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八八章 蛀虫
  知道前路凶险,朱晖怎么都不会冒着失去性命的危险继续赶路。

  被朝廷追究财政问题只是会沾染些麻烦,朱晖自恃公爵之身,在西北担任三边总督多年,劳苦功高,即便有错也不至于被朝廷赶尽杀绝。

  但若是继续行路,很可能会被鞑靼人盯上,兵败被俘甚至送掉生命。

  越是身处高位,越是贪生怕死,朱晖在西北领兵多年,早已经没了冒险的勇气,吩咐手下收拾营地装好车,让林恒和王陵之带骑兵护送他返回榆林卫城。

  这一路虽然不到四十里,但如同林恒所言,沿途不时看到鞑靼游骑踪影,若非这边有大队骑兵护送,鞑靼人稍一靠近就是一通火铳相向,吓得鞑靼人狼狈逃窜,指不定还真会被其偷袭。

  朱晖暗自庆幸没赌气继续返京之途。

  出发时三十多里路足足走了一夜,回去则用不到半天时间,朱晖部属都知道小命要紧,就算沿途积雪难行,也是尽快加紧步伐赶路,一些装着精美瓷器和笔墨砚台的箱子太过沉重,干脆遗弃道旁,让朱晖看了非常心疼。

  但朱晖不得不忍痛割爱,继续上路……只要能保住自己的老命,财货都是浮云。

  终于,过了正午,一行终于抵达榆林卫城。

  这次又是沈溪带人出来迎接,当沈溪和朱晖见面时,朱晖老脸挂不住了,耳根都红透了。

  沈溪好奇地问道:“朱老公爷这是作何?昨日下午不辞而别,今天却又……折返回来?”

  朱晖摇头叹息:“唉,昨日接到京城家书,只能急忙上路,未曾想这一路风雪交加,官道上积雪齐膝前路难行,只能无奈折返。看来年前赶回京城已是不可能的事情。”

  作为曾经的三边总制,朱晖非常在意自己的脸面。他不会说,自己是因为怕朝廷追究钱粮账目不清而逃走,也不会说是因为路上遇到鞑靼人贪生怕死而折返,他所说听起来合情合理,连沈溪都没想到朱晖有这般急智。

  沈溪不动声色,点头道:“还好公爷回来了,昨夜城中接连传来警讯,说榆林卫城周边接连出现鞑靼人的踪迹,而且数量不少,其中一部甚至有数百骑,若是公爷您身边缺少护送人马,怕是会变生不测。”

  朱晖笑道:“不会,这不是有林将军和王将军同行么?哈哈,事有凑巧,刚好在路上遇到两位将军,便一道回来了。老夫沿途看到不少鞑靼骑兵出没,顺道探查了一下这些鞑靼人的虚实……”

  吹牛不打草稿,朱晖为了体现自己有本事,已经抛开脸不要了。毕竟之前他承诺过为林恒等人请功,但现在他却连提都不提一下,可谓无耻之尤。

  沈溪露出恍然之色,没有揭破,回身做出个“请”的手势:“公爷既然回来,还是早些入城才是,若鞑靼人去而复返,怕是会有麻烦。”

  朱晖道:“对,进城要紧,不能因为怠慢和疏忽而令鞑靼人有机可趁。之厚,咱们一起进城,顺带跟你说说如何应对鞑靼犯边……”

  ……

  ……

  将朱晖送回宅邸,沈溪回到自己的总督衙门。

  林恒带着王陵之过来复命。

  “三天前奉大人命出塞袭扰鞑靼人于袄儿都司的几个部落,引得鞑靼人发狂南下。可惜前后几场仗打下来,只斩了不多鞑子首级,算不得什么大功,不过倒是将保国公吓得不轻。果真如大人所言,保国公之后便不敢再向前,只能跟随末将折返。”

  沈溪感觉自己跟林恒间有些生分。

  论关系,两人是舅子和妹夫,但论官阶和品级,沈溪高出林恒不是一星半点,林恒说话间对沈溪带着由衷的恭敬。沈溪知道没法跟林恒用对等的方式沟通,很多问题上还是公事公办好。

  沈溪颔首道:“林将军辛苦了。此番你领军回到榆林卫城,一定要好好休整。之后三边骑兵将齐聚榆林卫城,正式进行新式火器训练。”

  林恒点头没有说话,王陵之迫不及待地问道:“师兄,你让骑兵都汇拢榆林卫,莫非是为了出塞打鞑子?”

  林恒赶紧用目光示意王陵之别乱说话,但王陵之可不管这套,时隔两年再次见到沈溪,他眼里满是热切,很不得师兄弟携手杀得鞑子片甲不留。

  沈溪摇头道:“这么说吧,陛下刚登基不久,一切事务都应以平稳过渡为主。我之所以履任三边总制,并非为跟鞑靼人开战,而是保证西北防务不出问题。”

  “不过站在我的角度,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我会力争在任期内训练出一支百战百胜的精兵。正好这次我带了大批火器过来,之后延绥镇也会开熔炉并修建铸造工坊,自行修造火铳火炮,确保有充足的火器供应部队。”

  王陵之听得头都大了,道:“师兄,你慢点儿说,我……听不太明白,是不是朝廷不让打仗了?”

  沈溪道:“打仗有什么好的?有句古诗这么说的,‘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意思是我将士已战死疆场,而他们远方的妻子,还深信丈夫活着,依然在梦中深情地呼唤,盼望有朝一日与他们相依相伴。不要成天想着打仗,上了战场不一定建功立业,也有可能折戟沉沙,一去不还!”

  王陵之气呼呼不说话,林恒则道:“不知大人练兵有何讲究?这两年西北防务基本没出问题,只是内外长城的修建陷入停滞……”

  沈溪抬手阻止林恒的话,道:“这事儿我心里有数,这次来的主要原因便是保国公耗时两年依然未将长城修筑完毕,朝廷有意加快修筑进度,防止再有鞑靼人越关袭扰的情况出现。不过这已经是刘少傅和李大学士当政时做的决定,陛下掌权后未必会有多重视。”

  如果沈溪这些话是对王陵之说的,王陵之压根儿听不懂,但说给林恒听情况就不同了,林恒对朝廷动向了若指掌,尤其涉及朝中派系和势力划分,林恒都很清楚,不用沈溪特意点明。

  林恒躬身道:“不打搅大人处置军务,末将先去安排将士驻扎,告退!”22

  沈溪微笑着点了点头,他本想跟林恒和王陵之吃个饭唠唠家常,但现在看来,林恒依然保持敬而远之的态度。既如此,他也不会强求,摆手道:

  “去吧,这几天你们辛苦了,现在抛下一切好好休息,不必再担心鞑靼人犯边之事。如今大雪封山,鞑靼人折腾一番抢不到东西,自然会退出关外,要不了多久榆林卫周边就会归于平静。”

  ……

  ……

  次日一大早,沈溪亲自上朱晖府邸拜访。

  这次沈溪准备直接提出西北钱粮遗留问题,很多事情总归要摊开来谈。

  沈溪道:“公爷请见谅,在下登门,是准备跟您谈一下昨日下午刚收到的朝廷公文。朝廷要清查西北钱粮积弊,恰好在下履任三边总制时间不长,连账本都未曾看完,更不要说核对,这些事得劳烦公爷帮忙应付。”

  朱晖故意装糊涂,笑呵呵道:“之厚客气了,以汝之才华,什么事能难倒?需要老夫帮忙?哈哈,言笑言笑……来来,坐下说话,你尽可放心,这西北开销用度一向没出过问题,朝廷再怎么查也查不到你身上。”

  沈溪心想,你这老家伙简直是睁开眼说瞎话,你给我留下这么大的窟窿,还说没有问题?

  沈溪道:“公爷,在下手头账目基本都是您留下的,在下未曾细看过,朝廷要复核,那也是检查之前数月甚至数年账目,在此期间在下未曾在西北当差,就算出问题也是公爷您以及前几任三边总制的问题,似乎不该由在下承担责任吧?”

  这话说得非常正式,听起来沈溪是在推卸责任,但其实说的不过是大实话……你们贪腐造成账目对不上,凭什么让我一个继任者担责?

  朱晖脸色有些不好看了:“之厚初来乍到,很多规矩不明白,这么跟你说吧,这西北各处要是一点财政问题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老夫在西北这几年,可说兢兢业业,朝廷调拨多少钱粮,都用在军队建设上,未曾浪费过一点,但就是朝中蛀虫太多……之厚,你可知朝中调拨一两银子,到西北后剩下多少吗?”

  只说困难,不讲实际,这是官场一贯推诿的手法。沈溪当然知道朱晖的意图,按照他这么说,三边一个贪官都没有,钱粮全被朝廷贪墨了。

  沈溪不客气地问道:“敢问公爷一句,从总督衙门调拨一两银子,到士兵手中还剩下多少?”

  “嗯!?”

  朱晖怔了怔,随即尴尬一笑,不知该怎么回答。

  非常简单的问题,朝廷有蛀虫,三边官场蛀虫更多,这是上行下效的结果,以蛀虫的大小来说,朝廷蛀虫远没有朱晖等地方官员来得可耻。

  现在可不是明末,朝中蛀虫还不敢大张旗鼓地侵占划拨给边军的钱粮,而三边的蛀虫则直接跟士兵伸手。每个边军士兵都知道分到自己手上的银子应该是多少,但最后那严重缩水的数字永远都跟朝廷公布的对不上。

  士兵们都知道银子进了谁的口袋,清楚谁是贪官,却敢怒不敢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