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七三章 首辅不好当
  沈溪十月二十九到宣府,冬月初六在朔州与八百湖广兵及一千民夫会合,初九领军抵达偏头关。

  从朔州到偏头关,沿途经过大段长城,沈溪用心观察,想知道大明最严密的关防是何等模样,但随之而来就是满满的失望。

  弘治十六年战争结束,大明用了两年多时间修筑长城,可鞑靼人损毁的城墙太多,就算大明倾尽财力进行修复,许多地方依然只是残垣断壁。大明最坚固的边防,如今只剩下一些碉楼发挥作用。

  进入秋天后,北方天气严寒,民夫都不愿意在这种寒风刺骨的时节出来修筑城墙,许多地方建到一半便停了下来。

  沈溪将一路所见所闻,写在自己准备上呈朝廷的奏本中。此时他对京城内的情况所知不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自己的差事上。

  奏本写好后,沈溪命令驿站的人以加急方式送往京城,而他自己则继续领兵往延绥镇而去。

  京城收到沈溪奏本是在冬月十四,此时朝廷发生变故已经有半个多月,谢迁从最初一再推辞到后来不得不承担起首辅之责。

  司礼监和内阁都换了人手,司礼监由刘瑾主政,谢迁为内阁首辅,谢迁之下的阁臣发生变化,在朱厚照、刘瑾一再坚持下,焦芳率先入阁,稍后王鏊入阁。

  内阁仍旧保持三名大学士,只是除谢迁外,另两人都是临时拔擢。之前入阁呼声很大的王华、梁储、杨廷和等人,都被排除在内阁外,谢迁除了要传授焦芳和王鏊工作经验,还得负责票拟,对这两年来闲散惯了的谢迁来说,实在是有些力不从心。

  “我之前何等轻松自在?现在让我整日在内阁做事,连家都不能回,实在折腾人。唉,这松弛后再想绷紧,太过困难。可惜我不能引退,否则谁知道朝政是否会被刘瑾把持,祸害天下?”

  谢迁本着良心做事,坚持留在内阁,为的是大明江山社稷,确保核心权力不被刘瑾把控。

  就算刘瑾再怎么收买,都没有得到理想的结果,谢迁始终对其保持敬而远之的态度,票拟该怎么写就怎么写,若刘瑾最后给出的意见不合心意,甚至还会亲自去找皇帝陈述,让刘瑾处处被动。

  刘瑾虽然想除掉谢迁,独揽大权,但考虑到谢迁在朝中不可替代的作用,还有在皇帝心中的地位,便不敢轻举妄动。

  可惜的是,无论谢迁怎么努力,朝中对他非议之声众多,朝中人提及谢迁,都带着一抹鄙夷。

  毕竟刘健和李东阳都主动请辞,可谢迁却好端端地留在内阁,甚至担任首辅大臣,朝臣不由自主将谢迁归在刘瑾一党,将他当作奸佞看待。

  谢迁不想理睬这些声音,刘健、李东阳和马文升相继离开京城,朝中动荡,谢迁知道自己无法退却,在他看来,就算厚着脸皮,也要赖在内阁,为文官集团留下香火。

  ……

  ……

  十一月十四,谢迁得到沈溪奏本,原本他准备在当日午朝与朱厚照谈及此事。结果朱厚照前一日出宫游玩,到上午才回宫,以至于午朝时间到了朱厚照却在寝殿睡得正香,刘瑾直接出来通禀,让大臣们自行散去。

  谢迁心中恼火,耐着性子回到文渊阁,本想来日午朝再向朱厚照奏禀,但此时他多少有些不爽,暗自琢磨:

  “来日指不定是何状况,希贤(刘健字)和宾之退下来后,朝中大小事项均由刘瑾处置,虽然有模有样,但始终是阉党当权,我若不将权力揽在手中,陛下只能当个闭目塞听的昏君。”

  想到这里,谢迁决定主动去乾清宫觐见朱厚照。

  没过多久谢迁到了乾清宫外,让门口值守的太监进去通禀,却迟迟没有动静。

  过了半晌,刘瑾出现在谢迁面前,满脸惊讶地问道:“谢阁老,您这是作何?不是说了吗,陛下今日不问朝事,您来此作甚?”

  如果换作其他司礼监太监,就算只是秉笔太监,谢迁也会带着几分恭谨,但面对刘瑾,他却显得很倨傲,昂着头道:“老夫来此面圣,有两件事要跟陛下谈及。”

  刘瑾皱眉:“哟,还有两件事呢?怎不直接票拟,让咱家跟您通报陛下知晓?还是说谢阁老您不信任咱家?要不,您把事情说出来,让咱家进去通禀一下?”

  谢迁打量刘瑾一眼,心中颇为恼火,呛声道:“刘公公贵人事忙,老夫怎能劳动你的大驾?”

  “事情说起来紧要,但也未必尽然,其中有三边总制上疏,还有关于朝中人事任免……你应该清楚,最近朝中很多官员请辞,老夫想挽留,却无法如愿,现如今吏部那边做出奏请,若陛下不知的话,人事如何安排?难道六部部堂也能由臣子决定?”

  对于谢迁的不敬,刘瑾虽然心底恼羞成怒,但表面依然和颜悦色。不为别的,就为谢迁现在得到朱厚照信任……朱厚照怕内阁三位阁老都退下去,会影响他的皇位,对谢迁留在朝中非常欣慰。

  而且朱厚照不止一次在刘瑾面前提及谢迁的好,说沈溪跟谢迁关系亲密,又强调谢迁能力出众……

  刘瑾耐着性子道:“既如此,那咱家就进去为谢阁老通禀一声……也不知陛下起来没有,唉,最近陛下可是日夜操劳!”

  就好像跟谢迁较劲儿一般,刘瑾故意提朱厚照荒唐胡闹的事情,让谢迁听了很不好受。

  不过谢迁全当没听见,闭上眼,听候朱厚照传召。

  以谢迁的出身和现如今的地位,打从心眼儿里瞧不起刘瑾,而且他也不想给别人将之构陷为刘瑾一党的机会,见面后多冷言相向。

  刘瑾阴测测一笑,往乾清宫内行去,过不多时,出来说道:“谢阁老,陛下同意您入内觐见,请吧。”

  谢迁未多言,直接往乾清宫内进去。

  在大殿等候半晌之后,朱厚照才出来。此时朱厚照睡眼惺忪,在龙椅上坐下后,揉了揉眼睛,或许是因为眼睛干涩所致,他半睁着眼睛,望着谢迁问道:“阁老有事吗?”

  谢迁听到这话,便知刘瑾未将他的来意告知皇帝,于是道:“陛下,这里有三边总制沈溪从西北进言……”

  朱厚照听到有沈溪的奏本,眼睛突然瞪大,神采焕发,感兴趣地问道:“是沈卿家上疏么?那朕可要仔细看看……刘公公,你还等什么,快给朕拿过来。”

  刘瑾见朱厚照对沈溪亲热的态度就头疼,他一直想在皇帝面前说沈溪的坏话,但现在看来如此做会得不偿失。朱厚照对沈溪信奉至极,就连其一份无关紧要的上疏,都被朱厚照期待。

  刘瑾将沈溪的奏本从谢迁手中接过,恭敬地转交到朱厚照手中。

  朱厚照打开来仔细看过,刘瑾想探头偷窥,恰好朱厚照抬起头来,他赶忙站直身体,表现出一副严肃的模样。朱厚照没有发现刘瑾的异常,向谢迁问道:“沈卿家可有别的上疏呈递?”

  谢迁摇头:“回陛下,并无其它奏疏。”

  朱厚照叹了口气:“沈卿家所提都是西北军事布防事宜,这些东西朕其实以前就有所听闻,他这上疏没什么新意……朕还以为沈卿家已到了西北,正准备跟鞑靼人开战呢。”

  谢迁听到这话,顿时一阵头疼,心说:“陛下除了吃喝玩乐外,似乎就对打仗有兴趣,这是穷兵黩武的节奏么?不会步英宗的后尘吧?”

  谢迁对于大明的未来很揪心,但朱厚照却是一脸的无所谓,道:“阁老,没别的事情了吧?沈卿家的上疏既然已奏过,你可以回去了。”

  听皇帝有逐客之意,谢迁赶紧道:“陛下,老臣有朝中人事安排,要跟您商议。”

  朱厚照还没说话,刘瑾已然提醒:“谢阁老,您如此说话就不对了,这朝堂上下人事任免,应该由陛下做主,您怎能僭越说要跟陛下商议?”

  谢迁对刘瑾的指责很是恼火,居然抓着他一个小小的语病就加以攻讦,正要反唇相讥,朱厚照一抬手:

  “刘公公不必苛责,其实谢阁老如此说没什么问题……谢阁老有何意见,直接说出来便是。唉,就是今天朕实在太累了,说完后,得回去好好休息,距离天黑还有段时间……”

  谢迁听朱厚照话中之意,似乎是天黑后尚有安排,所以必须得补充好睡眠,当下脸一黑,暗忖:“陛下莫非是昼伏夜出的夜猫子不成?白天见不到人,倒是入夜后变得精神百倍?”

  带着一股怒其不争的火气,谢迁道:“陛下,之前朝中几位部堂提出请辞,请陛下加以挽留,陛下不可为意气之争而令朝中失去肱骨之臣!”

  这话大有攻讦之意,朱厚照听到后不禁皱眉,立即侧头看向刘瑾,问道:“刘公公,这是怎么回事?”

  刘瑾回道:“陛下,这不户部韩尚书和兵部刘尚书等老臣都提出乞老归田么?如今奏本都压着,您尚未批复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