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七〇四章 风向大变
  刘瑾在朝中为所欲为。

  朱厚照不管事,朝中大小事情都由他来做主,内阁票拟现在已无法对他掌权造成阻碍,因为刘瑾把守最后一道关,负责朱批,如果他对内阁票拟不满意,就会按照自己的想法重新拟定。

  刘瑾的办事能力不低,在决断上比谢迁更有魄力,一旦决定下来就全力以赴施行,让谢迁疲于应对。

  朝廷文官陆续被撤换,谢迁身为内阁首辅,在人事任免上居然没有任何话语权。

  谢迁尝试跟朱厚照说明,但朱厚照连续几日不上朝,即便他去乾清宫奏请也无法见到皇帝的面。在这种情况下,谢迁知道自己无法控制朝局,只能退而求其次,争取在朝廷六部事务上多加干预,阻止刘瑾进一步揽权。

  ……

  ……

  二月初三,下午。

  刘瑾从皇宫出来,还没回到自己的府邸,便见钱宁在路边等候。

  刘瑾从轿子上下来,斜眼打量钱宁,问道:“钱千户这是作何?守在路边连个随从都不带,不怕有人对你不利么?”

  钱宁笑道:“公公言笑了,小人人微言轻,哪里会有人加害?倒是公公出入应该增加人手,保护周全才是。”

  刘瑾抬手阻止钱宁继续说下去,道:“有什么事,直接说便可,咱家累了一天正要回去歇息,你也应该早些去陪同陛下才是。”

  钱宁凑过来道:“公公,小人这里得到消息,说是今年回京大考的官员,都为公公准备了一笔厚礼,请公公在吏部考核中予以通融,却不知公公是否能帮上忙……”

  刘瑾不屑一顾:“怎么,你瞧不起咱家?”

  “绝无此意。”

  钱宁赶忙申辩,“光是地方一个臬台,开价便是两千两银子,而地方知府则为一千二百两,知县为四百两,不知公公对这价钱是否满意?”

  刘瑾没想到下面的官员孝敬的银子如此多,诧异地问道:“又不是买卖官爵,他们能出得起如此数目?”

  钱宁笑道:“只多不少,那些地方官员可肥着呢,弘治朝国泰民安,没有富百姓倒是富了官绅,现在他们知道公公您在朝中当政,便想公公在考核方面予以照顾。”

  刘瑾稍稍皱眉:“吏部尚书许进跟咱家关系不是很好,这个老匹夫已年过古稀,咱家准备让他致仕,却不知以何人进吏部尚书为宜?”

  钱宁听到刘瑾随随便便就要拿下一个吏部尚书,不由暗自咋舌,终于明白那些官员为何入京后要找关系向刘瑾行贿了,就因为刘瑾现在权力不受制约,就好像之前的刘健和李东阳一样。

  刘健和李东阳当政虽然也专权,但只是压制皇权,朝中大小事项都按照大明典章制度进行。

  但刘瑾当政情况就不同了,刘瑾不是文官,不懂礼义廉耻,他的规矩就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没有银子孝敬休想让我办事。

  “银子该收还是要收,总归吏部考核要过司礼监一关,只要咱家能经手的事情绝不会有问题。”

  刘瑾显得很自信,“之后咱家便召见许进这老匹夫,跟他好好谈谈,若他不识相,老夫有的是办法让他从吏部尚书任上撤下,到时再换上得心应手之人便可。”

  钱宁笑着说道:“是,是,公公思虑周详,该收的银子,小人会一文不少送到公公手里。”

  ……

  ……

  九年大考三年小考的官员,年初抵达京城的数目大概有一百二十多人,这些人官职从高到低都有,这还只是正德元年第一批。

  朝中正在进行官员更迭,地方上的官员清洗也在有条不紊进行,刘瑾的势力逐渐从京城扩散到地方,刘瑾没有直系属下到地方任职,原则上收揽那些愿意投诚之人,谁给足了银子,他就当谁是“自己人”。

  但不是每个官员都有银子行贿。

  一个小小的知县,年俸不过四十两,到京城过大考却要支付四百两银子,这数目有些过于庞大了。

  但是,当官的多少有俸禄之外的油水,这些都是官场中众所皆知的潜规则,如果加上这些油水还不够,就只能别想办法。

  一些官员入京后没有银子行贿,只能求助京城亲友,又或者是找人回任所“拆借”,甚至变卖祖业……

  京城中滋生一种“京债”,由京城周边富商提供借贷,把银子借给在京的地方官员,这些官员借来银子后再向刘瑾行贿。

  刘瑾贪赃枉法,几乎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很多官员因为没钱疏通,以至于无法通过吏部考核,得不到升迁不说,有的还要被罚俸,甚至被降职和免职。

  刘瑾造成的影响愈发扩大,谢迁知道后暗自着急,却无计可施,因为刘瑾行事小心,无人能够拿出刘瑾贪赃枉法的证据。

  给刘瑾的贿赂,都是官员通过一些特殊渠道,辗转送到刘瑾手上,而不是他亲手索要,而刘瑾对于吏部考核的干扰,也是暗中进行,就算吏部尚书许进对刘瑾阳奉阴违,但还是无济于事,就因为刘瑾掌握朱批大权。

  你吏部做出怎样的考核,到了刘瑾这里都可以任意做出更改,那吏部的考核也就成为一纸空文。

  如果换作别的皇帝,官员早就上疏弹劾,依靠舆论迫使刘瑾下台甚至被问罪。

  但可惜,朱厚照对朝事不管不问,朝官很难见到皇帝的面不说,哪怕偶尔见到也没人敢告状,因为就算朱厚照听到后采纳,转头喝斥刘瑾两句便又不管不问,事后刘瑾不会放过那些弹劾他的大臣,动辄下诏狱问罪,而朝中真正有豁免权的只有谢迁而已。

  旁人都指望谢迁告状,甚至撺掇谢迁到张太后面前申诉,但可惜谢迁知道事情归根结底还是要皇帝疏远刘瑾才行,否则一切都是做无用功,因此对于朝臣的提议置若罔闻。谢迁做事讲究的第一原则是自保,剩下的才是伸张正义,如果自保和伸张正义有冲突,他宁可当墙头草。

  谢迁这种态度,让文官们无计可施。

  ……

  ……

  正德元年,朝中政治风向大变。

  之前谢迁等文官,还能跟刘瑾形成对峙之势,不至于让刘瑾胡作非为,但在刘瑾和钱宁建立豹房,让朱厚照彻底沉迷逸乐后,刘瑾权势日益扩大,再加上刘宇等奸佞到京城后对刘瑾言听计从,以至于刘瑾慢慢大权独揽。

  而在西北,一场政治风波却慢慢归于平静。

  在沈溪牵头下,王守仁查三边钱粮弊政已水落石出。

  二月初四前,三百多名三边文武官员主动到王守仁所在官驿“认罪”,退回赃款,数量在六十万两左右。

  但这只是三边贪墨钱粮十分之一左右,贪官贪十两能拿出二三两就算不错,而大头还在朱晖、张鹤龄等人手中……

  即便如此,王守仁的差事已经可以顺利向朝廷交差,他不想再继续调查下去,平添波折。

  官员招供罪行后,拿出的银子不多,主要是怕担负更大罪名,他们以为王守仁不再追究下去就可以逍遥法外,却不知他们贪墨多少早就在沈溪这里挂上了号。

  哪些人心存侥幸,沈溪心知肚明,但王守仁不予计较,沈溪暂时没办法发作。

  二月初六这天,王守仁到三边总督府衙门拜谢,为离开延绥做准备。

  沈溪在正衙接见王守仁,听闻王守仁有离意时,不由道:“伯安兄如此便离开?三边贪腐之况,怕远非如此吧?”

  王守仁没想到沈溪突然把问题摊开来说,当即好奇地问道:“之厚认为此案尚未了结?之前你不是还不愿意把案情扩大,怕牵连进更多人吗?”

  沈溪道:“是否了结,其实伯安兄比在下清楚,三边之地官员心存侥幸,现在的结果仅仅是能跟朝廷交差,但朝廷划拨的钱粮与现在查处的钱粮数目差距实在太大,若伯安兄不多问罪几人,回到朝廷不仅无功反倒有过,不如由在下向伯安兄提供一份名单,让伯安兄彻底把黑幕揭开如何?”

  “这……”

  王守仁没想到到最后斤斤计较的人反而是沈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