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七〇六章 有求必应
  谢迁采取了明哲保身的策略,得过且过,而随着朝中最强大的对手哑火,刘瑾越发肆无忌惮。

  二月十三这天,刘瑾让人抬了八万两银子到豹房,送给朱厚照当“礼物”。

  下面的人对他大肆贿赂,刘瑾也准备孝敬一下朱厚照,否则他会觉得自己的位置不是那么稳固。

  现在这八万两银子对刘瑾来说已经不算是什么大数目,他的身家在短短几个月时间里已经上升到六十万两以上。

  拿出的这点银子,只是刘瑾收受贿赂的很少一部分。

  这天时间点朱厚照正在豹房的杂耍房看杂技表演,刘瑾听说这个杂技班子走南闯北,技艺非凡,其中叼竿叼花、走钢丝、柔术等都是一绝。以前这些人绝对没机会面圣,但现在皇帝好逸乐,江湖艺人的地位也随之提高不少。

  刘瑾来到豹房门前,经过连续扩建,豹房规模已再次扩大,由于有西厂、内厂和锦衣卫作后盾,豹房周围民居被钱宁巧取豪夺逐一侵占,在很短的时间内便形成占地百亩、房屋一百余间的庞大建筑群。

  与此同时,豹房所在的澄清坊大片空地被侵占,钱宁准备在这里大兴土木,最后形成一个亭台楼阁一应俱全,各种娱乐设施齐备的场所,以满足朱厚照的各种需要,真正把豹房当作可以久居的家。

  豹房这边肆无忌惮地侵占民居,动静闹得很大,顺天府以及大兴县衙门知道了也不敢说什么,因为谁都明白豹房是为谁服务。

  光是每天在豹房周边的宫廷侍卫就有上千人,这里已经成为朱厚照在宫外的行在。

  刘瑾抵达豹房时,钱宁正在门前跟人交待晚上的安保事宜。

  见到刘瑾,钱宁就好像儿子见到亲爹一样,满脸堆笑地迎了过去,恭敬行礼:“公公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海涵。”

  刘瑾打量钱宁一眼,道:“看你衣着光鲜的模样,这锦衣卫千户应该干不了多久了,下一步就要做锦衣卫指挥使了吧?”

  钱宁赶忙赔笑:“公公言笑了,小人哪里有资格做指挥使?还是公公您安排为宜……小人的意思是,指挥使应该由您老来指定。”

  刘瑾冷笑不已:“如果你做事聪明点儿,咱家跟陛下提出让你来做锦衣卫指挥使未尝不可,但你要知道,身在高位就要做更多事,现在陛下对你是信任有加,但你可曾想过,若失宠你又当如何?”

  钱宁一惊,刘瑾话语中分明有威胁之意,赶紧道:“这不是有公公您提拔么?”

  刘瑾没跟钱宁多废话,让人将十几口箱子抬进大门。

  钱宁随意看了一眼,从箱子的轻重便知道里面装着什么东西,这些银子有大半都经他之手到刘瑾兜里。

  刘瑾指使人把箱子往豹房里抬,根本不问那些侍卫是否准允,因为在这豹房,皇帝最大,其次就是他,钱宁只能靠边站。

  “这是咱家为陛下准备的礼物,豹房虽好,但不似宫里,时时需要打赏和花销,而从内库调拨银子影响太大,所以我特意送些银子过来,省得每次让你去筹措,或者到咱家这里来讨要。”刘瑾道。

  “是,是。”

  钱宁非常好奇,刘瑾送银子为了哪般?他暗自琢磨:“刘公公一向爱财如命,别人送给他银子,他宝贝得不得了,现在居然主动把银子送给陛下,这是准备贿赂么?陛下富有四海,怎么会将这点儿银子放在眼里?公公如此做未免多此一举吧!”

  心里嘀咕不休,但钱宁却不敢当面提出来。

  刘瑾要面圣,钱宁陪同刘瑾一道前往。

  此时豹房还在不断扩建中,但保卫措施已经十分完备,明暗哨都按照禁宫标准布置,可谓戒备森严。

  一路上,刘瑾有一句没一句地询问豹房诸般功用设置和安排,钱宁一一作答,快到朱厚照看杂耍的院子,刘瑾突然站定,以严肃的口吻道:“陛下流连豹房之事,如今朝野皆知,朝中那些大臣倒是不敢到这里来捣乱,但若有宵小之徒前来,你可知怎么做?”

  钱宁笑道:“当然是杀无赦!”

  刘瑾道:“若只是寻常百姓,杀也就杀了,但若是权贵派来的人,你就要小心一些,尤其是那些王公贵胄,甚至是将来皇后家族的人……你明白吧?”

  钱宁琢磨一下,大概清楚是怎么回事。

  皇帝常年流连宫外而不留宿宫中,皇后必然心生怨怼,而皇后父兄因得到权力内心膨胀,为了维护皇后的地位,必然会到豹房来捣乱,那时如果只是皇后家族或许闹不出什么乱子,但若是加上一些别有用心之人,比如说寿宁侯和建昌侯,又或者英国公等勋贵,豹房可能就会有大麻烦。

  钱宁点头:“公公提醒的是,小人记住了,之后便会安排好。小人准备在豹房周边街道设卡检查,阻止不明身份之人靠近,又或者起到预警作用。然后再增加门禁,如此就算那些王宫贵胄前来,只要见不到陛下,事情也可转圜。”

  ……

  ……

  二人终于来到杂耍院。

  由于表演杂技需要的空间很大,所以钱宁在设置各个院落的功用时便有侧重。这个院子周边都是二层木楼,中间的天井中有一个石砌的高台,高台四周挂着一圈灯笼,把院子照得纤毫毕现。

  此时铺着红地毯的高台上,正在杂耍表演,一个妇人趟在地上,用手脚转动盘子。朱厚照坐在靠北方的二楼观景台上,一边吃着茶点,一边欣赏那妇人的杂技表演。

  刘瑾上得二楼,侍卫想去通知朱厚照,却被刘瑾压了压手示意不要惊动皇帝。

  随即刘瑾和钱宁来到朱厚照身侧。

  朱厚照感觉背后有人来,斜着看了一眼,招招手让刘瑾过去,然后指着高台上正在把手中的盘子放到木棍上,然后往嘴里送的妇人,道:“刘公公,为朕安排一下,今夜朕要临幸她!”

  刘瑾一看那穿着紧身衣裙的妇人,年近三旬,除了身材婀娜点儿外,面容实在没什么可恭维之处,心想:“陛下这是看中她何处?”

  心里不觉得这是什么美人,但他还是准备按照朱厚照的吩咐行事……一个杂耍班子的妇人,就算当场杖毙也不会有何后果。朱厚照看到那妇人把木棍送到嘴里,形成双手双脚和嘴里都一起转动盘子的姿势,觉得没劲儿,抓起一把葵花籽,起身下楼去了,而高台上的表演还在继续。

  钱宁见朱厚照走人了,凑过头来小声问刘瑾:“公公,陛下有何安排?”

  刘瑾看了看还在表演转盘子的妇人,道:“陛下说了,今晚要临幸这女人,你知道怎么办了吧?”

  钱宁笑呵呵地道:“这有多难?过去知会一声,这样低贱的女人根本不敢违抗,实不相瞒,其实她……咳咳,没什么了。”

  被刘瑾一瞪,钱宁突然发觉自己话多了。

  以刘瑾对钱宁的了解,自然知道钱宁话中是什么意思,这妇人多半来这里表演前,就已经被钱宁享用过了。

  刘瑾一肚子火气,如此不识好歹不论尊卑之徒,注定没有好下场。

  不过他也没叱骂钱宁,而是下楼紧跟朱厚照而去。

  朱厚照就好像赶场一样,这边才看过杂耍表演,那边还有酒宴等着他参加。酒宴参照前宋琼林宴举行,与宴之人都穿着进士服,却没有一名男子,都是女扮男装,跟朱厚照探讨诗词歌赋。

  这些女子,有的是秦楼楚馆中的头牌,有的则是普通宫娥,还有则是钱宁从外面找回来的伶女……

  总之这些女子都认字,而且还能做几首简单的诗词,虽然学问不高,但应付朱厚照已经足够了。

  刘瑾到来时,朱厚照正大笑着将一名貌美如花的男装女子抱在怀中,朱厚照随即看到刘瑾。

  “刘公公,你跟来作何?”朱厚照不解地问道。

  以前朱厚照出宫,根本不会说自己的真实身份,而是藏匿身份,防止在宫外有什么危险。

  但现在他已经无所顾忌,完全把豹房当成自己的行在,这里的人都知道服侍的是什么人,明白得罪皇帝只有死路一条。

  刘瑾道:“陛下,老奴为您送来纹银八万两。”

  钱宁跟在后面,心里嘀咕小皇帝是否会当众喝斥,谁曾想刘瑾的话似乎正合朱厚照的心意,眉开眼笑道:

  “甚好甚好,正好朕准备打赏这些文采斐然的新科进士,先拿两百两银子出来,朕准备从中选几名才华横溢的才子先行打赏。”

  朱厚照在豹房玩得如鱼得水,并不是单纯靠皇帝的威慑力,主要还是他那雄厚的财力,要知道强迫和自愿,这其中的分别对朱厚照来说感受截然不同。

  偶尔强迫一两次或许还算是消遣,但每次都强迫,就算女子不反抗只是哭哭啼啼,他也会觉得很扫兴,但有了金银珠宝作为赏赐,这些女人对他那是发自内心的恭维和巴结,每次都能以最完美的姿态服侍他。

  宫中的内库掌握在张太后手中,朱厚照没法从母亲手里要钱打赏,户部那边更不可能拿钱给他吃喝玩乐,因此只能靠刘瑾和钱宁为他提供银两。

  刘瑾当即让人将银箱抬了进来,当箱盖打开白花花的银子露出来,莫说是那些身着进士服的女子看得怦然心动,就算是朱厚照也是眼前一亮。

  这银子,可是朱厚照当太子时求之不得的好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