆滑。

  还有一点,谢迁跟沈溪关系亲密,朱厚照一向对沈溪信任有加,爱屋及乌之下,朱厚照对谢迁好感倍增。

  谢迁可不惯朱厚照的坏毛病,直接拿出自己的乞骸骨奏本,上前道:“陛下,老臣年事已高,处置朝事已力不从心,请陛下恩准,让老臣回故乡余姚,安心养老,从此之后不问朝事……”

  朱厚照原本满心期待,听到这话后,脸色瞬间黑了下来。

  如果谢迁这话是当着朝臣的面说出来,那熊孩子必然会赌气直接答应下来,但现在谢迁是在私下场合提出请辞,他就算想赌气同意,但细细思索一番,这么做只会让朝堂乱成一团,于大局无益。

  朱厚照苦口婆心地劝解:“谢先生,您这又何必呢?以前刘少傅跟李大学士如何对您,难道您不知晓?您可是内阁辅政大臣,父皇在世时便说过,谢先生的能力在内阁数一数二,父皇一向不会偏袒谁,连父皇都说先生被打压,现在朕为您打抱不平,为何先生要请辞呢?”

  谢迁闭着眼睛,低下头,什么话都不想说。

  内阁三位大学士相处二十多年,携手打造出“弘治中兴”的局面,原本就应该共同进退。在谢迁心目中,哪怕刘健和李东阳有对不起他的地方,内阁作为一个整体,涉及文官集团的脸面,他该引退还是得引退。

  戴义在旁边给朱厚照打眼色,朱厚照却不理会,继续劝说:“谢先生,如果您也离开朝堂,那内阁就无大学士值守,要重新选拔一批出来,能力上有欠缺不说,或许还还把朝堂搞得乌烟瘴气。先生还是考虑一下……实在不行,请先生留在朝堂一段时间,以后再提请辞之事,如何?”

  朱厚照也学会了妥协,他没苛求谢迁一直辅佐他,提出了一个折中的方案。

  谢迁坚持道:“陛下,老臣的确年事已高,无力承担朝事辛劳,就算有心辅佐陛下,怕也难当此任。”

  朱厚照鼻子皱了皱,甚至连额头也在微微颤动,显见气得不轻。最后他道:“这样吧,谢先生,您跟现在一样,可以随时告病回家休息,朕只要你留守内阁,做一个名义上的首辅大臣,这总不会有问题吧?”

  皇帝的话让谢迁颇感意外。

  原本在谢迁看来,皇帝就是个孩子,思想不成熟,做事易冲动,不能当作一个合格君主看待。但在他听了朱厚照的话后,突然发现,熊孩子长大了,说话逻辑清晰,条理分明,不可小觑。

  皇帝没有一味奢求,而是一步步找台阶下,不但给他自己,甚至为谢迁也架好了梯子。

  戴义见谢迁态度坚决,赶紧劝说:“谢阁老,您若现在从朝堂退下去,朝事必乱作一团,您也不希望大明江山因此而出现变故吧?陛下也是无可奈何,朝议时刘阁老和李阁老等人实在是……不给陛下颜面……”

  以前戴义坚决站在刘健和李东阳一方,但现在情况不同,戴义看到皇帝已逐渐把颓势扭转过来,为了避免朱厚照秋后算账,只能站在皇帝的立场说刘健和李东阳的坏话。

  朱厚照趁机道:“谢先生,就当朕求您,请您务必留在朝堂,这也是父皇临终前对您的嘱托啊!”

  谢迁眉宇间满是为难之色,心想:“留在朝堂就能当上梦寐以求的首辅,但为何做出这个抉择如此艰难呢?我现在是得到地位,但恐怕要遭世人唾弃吧?”

  想到这里,谢迁摇头:“请陛下给老臣一点时间考虑……恕老臣无法直接答应下来。”

  朱厚照听到这话,心里没那么紧张了,只要谢迁说他要考虑,那就意味着谢迁还是内阁大臣。谢迁一日不请辞,以内阁论资排辈的原则,那他就一定是首辅。

  朱厚照道:“谢先生,现在刘少傅和李大学士已离开内阁,不知您认为翰苑中谁适合成为新的内阁大学士人选?”

  谢迁一怔,他忽然意识到,朱厚照这是要培养自己的势力,他只有遵从皇帝的意思才能保证自己在朝堂上的地位,若不从,那他将在过渡期结束后被踢出局。无论朱厚照此时说得有多敬重他,但实际上,皇帝掌权后建立一套忠于他的朝廷班底的决心不会改变。

  刘大夏希望谢迁能在内阁人选上给皇帝提供意见,但谢迁却不想承担此重任,因为一个不慎,就会被文官集团打入到异己行列。

  谢迁道:“老臣并无合适人选举荐。”

  朱厚照恳切地道:“谢先生,朕诚心请教您……朕也知道,只有翰苑出身的大臣,才有资格入阁,朕觉得,朝中有很多人能胜任此职,诸如梁学士等,还有……刚调任三边的沈卿家也是翰苑出身,朕觉得他能力突出……”

  谢迁听到这话,吓了一大跳,他没想到朱厚照会提议沈溪入阁。

  换作以前,谢迁肯定希望沈溪入朝担任内阁大臣,而且现在他是首辅,沈溪入阁既能辅佐他做事,还可顺利实现交班,再完美不过。

  可现在,谢迁的心态已发生改变:“这会儿朝廷风雨飘摇,若沈溪小儿进了朝堂,当上辅政大臣,岂不是更为读书人厌弃?我一个人站在这风口浪尖,已是骑虎难下,若沈溪也回朝入阁,岂不是黄泥掉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谢迁赶忙道:“陛下,恕老臣直言,沈之厚年未满二十,若此时入阁,朝中那么多师长如何自处?就算从梁储、王鏊、王华、杨廷和等人中选拔,也不能推沈之厚入阁!”

  朱厚照稍微思索一下,问道:“谢先生所言也有道理,现在沈卿家尚在赶赴三边的路上,马上调回京城确实不那么合适,或许可以等来日……谢先生觉得焦芳焦学士人品和才华如何,能否胜任内阁差事?”

  听到“焦芳”这个名字,谢迁再次愣了一下。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焦芳都不是入阁的理想人选,此人年轻时在翰林院便有“不学无术”之名,个性阴狠,好背后议论人,在翰苑中非常孤立,因此包括谢迁在内的内阁三位大佬,从未将焦芳当作入阁人选培养。

  当朱厚照提出心目中的理想人选,谢迁心里“咯噔”一下,忽然意识到一个棘手的问题:

  皇帝很可能是要培植一些跟原先刘健、李东阳等人有矛盾的官员入阁,确保之后内阁运作不受前一任内阁影响。

  谢迁在朝臣中算是狡诈的老狐狸,朱厚照只说一句话,他便知道皇帝心中的小九九,当即道:

  “陛下,按照内阁选才标准,候选人需要由吏部提名,交由翰苑和内阁审议,最后在朝会上议定,以拥护者多寡抉出人选。若陛下执意要举荐人入阁,但其在朝中不得人心,那以后内阁票拟难以得到朝臣认可,实在不妥。”

  朱厚照皱眉道:“那按照谢先生之意,焦学士能力达不到朝臣认可?”

  谢迁摇头:“所有阁臣都要过审议一关,若只是陛下指定某一人入阁,势必造成人心不服的状况。”

  谢迁本来以为朱厚照不会采纳自己的意见,一意孤行,不想朱厚照却显得很谦卑,点头道:“谢先生如此说,朕会酌情考虑,再拟定一份入阁人选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