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八九章 前恭后倨
  朱晖老奸巨猾,面对沈溪步步紧逼,显得从容自若:“之厚,你担忧过甚了,这西北钱粮调度很少出问题,就算军中偶尔有为非作歹之军将中饱私囊,但账目经你之手,有下面将领签收单据为凭,到最后他们下发多少银子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即便要追究,也是追究这些人,板子落不到你身上。”

  沈溪摇头:“公爷所言是否太过简单?将士没拿到足额军饷,三边长城历经两年没有修复,责任全在中下层将领身上?”

  朱晖咳嗽两声,一时没转过弯来,心里嘀咕:“沈之厚这是在作何?之前对我毕恭毕敬,怎么这次我回来才一日他便上门责难?难道他知道朝廷要追究西北钱粮亏空,想把责任全部推到我身上?”

  朱晖心里带着几分不解,用推诿的语气道:“之厚,这事儿我们回头再议如何?前日和昨日旅途劳顿,老夫到现在都没恢复过来,需要休息。如果事情不太紧急的话你先回去,钱粮问题我们从长计议可好?”

  沈溪未做勉强,站起身来:“既然公爷如此说,那在下就告辞了。不过等公爷身体康复,在下会再次登门拜访,这件事非要议出个子丑寅卯来不可!”

  朱晖脸色很难看,原本彬彬有礼的少年督抚,突然变成一只紧咬住他不放的豺狼,一时间有些不太适应。

  沈溪离开后,朱晖半天没回过神来,暗自嘀咕:“沈之厚到底想做什么?这跟之前他恭顺的态度几乎有云壤之别啊!”

  “公爷,沈大人派来人马守在府门外,说是要防止有人对老爷您不利,您看……”就在朱晖心神不宁时,师爷急匆匆进来通禀,让朱晖越发心神不宁。

  朱晖想了半天,突然一拍大腿:“哎呀,坏了坏了,沈之厚原形毕露,莫不是之前他都在老夫面前演戏,现在知道朝廷要追究西北财政亏空,又清楚老夫不敢冒险离开榆林卫城,觉得没必要掩饰,索性撕破脸来?”

  师爷有些迷惑:“公爷,沈大人不是一向对你恭敬有加吗?此番突然翻脸,恐怕也是被形势所逼迫吧!”

  朱晖显得有几分气恼:“这小子一直保持一副不理事的模样,现在见机不对,马上换了面孔。可惜啊,老夫之前一直被他的假面具迷惑,这下麻烦大了,榆林卫城出不去,京城也回不了,就这么被他困住,一步步等着被清算?”

  师爷显得很郑重,提醒道:“公爷,沈大人变脸的主要原因恐怕还是朝廷要追究西北钱粮亏空……从时间看,主要节点是昨天下午沈大人收到朝中公文,怕成为替罪羔羊,想让公爷来承担主要责任吧?以老爷在朝中声望和人脉,要应付这问题应该不难!”

  “什么不难?”

  朱晖生气地道:“先皇在世时对老夫礼遇有加,凡涉及西北之事都会询问老夫意见。但现如今新皇登基,情况跟过去大相径庭,首先便派沈之厚来西北接过老夫的职位……沈之厚到任也就个把月,我本以为他是条温顺的狗,谁想他却是条狼,而且是白眼狼,亏老夫以前还那么信任他。”

  师爷问道:“公爷,那……如何是好?”

  朱晖冷笑不已:“他不仁就别怪我不义,老夫岂能栽在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儿手里?跟曾经从老夫手里拿过好处,或者向老夫送过礼的人打招呼,如果老夫出问题,他们也没好下场,只要上下一心,老夫就不信沈之厚能玩出什么花样。”

  “抓紧时间调查朝廷委派清查钱粮账目的钦差大臣是谁,先把礼数尽到,送多少银子都行……这次的事情多半是刘瑾搞出来的,这些阉人最喜欢捞钱。只要把银子送上,什么问题都解决了。若来人中有东厂和锦衣卫的人,老夫会亲自跟他们周旋。”

  “哼哼,是该让沈之厚知道老夫在西北的底蕴了。”

  ……

  ……

  沈溪发难,朱晖也做好应对准备,一时间榆林卫城里气氛非常紧张。

  监军谷大用听说沈溪上朱晖府邸闹得不欢而散后,赶紧前来说项。

  谷大用三次到西北监军,可说对这边的官场已经非常熟悉,他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劝说:

  “沈大人,这西北官场不比京城,在京城什么都要讲规矩,但在这边很多规矩却没法执行,涉及钱粮贪墨问题,先皇在世时基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都督府、兵部和户部从来不会深究。”

  沈溪正在大堂上批阅公文,闻言抬起头来,看着谷大用,不解地问道:“谷公公,你是不是劝错人了?现在是朝廷要清查西北钱粮亏空,而不是本官,本官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幸好保国公未离开延绥,若他走了,很多事就解释不清楚了。”

  谷大用道:“大人尽可放心,朝廷即便要追查那也是雷声大雨点小。涉及边关稳定,必然拿不出什么结果来,到最后不了了之。大人不可因此事跟保国公交恶。”

  沈溪道:“谷公公的好意本官已知晓,本官只能说尽人事而安天命……能避免与保国公交恶自然最好,但若朝廷追究下来,本官为求自保只能追查真凶,届时请恕本官无法帮上谷公公的忙。谷公公请回吧。”

  谷大用心里嘀咕,我这是提醒你,怎么就成帮我的忙了?

  沈溪既然下了逐客令,谷大用只能满怀担忧而去,他倒不怕沈溪被朱晖报复,而是忧虑自己利益受损。

  ……

  ……

  朱晖四处联络原来的下属,要他们三缄其口,最好是把责任推到沈溪这个现任三边总督身上,如此大家就可以脱罪。

  云柳将朱晖动向告知沈溪,沈溪哑然失笑:“若朱晖以为事情会跟他料想一样那就大错特错,无论最后承担主要责任的是我还是他,账目亏空就摆在那儿,这些文武官员一个都逃不了。”

  云柳问道:“大人可是要跟三边地方官员计较到底?”

  沈溪摇头苦笑:“此乃大明军队普遍情况,如何个计较法?大环境如此,若到我这里就做出改变,别人以为我特立独行,只会将我当成敌人,同仇敌忾。他们就未曾想过,其实这些潜规则本就不符朝廷法度。”

  “现在,本官能做的就是将西北钱粮亏空大致查清楚,对朝廷有个交待,避免刘瑾等权宦据此针对我,之后发一道公文,跟地方官员说明白,只要能将自己侵占的钱粮数目如实上报,待朝廷特使抵达三边后,本官自会为他们开脱……”

  云柳有些犯难了:“大人,此事恐怕没那么容易办到,地方文武怎会轻易就范,将吃进肚子里的东西吐出来?”

  沈溪笑道:“除此之外他们能怎么办?难道装作毫不知情?帐根本对不上,一查一个准儿,总归要做点什么事情来挽救一下。要是无人肯从,待事发后别说我不保他们,现在就看谁聪明,愿意破财免灾了!”

  “现在这些人或许跟朱晖一条心,等朝廷特使到了,祸事就在眼前,他们的心态就会有所变化。”

  云柳行礼:“那卑职按照大人吩咐,将公文写好后张贴于榆林卫城四门。”

  沈溪摇头:“这种公文就算要传达下去也不能以公开方式进行,始终要给地方官员留些颜面……这样吧,我在总督府设宴,好好款待这班下属。我到来时他们尽了地主之谊,现在轮到我回请的时候了。”

  ……

  ……

  沈溪这边请帖一发,城中文武官员全都坐不住了。

  朱晖那边命令已传到,不许跟沈溪有任何妥协退让,更不能将贪赃的事情说出来,而沈溪也是来者不善,让人左右为难。

  沈溪宴请的名目,是在年前进行一次总结。

  总督府摆下十多桌宴席,榆林卫排得上号的官员都收到了请帖,谁来谁不来,就看这些人是否“自觉”。

  宴请时间定在腊月二十七,距离新年也就几天时间。

  文武官员苦不堪言,感觉这日子没法过了。

  朝廷特使将在年初抵达延绥镇,而此时三边总督驻地榆林卫城被大雪覆盖,交通往来不便,京城方面情报所知不多,而有限的消息大多收拢在沈溪这个总督手里,无法研判形势,每日都忧心忡忡。

  沈溪也给朱晖发出一份请帖,还亲自上门送帖,故意让整个榆林卫城的人都知晓。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