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六九三章 公公救我
  东宫年轻讲官指的是靳贵,除了沈溪这个妖孽外,教导过朱厚照的先生中就数靳贵年龄小,但他今年也已年过四旬。

  年岁再大一些的是杨廷和。

  杨廷和比靳贵年长五岁,尚未到五十,属于东宫讲官中的“少壮派”。

  在这个年代,能担任太子之师,必然学识渊博,像沈溪十三岁便列入东宫讲班者绝无仅有,而沈溪恰恰是刘瑾最忌惮之人。

  刘瑾怎么都不会推举沈溪入阁,因此只能考虑拉拢靳贵和杨廷和,看看能否纳二人为己用。

  刘瑾和谢迁各自为内阁大学士人选暗中谋划时,朱厚照沉溺逸乐无法自拔,完全不理朝事,就算六部和各寺司衙门有什么紧要事情汇报到他那里,也是推给刘瑾处置。

  刘瑾自东华门入宫,往撷芳殿而去。

  撷芳殿是朱厚照开宫市之所,年底这里又搜罗一批伶人,包括一个马戏团和一个南戏班子,朱厚照准备好好享乐一番。

  如今宫市里不但有酒色欢娱,还有戏院、斗兽场等杂耍之所,朱厚照每日都流连忘返,出宫次数锐减。

  在自己家里就能有最好享受,出宫也就变得没甚趣味了,更何况宫外那些秦楼楚馆规矩太多,朱厚照光临惠顾后不能泄露身份,一切都得照规矩行事,这让他很不满意,自然更倾向于留在宫中。

  刘瑾抵达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冬天夜幕早早就降临,此时朱厚照正在斗兽场看老虎狮子搏斗,刘瑾听到虎啸声有些忌惮。

  刘瑾进入一栋环形建筑,只见朱厚照坐在正对戏台的高台上看得入神,怀里依偎着一名妙龄少女。

  因狮、虎游斗,相互撕咬,全身上下都是裂开的伤口,鲜血淋漓,那少女吓得花容失色,瑟瑟发抖。

  朱厚照的注意力完全不在怀中女子身上,眉飞色舞,不时拍掌叫好。

  “陛下!?”

  刘瑾在高台下行礼,喊了一声,朱厚照似乎压根儿就没听到,目光全都在铁栅栏环绕的戏台上。

  刘瑾无可奈何只能往高台上而去,在他往上爬的时候,背后又是一阵虎啸,吓得他连忙回头看了一眼,原来此时狮子已被老虎扑倒在地,相互伸出爪子撕扯。老虎占据上风,用叫声威慑对手。

  刘瑾咧咧嘴,继续爬楼梯,很快来到朱厚照面前。

  朱厚照晃眼见到刘瑾,一摆手道:“刘公公来此作甚?朕看得正过瘾,没事的话你先退下吧……”

  刘瑾知道朱厚照玩乐的时候不喜欢人打扰,只能硬着头皮道:“陛下,老奴这里有要事向您启奏。”

  “奏事去朝堂,现在是朕的私人时间……好,好啊,这只老虎可真厉害,狮子撑不住了,哎呀,狮子的脖子被老虎咬住了,狮子倒地,完蛋了……刘瑾,这只老虎你是从何处找来的?可比之前几只凶猛多了。”

  朱厚照的精力完全不在朝事上,说话的时候盯着下面的戏台不眨眼。

  刘瑾回道:“陛下,之前几只老虎都被人驯化过,这只……却是西南之地野生的,被人捕获后送到京师来,自然有所不同。陛下,老奴有关于阁臣人选……”

  朱厚照一甩袖:“让你别啰嗦,听不懂人话还是怎的?你退下,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朕稍后会前去参加酒宴……哦对了,你去看看小宁子进宫没有,朕准备跟他好好喝上几杯。”

  听到“小宁子”的称呼,刘瑾乍一听以为是小拧子,心想一个太监怎么可能得到皇帝的宴请?仔细琢磨一下,便知道“小宁子”指的是钱宁……这会儿钱宁已今非昔比,从之前的锦衣卫百户擢升千户,在厂卫中地位卓然,毕竟经常见到皇帝,人人都巴结他。

  刘瑾心想:“这小子可真有本事,把妻子献给陛下,回头就换了官帽,现在圣眷在身,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能封侯拜将……这小子必有所作为!”

  想到这里,刘瑾没有替钱宁感到高兴,也不是琢磨怎么踩上一脚,而是想如何才能从钱宁身上狠狠敲诈一笔。

  虽然皇帝表明心思不想理会新增内阁人选的问题,但刘瑾还是想朱厚照给他一个承诺,让他可以自行挑选入阁之人。刘瑾道:“陛下,关于阁臣人选,是否由老奴来选择……”

  “行行,你看着办吧……诶不对,既然是阁臣人选,你怎么都要跟谢阁老商议好,这种事不能由你一个人做主。”

  朱厚照目光没离开下面的戏台,此时正在上演的是斗狗,由两只经过训练的巨狗厮杀分出胜负,先前的狮子和老虎已被人拖了下去。

  刘瑾心里满是失望,但他没辙,现在小皇帝对他已不像之前刘健、李东阳等人在内阁时那么信任,变得有些冷淡,反倒是陪伴朱厚照嬉闹的那些人,诸如钱宁、张苑和李兴等人,得到朱厚照更多的宠信。

  皇陵修建行将结束,李兴已送了几批女人进宫,现在李兴这方面的事情做得那叫一个得心应手,让刘瑾感觉危机重重。

  除了钱宁外,张苑和李兴结成一党,而后张苑又拉拢高凤和刚回宫不久担任御用监太监的张永等人,与刘瑾分庭抗礼,再加上张苑手上掌握东厂,如此一来刘瑾在宫中的势力虽处于上风但无法占据绝对优势。

  ……

  ……

  刘瑾从斗兽场出来,依然有些恼火,皇帝的冷漠让他意识到自己在宫里宫外更需要打击异己,如此才能保证地位稳固。

  刘瑾正要出宫回自己府邸,见钱宁低着头走过来,因为天寒地冻,钱宁兜着手显得有几分猥琐。

  刘瑾皱眉:“这不是钱千户吗?”

  钱宁是个势利小人,见到刘瑾就好像儿子见到亲爹一样。

  若不是钱宁已经有了义父,而且他的官位还是因为死去的便宜老爹荫蔽得来的,说不定早就转投刘瑾名下做干儿子了。

  钱宁一个大揖,恭敬地问候:“刘公公,几日不见,您老身体可好?”

  刘瑾冷笑道:“好得很,没到黄土埋身也差不多快了……以后这朝廷就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跟咱家这样的老朽之人没什么关系。”

  言语间,刘瑾一脸冷漠,不用多想钱宁就知道刘瑾心情不佳,当下笑呵呵道:“刘公公年富力强,位高权重,朝堂谁人不仰仗?小人在您面前,不过是微末的小卒罢了,不知刘公公有什么事吩咐小人去做?”

  刘瑾上前,拍了拍钱宁的肩膀:“钱千户,别说咱家没提醒你,这皇宫可不是什么好所在,你跟陛下关系越是亲密,陛下对你越倚重,对你而言愈危险。”

  钱宁一脸迷惑:“刘公公何出此言?”

  刘瑾不屑地道:“你真以为得到圣宠就百无禁忌?天下间,哪个男子可以自由出入皇宫?如今陛下年少,尚未意识到有何不妥,但若有人进言,或者陛下幡然醒悟,那时他还想让你时时进宫,你觉得陛下会怎么做?”

  说完,刘瑾特意瞄了钱宁裆下一眼。

  钱宁皱起眉头,没想明白其中诀窍,拱手问道:“刘公公,您说陛下当如何?”

  “哈哈,就是跟咱家一样,身上少一块就行了……那时你想进宫门,就没人阻拦……不过想出去也很困难。”

  刘瑾显得很得意。

  钱宁一听这话,“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不迭:“公公救我……公公救我……”

  刘瑾没想到钱宁对自己依然如此恭谨,满意地道:“要救你其实不难,跟陛下适当疏离些,莫让陛下时常在宫内见你,如此你的危险自然就会降低……若是可促成陛下出宫,平时都在宫外过夜,你不进宫自然就没人会对此有所非议。”

  钱宁满面不解:“刘公公,您又不是不知道,陛下不是不愿意出宫,只是宫外没什么好玩的地方,这才窝在宫内……如何才能让陛下多在宫外过夜?”

  刘瑾骂道:“说你愚钝,还真是,你这榆木脑袋什么时候才能变通一下?你都说了,陛下不肯出宫,是因为宫外没乐子,若是有地方消遣,你说陛下是愿意留在宫内,还是去外面逍遥自在?”

  钱宁眨眨眼,似乎意识到什么,但又说不清楚。

  刘瑾道:“看在你对咱家恭敬有加的份儿上,咱家给你指一条明路。陛下在宫内已有些厌倦,除非是什么奇淫技巧的新鲜事儿才能吸引陛下。”

  “要是宫外有这么一处地方,陛下想要的都有,还有很多陛下之前没见识过的好东西……你觉得如何?”

  钱宁苦着脸道:“小人愚钝,不明白公公说什么……”

  刘瑾不耐烦了:“就是让你在宫外找一个地方,地盘要大,在里面为陛下养些女人,这些女人最好时常更迭,什么妙曼的妇人,或者小家碧玉,全都要陛下喜好的那种!”

  “再有就是宫里一些乐子,诸如斗兽院和戏楼,你照葫芦画瓢建立应该不难吧?再安排一些特殊的节目,这就要你动脑子了,到底哪些才是陛下所好,尤其是那些陛下一直想弄,但因宫墙限制而不得的,你在宫外搞出来不是让陛下龙颜大悦?”

  钱宁最初眉头紧锁,到最后彻底舒展开了,笑着说道:“还是刘公公高明,小人记下了,回头就去安排。不过,这笔开销可不小,希望刘公公能多多支持,以后小人在陛下面前得宠,一定不忘公公您栽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