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七〇九章 不借
  沈溪无意回朝当官。

  刘健和李东阳等人都没斗倒刘瑾,他回去跟刘瑾正面扛上,很可能功败垂成,现在正是刘瑾风头最盛的时候,他回朝也不会有太大作为。

  即便王守仁借醉意把事情说出,沈溪也当没听到,夜深后,让人送王守仁回官驿,而他则带着几分遗憾来到书房。

  跟刘瑾正面抗衡,沈溪想过不止一次,但反复权衡后还是不行。

  现在他是有皇帝的信任,但可惜他没法让朱厚照享受现在这种腐朽糜烂的优裕生活,就算能,他也不会这么做。

  作为一个文官,如果做出让皇帝沉迷逸乐之事,那他的名声必然臭到不能再臭,但刘瑾就不同了,一个阉人根本就不在乎自己在历史上的清名,沈溪就不行了。

  沈溪想起谢迁写给他的信,信中谢迁提及皇帝有意让他回朝担任兵部尚书,可现在刘瑾当政,一个兵部尚书并不足以限制刘瑾的权力。

  更何况他得不到文官集团的信任,在那些年长的文臣心目中,就算屈从于刘瑾这样的阉人,也不会信奉沈溪这样的后起之秀。

  “……大人,王郎中已回驿站,您是否要歇息了?”就在沈溪想事情发愣的时候,云柳出现在沈溪面前。

  沈溪抬头看了云柳一眼,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说道:“过两日就要送王伯安离开榆林卫,朝廷审查的事情暂且就此揭过,朱晖那边动向如何?”

  云柳道:“跟大人预料的一样,保国公怕地方落罪官员家人及党羽报复,已派人跟王郎中商议,准备后天一同起行。”

  沈溪笑了笑:“想走也不跟我说一声,难道不怕这次又走不成?”

  云柳心中一动,请示道:“大人,是否对保国公离开延绥进行阻拦?”

  沈溪摇头:“需要他做的事情,已经帮忙做完了,留下作甚?任由他去罢!从明日开始,城内兵马恢复开春后的训练,明早让林将军和王将军来见我,我会对他们详细交待!”

  将财政问题顺利解决掉,清除刘瑾借势打压的隐患,接下来沈溪准备着眼于练兵,而在练兵尤其是精锐骑兵上能帮到他的,就是林恒和王陵之。

  二人跟他关系密切,又有统领骑兵的经验,有他们相助,沈溪觉得自己无论在安保,还是练兵,都不会有任何问题。

  ……

  ……

  二月二十五。

  一大清早,林恒和王陵之便精神抖擞出现在沈溪面前。

  林恒上来便道:“大人,保国公派人前来传话,说是准备跟大人您借调,让卑职率领麾下将士护送他回京,不知可有此事?”

  沈溪这边还没安排训练之事,林恒上来便告诉个让他觉得恼火的消息,勃然变色:“保国公已卸任三边总制,我麾下的将官可是他能随意调动的?这事儿子虚乌有,你不用担心,就算他来跟我要人,我也不会借。鞑靼人始终是个威胁,他觉得自己的命重要,但在我看来,还是西北安定最着紧。”

  林恒行礼领命,心里揣测,沈溪跟朱晖关系一定不和谐,否则不会一来就否决保国公的命令。

  沈溪道:“今日叫你二人前来,是跟你们商议开春后骑兵展开训练之事,尤其是火器训练。年底这段时间,天寒地冻,士兵维持基本训练都很困难,更不要说训练使用火器了。现在气温逐渐回升,是时候让士兵们动起来了。”

  林恒问道:“大人的意思,是让骑兵展开大规模训练?而训练的主要项目便是使用火铳?”

  沈溪点头道:“骑兵嘛,骑射最为重要,以前士兵训练的是在骑马行进中射箭,保证准确度很困难,现在有了火铳,就得训练他们在骑马行进中装填弹药和瞄准射击,这比平地射击要困难和复杂得多,需要通过大量训练来完成。”

  “我已让人开辟几处火药工坊,加上用以制造火铳的作坊已投产,接下来几个月,就得用火铳报废重铸以及火药的消耗来促成士兵射击技术的提升,最后训练出一支进退自如的精兵……这件事只能交给你们去办。”

  林恒有些担忧:“大人,卑职对于骑兵大规模使用火器没什么经验,怕是……难以胜任。”

  沈溪笑道:“新武器、新战法总得慢慢适应,又没让你马上就精通,慢慢摸索就好。再说了,你身为主将,只需监督日常训练便可,又不需事事亲力亲为。随着春天到来万物复苏,鞑靼人肯定会休养生息,边境平安无事,正是训练的大好时节……”

  林恒目光中满是迷惑,但他没有轻易发问,王陵之性子更直一些,问道:“大人,为何你确定鞑子不会南下?”

  “田里庄稼没有成熟,鞑靼人来了抢什么?青苗么?夏收时节,才是鞑子犯边的危险期,但大规模的战争,这一两年都不会有了。”沈溪道。

  王陵之做出恍然之色,看了林恒一眼,而林恒似乎在想问题,根本没有搭理他。

  ……

  ……

  沈溪将详细练兵计划交待完毕,林恒和王陵之便退下去进行准备。

  这边人刚走,那边保国公朱晖便亲自登门拜访。

  朱晖之前跟沈溪闹出不愉快,到了此时好像一切都烟消云散,他满脸堆笑,上门第一件事就是请辞,跟沈溪说明他会跟王守仁一道返京;第二件事,就是跟沈溪借人保护他路上安全,点名要林恒和王陵之……朱晖不傻,知道二人能力突出,可确保他安全无恙。

  朱晖笑道:“之厚别舍不得,老夫只是让他们带兵护送一程,走不了多远,就当是出城拉练一番,你看如何?”

  沈溪心想,信你就怪了。

  他可不信朱晖只是借人出去走一圈,以朱晖的身份,把人借走,人没进居庸关前是不会将林恒和王陵之送还的,至于拉练纯属鬼话。

  更有甚者,如果朱晖以公爵的名义要求林恒和王陵之护送他回京甚至将人留在京城充当护院,二人无法拒绝。

  沈溪满脸歉意:“公爷见谅,在下正准备对这二人提拔任用,至于护送人选,在下另行安排。”

  朱晖不由皱眉,沈溪不肯借人,分明没把他放在眼里。

  此时的朱晖,将自己身家性命放在第一位,林恒和王陵之在他看来充当护卫的最佳人选,就算跟沈溪撕破脸,也要强行把人借走。

  朱晖板起脸来:“之厚,你这么说就不近人情了,你也知道现在内外长城的修筑没有完工,鞑靼人可以轻松进入三边腹地,从榆林卫返京异常凶险,此番老夫跟伯安一道走,就算出于礼数,你也应该让林、王两位将军跟老夫走一趟。”

  沈溪道:“公爷的话,在下不解,究竟是公务重要,还是礼数重要?在下不是不派人护送,这一路上的凶险在下自然知晓,派出之人,必定能护送公爷安全回京,公爷还有何不满呢?”

  朱晖站起身道,怒颜相向:“你就说,人借还是不借?”

  沈溪跟着站了起来,针锋相对:“人另有任用,不借!”

  朱晖瞪着沈溪,差点儿就要扑上前掐架,但他知道这里是沈溪的地头,跟沈溪犯横没有任何好处,最后气呼呼甩袖而去!

  这点阵仗,对沈溪来说实在是小儿科,根本不会考虑朱晖的感受。

  此时已过了年前那段需要对朱晖和颜悦色的时间,沈溪已经把人利用完了,没打算跟这个三边贪赃枉法的总头目有什么交情,只要能把林恒和王陵之留下来帮他训练骑兵,别说朱晖了,就算张懋来了他也照样回绝不误。

  大明朝的文官,就是这么骄傲!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