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七四章 无毒不丈夫
  朝堂上刘健、李东阳和马文升的请辞只是个引子,之后多人请辞,其中包括兵部尚书刘大夏、户部尚书韩文和刑部尚书闵圭等人。

  六部七卿,几乎全都提出请辞。

  刘瑾知道事关重大,不敢把事情告知朱厚照,于是先压着,想通过这种方式降低影响,没想到终归被谢迁捅到朱厚照这里。

  朱厚照乍一听没太当回事,带着几分疑惑问道:“有这回事吗?朕怎么不知晓?刘公公,你去司礼监把请辞奏本带来,如果他们所说合情合理,朕准允便是。”

  朱厚照早就看满朝文臣不顺眼,正好趁着这个机会进行更替,以便在朝中安插更多人当眼线。

  未曾想,等刘瑾将奏本拿来,却是厚厚一摞,朱厚照看到后有些傻眼,忍不住打量刘瑾一眼,问道:“刘公公,这些都是吗?”

  谢迁早就在等着看刘瑾的笑话,此时趁着刘瑾回答不出的时候,上前说道:“陛下,六部部堂几乎全数请辞,事情已闹得朝野皆知,请陛下做出对策安抚臣民,换得朝堂安定。”

  朱厚照听到这话,鼻子和眼睛又开始往一起挤,他没去问刘瑾缘由,到底是为何他心里很清楚。

  拿起桌上的奏本依次看下来,看到上面所提都是请辞之语,每一份似乎都表现出对朝廷的失望,说自己年老体迈要回乡颐养天年,朱厚照心中分外不爽,尤其当他发现六部七卿没有落下一个时,既愤怒又不安。

  看完奏本,朱厚照一巴掌拍在桌案上,将谢迁和刘瑾吓了一大跳。

  朱厚照喝问:“刘公公,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瑾听到质问,一时心虚,以为朱厚照要问罪,赶忙跪在地上,道:“陛下,此乃朝臣自愿行为,老奴实不知情!”

  朱厚照其实知道这件事跟刘瑾关系不大,推刘瑾上位是他的意思,而朝臣们集体请辞,乃是对君王失望,严格来说一切的源头都是他跟刘健夺权所致,现在这些人要跟着刘健和李东阳辞官,怪不到刘瑾头上。

  朱厚照恼火地道:“谢阁老,您说说现在怎么办?这么多人请辞,分明是跟朕为难,想逼朕认错……朕不遵照他们的意思行事,他们就置朝堂大事不顾吗?”

  谢迁以安抚的语气道:“陛下,大臣们并非是因为对陛下有所怨责而提请告老还乡,如今朝中多数大臣都已年老体迈,就连老臣之前也有乞老归田之意。自古以来,一朝天子一朝臣,陛下登基当政,统御万民,更换朝中大臣乃自然而然之举。”

  朱厚照不满地道:“哼哼,一朝天子一朝臣,话是这么说,但什么事总需要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现在倒好,这些人一起请辞,分明是存心与朕为难,让朕下不来台!”

  赶走刘健和李东阳后,朱厚照信心爆棚,觉得朝堂上没有人能斗得过他,所以对大臣们的态度也失去耐心。

  谢迁看出朱厚照心中怨恼,知道此时不宜多为朝臣说话,只能想办法让皇帝出面安抚朝臣,于是道:“陛下,如今大臣们集体请辞,若陛下欲维护朝堂安稳以实现逐渐更迭,可在朝会上……”

  “万万不可啊陛下!”刘瑾突然插嘴,打断谢迁的话。

  朱厚照斜看跪在地上抬起头来的刘瑾一眼,问道:“刘公公,你有话要说?”

  刘瑾认真地道:“陛下,若您在朝会上遇到大臣们同时请辞,当如何处置?在事情圆满解决前,陛下不宜跟朝臣见面,免得他们让陛下难堪!”

  朱厚照琢磨一下,点头道:“有理有理,如果大臣们同时请辞,朕真不太好办,难道朕能准允他们的请辞吗?届时朝堂岂不乱成一团?”

  “但是,刘公公……朕现在需要的是对策,这么多人请辞,你能安排出人选接替吗?有什么办法可保持朝堂稳定?你若想不出来,朕可能是要牺牲你,让你暂时离开司礼监……以平息大臣们的怒火。”

  刘瑾叫苦不迭,这什么皇帝啊,需要我的时候把我提拔起来,好言好语哄着,不需要的时候就吓唬我,甚至可能杀掉我平息臣民愤怒。

  这会儿刘瑾根本没什么主意,如果他有对策的话,早就把大臣们集体请辞的事情告诉朱厚照而不至于压着不报。

  谢迁故意装作没看到这状况,在旁隔岸观火。

  刘瑾在朱厚照打量下,半晌后才支支吾吾道:“陛下,若是大臣们执意请辞的话,或许可以……以下位之人增补。”

  朱厚照皱眉:“什么意思?”

  刘瑾道:“就是……尚书请辞,侍郎接替,而侍郎请辞……咳咳,则可以南京六部之人接替……”

  朱厚照追问:“那南京六部之人也请辞呢?”

  “这个……”

  刘瑾回答不出来,让朱厚照分外恼火,他转头看向谢迁,道:“谢阁老,这事有些棘手,这么多大臣请辞,朕无良策,你能否为朕筹谋个妥善的解决办法?既能安抚大臣们情绪,又能保证朝堂稳固?”

  谢迁思索半天后,微微摇头:“陛下,老臣实在想不出。”说到这里,他故意看了刘瑾一眼,好似在说,并不是没办法,只要将此人调离司礼监就行了。

  刘瑾跪在地上,看不到谢迁的表情,朱厚照则很清楚,带着几分迟疑道:“若不然,就只能……”

  刘瑾意识到朱厚照要说什么,立即出言奏请:“陛下,若您要撤换老奴平复大臣们的积怨,老奴无怨言,但陛下,如此一来您之前所做努力不是白费了吗?您这一退,大臣们或许会得寸进尺,提请刘少傅等人回归朝堂,届时陛下如何处置?”

  朱厚照生气了:“朝堂非儿戏,人既已乞老归田,现在又改口说召还回来,哪里有那么容易的事情?”

  谢迁见朱厚照抗拒的态度,心说不好,开始明白为什么刘瑾能在宫中步步崛起了,实在是此人对皇帝的性格非常了解,能轻易调动皇帝的情绪。

  果然,刘瑾说出这番话后,朱厚照说话的语气立即变了,充满了愤怒,好像跟那些请辞的大臣有不共戴天之仇一般,偏偏此时谢迁没法插话,这让他备受煎熬。

  刘瑾再道:“陛下之前好不容易让刘少傅和李大学士请辞归田,等于是将朝政大权归于陛下,若陛下对大臣们退让,他们定会蹬鼻子上脸。老臣以为,陛下不如狠下心来,将……将诸位大臣……”

  朱厚照打量跪在地上低着头作可怜状的刘瑾,喝问:“将大臣们如何?”

  刘瑾一咬牙:“将那些大臣悉数摒除于朝廷,让世人知道陛下改革吏治的决心。”

  听到这话,谢迁吓了一大跳。

  以谢迁的老奸巨猾都想不到刘瑾会提出将众多请辞大臣全部辞退。

  谢迁在朱厚照表态之前赶紧插话:“陛下,此事万万不可,如此多大臣,若将其全部革职,恐怕人心皆失,以后还有谁为陛下效命?”

  朱厚照微微皱眉,但终归点了点头,同意了谢迁的说法。

  此时刘瑾则显得很果断,继续顺着先前的话题说:“若陛下将所有请辞大臣同时摒除,朝廷虽然会混乱一时,但要不了多久就会稳定下来,毕竟朝中储备的官员众多,随时都可以顶替上来。”

  “另外,陛下也知道,朝中并非人人都站在刘少傅和李阁老的立场,之所以有如此多官员请辞,不过是因为有人挑头,他们不得不随众,向陛下施加压力,但其实他们并不想离开朝堂……”

  朱厚照思索一下,眼前一亮,指着刘瑾道:“说下去。”

  刘瑾再道:“若陛下将朝中闹事魁首,诸如户部韩尚书等人清退出朝堂,朝野上下必然为之慑服,那时陛下再逐渐对朝中主要职司进行更换,做到井然有序,朝堂断不至于陷入彻底的混乱。老奴这里便有大臣人选,可更换韩尚书等人,请陛下恩准……”

  刘瑾一番话说完,乾清宫内陷入一片死寂。

  朱厚照手捂下巴,凝眉思索,谢迁愤怒地盯着刘瑾,却不知该如何反驳其观点,心下感慨不已:

  “如此阴狠毒辣之徒,提出的建议一针见血,而之前显然未曾思虑周全,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便将其中利害关系考虑清楚并拿出对策,说明此人有急才。此等小人,将来我该如何应付?”

  就在谢迁为难之时,朱厚照已打定主意,霍然站起,厉声道:“刘公公之提请,朕认为甚是恰当,之前朕就看韩文那老匹夫不满,说白了,当日非刘少傅挑头,而是此人跟朕过不去,亏朕一再容忍他……”

  “现在火候差不多到了,是该让罪魁祸首离开朝廷,回乡检讨一下自己的过失。哼哼,之前已要挟过朕一次,这次还想联络朝臣要挟朕,是到朕反击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