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八二章 不安好心
  华灯初上。

  榆林卫,城南大街,凯旋酒楼。

  目前在延绥的文武官员基本到齐。

  尽管保国公朱晖知道沈溪会晚些到,但他还是早早过来了,准备给地方上这些官员交待事情,应对沈溪随时可能发起的“攻势”。

  “……这沈之厚可不简单,这几年他立下多大功劳,在场诸位最清楚不过……此番他来西北,不尽是为抵御鞑靼犯边兵马,肯定会调查三边故往账册。平时尔等是否中饱私囊,是否克扣军饷,自己心里清楚,如果摘不出来,最好请早点儿做好辞归田的思想准备……”

  朱晖先给与会官员打预防针,怕他离开后这些人出卖他,所以干脆先将人拉下水,只要串在一根绳子上,就不怕这些蚂蚱反水。

  延绥总兵官张安起身问道:“公爷,沈翰林履任西北,不过是领兵对胡虏作战,不至于对地方弊政下手吧?”

  张安乃世袭大同左卫指挥同知职出身,天资凝重,家传韬略,才兼智勇。

  据《张安神道碑》载:“公于成化某年,以神木等处功升指挥使,再以威宁海子功,升山西行都司都指挥佥事,又以守备大同左卫地方功,升都指挥同知加都指挥使。弘治己酉年改守备朔州,又守备天城。庚戌年奉勅充大同游击将军。乙卯年充副总兵协守宁夏,从贺兰山境破敌,升都督佥事挂靖边副将军印;后又挂镇西将军印俱充总兵官,镇守宁夏。屡有白金文绮蟒衣之赐。”

  也就是说,张安自打从军以来,身经百战鲜有败绩,即便两年前西北大败,宁夏卫方面一度危机四伏,但在张安统领下依然顺利守住,后来配合刘大夏全歼入侵的火筛部,其武略可见一斑。

  朱晖接任三边总制后,立即把张安调到身边,倚为干城。

  朱晖看了张安一眼,道:“张将军,你以为沈之厚是何等人?他屡任地方督抚,在军中名声不错,常常打胜仗,但跟张将军相比也只能说是半斤八两……”

  张安连连摆手:“论文韬武略,鄙人远不如沈翰林。”

  朱晖冷冷一笑:“沈之厚除了军中有些声望,无论是在地方百姓还是官员口中,名声奇差,但凡他到一个地方,必拿弊政开刀,就说湖广和江赣之地,他大肆推广新政,导致士绅利益严重受损,到后来还推广什么新作物……”

  一名叫陈函的游击将军道:“公爷,不能将推广新作物当作弊政吧?去年西北地区也尝试种植了些玉米和番薯,收成不错,就算平素不能拿来当饭吃,但饥荒年拿来充饥没有任何问题……亩产高啊!”

  朱晖皱眉,他没想到自己说沈溪的坏话,居然有人当面唱反调。

  朱晖气冲冲地说:“你们只看到事情的表象,沈之厚推广新作物又如何?他在地方干的劳民伤财的事情少了吗?但凡他领兵之处,地方官员跟他发生矛盾,他一律将之罢免,就这点你们怕不怕?你们真以为他来这儿是带你们打胜仗,建功立业?”

  之前一堆人帮沈溪说话,但朱晖说到这里便没人吱声了。

  在场官员都担心一件事,沈溪到西北来会掀起一场反贪风暴。

  之前很多人称颂沈溪功劳,仰慕其威名,想见识一下“当代冠军侯”风采。但想到沈溪跟他们间存在巨大利益纠葛,一旦受到波及就有可能身陷囫囵,罢官免职,这些人便转而琢磨怎么才能对付过去,平安无事。

  张安代表在场文武官员请示:“公爷,既然沈翰林来者不善,那该如何应付?莫不是让我等拒不配合其差事?”

  朱晖叹道:“少年得志之人最是心高气傲,如何才让他满意,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情,老夫就要回京去了。临行前唯一能提醒你们的,就是不能对其推心置腹,小心被他摆一道。等着吧,今日之酒宴就是证明,他的到来或许便是你们麻烦的开端!”

  被朱晖这一恐吓,在场官员全都沉默下来,脸上阴晴不定,暗自琢磨。

  朱晖见目的达到,心里踏实多了,最后提醒一句:“记好了,无论任何时候,都以自保为第一要务,即便被查出来也不可牵连别人,尤其那些平时贪墨军饷的……这事儿不算什么秘密,且民愤极大,若被沈之厚知晓,他眼睛里揉不得沙子,若一定要与你等为难,可别说老夫未曾提醒。”

  张安眉头紧锁,行礼道:“公爷提醒的是,我们记下了。没想到临老还要被个毛头小子骑在头上作威作福,这延绥总兵官做得没甚趣味……”

  ……

  ……

  沈溪不知,在他应约前往酒楼赴宴前,已经被朱晖给摆了一道。延绥文武官员从对他抱有期待,到一个个心怀鬼胎琢磨如何才能应对接下来的风波。

  沈溪的迟到给了朱晖口实。

  在等待期间,朱晖将沈溪迟迟不出席宴会归结于其心高气傲,要给地方文武官员来个下马威。

  沈溪如约在上更时分到来,酒楼外天寒地冻,屋子里虽然安置有许多火盆,但很多人依然冷得瑟瑟发抖。

  沈溪到来,一群人迎出门外,朱晖和张安走在最前面,沈溪在人群中打量一番,好奇地问道:“王中丞未曾赴宴?”

  朱晖看了张安一眼,两人知道沈溪所说“王中丞”,是口碑不错的陕西巡抚王琼。

  朱晖笑着解释:“德华入冬后便留在关中负责马政,近期不会来延绥镇,你要见他,怕是要等开春以后了。”

  沈溪有些遗憾,摇头道:“倒是可惜了。”

  朱晖没问沈溪跟王琼是何等关系,心想:“两个都是难缠的主,最好躲得远远的,别给我惹麻烦。明日我便走,你们爱怎么折腾随意!”

  朱晖作为前任三边总督,为沈溪介绍张安等宾客,一个个介绍,顺带强调三边总制的管辖范围:

  “之厚,这三边总制可说是九边中最重要的差事。文官中河西巡抚、河东巡抚和陕西巡抚归你直属,武将中甘、凉、肃、西、宁夏、延绥、神道岭、兴安、固原九总兵也归你调遣。职责不轻啊!”

  弘治之前,延绥、宁夏和甘肃各镇奉命独自承担辖区内御边任务,若遭遇战事,相互间无法协调作战,以至于西北防务如同一盘散沙,漏洞百出。后为加强各镇协防,朝廷特意加了个三边总制的职位,形成文官总理、武将统兵、内侍监军的三权分掌制,而遇到战争,真正有指挥和调兵权的仅有三边总制。

  沈溪之前,秦纮、朱晖和刘大夏等人已先后担任该职。

  经历弘治十三年和十六年战事,朝廷曾有意让王琼和杨一清两位“后起之秀”执掌西北,但因鞑靼不断派兵窥伺,而二人“年轻气盛”无法镇住西北这帮兵将,于是让昏聩无能但名声却极大的朱晖继续留任。

  一直到沈溪的到来。

  此时沈溪手下的陕西巡抚正是名臣王琼,而杨一清已被征调回朝。

  如果不是沈溪到任西北,其实二人完全能胜任差事,可惜历史已发生变化,使得大明中枢和地方政治格局也随之变化。

  朱晖为沈溪引荐完毕后,和沈溪一起回在主桌坐下,这时有人站起来为沈溪敬酒。

  沈溪明白,这肯定是朱晖特意安排的……如果他不喝醉,朱晖第二天怎么能够顺利离开?

  跟朱晖之前恐吓的有所不同,沈溪在宴席间对在场官员态度非常友善,没摆顶级文臣的架子。

  前来敬酒的,沈溪来者不拒,袖子早早便被酒水给浸湿,但即便如此,他依然喝下肚不少,不过他头脑还算清醒,等酒宴结束被搀扶下楼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

  ……

  在场文武官员都以为沈溪会来个下马威,未曾想沈溪如此和颜悦色,等到沈溪离席,每个人都对朱晖之前的话产生怀疑。

  张安小声问道:“公爷,看起来这位沈翰林为人还是挺随和的,不似您所说那般油盐不进……”

  朱晖着恼:“难道你不知道什么叫欲盖弥彰?些许雕虫小技便将尔等蒙蔽?莫要忘了,他今日可是迟来一个时辰,连接风的酒宴都刻意拖沓,这是对你们礼重有加的表现?”

  张安嘀咕道:“可是……人家总归是初来乍到,且带着大批人手和物资,需要时间安顿,不能说对我等不敬吧?”

  这话入耳后朱晖非常气恼,心想:“今日顺利将沈溪灌醉已达到目的,之后我便可安然离开……这三边什么样子,我不想再管了,让这些人自行应对……我这是好心当成驴肝肺啊!”

  朱晖觉得自己受了冤屈,不想跟张安等人争辩,他知道沈溪为人如何,只能自求多福。

  回到自家府邸,朱晖赶紧安排次日一早离城事项。

  几十辆马车全都备妥,将朱候这几年在西北之地收敛的财货全都装车,随行亲随不下百人,若再加上护送人马,这一路足有三百余众。

  一切准备好,朱晖回房睡下,高枕无忧,只等天明到来抽身而去。至于账本,他准备临行前给沈溪送过去,并不急着出手,以免沈溪连夜审查,横生波折。

  ************

  PS:天子家中用来码字的台式电脑硬盘坏了,里面的存稿和文字资料没法恢复,这一章天子是用笔记本现码的!

  向书友们致歉,今天只有这一更了,明天天子会恢复正常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