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七二章 借人不得
  居庸关内一片平静,沈溪心情却无法平复下来。

  在为京城的事情感觉惋惜的同时,沈溪也在为自己的将来筹谋。

  诚然,刘瑾把持朝政,或许会对大明江山社稷造成一定危害,却可以让朱厚照直接掌握实权,快速跨越弘治朝到正德朝的转折。

  刘瑾的存在有其特殊意义。

  如果没有朱厚照跟文官集团的利益冲突,就不会有刘瑾横空出世。朱厚照迟早要掌权,在他被文官集团压抑得尚浅的时候掀起一场风波,总好过于被压抑多年后再集中爆发要好许多。

  大明历史上有过先例,三杨辅政之下郁闷不得志的英宗,一旦让其从压抑中解脱出来,就创造了一个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大事件,危及大明社稷。

  还有后来张居正与万历皇帝之争。

  张居正当国十年,独揽朝政大权,结果张居正尸骨未寒便被抄家,削尽其宫秩,迫夺生前所赐玺书、四代诰命,以罪状示天下。张居正险遭开棺鞭尸,家属或饿死或流放,惨不忍睹,这一切都是因为万历皇帝觉得自己被压制得太惨,所以展开的报复。

  事实上,没了约束的万历皇帝,就此沉溺酒色、财货,一手把大明推向绝境。

  云柳在天明前赶到居庸关,她持有沈溪手令,因而能在夜晚通关。

  入城后云柳直接拜见沈溪,带来京城最新情况。

  “大人,刘瑾刘公公现已贵为司礼监掌印,而张苑张公公执掌御马监,且以御马监掌印之身执领东厂,听闻刘公公在陛下面前提出复开西厂……”

  云柳就是厂卫体系中成长起来的,对这些消息分外敏感,所以汇报得非常详细

  沈溪听了半晌,认真问道:“你干娘对此有何意见?”

  云柳回答:“卑职回去后并未去见干娘,不过听闻这个结果在东厂和锦衣卫中引发轩然大波,很多人都在为自己的差事担忧。之前有传闻,锦衣卫中一名叫钱宁的百户,深得陛下宠信,可自由进出宫门……”

  沈溪点头:“那日我回朝,在宫外觐见陛下时看到过钱宁。此人倒是有几分狠劲,为表达忠心居然连自己的妻子都送给陛下享用,简直不可理喻!”

  云柳瞠目结舌,没想到世间居然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愣了好一会儿才道:“如此看来,京城一些传闻并非空穴来风,听说钱宁在民间大肆搜罗美女,且以已婚妇人居多,至于送到何处便不知晓了。”

  “有些事,就算你明白,也要装糊涂。”沈溪提醒道,“钱宁要做什么,跟你调查的事情无关,涉及陛下,一定要小心谨慎,任何消息走漏都会带来一场巨大的政治风波。”

  云柳恭谨地道:“是,大人,卑职记下了。”

  “嗯。”

  沈溪点头,“你和熙儿刚回来,好好休息,过几日我有任务交托给你……根据三边急报,鞑靼寇边愈发激烈,不过我判断鞑靼人的攻势持续不了多久,但为避免两年前的情况再次发生,我一定要弄清楚三边以及宣大一线鞑靼人的具体情报,这件事只能交托给你。”

  云柳显得很自信:“请大人放心,卑职一定能把事情做好。”

  在沈溪面前,云柳从来都是精神抖擞,充满斗志,让人觉得这是个永远不会倒下的女强人。但女强人始终会有一天撑不下去,沈溪不知道云柳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因为连他自己能撑多久都是个未知数。

  ……

  ……

  出了居庸关,再往西走,风声突然紧了起来。

  官道沿途都在戒严,经常可以看到成群结队的骑兵,其中以快马传驿或者传递战报的斥候居多。

  每次沈溪都会拦下人问询具体情况,他不想有任何消息错漏,因他是以三边总督之身问话,就算护送的公文再紧急,这些斥候也只能停下接受质询。

  按照计划,沈溪原本不打算走宣府,直接折道南下,但最新的消息是北上的湖广兵不明路途,直接走平型关、雁门关到朔州,因而之前他制定的在蔚州以西的瓮城口驿会合的打算落空。

  在身边只有三百余官兵护送的情况下,沈溪担心遭遇鞑靼人大股骑兵,不得不选择北上宣府。

  大明长城防线修建两年多,可仍旧有很多地方城墙没有修复,鞑靼骑兵要进入大明腹地并不太困难,但因大明各城塞兵马驻扎相对齐备,鞑靼骑兵也不敢太过深入,免得被明军阻截在大明腹地。

  任何时候,孤军深入都不是好选择,尤其是在大明军事兴盛之时。而明军兴盛的源头,正是两年前京城保卫战的胜利。

  十月二十九,沈溪一行抵达宣府,宣大总督靖远伯王宪亲自出城迎接。

  王宪乃正统、景泰年间名臣王骥后代,算是勋贵中的代表人物,跟弘治三年进士后来做到兵部尚书的王宪同名,不过如今另外那个王宪尚在京担任御史,远没有靖远伯王宪这般风光。

  沈溪第一次见王宪,二人在城门寒暄后一同乘坐马车来到城中督抚衙门,王宪没有摆下宴席接待,一切都简简单单。

  宾主坐下,王宪询问沈溪履任三边总督后的军事策略。

  沈溪没有回答,而是问道:“王将军坐镇宣大已有一段时间,边关情况应有所了解,如今鞑靼在三边及宣大一线出没,非常危险……不知王将军手下有多少人马可调用?”

  王宪见沈溪不回答自己的问题反而发问,有些不悦,虽然他为人没朱晖那么嚣张霸道,但终归有着勋贵的骄傲,当下道:

  “之厚,无论宣大之地有多少人马,都不该由你调用。诚然,你在西南时统御六省兵马,但在这里,没有京师调令,就算你想抽调一卫兵马也不现实。”

  这话大有给沈溪来个下马威之意。

  沈溪不想跟王宪争论什么。

  二人官职相当,一个是文臣,一个是武将,照理沈溪地位远在王宪之上,但却不能强迫对方做什么。

  沈溪解释道:“在下过宣府,身边亲随不多,若鞑靼人大举来袭,无力阻隔,难以安全抵达延绥……若是出什么事情……”

  从京城到宣府,过延庆卫后便直面来自北面鞑靼骑兵的威胁,这一路上虽然风声鹤唳,但由于有张家口堡和宣府在前,鞑靼骑兵不敢太过深入,安全方面不会有大问题。可过宣府出了万全卫后情况就不同了,从内长城一线经天成卫、高山卫、大同右卫、平虏卫到偏头关,再从河曲、保德州过黄河,由镇羌所到榆林卫,这一路可说危机四伏。

  沈溪想调查清楚宣大以及三边长城修筑情况,身边必须要有大批兵马保护才能确保安全,否则一旦遭遇鞑靼骑兵主力,三百多人的队伍就算有火铳助阵,也只能落得悲惨下场。如果王宪能够应允,沈溪将派出快马命令湖广兵由朔州前往偏头关与自己会合。

  王宪明白了沈溪的意思,点头道:“之厚是想从宣府抽调部队沿途保护?那……这算怎么个说法?借调么?”

  沈溪见王宪态度非常勉强,摇头道:“如果这件事太过困难的话,那就算了,原本在下想看看宣大一线长城的情况,为以后施政提供凭据。”

  王宪不由皱眉,冷冰冰地说道:“待本督找身边幕僚问明情况再说吧。之厚旅途劳累,请前往官驿休息,如果本督有了决定会排热前往告之。”

  沈溪起身告辞:“多谢王将军提醒。”

  ……

  ……

  回到宣府城中驿站,沈溪直接进入房间。

  随即王宪派人送了慰问品过来。

  云柳进房通禀时,沈溪正在伏案查看地图,闻讯打着哈欠道:“看来靖远伯不打算借兵给我了……如此我等只能先动身南下,到朔州跟湖广兵马汇合了。”

  云柳关切地问道:“大人,走朔州一线不是之前就定好的么?为何听你言语似有遗憾之意?”

  沈溪微微摇头:“我本想走沿长城一线的官道,详细查看大明西北之地战略部属,之前两次到西北,都无缘实地勘探,老是道听途说不是办法,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嘛……这次若依然混混噩噩,到延绥后怕是无法在脑海中形成整体脉络,下一步施政也就无从谈起。”

  云柳非常理解沈溪这种心态,他属于那种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性格,不把问题弄清楚誓不罢休。也正是这种严谨的态度,在沈溪这里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秘密,就连鞑靼人的战略部署也无法瞒过沈溪。

  云柳问道:“若靖远伯不肯借调人马,我们是否要冒险走长城内侧的官道?”

  “不了,我可没打算以身犯险。”

  沈溪摇摇头,打定主意道:“我们还是先到朔州,与湖广兵马会合,然后再西进走长城内官道,重点勘察榆林卫一线长城防御情况。看来此番履任三边总督,不像之前想象的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