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历史军事 > 寒门状元 > 第一七三八章 酒桌上的交锋
  刘瑾在自己家中得知沈溪回京的消息。

  宫中劳累一天,刘瑾回到家后匆匆吃过晚饭,稍微洗漱一下便上床休息,还没等他落枕,房门便被人重重敲响,然后在他的厉声喝斥下,仆人在门口说了一大通,惊得他几乎从床上滚下来,有一种天就要塌下来的感觉。

  随即刘瑾匆匆穿戴好出了卧房,派人去叫孙聪和张文冕来见,而他稍微整理了一下衣着,等和两个智囊稍微商议便去豹房会会沈溪。

  孙聪和张文冕闻讯赶来。

  张文冕直接出言劝说:“……沈尚书突然杀回京城,显然早有准备,如此看来沈府那把火跟他逃不开关系,若他趁机对刘公公您发难,公公当明白,目前不可与此人硬拼,只需否认纵火案跟公公有关便可。”

  孙聪皱眉:“听炎光话中之意,沈尚书故意在家中放火?”

  张文冕打量孙聪一眼,道:“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公公应及早防备。”

  刘瑾一抬手:“行了,行了,争来争去有何意义?你们且说说,为何沈溪回京,你们居然一无所知,难道他是飞回来的?”

  “居庸关那边,为何不提前派人通知?”

  刘瑾话音刚落,外面恰好有人进来通禀:“公公,之前您派去居庸关的两位使者正在府门外求见,另外隆庆卫指挥使派人传信,您……”

  “不见!都这个时候了,还有意思吗?”刘瑾气呼呼地喝斥起来。

  见刘瑾态度不善,传报的人不敢再说话了。

  看看时间不早,刘瑾怕皇帝受沈溪蛊惑拿他开刀,不敢再耽搁下去,当即带着不爽的心情摔门而去。

  路上刘瑾心里直嘀咕:“我当你沈溪是条虫,你这小子非把自己当成龙看待,那我就不再给你面子,稍后碰面便在陛下面前参劾,一次两次陛下或许不信,但三人成虎,迟早陛下会知道你是个奸臣,将你疏远!”

  等刘瑾赶到豹房,钱宁早就等候在门口,见刘瑾下了马车连忙上前行礼问安。

  刘瑾一边走一边阴阳怪气地道:“钱千户可真有本事,这会儿有什么消息都不先通知咱家了,还想以后咱家多关照你?”

  钱宁没有立即跪下来向刘瑾磕头谢罪,解释道:“公公请见谅,沈大人来得太过突然,小人是在侍奉陛下时得知消息,一直脱不开身。陛下让小人出来安排宴席才有空传讯,小人可是第一时间让人去通知公公您了。”

  刘瑾将信将疑,喝问:“现在沈溪在何处?”

  钱宁为难地说:“正在豹房内‘牡丹别院’面圣,陛下设宴款待,酒菜已上,歌姬和舞姬都有准备,看来陛下想留沈大人在此歇宿。”

  刘瑾怒道:“那你留在此处作何?为什么不进去听听沈溪对陛下说了什么?这些事需要咱家对你提点吗?”

  钱宁看到刘瑾好像疯狗一样,心里有些不痛快,但此时他羽翼未丰,不敢跟刘瑾正面相斗,于是小心翼翼地道:“刘公公提醒的是,小人记下来了,这就随您进去旁听……”

  说到这里,钱宁冷汗直冒,感觉自己此番把刘瑾得罪惨了,琢磨如何进行补救。

  刘瑾全然不关心钱宁的想法,此时他一门心思见沈溪和朱厚照,快步疾行,飞快到了豹房内钱宁所说的“牡丹别院”门口。

  ……

  ……

  刘瑾原本以为沈溪在和皇帝单独相处时会告他的状,痛陈他种种不法行为,甚至把家中遭人纵火一事赖在他身上。

  一路火急火燎过来,连辩解的话都想好了,甚至准备反咬沈溪一口,对其履职三边时消极避战以及留滞居庸关不回京之事大做文章,再就是拿西北贪腐案做文章,把责任归到沈溪身上。

  可当他进入“牡丹别院”,来到设宴那间房屋的门口时,才发现情况跟他想象的大不相同。

  此时朱厚照谈笑风生,正在向沈溪敬酒,沈溪则面带笑容跟朱厚照举杯回敬,然后仰头饮下,嘴里似乎正聊着什么有趣的话题,注意力并没有放到屋子中央的舞蹈表演上。

  刘瑾气喘吁吁,想迈步进房,却发现不太合适,毕竟朱厚照没有下诏传见……他驻足不前,后面的钱宁更不敢有什么动作。

  就在此时,房内传来朱厚照的声音:“刘公公,你怎么这么快就赶来了?朕刚刚才跟沈先生打赌,说你不可能在半个时辰内赶过来,未曾想,朕终归棋差一招,要说对刘公公你了解,还是沈先生啊!”

  原本刘瑾正犯迷糊怎么沈溪没在皇帝面前告他的状?听到这话,内心的火气一下子就腾起来了,显然沈溪料定他会来,既如此,沈溪要告状也会趁着他到来之前,而眼前君臣和睦的一幕就是有意伪装出来的,似乎是在演一出戏给他看。

  刘瑾怒从心头起,但表面上却不动声色,走进屋内行礼:“老奴听闻沈大人回朝,心中甚是挂念,特地过来相见,一叙别情。”

  沈溪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刘瑾看到后一阵着恼。

  朱厚照则笑呵呵地说道:“原来果真如沈先生所言,你们俩交情不错。沈先生之前说,刘公公你记挂当初在泉州和西南领兵时的旧情,闻讯后必然会前来,让朕特地为你准备酒席,现在正好,你过来一起饮酒吧。”

  虽然朱厚照言语平和,但刘瑾却没有放松警惕,狠狠地瞪了沈溪一眼,已经把眼前的弱冠少年归为自己最大的敌手。

  沈溪却恍若未见,淡淡一笑。

  刘瑾在沈溪对面的席位坐下,目光直视前方:“沈大人文韬武略,上了战场从来都料敌如神,能猜到老奴的心思不足为奇。沈大人,许久未见,老奴借花献佛,敬你一杯!”

  沈溪拿起自己面前由宫女斟满的酒杯,站起身来:“本官也一直想跟刘公公把酒言欢,但奈何之前在广西时,刘公公走得太过急促,根本就来不及好好喝杯酒,今日就当是弥补当日遗憾。”

  “陛下,臣先跟刘公公饮下这一杯。”

  朱厚照显得非常热衷,道:“先生要跟刘公公饮酒,岂能缺了朕?朕要跟你们共饮……行了,没事的人退下吧,今日朕做东,宴请沈先生和刘公公,你们都是朕身边的股肱之臣,朕希望你们将来和睦相处,一起为大明悉心办事,朕也就有更多的闲暇在这里喝酒。”

  听到这话,刘瑾不由看了沈溪一眼,如果是一个正直的文臣,此时就应该劝谏皇帝收敛,一切以国事为重。

  但沈溪却好像接受了朱厚照的说法,拿起酒杯,跟刘瑾遥遥相敬后,一仰脖子,将一杯酒饮了下去。

  ……

  ……

  酒宴继续。

  朱厚照很高兴,此番跟沈溪久别重逢,沈溪为他讲了一些在西北时的见闻,尤其是边境之地民生疾苦,让他感觉自己的思想境界得到升华。

  朱厚照之所以会把朝政交给刘瑾,是知道刘瑾全依靠他才能上位,不管再怎么擅权,只需他一纸令下便可轻易抹杀,所以还是能放心的。而沈溪却是他最倚重的大臣,不管是见识和本事,都是他见过的人中最出色的一个,不说别的,仅仅只是那些令人目眩神迷的武侠小说,旁人便写不出来。

  两边都是可信任之人,能力也都很强,使得朱厚照宴请时,显得很慷慨,他自己酒量不行,却一杯接着一杯敬酒。

  朱厚照坐在主人席位上,而沈溪和刘瑾分列客席,刘瑾到来后,沈溪话少多了,基本上是朱厚照问出问题后他才回答,相比而言反倒是刘瑾炫耀自己功劳的话更多些。

  酒过三巡,朱厚照望着沈溪,关切地问道:“沈先生这一路没遇到什么麻烦吧?听说你在居庸关停留了些日子,不知是因为西北军情有变,还是别的什么事情?”

  沈溪看了刘瑾一眼。

  不用说,这些都是刘瑾平时在朱厚照面前非议他时所言,不遗余力想让他陷入万劫不复之境。

  沈溪淡然道:“微臣留在居庸关,西北军情有变只是一个方面,其实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劳陛下挂心了。”

  刘瑾早就想好诸多说辞反驳沈溪,以为他会找借口,却未料沈溪把话说得如此直白。尽管稍有不解,但刘瑾立即抓住机会出言攻讦:“沈大人,您得到陛下传旨,回朝担任兵部尚书,这可是最着紧的差事,您居然不慌不忙,恐怕有所不妥吧?您怎么也要自罚三杯,向陛下认错。”

  刘瑾话说得很是巧妙,没有刻意声讨,只是让沈溪自罚三杯,显得不轻不重,但若沈溪认罚,那就意味着他承认犯错,变相也就是沈溪承认违抗圣旨,可谓罪大恶极。

  朱厚照没有理会刘瑾的挑拨,看着沈溪问道:“沈先生,到底什么事,需要在居庸关多停留呢?朕不太明白!”

  沈溪淡然道:“回陛下,一些事,臣不适合对陛下说及,陛下只需相信臣并无对朝廷不忠之心便可。至于刘公公所说不妥,在臣看来并非如此。身为兵部尚书,更应该待在最危险的前线,回朝其实对边关局势无太大帮助……”

  刘瑾一愣,他想不到沈溪会如此跟朱厚照推搪。

  刘瑾正想如何反驳沈溪的话,朱厚照却显得很理解:“也是,当初刘尚书担任兵部尚书时,便在西北兼任三边总制,跟鞑子交战,最后取得胜利……其实兵部尚书更应该常驻宣府,朕也有将行在设在宣府的打算,沈先生如何看待?”

  沈溪点头:“天子御国门,这想法不错,宣府设行在,如此会加强边关防护力度,将士也知道自己为之奋斗的目的所在。故此,行在设宣府之事,臣认为可以在朝中一议!”