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七九章 弹劾
  刘瑾将刘宇送来的金银珠宝清点完毕过后,方知这批礼物加起来差不多价值一万五千两银子。

  刘瑾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就算他之前想兢兢业业守规矩做事以赢得世人尊重,此时也不得不考虑一下利益问题。

  孙聪原本就在府上,得知这笔巨大的数字后,倒没显得有多惊讶,问道:“刘公公,不知这位刘大人准备在朝中谋个什么差事?”

  刘瑾道:“已指定兵部……以其正二品的官衔,回京至少也是兵部侍郎以上的职务,不过看他送钱如此痛快,肯定是要谋个尚书当当。”

  孙聪面色为难:“若真有此意,那公公准备如何做?”

  刘瑾有些不耐烦了:“咱家也知道这银子不好拿,但拿了银子就要办事,不过事情倒也凑巧,朝中那些老臣专跟咱家为难,之前咱家派人招揽刘时雍,他居然当面斥责,不给咱家面子,那咱家也没必要给他留颜面。此番正好趁机将他拉下马来,刘宇回京后接任兵部尚书……”

  孙聪试探地问道:“兵部尚书可非等闲之辈能胜任,之前三边总制沈溪沈大人做事果决,陛下有意让他入兵部担任侍郎,可是为朝中大臣阻滞。”

  刘瑾冷笑不已:“沈溪能跟刘宇这样的三朝元老相比?在那些文官眼中,姓沈的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儿罢了。”

  “你且放宽心,银子既然进了咱家门,就不会再送走,说什么咱家都要把这件事给办成啰。之前安排你找人弹劾朝中那些老家伙,你一定要抓紧时间办妥,别辜负咱家对你的厚望……”

  孙聪行礼:“公公放心,我这就去办。”

  ……

  ……

  大同巡抚刘宇派人向刘瑾送礼,事情并未传开,谢迁毫不知情。

  很快弹劾刘大夏、张升等老臣昏聩无能倚老卖老无法胜任朝中差事的奏疏便呈递内阁,出现在了谢迁面前。

  看到这样的奏本,谢迁打心底里发愁,他看了看联名上疏的十多位大臣,既有六科和都察院的,也有六部衙门的,就连翰林院都有两位具名,这些人在朝中有一定声望,不能轻易压制下去。

  谢迁略一琢磨,不想让事情闹大,于是带着奏疏去乾清宫见驾。

  谢迁没打算让刘瑾批阅奏本,觉得最好是去面圣,让皇帝发出明确的信号,才能让朝中大臣不再弹劾老臣。

  等谢迁到了乾清宫,得知皇帝午睡未醒,暗自嘀咕:“什么午睡,分明是早晨开始睡觉,到黄昏时才醒来,这可真应了那句老话:就此君王不朝。”

  谢迁有耐心,等了一个多时辰朱厚照才醒转。

  朱厚照在乾清宫大殿接见谢迁。

  令谢迁高兴的是,刘瑾未出现在朱厚照身边,随侍一旁的是戴义。

  朱厚照在龙椅上坐下,捂嘴打了个哈欠,显得没什么精神,懒洋洋地问道:“谢阁老,有什么事吗?不会又有人提出请辞吧?”

  谢迁恭敬地道:“陛下,这里有一份弹劾朝臣的上奏,请您示下。”

  朱厚照皱起眉头,不耐烦地埋怨道:“天天都是这种狗屁倒灶的事情,有完没完了?到底是什么内容,拿过来给朕看看……”

  戴义将奏本呈递朱厚照面前,朱厚照接过打开,大致看了一遍,一摆手:“都是些无关紧要之事,这些官员闲着没事干吧?就知道弹劾朝中老臣,他们也不看看自己是否有本事胜任……这上奏,朕就不看了,直接否定便是。”

  就在朱厚照做决定时,刘瑾出现在乾清宫门前,老远就喊:“陛下,老奴来迟一步,请恕罪。”

  朱厚照抬头看了刘瑾一眼,没什么耐心,摇头道:“行了,事情已经商议完毕,朕懒得理你,走了。”

  朱厚照起身要走,刘瑾已经到了近前。

  刘瑾见谢迁便知道是怎么回事,这朝中值得谢迁背着他前来面圣的,只有弹劾刘大夏等老臣的奏本。

  “陛下,您莫急着走啊,事情还得说道说道……”刘瑾招呼道。

  朱厚照原本已经走了几步,听到这话,驻足回首,皱眉问道:“什么说道说道?莫非你有什么主意?”

  “正是。”

  刘瑾道,“陛下,刘尚书等人年事已高,无法胜任现在的职司,朝中对刘尚书等老臣的非议声由来已久,如今马尚书已退了下来,刘尚书等老臣也应该致仕还乡。”

  朱厚照有些不悦:“刘公公,你忘了朕之前是怎么吩咐你的吗?现在朝中一切都应以平稳过渡为主,那些老臣能留则留。”

  刘瑾看了俯首不语的谢迁一眼,知道这会儿谢迁正竖着耳朵倾听,轻蔑一笑,继续道:

  “陛下,如今已到年关,过了年,可就是正德元年了,陛下难道不趁机将朝事处置一下?那些老臣能退的退,实在不行直接勒令致仕……之前他们都有离朝之心,与陛下离心离德,留在朝中何益?”

  朱厚照听到这话,似乎触动心弦,折返回来在龙椅上坐下,看着刘瑾:“之前这些老臣确实上疏请辞过,刘公公的话不是完全没有道理,谢阁老以为呢?”

  谢迁斜眼看了看刘瑾,见刘瑾正用促狭的目光望着他,知道这事不好说,当即道:“陛下,老臣认为,这一两年内,朝中老臣还是以自然更迭为好,若一次更迭人数太多,难免引起朝局动荡。”

  “嗯。”

  朱厚照点头,“这话,朕爱听,一次换太多,是要引起乱子的。刘少傅、李大学士、马尚书,之后是户部韩尚书,一年内已经退下去四位大臣,现在如果一次将兵部、礼部、工部和刑部尚书撤换,那朝廷立即就会乱套……”

  刘瑾再次插话:“陛下既然不肯一次更迭太多人,但至少也应该更迭一二作为表率……”

  朱厚照疑惑了:“更迭谁?六部还是寺、司衙门?刘公公,说话别兜圈子,直接说出来,若你说得有理,朕自会采纳。”

  刘瑾带着几分期待:“回陛下,如今朝中非议最多之人,非兵部刘尚书莫属。刘尚书年近七十,都说这人到七十古来稀,您说这七十岁的人,能有多大精力为陛下当差?不如早些让刘尚书致仕归乡。”

  朱厚照想了想,道:“刘尚书可是我大明功臣,他领军在西北两战一举奠定大明对草原部族胜势,如此有本事之人,说退就退,还是因被人弹劾,朕怕是朝中会有意见。”

  旁边谢迁死死地瞪着刘瑾,不明白刘瑾为何会对刘大夏有如此大的敌意。

  谢迁心想:“之前陛下跟刘少傅之间的争夺,刘时雍基本处于中立,没偏帮任何一方,为何刘瑾会处处针对刘时雍?难道其中另有隐情?”

  谢迁却不知,刘瑾在收受大量贿赂的情况下,准备将刘大夏拉下马来,提拔刘宇上位,充作羽翼。

  刘瑾道:“若陛下怕朝中有意见,可不提弹劾之事,召刘尚书入朝,问及刘尚书自己意见,若他有离朝之意,陛下顺水推舟就可。这兵部尚书之职,一定要由忠于陛下之人来担当才可!”

  一句话,就戳中朱厚照软肋。

  朱厚照稍微琢磨,可不是,兵部尚书有调兵权,若对他不够忠心,出了什么事,可能会影响他的帝位。

  朱厚照醉生梦死,脑子不是那么灵光,听刘瑾说及兵部尚书的重要性,便心动了,颔首道:

  “既如此,现在便召刘尚书入朝,朕要亲自询问他的意见。若他确有离开之意,朕不会勉强,谢阁老也不可为刘尚书请留。”

  谢迁拱手行礼,没说什么,接受朱厚照的安排。

  此时谢迁尚未意识到刘大夏留在朝中对他有什么好处,没有据理力争。他依然好奇,为什么刘瑾会选择对刘大夏动手?

  ……

  ……

  过了许久,刘大夏终于到来,此时朱厚照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参见陛下。”

  刘大夏不明就里,上来便行礼问安。

  朱厚照一抬手,道:“刘尚书无需多礼,平身说话便是。朕找刘尚书前来,是想问问刘尚书身体如何,可适应朝中差事?若是太过疲累的话,一定要跟朕说清楚。”

  刘大夏听到这话,便知道朱厚照有让他离朝之意。朝中弹劾他年迈昏聩之事,刘大夏多少听闻一些,但他没想到朱厚照会这么快对他出手。

  刘大夏望了谢迁一眼,见谢迁低着头没有看他,立即认为谢迁在这个问题上应该是向皇帝妥协了,于是带着一股怅然道:“回陛下,老臣年近古稀,处理朝事力不从心,请陛下恩准,让老臣乞老归田。”

  之前就联名上书请辞过,若此时刘大夏说自己精力充沛,那之前的请辞就是欺君,在这种情况下,刘大夏只能提出乞骸骨。

  这也是大明臣子一向的规矩,谁被弹劾,就需要主动请辞,免得皇帝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