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七〇二章 疑虑
  朱厚照喜好妇人,这对小皇帝身边的太监和随从来说,已不算什么秘密。

  但因他岁数不大,张太后不可能给他选年纪超过他太多的女子为后,只能从同龄女孩中挑选。

  朱厚照自身就是小雏鸡,跟他年岁相仿的女孩看上去都带着一股稚气,朱厚照见到三个候选皇后时大失所望。

  张太后见儿子直接挪开目光,以为朱厚照不习惯跟女人对视,笑眯眯地问道:“皇帝,现在就到你选后的时候了……你觉得谁可以母仪天下?现在确定下来,稍后本宫就让人为你提亲。”

  朱厚照看着张太后,皱着眉头问道:“母后,就这三个……没别人了吗?”显然,他对三个皇后候选人不是那么满意。

  张太后一怔,道:“皇帝,此三人乃哀家从五千多名候选秀女中精挑细选而得,你……看不上?这……高公公……”

  张太后没想到自己辛苦一场会引发儿子不满,正准备将高凤叫过来仔细询问,让高凤将三名皇后人选的情况详细解说给朱厚照听,却听前方传来“噗哧”一声娇笑,却是从左面那个梳着堕马髻,身穿红色褙子,下着青色长裙的小美女口中发出。

  朱厚照听到笑声,有些不满,打量那搭配青红衣衫的女孩,问道:“笑什么?”

  因为语气严厉,将那三名女孩都吓着了,旁边两女直接跪了下来,只有肇事者,也就是那青红色衣衫的小美女怔了怔,目光中露出几分迷茫。

  “问你话呢!”朱厚照厉声喝道。

  那女孩脸上带着不解,先看了张太后一眼,发现张太后也在打量她,也没有意识到此时应该跪下,只是用委屈的语气道:“我……只是……觉得他说话好好玩……”

  这回答让朱厚照为之气结,自己贵为皇帝,居然被一个小女孩笑话,他正要斥责,那边张太后冷冰冰的话语已抛了出来:

  “已经到入宫阶段,难道连最基本的礼数都未学会?这里乃皇宫,你居然敢当着皇帝的面笑……”

  小女孩眼睛眨了眨,不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过错,她看看张太后,又看看朱厚照,最后低下头来,但依然没有跪下。

  朱厚照眯着眼打量这女子,有些想不明白了,怎么会有不怕自己的女人呢?

  他暗自琢磨:“这女人好生奇怪,大咧咧跟我说话也就罢了,现在被我和母后斥责,她还能装作没事人一样……嗯?她在做什么?”

  就在朱厚照犯嘀咕的时候,见那女子低头拨弄衣角,旁边跪下的女孩伸出手拉她,想让她跟着跪下,她却一把将旁边女子的手给甩开,一副“我偏不”的模样,朱厚照见到这副画面,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女人倒有些意思,进了宫就好像回到她自己家里一样,好玩。”

  张太后听到儿子的笑声,蹙眉道:“皇帝,你笑什么?”

  朱厚照道:“母后,朕觉得这位姑娘有意思……呃,是有胆魄,到了宫里居然还能保持一颗赤子之心,为人处世不卑不亢,倒是适合作为大明皇后之选。”

  那小美女听到这话,下意识地抬起头来盯着朱厚照看。

  张太后见状骂道:“你这算什么选择标准?分明是个不懂规矩的丫头,你却当她能母仪天下?”

  朱厚照还在打量那小美女,越看越觉得眼前这女人可爱,当然也仅限于可爱罢了,他在心里赞叹:“哎呀,这姑娘的眼睛好大,我似乎在哪里见过……她的模样跟谁相似来着?”

  一时间,朱厚照不记得自己在何处见过这双眼睛。

  张太后最后打量发呆的儿子,再次确认地问道:“皇儿,你是否决定了,就定她为皇后,是吧?”

  朱厚照回过神来,点点头道:“母后,就她了,这事儿就这么定下来吧。朕勤于公务,连夜操劳,现在疲倦不堪,这就回去休息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母后办理吧。”

  说完,朱厚照捂着嘴打了个哈欠,然后用手擦眼角。

  张太后看到儿子这副萎靡不振的模样,心里非常担忧,生害怕朱厚照日夜颠倒身体垮掉。不过现在儿子解决她心中悬而未决的事情,让她微微松了口气,心想:“皇儿成家后,应该会收敛性子吧。人是他自己挑选的,希望能跟皇后和睦相处,相敬如宾,希望儿媳能规劝他上进。”

  张太后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这个尚未过门的儿媳身上。

  等朱厚照走后,张太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儿子连这女子的姓氏和来历都没问,就那么一句话把事情定下来。

  张太后将高凤和戴义叫过来,问道:“那女孩儿是否是上元之地夏氏之女?”

  高凤恭敬回道:“正是。”

  张太后又看了夏氏女一眼,却见女孩儿对她没多少惧怕,不时好奇地打量她,这让张太后心里生出一丝迷惑:“为何此女一直盯着这边看,莫非不懂规矩?”

  随即想到这是儿子钦定的皇后人选,张太后便不再多琢磨,道:“安排内阁和礼部官员提亲,完成陛下大婚事宜。高公公,你要多奔走些了。”

  “是。”

  高凤非常高兴,定下皇后人选,意味着他的差事很快就要完成了,却不知下一步会到哪个衙门任职?

  张太后再一摆手:“先送另两位秀女出宫,让她们回家准备一下,陛下大婚后,再将她们接进宫来,至于这夏氏……过来,让哀家看看。”

  张太后不能太确定这小女孩是否可以母仪天下,所以准备把未来的皇后好好观察一番,高凤过去传话后,那夏氏女一步步往这边走来,行容举止,非常优雅和得体,打消了张太后心中对儿媳不懂规矩的疑虑。

  夏氏女走到张太后面前,恭敬行礼。

  张太后微微一笑,满意点头,道:“从此之后,你便是大明皇后了,你的父族也会因此而荣耀。你哪年出生的?”

  夏氏女先是一愣,考虑一番后才回答:“弘治五年四月生。”

  张太后在心底算了一下,道:“这么说来你比皇儿小半岁,倒是非常合适。身为皇后应该懂得温良恭俭,入宫后你一定要尽心辅佐皇上,让皇上多在你处留宿,嗯……早些为皇家开枝散叶。”

  有些话,张太后觉得由她来说不那么合适,但她非常想抱孙子,现在就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很多事情让她觉得不牢靠,一旦儿子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她未来就会失去保障,若多一个孙子,她觉得自己就不会有什么麻烦了。

  夏氏女迟疑一下,回道:“是。”

  张太后看到未来儿媳反应总是慢半拍,心里犯嘀咕,总觉得有些不对,最后她笑了笑道:“之后会有侍从、宫女送你回府,你是上元人,估摸父族应在京城等候,不过婚姻大事一切应以朝廷规矩办理,就算三书六礼,也必须在上元之地完成……”

  夏氏女眨眨眼,目光中满是迷惘,显然没搞清楚张太后这话的意思。

  高凤笑道:“恭喜太后娘娘,恭喜皇后娘娘,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张太后脸上露出宽慰的笑容,道:“多得高公公来回奔走,方促成今日之事,本宫不会忘了你的功劳,回头便让陛下赏赐你。”

  “谢太后娘娘,谢皇后娘娘。”高凤跪下来磕头谢恩。

  张太后非常满意,以为这件事不会再有什么问题时,她又看了自己的儿媳妇一眼,却见夏氏女漂亮的小脸上依然一副呆滞之色,心里一沉,但她还是安慰自己:“或许刚进宫,对宫里环境不熟悉,又或者是昨日里未睡好,当初我第一次进宫时,何尝不是如此?”

  想到自己进宫时的模样,张太后多了几分遐想,但随即想到对自己恩爱有加的丈夫已亡故,内心不由带着几分悲凉。

  不过想到自己有了儿媳,将来有人跟自己做伴聊天时,张太后多了几分期望,只是她不知道,眼前这位蠢萌的小皇后尚处于懵懂的状态,将来能否跟张太后这个婆婆沟通,尚是未知数。

  ……

  ……

  朱厚照压根儿就没把选后看得多重要,例行公事后,便回到乾清宫。

  刘瑾试探地问道:“陛下,您就这样定下皇后人选?”

  朱厚照斜眼打量刘瑾,问道:“怎么,你想干涉朕选后之事?”

  刘瑾赶紧解释:“老奴绝无此意,只是……选后乃大事,陛下之决定是否太过仓促?或许将事情延后些……”

  之前朱厚照曾说过,选后不可操之过急,所以他说这话,其实是在迎合朱厚照。

  朱厚照显得意兴阑珊:“选谁当皇后有区别吗?不过那双眼睛看起来颇为熟悉,就选她了……哦对了,朕好久没去钟夫人的茶庄喝茶了,她近况如何?有时间的话,你再陪朕去喝茶。”

  刘瑾心想,您老人家都是昼伏夜出,等你晚上到茶舍,人家早就关门歇业了,能见到人就怪了!

  但此时刘瑾想到自己手上的权力,不由多了几分自信:“钟夫人境况还好,陛下只管交待好时间,老奴来为陛下安排。”

  浏览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