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九〇章 宴请
  该发的请柬,沈溪发了下去,甚至连铁定不会来的朱晖都邀请了。

  提前一日打招呼,为的是给那些官员留下思考时间,如果这些人不愿来,无人强迫,但日后出事了只能自己背负责任。

  沈溪在地方官员中名声不太好,这几年在闽、粤和湖广、广西等地,光是被沈溪拿下的知府就有好几个,这还不算布政使司、按察使司等级别的官员,地方官员听到沈溪的名字就觉得头疼。

  但沈溪在西北这边名声却很好,全因为沈溪背负的赫赫战功。

  朱晖一道命令下去,说是不允许地方文武官员跟沈溪过从甚密,防止沈溪追查钱粮亏空事宜,但可惜官员们心里都清楚地知道,现在三边地区究竟谁在管事。

  延绥总兵官张安,此人领军基本没有劣迹,沈溪以礼相请,他自然没道理拒绝,公开表示会赴宴。

  如此一来城里文武官员就要好好掂量一下了,万一沈溪不爽之下,拿他们开刀当如何?

  三边之地真正清廉自守的官员屈指可数,如果沈溪下定决心要彻查,一定能查出问题,涉及内外长城修筑的官员更是一个都跑不了。

  你不贪,领这差事做什么?

  旁人很多都在觊觎这肥得流油的差事,不塞个百八十两银子给上官连边都沾不到,既然花了钱凭何不拼命赚回来?

  ……

  ……

  腊月二十七下午,未时刚过,天色慢慢变暗,总督府衙门大堂开始摆桌子。

  根据榆林卫城内文武官员数量,沈溪略作删减,设下十八张席面,然后特意从城里各大酒楼请来厨师和伙计进行料理。

  后堂暖意融融的花厅里,云柳正在向沈溪进行汇报:“大人,情况查明,确实是保国公在背后搞鬼,不允许城中官员跟大人来往……你看当如何应对?”

  沈溪正在看公文,闻言随手放下,淡然一笑,“这不是早料到的事情吗?朱晖算是有本事了,两次就任三边总督,拿得出手的功劳却一样没有,论人脉却无出其右者。这次我倒要看看,他的联盟到底有多坚固。”

  云柳安慰道:“大人不必担心,之前张将军已公开表示会出席总督府宴请,料想军中将领不敢不给大人面子,但那些文官……可就说不准了。”

  沈溪笑了笑,他知道自己在文官中名声不好。

  文官眼中名声比官位都要重要,若一个人名声臭了,意味着不会有任何前途,这年头清议也是一种很重要的资源,文官们都会尽量争取别人对自己有好的评价。

  沈溪不以为意:“这些文官,爱来不来,希望他们都能做到清正廉明,如果谁贪污受贿还故作姿态,那就是自找麻烦,我不会帮他们。”

  说着,沈溪抬起头来,“你将宴席准备好,等时间到了我自会出去迎接。”

  ……

  ……

  虽然沈溪料定会有人来赴宴,但可惜的是,城中那么多文武官员,都不想充当那出头鸟。

  毕竟总督府大门无遮无掩,很多百姓围观,如果谁公然来见沈溪,等于是跟朱晖过意不去,所以前来赴宴之人很聪明,先去张安那里会合,准备跟张安一起前来。他们的打算是跟张安共进退,张安来,他们就来,如果张安不来他们也有理由,秉承从众的心理,绝不行差踏错一步。

  但这些人一个个心里都有鬼,毕竟贪污腐败的事做了不少,九边这些年来没人审计核销账目,钱粮方面根本没数,官员们都觉得不会查到自己的头上,于是手伸得很长,大捞特捞。结果新皇登基,先把火烧到西北,这是地方官员没料到的事情。

  一直到黄昏,张安才带着二十多名文武官员往总督府而来。

  来人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跟沈溪预设的十五桌相比,数量就少得可怜了,这些人围坐一起,可能也就三桌。但在沈溪眼中,来人多寡全看心意,给你们准备好宴席,爱来不来,出了事别来麻烦我就行。

  沈溪该尽的礼数都尽到了,亲自出门相迎,以张安为首的文武官员纷纷上前向沈溪行礼问安。

  虽然张安是武将,但此人很有担当,很多人愿意以他马首是瞻,他的到来,为沈溪减少不少麻烦。

  张安笑呵呵道:“接风宴上,沈大人饮酒真乃海量,未曾想今日末将又有跟大人共饮之机会,今晚不醉无归。”

  旁边很多人陪笑,但笑容却很勉强。

  沈溪请张安等人到了大堂上,当客人看到屋子里摆得满满当当的桌子,脸上都呈现尴尬之色,这种设在衙门大堂的宴席他们还不曾出席过。

  张安道:“大人请入座。”

  沈溪笑道:“人尚未到齐,本官哪里坐得下去?之前本官邀请保国公,他以身体有疾为由拒绝,不知诸位到来前可有前去拜访?”

  与会官员纷纷低下头,心里嘀咕……今日你这儿宴请,保国公特别嘱咐不准出席,你让我等顺道去看他,那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张安笑道:“公爷身体矍铄,想来没什么大碍,过几天就能痊愈。”

  沈溪点头:“要说老当益壮,军中谁人能跟张将军您相比?张将军堪比先贤子牙汉升,老而弥坚。”

  “哈哈哈……”

  听沈溪把他比作姜子牙和老黄忠,张安显得非常自豪,捻须大笑,洒脱地道:“旁人都道沈大人少年得志,必孤芳自赏,难以亲近,但以老夫看来,沈大人谈笑风生,平易近人,乃挚友良选……之前不敢多给沈大人敬酒,今日可要多喝几杯。”

  “是是。”

  “对对。”

  旁边附和声一片,不过张安身后这些文武官员都显得心不在焉,张安放开心胸,而他们心弦却都绷紧了,生怕被沈溪算计。

  恰在此时,马九进来通禀:“大人,外面又有很多官员赴宴。”

  沈溪故作惊讶:“哦,又有人来了吗?本官这就出去迎接,张老将军不必挪步,只管入席,今日保国公不来,你可就是主宾了。”

  “不敢当、不敢当。”

  张安连连摆手推辞,却被沈溪强行按在主宾位子上,其实沈溪是有意让张安镇场子。

  你们别不老实,今日连张老将军都来赴宴了,谁不来自己承担后果,谁来了不服管教也自己看着办。

  张安到来后,宾客陆陆续续又来了七八批,都是沈溪亲自出去迎接。

  沈溪脑子很好使,当日在凯旋楼给他敬酒之人,他一律记着,没一人出现偏差,这让那些赴宴的文武官员觉得很稀奇。

  等宴席差不多坐满了,沈溪回到大堂,于主桌挨着张安坐下。此时外面零星还有人前来,但沈溪不再出迎,而是让马九在外候着,谁来了报上名号便请进来自动入席。

  ……

  ……

  上灯时分,酒宴正式开始,张安起身为沈溪敬酒。

  沈溪拿着酒盏,站起身道:“张老将军敬酒,让我这做晚辈的担当不起。张老将军戎马半生,建功立业无数,实乃我辈楷模,在下希望能跟老将军一样,纵横疆场所向披靡……”

  张安道:“沈大人过谦了,这西北上下谁人不知哪个不晓,您才是力保大明江山社稷的大功臣?老夫倒是想跟沈大人一样运筹帷幄,但可惜就是个赳赳武夫,什么都不懂,只能听命行事。”

  “对对对。”

  旁边又是一群人应声。

  也有人道:“沈大人所立功劳,堪比冠军侯。如今西北边民只知有沈大人,而不知霍去病。”

  因恭维话不断,宴席间的气氛非常融洽,至于那些晚来的客人,只能灰溜溜入席,生怕沈溪看到他们姗姗来迟而对他们有意见,只等回头过来敬酒,跟沈溪熟络一番。

  待主桌上诸人都相互敬过酒,沈溪觉得时机差不多到了,起身说出自己的目的:“大家伙儿不用抬举在下,在下在这西北官场就是个新人,用老兵的话来说,就是个新兵蛋子,什么都不懂。”

  “这次设宴的目的,在下不单单是为了年底前回请诸位,表达心意,实因朝廷派人审查西北钱粮账目,本督初来乍到,很多事不懂,只能向诸位求教一番。”

  酒宴刚开始不久,沈溪就直奔主题,多少有些令在场文武官员扫兴。

  但更多人其实就在等沈溪摊牌,沈溪话出口后,他们反倒松了口气,然后屏气凝神,想听沈溪到底如何应对此事。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